疯子司

第79章 反围剿(二)

第七十九章 反围剿(二)

听说赌自己的女人,孟达差一点飞起一脚把这混蛋踢飞。他狞笑着道:“想得美!老子的女人已经有了孩子,输给你让你做便宜爹?”

“哈哈哈哈!”周围的警卫战士喷嚏大笑,都被司令幽默风趣的语言逗乐了。

“你说赌女人。”刘大龙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诡异的一笑道:“我赢了把小鬼子的娘们赏给我一个就成。”

“可以。”孟达答应了他的要求。

“我输了可没东西给你。”看到司令答应赢了的赌注,心里暗暗想道:“输了他要惩罚我不成?”

“输了我也给你女人,不是一个,是十个。”

“啊!”刘大龙惊呼起来,这输了还给十个女人,赢了咋只给一个?

看着一圈羡慕的眼神,孟达心中偷笑。他故意说道:“谁想赌都可以,我的承诺不变。”

“我赌。”

“我赌。”

“我也赌!”

四个团长心想这样的美事儿不赌就是傻子,输赢都能得到女人,难道司令故意成全我们?

他们猜中了一半。孟达的确要给这群军官们举行婚礼,但他心中另有计谋,不到输赢见分晓的时刻不会说出来。大家都在煎熬的等待,哪怕是自己输了也没关系。可是,城内的日军被围不到三天就坚持不住了,城门不敢开启,蔬菜和粮食都要消耗殆尽。尤其是弹药,再这样玩下去就危险了。

小坂正雄打电话电话不通,发电报给南京,回答运输队竟然被不明的部队吃掉。他慌了,该死的支那人在玩弄他,再守下去恐怕会更惨。南京不派部队增援,他自己必须想办法突围出去。可自己的使命是守住石台县,离开这里自己岂不成了丧家之犬?

“卑鄙的支那人究竟想干什么?”自以为聪明的小坂正雄无法知道围城部队的目的,而上海的兵力又被第六战区、泾县新四军牵制。他知道自己孤立无援,但他有上万部队在手,也不怕敌人玩花招。

又是一天过去,这种没菜吃、没肉吃的生活让所有人都难以忍受。城内存粮已经不多,真要到了弹尽粮绝再突围,恐怕情况更加危险。小坂正雄拿定主意,对传令官喊道:“放弃防守,所有部队从北门、东门杀出去!”

“嗨!”

日军嗷嗷叫的杀了出来,国军反而像害怕了一样渐渐后退。小坂正雄这时候才明白,国军不是在打仗,而是做样子给上司看。他好像受到了侮辱一样异常愤怒,把出城的士兵集中在一起,追着国军的屁股朝东北前进。

“你胜了!”刘大龙此时已经知道自己输定了。

“你赢了十个女人,你手下的四个团长也赢了十个女人。告诉你们,我手里有一批混血儿女人,每人十个一定要明媒正娶。”

“啊!”刘大龙傻了眼,司令是把推销不出去的女人赠送给他们,难怪他这么大方!

张雯琪嗤嗤笑着,走到刘大龙跟前说道:“刘师长,这群女人很特别,不喜欢穿衣服,身上用颜色画着非常美丽的图案。你们娶回家不用发愁给她们制买衣裙,晚上睡觉也省的脱衣服的麻烦。”

“啊!”刘大龙傻了眼,结结巴巴道:“是一群野人?”

“嘻嘻,是一群被英国佬霸占的女人。”

“完了!”刘大龙知道上了当,可他没话可说,司令赌的是女人,并没有说是啥样的女人。

“这群女人会放毒箭,狠起来连自己的儿女都敢掐死!”

“啊!”刘大龙脸上的汗珠顿时流了下来,四个团长悲哀的看着师长,他们同命相连,今后的日子可要难过了。

“哈哈哈哈,放心吧,肖猴子会把她们训练成韵味十足的女人,等战争结束,我会首先给你们举行婚礼!”孟达没有阻止张雯琪透露消息,看到他们悲哀的样子,指着追来的日军说道:“准备战斗吧。”

“是!”

位于石台县城郊的七里镇缘溪村,距离县城只有五公里左右。最引人的黄崖山峡谷,全长近10华里,九曲八弯,幽谧奇幻,里面分布着30多条落差不等的瀑布,最为壮观的黄崖瀑布,落差高达70余米,宽20多米,宛如巨大的白色玉带,从绝壁飞流而下,注入山中碧潭,腾起阵阵白色水雾,气势宏伟,令人叹为观止。

小坂正雄追击到此地,发现危险的时候已经迟了。山势险峻,四周已经被早已准备好的民军控制。出口突然出现七十多辆坦克,这种让人恐惧的战车,他们血肉之躯根本不敢去挑衅。绝望的日军只能在山谷里建筑阵地,等待增援部队前来搭救。

“八嘎!”园部和一郎看着电报狠狠地怒骂着,侦查的飞机发现黄崖山峡谷易守难攻,飞机一旦出现,山顶上的人用机枪都可以打下来。如果高空轰炸,恐怕死伤的会是自己的部队。他知道小坂正雄完了,增援部队从哪里来?如果抽调一个师团去,会不会又钻进人家的埋伏圈?

“支那人肯定是希望我们增援!而且我们得到的情报,这不是国军,而是最可恶的民军!”参谋长知道司令官在做难,民军把小坂正雄的部队围而不攻,其用心路人皆知。

“上万部队一旦丧失,我会被送上军事法庭!”园部和一郎处于左右为难。

“把事情禀报给陆军部,让他们拿主意。咱们这里加紧空投物资,只要有足够的弹药,民军也不可能短时间吃掉警备部队。”

参谋长的建议,让园部和一郎默许接受。但他知道,自己的前程已经完了,是自己小看了民军,让对方只用一招就打垮了自己。

小坂正雄被包围在黄崖山峡谷的消息,一下子让第六战区、第九战区同时震撼不已。罗卓英和薛岳赶过来,在山头上看着下边不解的问道:“十天了,你们一枪未发?”

“他不想突围,我也不想进攻。”孟达开心的笑着。

“嗡——”

天空上传来飞机声,两个战区司令官顿时脸色大变。张雯琪嘻嘻笑道:“小鬼子又给咱送给养来了!”

“给你们送?”罗卓英惊讶起来。

“哈哈哈哈!”孟达笑而不答,指指高空说道:“好戏马上就要上演。”

飞机停留在五千米的高空,只见白色的降落伞徐徐而下,在天空中漫山遍野飘荡着。薛岳明白过来,大笑着说道:“难怪你这么有耐心,有人给你送弹药、送罐头来了!”

“山谷里有上万人,小鬼子每天都得送三次。可降落伞七成都落在我的阵地上,像这样友善的朋友我舍得干掉他?”孟达在风趣的侃笑,他要小鬼子饿的忍受不住时再进攻,自己以逸待劳一举拿下这股网中之鱼。

“你不怕鬼子的增援部队?”罗卓英已经明白,山谷里的人成了瓮中之鳖,迟早都会被吃掉。可日军毕竟够强大,这仗是不是越打越大?

“第11军7个师团、4个旅团分别为第3、第46、第40、第33、第34、第13、第39师团,第14旅团、第18旅团、临时混成第101旅团及野战重炮兵第6旅团。其中4个师团和1个旅团在江南,3个师团和2个旅团及炮兵旅团在江北。

而我军有第九战区六十万人、第六战区、三十多万人。小鬼子能派两个师团就已经是天文数字,但我有能力把他的增援部队挡住。如果敌人再继续增兵,薛长官恐怕也不会放过大好机会吧?”

孟达的话让薛岳震撼不已,年轻人是在给国军寻找战机。难怪日军这么长时间没有派出增援部队,这说明日军也知道牵一发而动全身。他服气了,能完全猜透日军的心理,把对方玩弄于鼓掌之中,这样的精明者他认为没有几个。

大家正在谈论的时候,山谷里突然枪声大作。吃惊的指挥官们都举起了望远镜,发现是日军和伪军在相互厮杀。他们明白了,由于食物不足,敌人自然不会把东西交给皇协军享用,饿坏了的伪军此时再也不想给侵略者卖命,反戈一击和敌人展开了枪战。

“你不准备趁机吃掉他们?”薛岳存不住气了,这是最好的机会,一旦四周的部队扑下去,日军很快就难逃覆灭的命运。

“哼!他们背叛了民族、背叛了国家和亲人,现在多杀几个鬼子才能让上帝饶恕他们的罪孽。杀吧,他们坚持不住时自然会朝我的阵地退过来,我不用动就能把日军给干掉!”山沟里的战斗,丝毫没有影响孟达的计划。但是,一旦反戈一击的皇协军缴械投降跑过来,他会用枪炮掩护这些人。

“你这是要玩死他们!”罗卓英简直无语,别人都希望战斗尽快结束,可他却希望继续拖下去。

“对,我就是要玩死他们。小坂正雄现在投降,我会安全的让他返回南京。”

“可怕,你太可怕了!”罗卓英完全明白了,恐惧比传染病都厉害,就算这些日军全部能活着回去,他们已经失去战斗力。更可怕的是,外人知道他们的亲身经过后,也会受到传染,恐惧就像恶魔一样时时伴随着他们。

“司令,皇协军抵挡不住日军的残杀后朝我们的阵地撤过来。”刘大龙在阵地上看到伪军败退而来,请示司令该如何应对。

“开炮!”

“啊!”罗卓英、薛岳同时惊呼,这不是要把皇协军也炸死在里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