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92章 匕首行动(二)

第九十二章 匕首行动 二

一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公子,带着三个花样年华的女保镖。两辆轿车坐着六个人,大摇大摆出现在苏州城东门。小鬼子看着三个女保镖腰跨双枪,竟然不敢检查他们携带的物品。

“汉斯饭店副经理!”鬼子小队长一看是D国人的护照,弯腰行礼放行。

苏州火车站位于苏州城区北端护城河北岸,抗日战争时期,车站曾遭到严重破坏,直到1941年才修复一新。这里是通往南京的交通要道,他要在这里了解日军铁路和公路运输情况。

“经理先生,王勇的人已经到达无锡很久了,咱们是商人,总不能住在旅馆里不出来活动吧?”王芸儿狡黠的挤挤眼,苏州非常美丽,她已经耐不住寂寞想上街了。

“好吧。多带些银票,咱们去珠宝店。”孟达微微一笑,凤蝶和张顺在楼顶上观察火车运行情况,他正想上街呢。

“珠宝店?”张雯琪不明白的看着孟达。他们带来了两个皮箱,里边放的珠宝难道还少吗?

“这叫欲盖弥彰。小妮子,手里的银元换成珠宝黄金会增值,这就是咱们来的目的!”孟达眨巴着眼睛,故意和张雯琪开起了玩笑。

苏州东邻上海,是江苏省的东南门户,上海的咽喉,苏中和苏北通往浙江的必经之地。因其从古至今繁荣发达、长盛不衰的文化和经济,被誉为“人间天堂”,园林之城”的美名。

粉墨登场的三女一男,走进珠宝店就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这里是日军占领区,三个女孩竟敢腰跨双枪,威风凛凛左右保护着一个阔少。精明的老板点头哈腰慌忙砌好茶水,满面带笑问道:“爷,你想要点什么?”

“好的金银首饰、珠宝玉石我都要,你有吗?”孟达摆出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慢悠悠的喝着香茶。

“有有有!”老板慌忙把最好的东西拿过来摆在桌面上,笑眯眯的说道:“爷,这些可够?”

孟达见识过太多的好东西,王芸儿更是从小就玩弄这样的东西。她不等孟达开口拿起来一件件观看着,挑出来十几样说道:“这些都要了!”

老板心中狂跳,充血的脸上放着光芒说道:“爷,价格我会优惠,可”

“怕我没钱?”孟达扶扶眼眶上的墨镜,乐呵呵的说道:“算账吧,别宰我就行。”

“岂敢,岂敢。”老板急忙拿来最好的包装盒子,把一件件物品小心翼翼放进去捆好。他精明的眨巴着眼睛,伸出指头说道:“零头免了,你给我三万大洋!”

“哇!”门外偷看的人惊呼起来,三万大洋,他有吗?

“再来几件好东西,给我筹够五万大洋。”

“是,是,是,我给爷找找。”老板擦着脸上的汗水,双腿在颤抖着走进了内室。

做好了这单生意,让孟达激动的是隔壁的绸缎庄。他两眼放光走进去,看着图景新颖,富丽华贵,花卉层次分明,人物栩栩如生的丝绸忍不住动心。他和老板在内室里交谈着,要一口气吃掉上百万大洋的订单。

阔少的出现,一下子震撼了这条繁华的街道。闻名天下的苏州丝绸,几乎要被他购买一空。当老板听说他是上海租界里的经理时,拍着胸脯说道:“你是爽快人,我负责给你老送过去如何?”

“好啊!”孟达笑了,对丝绸店老板娘的调侃道:“我把你的货源包了,生产多少,我要多少!”

“啊!”老板娘喜欢疯了,大包大揽说道:“见货付款,咱们合作愉快。”

“哈哈哈哈!”孟达把名片递过去:“把货送到这里,记住,我要你的全部货源!”

“我记住了!”

孟达和三个女人走出店门,老板娘还在不停地挥着手相送。他靠在车座后背上低声说道:“真想不到,我做了这么大一笔生意!”

他在上海就住在绸缎庄,对这种生意当然熟悉。尤其是苏州丝绸,运送到国外会有很好的销路。现在他的身份是经理,借生意做掩护更是很有必要。四个人在街上不停地转着,购买物品的时间里,也不忘记尝尝当地的名吃。

天快黑的时候,四个人才慢悠悠的朝旅馆里赶过去。王勇早已在此等候,坐在客厅里说道:“经理先生,你在苏州出名了。”

“哈哈哈哈。”孟达和三个女孩放声大笑,这单生意的确令人吃惊,而且是今后几年里把所有货源都给包了下来。

“我们侦查了日军的运输情况,很少有武器弹药运送。”开吧玩笑,王勇和孟达谈起了他们侦查到的消息。

“记住,火车站、码头和汽车运输公司都要派出耳目,把电话线连接偷听,生意迟早会有。”孟达并不焦急,日军小量的运输他不会出击,一定要等到最佳时刻,让小鬼子付出沉痛的代价!

“是。旅馆附近我安排了一个班,如果有需要你和他们直接联系。我走了。”王勇不敢在这里呆的太久,把情况说完后就戴上礼帽走了出去。

“老公,春宵难耐,我们等着你凌虐到天亮。”

“我去!”孟达看着低下头颅的张雯琪,伸开胳膊一下子揽在怀里:“小妮子,让我吃了你吧?”

“嘎嘎嘎嘎。”张雯琪用手推着孟达,娇羞的笑道:“不嘛。我还小着呢,等三五年后你用花桥娶我过门,你想咋样就咋样。”

王芸儿十八岁,夏盈十七岁,张雯琪还不满十六岁。孟达也不希望这么快就把一件美玉般的女孩破坏掉,他有两个陪在身边已经满足。可是,卧室就这么大的地方,难道要小丫头自己去独居一室?

“我去接替凤蝶他们侦查,不耽误你们的良宵了。”张雯琪挣脱孟达的胳膊,嘻嘻哈哈笑着逃出了卧室。

“这丫头!”

孟达正在风流快活的时候,最早出来的特务营营长张大彪正在野地里偷听日军的电话。他气恼的摘下耳机,对部下说道:“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我睡了,你们要认真监听。”

“是!”

正是这一夜,特务营听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日苏两国签署《日苏互不侵犯条约》。特务营长从睡梦中被战士喊醒,闭着呼吸把日军通话的消息记录下来。他非常明白,一旦日军和S联人签订条约,小鬼子就能腾出手来对付中国人民!

“报告!”凤蝶用电台接收到了张大彪传递过来的消息,顾不得一切走到卧室门口喊了起来。

“呼哧呼哧!”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凤蝶脸红了。可她知道这封电报非常重要,只得再一次喊道:“报告,有重要电报!”

孟达终于听到了凤蝶的喊声,正要起来却被王芸儿拦腰抱住。他狠狠地拧在小女人的屁股上,瞪着眼睛说道:“等着我回来,不怕你吃不饱。”

“噗嗤!”门外的凤蝶忍不住发笑,这一家人都是孩子气。

房门开了,孟达穿着内衣内裤走了出来。凤蝶放下电报,捂着脸飞快的逃了出去。他拿起电文一看,哀怨的说道:“嘿,这消息我早就知道!”

孟达走进卧室不到一个钟头,凤蝶又拿着一封电报走了进来。她正要敲门,却听到夏盈在妈呀妈呀的叫着。凤蝶捂住发烧的脸蛋呆站了半天,终于把电报放在客厅的茶几上逃离。

天亮的时候,孟达早早的起来,他是被一泡尿憋醒的,经过客厅时看到了那封电报,惊叫着喊道:“凤蝶,快来!”

凤蝶走了进来,孟达扬扬手中的电报说道:“警卫营的电报,他们没有了下文?”

“有,马占河营长自作主张,带领一个连把鬼子的一汽车炸药给夺了下来。”

孟达庆幸的说道:“好悬,这么大的事情你也不通知我。”

“经理,你整夜都在忙碌,我敢打搅吗?”凤蝶憋不住笑容扭过了身子。

“嘿,你个死丫头。听我的话赶快找一个,**人之常情,不丢人。”孟达瞪着眼睛胡说八道一阵,猴急的朝卫生间窜去。

“嘎嘎嘎嘎,你猥琐、喷血的表演姐姐看得多了。”凤蝶听到孟达在厕所里哗哗哗的爆射声音,大笑不止在调侃着。

“你懂个屁!老婆是我的,我不能做懒汉。花朵不浇水就会枯萎。”

“你在和谁说话?”张雯琪揉着眼进来,听到厕所里孟达在嘀嘀咕咕的,惊讶的问道。

孟达一听房间里换了人,哈哈大笑道:“我在考虑研制一种药,不管生了一胎、两胎、甚至十胎,都能恢复紧窄如少女,有效消除松弛的感觉!”

“呸,我是跟着你来执行匕首计划的,别跟我胡说八道。”张雯琪啐了一口,朝卫生间急促的喊道:“快一点,我快憋不住了!”

“哈哈哈哈,憋不住你只管进来,看看哥哥的匕首厉害不厉害。”

孟达大笑不止提着裤子出来,抓住张雯琪朝卫生间扔了进去。小丫头吓的怪叫着扶住了墙壁,嗔怪的关上了房门。孟达坐下来泡了壶茶慢慢地喝着,又拿起凤蝶送过来的电报看了一遍。

“糟糕!”孟达想起来了一件事,惊叫着对外边喊道:“凤蝶,赶快给恩师发一封电报!”

“是。”凤蝶拿着纸张进来,等待孟达说出电文内容。

“据悉。日军新进研制成功一种新型的飞机。“零式";战机投入使用,将会对我空军造成没有还手之力的局面。另外,日军利用空中优势,在重庆、昆明等中国后方军政要地如入无人之境,进行狂轰滥炸!

零式21型采用了950马力的“荣12”星型气冷发动机,时速达到了533千米。武器装备20mm机炮2门,机枪2门,60公斤炸弹2颗。以出色的爬升率,转弯半径小,速度快,航程远等特点压倒美军战斗机。希望电报转交美方,切切!”

“司令,你从哪里得来的情报?”

“做梦。”

“啊!”凤蝶惊吓一跳,拿着电文傻傻的看着孟达:“这种电报也敢发出去?”

“对,发出去,一定要快!”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