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93章 匕首行动(三)

第九十三章 匕首行动(三)

朱家骅在三个月内接到了孟达发过来的三封电报,每一封电文都令他惊惧不已。尤其是6月5日重庆隧道发生的惨案,更让他体会到了孟达第一封电报的重要性。自8月中下旬起,日军第11军开始向湘北集结作战兵力。孟达在9月初又及时的发来了第二封电文:

主要部队及集结位置是:第3师团:配属4个山炮大队,8月下旬由湖北应山附近出发,9月16日前后集结于岳阳东南的小桥圳;

第4师团:配属山炮、迫击炮各1个大队,8月下旬由湖北应城、安陆地区出发,9月10日前后集结于岳阳东南的新开塘附近;

第6师团:配属2个山炮大队、1个迫击炮大队,原在岳阳、崇阳担任守备,9月中旬集结于岳阳以南的草鞋岭附近;

第40师团:配属1个山炮大队,9月上旬由湖北大冶、咸宁地区西移至桃林附近集结;

早渊支队:以第13师团4个步兵大队、2个山炮大队为基干组成,8月18日由宜昌以南的紫金岭出发,9月15日集结于岳阳以东的冷水铺附近;

荒木支队:以第33师团3个步兵大队、1个山炮大队为基干组成,由江西安义地区出发,9月上旬集结于桃林附近;

平野支队:以独立混成第14旅团1个步兵大队、1个山炮中队为基干组成,9月中旬由江西瑞昌移至岳阳城陵矶附近集结;

江藤支队:以独立混成第14旅团1个步兵大队为基干组成,9月中旬由江西瑞昌移至临湘附近集结;

战车第13联队:配属2个轻装甲车中队,9月中旬由武汉向岳阳集结;

野战重炮兵第14联队,9月中旬由武汉向岳阳附近集结;

第11军工兵队:以3个独立工兵联队、8个架桥材料中队为基干组成,9月上中旬由武汉向岳阳、临湘地区集结。

重庆一片忙碌,长沙的薛岳第九战区也紧张起来。戴笠已经知道日军部队在调动,看着这封详细的电文,对朱家骅说道:“先生,你的弟子不简单呢。”

“不简单?他为了这次行动,在四月份就派出了特务营、警卫营和猎枪大队上千人。他们分赴在苏州、无锡、常州一带,利用日军的电话和侦查才搞到了这份情报!”

蒋介石很认真地听着,频频点头说道:“m国朋友承认他通报的零式战斗机情报非常重要,陈纳德非常感激,一定要见见这位神通广大的孟司令。日军部队调动基本清楚,国防部赶快拿出作战计划来!”

“是!”

“报告!孟司令又发来一封电文!”

朱家骅接在手中一看,吃惊的大喊一声:“啊,这怎么可能?”

“咦!”戴笠脸色大变,夺过电文惊讶的喊道:“小鬼子要对m国动武了!”

“啊!”

蒋介石慌了,拿过电文紧张的浏览一遍,只见上边写着:“据悉,日本天皇御前会议秘密决定向m国开战,详细计划不知。”

“这封电报先不要声张出去,我们要加紧情报搜索和译电破译工作。戴局长,第二次长沙战役将要打响,咱们还是全力以赴应对才是。”朱家骅沉思良久,很快做出了决定。

“对,打好这一仗,将会给日军重创。”老蒋点点头,表示同意朱家骅的建议。

“报告!”

一个电报员兴奋地跑了进来,不等戴笠开口就说道:“我们的情报人员发现民军在调动部队。开化县独立师、骑兵支队和一个炮团化装成日军,已经悄悄地运动到宜兴一代!”

“嘿,孟司令这次是发狠心了!”白崇禧惊喜不已,拿过电文一看惊诧的喊道:“乖乖,有好戏看了!”

“报告,军统密电:日军一列运送军火物资的列车在无锡惠山区遭到伏击,全部物资被夺,目击者发现了五百辆汽车朝宜兴运动。”

蒋介石的官邸静悄悄的,大家愣了片刻,终于爆发出欢呼。他们都明白,这次行动肯定是孟达的民军,敢于出动大规模的军队和汽车,还真让他们吃惊不小。朱家骅叹口气说道:“这孩子,难怪戴局长给他军火都不要,他早已有了计划!”

“高瞻远瞩,了不起啊!”白崇禧惊叹的喊着。

陈诚凝眉说道:“他这是在破坏日军的加号计划。”

“对,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日军占领区所有公路都出现了不明武装。日军运输线频繁遭到伏击,很多物资都没能运送到前线。”戴笠接过话题,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

“匕首行动!”朱家骅微笑着,掏出了孟达发给他的电文。

匕首行动展开了,日军朝前线运动,民军却开始朝敌后展开了疯狂的攻击。刘大坤率领独立师势不可挡,带着充足的弹药朝常州杀去。特务营、警卫营开始大规模破坏铁路,骑兵支队在鲁世杰率领下阻挡着日军的援兵。

攻打常州,炮弹漫天飞舞在发泄着。日军恐惧了,他们兵力不足,只得放弃守城朝南京逃窜。鲁世杰发了狠心,对溃败的日军死死的咬着,漏网的小鬼子没有几个。

刘泰带领部队进城,重要物资抢劫一空,把其它东西分给了当地居民。他们快速退出来,朝溧阳大摇大摆而去。汽车越来越多,缴获的物资让他们喜笑颜开。刘大坤对鲁世杰吩咐道:“配合特务营、警卫营注意侦查,大部队开始休整!”

“是!”

苏州城内,孟达时时刻刻关注着前方的消息。他知道彭泽按照他的吩咐出兵了,也知道他们势若破竹完全占领了庐江县。刘大坤的决定是对的,小鬼子现在还未调动兵马,必须等待时机再决定下一步行动。

溧阳县境内的日伪闻风而逃,江苏省行政公署乘机接管了政权。他们纷纷把电报发到重庆,直言附近五个县全部光复。喜报接二连三发来,老蒋高兴地不住嘴的笑:“娘希匹,国军在苦战,他却风光的很。”

“校长,民军从日军手里得到了补充,他们肯定要打一次恶仗、大仗。应该让第三战区配合,力争扩大战果才对。”朱家骅这样说,其实是在为孟达的部队着想。如果小鬼子包围了他们,蒙受的损失也是不可估量的。

“对,第三战区、第六战区都应该有所动作,让日军的阴谋破产!”蒋介石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示意陈诚赶快通知下去。

南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畑俊六和新任第11军司令官阿南惟畿正在紧张的磋商应对民军的计划。前线部队无法抽回一兵一卒,现有的部队又不能针对强大的民军部队展开有效的攻势。

“报告,支那军在溧阳休整,没有一点动静。”

畑俊六冷漠的问道:“我们的铁路需要多久才能回复?”

“最少需要两个月。”

“八嘎!”畑俊六愤怒了,瞪着眼睛对阿南惟畿说道:“运输线全部被掐断,前方得不到物资补充,这仗还能打下去?”

“支那人狡猾大大滴,我们一旦退兵,他们将会跟着扑过来。民军部队不只是一个师,万一他们设有陷阱,我们派兵也会全军覆没。根据各地情报,国民党第三战区、第六战区同时展开了行动,各地自顾不暇,无法派出部队围剿。”

阿南惟畿明白了,民军早有预谋,说不定他们的加号计划已经泄露。可他无法改变固执的畑俊六,只得回避铁路的问题,说出了当前的处境。畑俊六不是笨蛋,他严厉的说道:“我们准备了半年的加号计划,难道这样流产?”

“目前唯一的办法是从武汉给前方部队作补充。”

“哟西。”畑俊六点点头,对阿南惟畿说道:“进攻,尽快打通与广州的道路,我们的物资会源源不断从海上运送。”

“嗨!”

五天了,部队还在休整。刘泰、鲁世杰纷纷请战,刘大坤冷静的没有答复。王勇对刘大坤问道:“刘师长,我们要等到何时?”

“等到小鬼子和国军展开厮杀的时候!”

“明白了!”王勇举起大拇指,乐呵呵的笑道:“高,让小鬼子无法拔出腿来,才是我们出兵的最佳时机。”

“通讯官!”

“到!”

“密切和第九战区取得联系,告诉他们,我们已经身处敌后,将会根据他们的战况展开猛烈出击!”

“是!”

军事委员会9月20日一再电令,第三、第五、第六战区各向当面日军发动了范围广泛的袭扰活动,对日军若干据点和交通线形成一定威胁。特别是第六战区对宜昌的反攻作战发展到较大规模,使日军受到震撼。

第三战区奉命于9月23日开始全面袭击活动。其第100军对南昌周边日军第34师团各据点频频发动攻击,前进至牛行、乐化和南昌近郊,夺占了楼前市、黄溪渡,打退日军多次反击。

第五战区以破坏日军铁路、公路交通线为重点,于9月25日开始发起广泛袭击、游击行动。其第21集团军以大别山为基地,向广济至武汉间日军独立混成第14旅团、第40师团一部守备的长江北岸各据点,以及日军第3师团一部守备的平汉铁路南段各据点袭击。

十天时间过去了,刘大坤大手一挥喊道:“鲁世杰!”

“到!”

“骑兵作为先头部队,目标马鞍山!”

“是!”

“我们是一把锋利的匕首,只有拿下马鞍山,芜湖、宣城一带日军将会成为瓮中之鳖。刘泰师长,城市攻坚战要快要猛,要像夏盈少夫人的天雷掌一样讲究快、准、狠。我们不要恋战,打下来的城市只要弹药和贵重物资,其它东西全部放弃!”

“是!”

“兄弟们,匕首行动最精彩的时候到了,出发!”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