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82章 闪电行动(二)

第八十二章 闪电行动 二

码头的混乱终于停下来,而整个上海却充满了警笛和日军出动部队的哨声以及脚步声。刘奇回到旅馆,对刘晓说道:“这些人真的厉害,一招声东击西就把东西运了出来。”

“我在担心他们的安全!”药品已经被孟达交给刘晓,为了让敌人莫不清楚药品在哪里,猎枪大队开着空车把日军的目光吸引过去。

“这不是胡闹吗?”刘奇惊异的看着刘晓,药品到手,人藏起来岂不是更安全些?

“他们怕鬼子借此机会屠杀上海市民!”当初刘晓也不知道孟达的用意,现在才明白。

“他们这是玩命!”刘奇听罢堂兄的讲述,佩服的赞叹起来。

“你已经见识过他们的本领,这些人看是莽撞,其实他们并不是咱们想的那样。带着你的行动队悄悄掩护他们一下。”

“是!”

汽车呼啸着朝西行进,日军设立的哨卡,被冲过来的军车撞飞到很远。只听一阵猛烈的射击,趴在地上的小鬼子顿时完蛋。孟达亲自抱着一挺机枪,站在车头上大声喊着:“快,不能被日军包围!”

敌人发疯了,四周的部队正朝青浦区集中。孟达看着闯过来的地方大声笑道:“痛快,日军都被咱们调动起来了。”

“司令,弃车吧。”王勇知道再朝前闯已经不是那么容易了。

“不,咱们掉转头杀回去!”

“啊!”王勇惊呼不已,这不是去送死吗?

“哈哈哈哈,日军想不到,咱们朝北行驶,朝安亭方向开!”孟达知道小昆山基地离此不远,这出基地绝对不能暴露。再往北行进非常危险,但是,在敌占区哪里又不危险?

“报告,北边也有敌人!”

“杀过去!”孟达露出了无比的杀气,平端着机枪猛烈地扫射着。战士们不要命的还击着,王勇亲自驾驶着汽车,猛地一加油门,只听呼的一声,日军顿时鬼哭狼嚎惊叫起来。

“打!”看着汽车挡风玻璃被打碎,孟达迎着飞舞的子弹猛烈开火。被敌人压制在车厢里的战士得到短时间的机会,露出头狂扫起来。

“好险!”王勇开着车冲过人群,擦了一下冷汗大叫一声。如果不是他仰着身子,恐怕脑袋已经被日军的子弹击穿。

“司令,路边的人都在给你叫好呢。”凤蝶直伸舌头,如果不是孟达强行站起来压制了日军火力,后果不堪设想!

“疯子的名号更加响亮了!”王芸儿嘎嘎笑着,对第一次大战的夏盈、张雯琪问道:“过瘾不?我第一次还差一点吓尿裤子呢。”

“妈呀,你看。”张雯琪身子一扭,裤裆湿漉漉的。

“哈哈哈哈!”车上的男子喷口大笑,她还真的吓得尿到裤子里了。

“这简直是领着咱们去送死!”张雯琪绯红着脸,低声嘟囔着狠狠地剜了孟达一眼。

“生当为人杰,死亦作鬼雄,管他什么阻,拼命往前冲!”孟达豪气大发,笔直的站在颠簸前行的汽车上,朗诵了他篡改的一首诗。

“哼,我长这么大容易吗?做人一趟还没有尝到做女人的滋味,死了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张雯琪嗔怪的反击着。

“哈哈哈哈。”女孩子们大笑起来,这丫头已经等不及了,恼恨司令没有吃掉她。

“笑笑笑,他这是匹夫之勇,根本是拿大家的生命在开玩笑!”张雯琪生气了,好像她一个人怕死似的。

“男儿事在杀斗场,胆似熊罴目如狼。生若为男即杀人,不教男躯裹女心。男儿从来不恤身,纵死敌手笑相承。仇场战场一百处,处处愿与野草青。男儿莫战栗,有歌与君听: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

孟达的一首男儿行,让人听得热血沸腾。汽车嘎然停下,王勇从驾驶室里跳落地面:“司令,车没油了。”

“没油了?下车!”孟达这时候才感到了危险,日军是机械化部队,而他们步行的速度当然比不上四个轮子的汽车。他下车前朝南边一望,哈哈笑道:“天无绝人之路,咱们去杨村!”

大家跳下车就开始奔跑,孟达一手抄着王芸儿,另一只胳膊夹着夏盈。他知道两个女人刚生过孩子才一个月,使劲吃奶得劲带头飞奔。王勇跑过来愁眉不展的说道:“司令,杨村西面是湖水,咱这不是往绝路上走?”

“不,这是一条生路!”孟达喘着呼吸带着笑脸,但没有说出生机在哪里。

眼看就要到达杨村,孟达身影一转直奔正南。还未到朱家角镇,迎面驶过来两辆汽车。孟达一努嘴喊道:“夺车!”

“哇!”被放到地上的王芸儿抬头一看,顿时惊喜的呼叫起来。镇子里汽车一辆接着一辆,足有几十辆两吨半的卡车。卡车上满载着稻子,正要朝上海方向运输。猎枪大队毫不客气把小鬼子的司机抹了脖子,坐上汽车就尾随着司令行进的方向前进。

“你咋知道这里有汽车?”坐在副司机位置上的张雯琪惊讶的看着孟达,心里吃惊地想道:“他能掐会算不成?”

“这得感谢那位刘晓老师!”

原来,在和刘晓接上头后,他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情报。朱家角镇紧靠淀山湖。日军在这里设置了一个很大的粮站。当时孟达并不在意,截到粮食也运不出去,烧掉怪可惜,还会让日军继续在苏州一带大肆抢粮。

现在,他们被日军追着屁股打,来到这里就能得到汽车。猎枪大队的战士也真够狠,百十人竟然把鬼子的汽车全部抢光,加快速度朝南飞奔。天黑的时候,他们甩开了追击的日军,秘密的进入到小昆山基地。

“累死我了!”王勇把汽车开到洞前停下,跳下来忍不住喊了起来。

“快,把汽车全部开进洞里,危险还没有过去,说不定会有汉奸发现咱们的行迹。”孟达呵斥着瘫倒的战士,越是临近胜利的时候,越要小心谨慎。

战士们打起精神在忙碌着,王勇走过来说道:“司令,万一敌人发觉了这里怎么办?”

“放弃!”孟达纵有万分不舍,但物资没有他的一百多战士的生命重要。他对留守的一个排战士说道:“注意警戒,发觉日军不要开枪,及时汇报过来。”

“是!”留守排长看到司令亲自带着猎枪大队过来,心中激动的身子都有点发抖。他接到命令,快步冲出洞门去布置。

“让大家抓紧时间吃饭、休息,未来的战斗不会比上海市区轻松。”孟达知道大家累坏了,但他还是非常高兴,人员只有几个轻伤,都能活着回来就是胜利。

“是!”

上海日军指挥部里,日军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非常震怒。一百多人在上海大闹一场,不仅把药品全部劫走,还把百十多车粮食给抢劫。在追击中日军死伤好几百,木村二郎低着头说道:“我哥哥的影子部队也是这些人干掉的,他们是民军中最精锐的猎枪大队。”

“八嘎,你们统统的饭桶!”土肥原贤二对这些只知道马后炮的部下非常震怒,一百多人混进了大上海,那么多谍报人员都没有发觉。

“将军,这些人在朱家角镇南失踪,那里肯定有他们的秘密落脚点。我建议派出部队清缴,一定能查出他们的藏身之地!”挨了骂,但木村二郎还是说出了他自己的判断。

“哟西!”土肥原贤二冷静下来后,对木村二郎的建议表示赞成,他拿起电话直接打给警备司令部,对十三军司令官说道:“请司令派部队协助我们,这些人并没有逃走,还在青浦区以南。”

“抓住他们,我要亲自审问!”松井太久郎气急败坏的吼叫着,这一次他威信扫地,让一百多人把所有日军都给戏弄一下。天皇听说药品被劫,大骂上海驻军都是饭桶。四汽车白药,就算一年一百万瓶生产,也需要好几年才能购买到这么多。况且,国民党政府严格控制,如果不是精明的特工暗中操作,他们掏钱都难以买到。

日军疯了,开过来两个旅团在青浦区拉网式搜索。可是,经过了一天时间,他们毫无线索,土肥原贤二知道又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站在汽车旁紧锁眉头思考着。木村二郎不死心的说道:“将军,我认为这些人还在这里!”

“纳尼?”土肥原贤二抬头,带着疑问哼了一声。

“会在哪里呢?应该不会在人口密集的村子里!”木村二郎继续按照自己的思路说着。

“小昆山!”土肥原贤二眼睛一亮,急忙对带队的旅团长喊道:“快,包围小昆山国军基地!”

“嗨!”

日军部队开到小昆山,天已经黑了下来。土肥原贤二知道这股敌人非常凶悍,让部队扎下军营等待天亮再进攻。在基地工事内观察的孟达松了口气,日军给他的时间已经够多,粮食和物资全部转移到地洞里,原来的三个大洞全部开启。

“清除一切痕迹,决不能露出破绽!”孟达知道日军今晚不会再进攻,但他们大意不得。

“是!”

“报告,汽车在这里,日军岂不是还知道咱们在这里停过?”凤蝶走进孟达身边,不知道这件事算不算露洞。

“汽车安上炸弹!”

“啊!”凤蝶惊叫起来:“三座石洞毁掉?”

“必须的!”

“听司令的。我们不炸日军也不会让它存在,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他送鬼子上西天。”王勇明白了孟达的意思,详细的和大家讲着。

“这是其一。其二,我们这样做还能保住另外一个洞和工事,更能保住地洞里的粮食、物资;其三,小昆山有几千亩良田,我们不能舍掉,只能炸掉洞让日军以为咱们不会再回来。”孟达看到大家都不明白自己的计划,只得把全部利害关系讲述一遍。

“报告,日军派侦查人员过来了。”

“撤!”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