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80章 反围剿(三)

第八十章 反围剿(三)

预十三师自己有一个炮团。装备着二十四门中型迫击炮、六门榴弹炮。加上掷弹筒和通用机枪,一瞬间整个山谷地动山摇的响了起来。薛岳和罗卓英见识过这种炮战,但一个师能有这么强大火力,让他们震撼不已。

日军再也不敢追赶,那些背叛了主子的皇协军,也被隆隆的炮声吓得趴在地上不敢动弹。可是,炮声好像打出了火气,一个劲的轰鸣着不肯停下来。罗卓英忍不住连连摇头:“疯子,你真的是疯子!”

“哈哈哈哈,告诉炮团,把日军这十几天空投给咱们的炮弹全部还给小坂正雄!”

“是!”

狭窄的山谷里,日军被炸得血肉横飞、尸骨无存。活着的人已经被惊呆了,这十多天一枪未发的国军,此时此刻好像堤坝溃堤,炮弹激起的波浪一浪猛似一浪的涌了过来。山谷里的日军好像掉进汪洋大海一样,耳朵失去了知觉,身子任凭弹片袭击而不肯躲避。他们此时只有一个心愿:上帝,让我下地狱都行,别让我活着!

“坦克部队出击,步兵掩护!”

“是!跟我来!”刘大龙猛然从阵地上站起来,率领一个团尾随着坦克杀进山谷。可是,山谷内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开枪,只听到坦克上的机枪在欢叫,步兵手中的步枪在射击。

“嘿,日军已经不再抵抗了!”罗卓英能想象到被炮击后山谷里的惨景,别说被炮弹炸死,炮弹爆炸巨大的浪波,人的肉身都经受不起。

“走,咱们去另外一个战场。”看到胜利在望,孟达扔下预十三师收拾残敌,带着猎枪大队要出发。

“你还围着另外一股敌人?”罗卓英吃惊了,同时开辟两个战场,这需要多大的勇气!

“呵呵,是一股辎重部队。骑兵支队突然出现,日军的运输队丢掉物资钻进山里。他们跑进了龙崆洞,我估计活着的没有几个。”

“啊!”罗卓英惊呼起来,钻进山洞十几天,没有水和粮食,不被饿死也被渴死!

龙崆洞四周群山环抱、修竹茂密、云海飘缈。猎枪大队骑着战马两个多小时就赶到了鲁世杰的指挥部,听说日军的警备部队被消灭,嘿嘿一笑道:“少爷,我这里也该动手了吧?”

“王勇。”

“到!”

“猎枪大队出击!”

“是!”

看到被自己围困的敌人交给别人去收拾,鲁世杰并没有丝毫委屈。他知道少爷要借此机会训练一下特战,骑兵对这种战术自然不如猎枪大队。可是,王勇带着一个小队突进去不久就退了出来,一个个脸上惊恐的扭曲着。

“嘿,这是咋了?”孟达从来没有见过他的部队是这种面色,忍不住笑问。

“惨,真他妈惨!”王勇指着洞口说道:“我们进去时发现还有四十几个活着的人,他们看着我们进去也不从地上起来反抗。武器我们已经全部收缴,大家还是自己去看看。”

罗卓英看到王勇说不出个一二三,惊讶的抬腿就朝山洞里走进去。大家跟在后边,进入山洞后一个个变了脸色。薛岳叹口气说道:“难怪他们能活着!”

孟达听说过在民国时期人吃人的事,当他真实的见到时,自己也被现场惨烈的景象震呆了。人被活活的吃掉,血液被几个人同时割**体而吸干。死者脸上恐怖的样子,并没有因为气候炎热尸体发臭而改变。

“把这次两个战场上所有活着的日军都送到长江边,让他们自己去治疗吧。”孟达知道这些完了,这就是战争后遗症,今后这些人会在恐惧中挣扎到生命结束的一刻。

罗卓英的19集团军有近10万人,如今19集团军中的74军又得到美式武装,其装备不仅在国军中没有部队能达到,在日军中也少有。他非常后悔,如果当时孟达请求他派出两个军能答应下来,只怕江南大片沦陷区都会被收复。

“日军为了枣宜会战,从第九、第三战区抽走了大批部队。这使日军在其他战区内本来就很分散、薄弱的守备力量更加分散、更加薄弱。第九战区、第三战区若能乘此机会向当面日军发起强有力的攻势,必能收到更大的战果。”

薛岳听着孟达的分析,幽幽的说道:“没有委员长的命令,我等岂敢私自用兵?”

“日军为了控制长江交通、切断通往重庆运输线。园部和一郎其实是在赌,赌我们委员长不敢主动出击。让敌人集中优势兵力进攻的局面不打破,抗日战争将会越来越艰难。两位长官请回吧,我会把长江南岸的日军全部清除,确保池州一线的安全。”

孟达知道自己的建议是白费口舌,在这里和他们磨牙,还不如带领部队去痛痛快快大几仗。凤蝶急促的呼吸着跑过来,对孟达说道:“司令,咱们的游击队纷纷发来电报,说日军要放弃池州、青阳县。”

“哦?”孟达猛然一愣,苦笑着说道:“园部和一郎终于低下了他高傲的头颅。”

“嘿,咱才吃掉了他五分之一的力量!”鲁世杰有点不乐意啦,骑兵截获了日军的物资,被赶到山洞里的敌人也不是自己消灭的。正想跟着少爷大几仗,小鬼子却自动退出长江南岸几县。

“打不了仗咱们回家办喜事!”

“你又要娶老婆了?”罗卓英吃惊的看着孟达,已经娶了三个,这小子不会把天下的美女都收入囊中吧?

“哈哈哈哈,是给我的骑兵支队长办喜事,新娘是这位张雯琪小姐。”孟达放声大笑,对鲁世杰说道:“你们两个交手是平局,在**一定要杀出个胜负来!”

“哈哈哈哈。”罗卓英认识张雯琪,侃笑道:“张小姐咋会跑到民军里来?你的婚礼道士和道姑会不会参加?”

“噗嗤!”张雯琪脸蛋微红,大方的说道:“他们偷生了我,想参加我的婚礼,必须还俗!”

“啊,这恐怕难咯!”罗卓英不住的摇头,张天师他也认识,乐呵呵说道:“天师教从来对婚姻和男女之情不干预,你是他们的女儿,难道这一点都不知道?”

“我恨他,没有明媒正娶把我娘娶过去。”张雯琪小嘴一撅说道。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当年你母亲生下你时,做梦说你左臂上的牡丹花表示名花有主,如果你母亲嫁给了你父亲,她的生命将会被上天收走。虽然是梦,但你母亲坚持不嫁。”

“啊!”孟达被罗卓英的讲述吓呆了,他快步冲到张雯琪跟前,拉住她的胳膊把衣服朝上一缕顿时变了脸色。牡丹花中明显有个数字,咋会和夏静的一模一样?他急促的呼吸着问道:“我想知道,你胸前的束胸是不是绣着一支展翅腾飞的凤凰?”

“嘻嘻嘻,你终于明白啦傻瓜!”张雯琪得意的大笑,看着鲁世杰说道:“其实,我们两个是演戏给你看。”

“这,这,这——这到底是咋回事?”罗卓英吃惊了,难道这朵牡丹花与孟达有关?

“我也糊涂了。可我明明看到夏静和你的一样,难道是巧合不成?”孟达迷茫的看着张雯琪,希望她能作出回答。

“是真是假,只有九龙玉佩验证才能分辨出来。”张雯琪飞快的转过身子,小手从怀中一掏,那条绣着火凤凰的束胸拿在手中。她走到孟达面前拿起玉佩按在火凤的口中,一道闪亮的光柱刷的一下直射天空。

众人吓呆了,这种不可思议的事都能发生,难道这丫头命中注定要和孟达成一家?只听远处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传来,王芸儿和夏盈出现在众人面前。她们举着同样的束胸,毫无顾忌拿着九龙玉佩在试验。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薛岳不信神不信鬼,可这种分明带着诡异的事情,让他感觉到事情很不简单。

“当年,我的祖先曾经选择500个武艺高强的人组成了一个特殊的部队,叫做控鹤,实际上就是禁卫队。而他身边有五个武功极其高强的女子,负责保护他的安全。祖先兵败后曾经隐藏在开化县一处神秘的地方,为了感谢五个和他一起殉葬的女子,让他们和黄家的子孙同时出生结成夫妻。”

孟达说到这里苦笑道:“女孩出生时每一个老人都会得到一个相同的梦,这种古怪的事谁敢相信?”

罗卓英和薛岳相视一眼,两个人都被孟达讲述的故事震撼了。事情已经过去千年,咋会现在才出现?

“师父,你老人家也该现身了。”

夏盈突然朝树林里喊着,让所有人惊异的把目光转过去。只见一个年轻貌美的道姑姗姗而来,走到孟达面前站住说道:“天降大任于斯者,你能虎口逃出一条性命,说明是你的祖先在庇佑。我把女儿交给你,天师教的天雷掌又还给了你们黄家。”

“啊,你说天雷掌是我们的祖先流传下来的?”孟达震惊的长大了嘴巴,他不敢相信,但夏盈的母亲也不会空穴来风捏造事实。

“天雷掌,其实是黄巢手下当年五位高手共同创建的武功。他在临死之前去了趟龙虎山,这才造就了张天师身怀绝世武功。当年我生丫头时做了这个梦还是半信半疑,当我遇到夏盈后才知道,这竟然是真的。南昌一战你昏迷的时候我曾经详细的观察了你的九龙玉佩,这是一块上古奇石,但它的真实妙用我也无法知道。”

道姑喋喋不休说完这句话,瞅了眼自己的女儿道:“你恨我恨你生父一辈子,如今你有了如意郎君,我们再也不用为你操心了!”

“妈——”夏盈扑腾一声跪倒,抱着道姑的双腿痛哭起来。

“佛教中的六道轮回让你生在道家,我百思不得其解,一切都是缘分,顺从自然吧!”道姑叹息着拍拍夏盈的头顶,甩开女儿胳膊大步离去。

薛岳和罗卓英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惊诧的盯着眼前这群古怪的年轻人。难道这一切都是缘分?刚生把孩子还不足一个月的两个丫头,咋会和原来没有区别?孟达的身世太奇怪了,他们都在怀疑疯子一样的年轻人是不是人!

“嘿,都傻了不成?走,既然他是我的老婆,总得打一炮让她变成女人!”孟达看到众人都陷入到苦思中,插科打诨胡闹起来。年轻的司令一下子抱起张雯琪,狞笑着说道:“我会像对付小鬼子一样,狠狠杀!”

“哈哈哈哈!”山谷里顿时笑声飞扬,他们都拥在司令身边,高兴的喊着:“走,看看司令会不会战败!”

“嘿,这群鬼东西!”薛岳喷嚏大笑,对罗卓英说道:“咱们去喝喜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