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81章 闪电行动(一)

第八十一章 闪电行动(一)

孟达并没有离开,带着所有人回到县城,和薛岳、罗卓英商量了一下被收复的祁门县、黟县、石台县、休宁县等四个刚被鬼子放弃的地方治理问题。这是他北出行动、经商的通道,一旦被别人占领,将会非常被动。

“这问题我已经考虑过了。第五专区已经派来专员做政府建立,你把这一带的军事大权负责起来吧。”薛岳已经把长江北岸被收复的事情汇报给老蒋,国军抽不出部队,又怕被共和党趁机占领。还是朱家骅提议,老蒋才大方地把四个县划给民军。

“呵,有心种花花不开,无心栽柳柳成荫。我不想当军阀,想不到眨眼间又多出了四个县!”孟达讥讽的冷笑一声,对薛岳说道:“我可以帮他们训练保安团,四个县建成四个师,请第五专区派人过来负责。”

“聪明!”罗卓英会心一笑,四个师的武器不是小数目,每个月的消耗和薪金也不简单。孟达不承认自己在此管理、治理,一切费用老蒋就得想办法。

“长江被日军封锁,今后开化县、婺源县吃粮都成了大问题。逃难的百姓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在继续增加。压力大呀!”孟达眉头锁在一起,忍不住叫起苦来。

“哈哈哈哈,有钱难买不卖物,你也有发愁的时候。”罗卓英喷然大笑。

“我来帮你!”随着声音,一个高大的身影走进了门内。孟达浑身一激灵,脸色微微一变。

“呵,他就是第五专区派过来的专员,叫彭泽。非常能干。”薛岳一看来人,急忙站起来给孟达介绍。

“你帮我?恐怕是给我找麻烦!”孟达在心中暗暗叫苦,礼貌地和彭泽打招呼、让座。

“保安师有你组建、训练和领导,费用由第五专区负责。”彭泽非常精明,坐下来后开门见山把问题亮开。

“呵,四个师都有我领导,恐怕委员长又睡不好觉了。算了吧,我可以给你派出教官和军事指导员,你们第五专区的事我不愿插手。”孟达意味深长的看着彭泽,用眼神告诉他:我不会卷入党派之争。

“好,这对你更加有利!”彭泽会心一笑,表示他知道了年轻人的想法。

薛岳等告辞,彭泽对孟达说道:“有一件非常紧要的事,请你务必帮忙!”

“哦?”孟达心里想道:“我刚给了你五百条枪,你还想要多少?”

“日军暗中从云南收购了白药四汽车,正准备运回国内。”

“啊,四汽车!”孟达大吃一惊,白药是疗伤圣药,特别是针对枪伤、刀伤,简直是出神入化有非凡的作用。

“这些药能救很多人的性命!”孟达没有回答,彭泽在静静的等待着。

“药在上海?”孟达明白,如果不是万分危险,彭泽也不会把这么大一笔买卖交给他。

“在日军的物资储备库,计划在一个礼拜内开始启运。”

孟达苦笑一声:“这生意可不好做!”

“难度非常大!军统早就在打这批药的主意,可他们损兵折将不说,反而让日军更加严密的防守。我们派出了行动队,也损失很大!”彭泽没有隐瞒这件事的危险性,而是把详细的情况做了介绍。

“呵呵,我有点好奇了。亲兄弟明算账,你先把如何处理说一下。”孟达狡黠的笑着,这是拿自己的兄弟性命去赌,利益必须要争取。

“狡猾!”彭泽笑了,正色的说道:“东西到手,我们会付给你现金购买。当然,全部现金也许有难度,你得给我时间。”

“赊账啊。”孟达大笑起来:“好,咱们是第一次打交道,我相信你的为人。但是,情报有你们负责,得手后我会赠送给你们一些抗生素药品。”

“啊!”彭泽惊喜的失声大叫,站起来拉住孟达的双手使劲的摇晃着:“谢谢,我代表我们所有人谢谢你!”

孟达在m国经营的药厂生产的抗生素药品已经名扬世界,所有医院都被这种神奇的药品所震动。特别是负伤的人,控制不了病菌感染,几乎没有生的希望。延安早就让彭泽和孟达接触,最主要的还是想弄到一批药品。

“不用吃惊,这批药我是白送,包裹这批白药我也一分钱都不要,但我有个要求!”

孟达大方的话题,让彭泽感觉到问题不会太小。但他还是想听听,微微一笑说道:“想不到我还能帮上你的忙,说出来我听听。”

“要一个人!”

“啊!”彭泽惊讶的看着孟达,诡异的笑问道:“不会是美女吧?”

“哈哈哈哈。”孟达指着房间里的王芸儿、夏盈和张雯琪,幸福的笑道:“她们都是绝色美女,我难道还不满足?我要的是一个男人。”

“男人?”彭泽更加惊异,试探着问道:“他和你关系很深?”

“是,也可以说是我的长辈。”

彭泽绞尽脑汁都没有想出这个人是谁,笑呵呵的说道:“好,如果我办不到,还按照咱们原来的协定。”

“我要的人在十年以后,请你记住今天的承诺!”孟达严肃起来,表示这件事非同小可。

“十年后?”彭泽惊吓一跳,这小子现在不要,十年后才要,事情简直不可思议!

警卫营、特务营和骑兵支队正在全力抢运小鬼子留下的物资,孟达临走又把一批这次战斗中得到的几千支枪留给了彭泽。他带着猎枪大队步行出发,要在一个星期内赶到上海。彭泽看着远去的队伍,神色兴奋地暗道;“难怪上级这么重视他,二十岁的青年有这样的军事才能的确难得!”

四十年代初的上海,几乎是笼罩在暗杀、绑架中。七十六号和军统相互拆台,都在为各自的主子打得你死我活。整个上海成为黑暗、恐怖、使人窒息的地狱,错综复杂环境让孟达非常小心。—家不起眼的简陋的旅馆,地处闹市的狭窄马路旁。一个高中教师走过来自我介绍道:“我叫刘晓,是彭泽的朋友。”

“我需要情报。”孟达四下看看,站在门口低声问道。

“恐怕来不及了!”刘晓不住的摇头,沉闷的说道:“日军已经装好车送往码头。”

孟达郁闷极了,冷静地问道:“只要没有运走就有希望,请你说详细一点。”

“你跟我来。”刘晓带着孟达走进旅社,一直走到一个房间门口推开门,两个人走进去,他拿出了一封详细的情报递给年轻人。

日军一个大队在封锁码头,这让孟达还真的有点赶到棘手。但他还是笑了笑道:“暗的不行,我可以明抢!”

“明抢?你疯了?”刘晓惊诧的看着孟达,内心在思索着:“年轻人这么冒失,和彭泽提供的资料大有出入。上海是敌占区,码头又有重兵把守,明着夺取这批药品,成功率几乎是零。”

孟达看到对方如此紧张,呵呵笑道:“出其不意掩其不备,也许,这是最好的办法。你给我准备一百套日军服装,如果能提供一辆军车更好。”

“这倒不难,可是——”

孟达不等留下继续说下去,挥手打断笑道:“不用担心。为了这批药品,冒一点风险也是值得的。”

“好吧。”看到孟达如此固执,刘晓只得起身去办理他需要的东西。其实在他内心中何尝不想把药品搞到手。但是,冒如此大的风险值得吗?

旅馆里突然出现一百多鬼子兵,把老板娘惊吓一跳。当她看清楚是住在这里的那批人时,惊讶的对刘晓说道:“刘老师,这些人还真不简单!”

“岂止是不简单!”刘晓对于孟达又有了新的认识,这些人用熟练的日语在交谈,如果不是他预先知道,也会把这些人当做真的鬼子。

“我在听他们布置,代号闪电行动。”

“闪电行动?”刘晓身子一震,大摇大摆开过去也许能成功,可药品在码头,要想闯出上海,就算是闪电,也会被日军堵在市里边走不出去!

“这些人浑身是胆,特别是这四个女孩,听说她们是十八蝴蝶,非常厉害!”老板娘是战斗在敌人心脏五年多的老地下党,对敌经验丰富,也有不错的身手。她看着这群女孩和所有猎人大队战士惊诧的说道:“这些人曾经从南昌日军包围圈里杀进杀出,一个个身手相当厉害!”

“我算服气了,难怪浙江人和湖南人称他们为疯子部队!”刘晓曾经见识过老板娘的功夫,她不住嘴的夸赞,让这位经验丰富的老情报放心不少。

部队准备妥当,这些日军开始仨仨俩俩走出店门到达大街上。最后是带着四个女人、一个少年的孟达,一副阔商人的样子走到一辆轿车面前。刘晓眼看着这些人出发,对老板娘说道:“让刘奇跟过去,我要了解他们行动的整个过程。”

“是!”

上海宝山码头上,日军戒备森严。突然过来的一队日军大踏步朝里走进,让守卫码头的日军惊异的愣住了。但他很快走过去,对假扮日军少佐的王勇说道:“少佐,这里不允许任何人出入,请你们赶快离开。”

“离开?我们接到的任务是把这批药品转移,因为,军统的人已经混进码头。”王勇是在胡说八道拖延时间,让部队尽快到达位置。可是,他的话刚落音,码头上就出现了两个矫健的身影朝汽车扑去。刹那间枪声大作,码头顿时混乱起来。

“八嘎,给我消灭掉他们!”王勇脸色一寒抽出手枪,带着部队朝汽车跑去。

日军的警卫大队一看是自己人并没有在意,他们追击着敌人朝仓库方向跑过去。只听震耳的一声爆炸,物资仓库顿时燃起大火。机会难得,王勇一挥手让战士们登上药品汽车,启动发动机调转方向朝码头外开了过去。

“好!”刘奇在远处低声的喊着,孟达和那个小孩假扮军统闯进去,制造混乱给王勇机会。眼看码头起火,汽车朝码头外开去也是理所当然。所有日军都被蒙在鼓里,当他们追到墙头边上时,两个袭击的人身子一耸跳上墙头跑掉。

等待接应的王芸儿嘎嘎大笑,对跑上汽车的孟达说道:“如果让我去,小鬼子恐怕影子都看不到。”

“开车!”孟达握着手枪注视着外边,冷笑一声道:“我们故意被日军发现,这才能给大队长他们机会。”

敌人追出码头,发现袭击者坐车跑掉后急忙把情况汇报给日军司令部。土肥圆听说药品被运出码头,大吃一惊道:“上当了,这是支那人的声东击西!”

“八嘎,全城戒严,给我搜!”第十三军松井太久郎闻听大怒,这是大批黄金白银从云南暗中购买的药品,为了这些药品,陆军部派出了最精干的特工,历经三年时间才弄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