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151章 应战(一)

第151章 应战 一

廖承志准备告辞的时候,突然传来尖利的空袭警报。孟达脸色一变跳了起来,急忙拿起电话朝刘泰询问着。对方声音很大喊道:“司令,有大批的战斗机、轰炸机朝X港飞来,我们是否反击?”

“打,把他们全部击落!我要求你们活捉他们的飞行员,看看是谁对我下手!”孟达气愤了,他不愿再打仗,敌人却逼着他还击。

“是,我要求检验一下咱们新型炮火。”刘泰答应后提出建议。

“好,我马上过去,这是一次绝好的机会。”放下电话,孟达对廖承志说道:“走,我让你见识一下新型的炮火。”

空袭警报,并没有让市民们钻进防空洞去躲避。孟达开着车走上大街,只见很多人都抬头朝天空中看去。尤其是小孩子们淘气的在人群中穿来穿去,他们并没有对潜在的危险所惧怕。

廖承志吃惊不已,目光不停的打量着市民的表情,这说明他们对民军部队是多么地信任。汽车艰难的走到街道尽头,已经看到了一个炮群朝天空中开始实行打击。他吃惊了,那种双炮管的高射炮形成一道坚固的弹幕,嗖嗖嗖窜上天空的炮弹瞬间都有几千发。

“轰”

“轰轰轰”

“打下来了!”

“乖乖,六七十架飞机!”

这是一场从未见过的空战,飞机黑压压的飞过来,却被地面六轮特种车载着的炮火给击落。飞机一看不妙朝高空窜去,车上另外一种奇特的、很长的炮弹竟然追赶着逃窜的敌机去咬上一口。

“咦!”所有人都惊呼起来,这种炮弹竟然会拐弯,而且死死地追踪着目标,一定要打爆对方才肯满意。飞机起火、爆炸、跌入海中,短短十几分钟时间,只剩下两架飞机留在空中。

“快看,咱们的飞机!”

众人惊呼的时候,天空中出现四架战斗机。他们在戏弄着敌人,逼着它朝地面降落。孟达面色铁青喊道:“给我玩阴的?我不得不应战!”

廖承志明白,孟达已经动了杀心。他们都看得非常清楚,这是M国的B-29超级堡垒轰炸机。眼看着两架飞机被X港的战斗机押着顺从的朝下降落,都把目光射向这种奇怪的战车上。

李斯特走了过来,站在孟达身边低声问道:“这是你的防空武器?”

“防控?你只说对了一半。这种炮火叫弹炮结合自行火炮,远攻近打无所不能。它可以消灭空中来敌,也可以消灭地面进攻的所有目标。炮塔上装备的是35毫米转膛炮,两门六管火炮可以三百六十五度旋转。炮管的寿命可以达到恐怖的发射四十万发炮弹,配备有杀伤爆破燃烧弹、曳光杀伤弹。”

李斯特惊讶的问道:“它的射程”

“有效射程在五公里以内,一分钟可以击发四千至一万发炮弹。”

“啊!”

“更厉害的两组四联装的导弹发射管,导弹直径170毫米、长度两米六多一点。有效射程为八公里。在炮塔下面有导弹储存舱,可以储备32枚导弹。它们命中目标的准确率在百分子九十以上!”

“啊!”

“你说的弹炮结合,是高射炮和导弹的结合?”李斯特视乎听懂了,但还是不敢相信的追问着。

“对,这就是远攻近打的秘诀。雷达系统将武器和光电火控系统完美的结合在一体,能准确的瞄准六个目标自动发射。”

李斯特叹口气,哀怨的说道;“这种武器你是不会出售的!”

“它的价值几乎和一架飞机相差不多,谁舍得掏这么大的价格来购买?你看,这种运载的车辆是一种新型的装甲车。车身两侧几乎是垂直结构,配合线条简单的大斜角车头和相对厚实的侧腰车身,加上车尾设有大型舱门。最高时速100公里/小时,特别是其450马力的强大功率在世界同类轮式装甲车中位居前列。

装甲车采用3+10的乘员配置,也就是车长、驾驶员、炮长和10名全副武装步兵。装甲车采用长条型座椅设计,充分的空间的利用率也是它的特点。更加神奇的是它的防爆轮胎,防护装甲,至少能抵御12.7毫米穿甲弹的攻击。”

说到这里孟达笑了,继续卖弄着讲道:“轮式轻型装甲车共有6款车型,包括35毫米机关炮车、救护车型、迫击炮车、人员输送车、自动装弹机高炮、防空导弹的发射车。指挥系统也设在这种车上,可以命令到所有人。”

“厉害,它的造价”

“一辆车多达两千万美金!”

“啊!”

廖承志暗暗吃惊,忍不住问道;“你装备了很多?”

“很多?我是想多装备一点,可它的建造非常复杂,比一架飞机消耗的时间都要多上几倍。一个月只能生产四辆,这还不包括电路和雷达系统等安装。目前我只装备了快艇部队、军舰以少部分,整个X港也只有一个团的这样装备。”

李斯特知道自己没有希望得到这种武器,改变话题问道:“M国人要对你下手了,你不会不还击吧?”

“他给我玩阴的,我也会!最好别撕破脸皮,逼我急了,我把他的海军全部干掉!”孟达狰狞的面孔带着萧杀之气,冰冷的声音让人顿时感到毛骨悚然。他对李斯特挥手告别,带着廖承志朝指挥部走去。

“报告司令,活捉六名美军,他们交代是私自行动,并没有M国政府下令对我们动武。”看到孟达走进了审问室,刘泰、马占河和王勇都站了起来。

“私自动武?他们有这么大的胆量?把电台、报社记者找来让他们去问这些俘虏。”孟达早就拿定主意,趁机对刘泰下达着指令。

“是!”

审问的结果让人大跌眼镜,记者非常惊讶的看着俘虏们,又一次追问道:“真的是国民政府给你们下达的命令?”

“YES!”

孟达在一旁苦笑起来,这些人明显在说谎,是想利用这种机会挑拨他和老蒋的关系。想不到M国人也这样卑鄙,竟然来了招嫁祸江东之计。他对刘泰说道:“通知戴笠,让他把这些人带走问个明白。”

“司令!”刘泰惊讶的看着孟达,把俘虏交给军统,这岂不是放虎归山?

“这种废物留下来只会白白的浪费粮食,我倒要看看委员长作何解释。”孟达非常精明,不管是谁下的命令都无关紧要,飞机和飞行员是你M国人。老蒋接过这烫手的山芋,会不会气的吐血?

“娘希匹,娘希匹!”蒋介石听着电台、看着报纸,再加上送过来的几个M国人,他感觉自己被玩弄了。M国人也太歹毒,孟达更是狡猾。他愤怒地瞪着戴笠:“是不是你们背着我干的?”

戴笠委屈的摇摇头,低声说道:“校长,这明显是嫁祸给咱们。”

“可俘虏死不改口,你让我如何对X港方面交代?”

“校长多虑了,这件事孟达十分清楚,他把俘虏交给咱,其实就是让大家明白M国人在说谎。这件事我去处理,保证不会对校长的声誉引起影响。”陈诚已经思考了很久,看到老蒋发怒只得站了出来。

“声誉?电台在宣传,报纸在报道,全世界现在都知道了这件事,我的声誉还能保住?”蒋介石不停地捣着文明棍,怒而不息在骂着M国人。

“我们可以发出声明,也可以趁机驱赶M国人离开。缅甸的部队趁机抽回来,这些都是我们能做到的事情。M国军人是史迪威指挥的,校长可以趁机要求美方更换外交大使。”白崇禧也在想着补救的办法。

“让子文给我联系M国政府!”

M国白宫,马歇尔和罗S福也正在紧急磋商这件事。M国空军蒋介石无权指挥,分明是自己国家的飞行员撒了谎。可他们也感到委屈,M国政府也没有下达这样的命令。

“我们必须把这件事弄清楚!”罗S福非常气愤,他认为是空军背着他私自动的手。

“孟达没有表态,其实是在等待我们作出解释。我建议把史迪威调换回来,从新派一个大使去解释这件事。宋子文已经给我通报了这件事,国民政府非常气愤!”马歇尔十分无奈,去轰炸X港?这不是去送死吗?在X港的克里已经发回来电报,那种非常厉害的火炮只发射了十几分钟,他们的空军全部被打落和爆炸。

克里在接到马歇尔电报后迅速去到孟达的家里,这件事他也无法作出回答,只是表态绝不是政府下达的命令。孟达乐哈哈说道;“你以为我生气?像这样的空袭我十分欢迎。我的部队正需要实战检验,我的武器也需要在实战中改进。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大使先生,我是中立者,只能被动的应战!”

哭笑不得的大使先生尴尬的说道:“你是检验了战斗力,我们损失太大了!咱们是朋友,我也不用隐瞒什么。按照我的推测,是空军指挥官故意借上级命令、或者国民政府的命令下达轰炸。指挥官被你打死了,这只能是一件无头绪的悬案。”

“哈哈哈哈,说得好,就让它成为悬案存在吧!”孟达脸色突然转变,对克里毫不客气的说道:“我愿意和M国人做朋友,但类似的事情谁也不敢保证不会再发生。因此,在我的国防圈里绝对不允许任何国家的武装出现,别怪我没有预先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