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152章 应战(二)

第152章 应战 二

事情平息了,刘泰等人却不甘心就这样被人玩弄一把。孟达笑对着怒气冲天的部下说道:“战争和政治就是这样,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这件事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有人在隔岸观火。”

“谁?”

“绝对不会是史迪威,更不会是蒋介石和他的手下。我现在也不清楚,既然他们选择了春节这么好的时机,说明此人了解到我们部队放假这样的消息。能调动这么多轰炸机、战斗机对我们长途奔袭,此人必定是M军中很重要的人物。算了,吃一暂长一智,希望他们明白,任何阴谋诡计我们都不在乎!”

孟达对这件事一言不发,就是想从中看出是谁做的。可他失望了,几方面的表演都很精彩,反而让他看不出一点端的。尤其是陈诚的到来,诉苦般的言辞更令他感到好笑。

朱家骅来了,和孟达悄悄地研究着这件十分奇怪的事情。他为学生暗暗庆幸,没有忘记在打造进攻火力的同时,做到防守不能有一丝松懈。恩师的关心让孟达非常感动,他拉着恩师说道:“走,我让你老见识一下我的步兵武器。”

“又有新装备了?”朱家骅惊讶的问道。

“对,是一种能单发、全自动的突击步枪。”孟达带着朱家骅走打靶场,拿起枪械师准备好的步枪断在手中,他用站姿、跪姿和卧倒射击三种方法表演了射击技巧,站起来后把空枪交给了老师。

“嘿,还能带着瞄准镜,说明它也能当狙击枪使用。三十发的弹匣,简直抵得上了轻机枪!”朱家骅爱不释手的观看着,钦佩不已发表着自己观察后的感受。

“它最大的优点是重量轻、射击速度快、能在夜间使用夜视镜。模块化生产也是它的优势,和我的装甲车、炮火一样,都要求能快速分解和组装。我现在已经装备了两个师,估计我的部队需要半年时间,将会全部更换装备!”

“听说你的弹炮合一防空系统很厉害,是真的?”

孟达点点头,兴奋的解释道:“所谓弹炮合一,就是将导弹和火炮安装在同一基座上,两者同时旋回,甚至同时俯仰,接受同一火控系统控制,构成一个火力单元。导弹主要对付远处目标,如果拦截不成功,系统可以自动切换,用30毫米双管高炮拦截飞近的目标。

这种武器既能摧毁战斗机和轰炸机,也能击毁导弹和步兵炮火发射的炮弹,甚至可以平射对付地面装甲目标。该系统瞄准具可同时对不同方向的两个目标实施攻击;另外也可使用两枚导弹对同一目标实施齐射攻击。”

“都是车载装置?”

“不,他可以在军舰、快艇上安装,也可以在地面防守工事里做城市保卫防御。目前我装备了一个团,耗费资金多达上百亿!”

“啊,这么多?”朱家骅惊讶不已,微笑着说道:“这种武器一个国家都不敢大量使用,太烧钱了!”

“其实,炮火并不需要这么多钱,主要是系统发射装置。它有最先进的车在雷达,比飞机雷达也要高上几倍的代价。一个团需要装备一百二十辆,我会在未来达到每个师装备一个营。”

“你在文莱的部队还没有撤回来?”

“他们要训练半年,必须达到合格的军人标准。部队也得花费半年去掌握新武器,所以,我只能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孟达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们都已经坐不住了。”

“哈哈哈哈。”朱家骅喷嚏大笑,调侃道:“都想带着新装备去打仗?小日本已经不成气候,你们又要惹是生非?”

“武器配备、战斗经验和快速反应、后勤支援都是我要研究的课题,没有战争就会让铁血的军人失去血性。指挥官更需要在战场上去考察,这一切都注定我要寻找战机。打谁?需要打多久?难道要我被动的应战?不,我要出击!”

朱家骅静静的听着孟达的每一句话,他知道弟子不会盲干,更不会冲动的发起战争。可他清楚,学生不会这么安分的在家享受,难道他考虑好了计划?自己理不清思路,只得带笑问道;“你想朝那里打?”

“从清朝灭亡到二战爆发前,甚至到二战结束时,中国一直都是诸侯割据内战不断。一方面残酷的内战,让中国经济严重衰退。另一方面,军阀们为了应付战争不断加重税赋,竭泽而渔。不但用于内战的各种武器弹药依赖进口,甚至连士兵戴的钢盔,国内都造不出来。

战争,征税,再战争,在这个恶性循环下,中国的经济越来越艰难,可执政党不知悔悟,好象要不断施放这绚丽的火药焰火,直到耗尽最后的国力为止。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人民,都痛恨战争渴望解救。

痛恨战争,为啥还有这么多追随者?我现在明白了,无论当兵的,还是当官的,他们为了填饱肚子、为了黄金白银,更为了权利和女人。既然国共两党都在加紧备战,我必须来一招釜底抽薪。很简单,我要大力扩军!”

“啊!”朱家骅震撼无比,难道自己的学生准备夺取民国政权不成?

“我要扩军,要把最优秀的士兵招收到我的麾下。用他们去大规模的垦殖开荒。我要招收五百万男女到远东去,种植玉米、春小麦、大豆、甜菜、高粱等作物。更要建铁路、修公路、打造新农业种植的机械化耕作。我相信,一年后能用这些粮食养活几千万人口,也会给远东未来的经济打下良好的基础!”

朱家骅心惊胆跳的听着庞大的计划,他明白了,学生要用这种办法釜底抽薪,要用自己的能力去防守东北的边境。五百万,像这种举世瞩目的移民行动,简直是不可思议的疯子才能想出来。

“是在骂我又疯了?”看到恩师一言不发思考的神色,孟达讪讪笑着自己说了出来。

“疯的好啊!”朱家骅由衷的赞叹,但还是提出了反对的意见:“我给你个更好的建议。”

“恩师请讲。”

“远东、蒙古委员长不会看在眼里,你正好可以名正言顺借着春荒缺粮的时机带人去开发那里。能守住远东、M古不再失去,华夏的后人也会记住你的贡献。”

孟达心中一惊,老师提醒的一点都不错。但他忽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我如果带领五百万人进入M古,会不会把斯D林给吓得半死?”

朱家骅笑了,风趣的说道;“让他认为中国人不好欺负,不正是你的目的吗?”

“对,从中原征兵!”

电台、报社铺天盖地的宣传,一下子让中原大地热闹起来。孟达没有想到,这次行动最令人担心的竟然是蒋介石和他的政府一班高参。白崇禧拿着报纸慎重的说道:“五百万人,如果他要造反谁能管得住?”

“娘希匹!”老蒋气急败坏的看着陈诚等说道:“他眼里还有政府吗?”

“校长,当初我们答应朝M古派驻两个军,到后来迟迟没有行动。他现在来这一手目的很明显,是害怕我们打内战。目前他已经成了气候,从T湾到X港,再到远东和T古,少说他手里也有六十万军队!这件事非常麻烦,我们必须想个万全之策。”

李宗仁也在分析着,他对孟达的气魄钦佩不已,此人财大气粗,又有令人恐怖的武器。万一此人要起兵造反,恐怕没有人能挡得住。去不毛之地开荒种田?骗鬼去吧!

“我有一个办法!”白崇禧思考良久,终于开口。

“哦?”老蒋很意外的看着他的副参谋长:“快说!”

“告诉他这是国家的事,他不是很想发展吗?把T湾交给他治理,和X港一样期限在五十年后收回。”

老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对陈诚和白崇禧、宋子文说道:“你们三个去见他,千万要制止他的行动。招收难民可以,让他带到T湾去开荒不也一样吗?”

孟达会见了三个充作说客的民国军政要员,他惊讶不止,故意看着他们说道:“难道我的举动有错吗?”

“当然有错!”宋子文生气的说道:“你已经把一切都给搅乱了!”

“哈哈哈哈,我很想知道错在哪里。”

“少给我打岔,委员长说了,国家需要长久的规划,M古和远东会考虑派兵把手。你现在不能添乱子,不就是想沽名钓誉解救难民吗?T湾有大片的荒地,你可以带领他们去折腾。经过大家慎重的研究,决定把T湾交给你治理,和X港一样到期同时归还!”

陈诚不温不火的开口,把来意讲得非常明白白。孟达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你们以为我要起兵造反?陈将军,我可以把这五百万人交给政府去管理。但是,我花出去的代价必须要偿还,这些人也不准政府私自当成军人使用!”

“你铁了心了?”宋子文惊慌起来,孟达好像没有答应他们提出的条件。

“难道你们看着M古在将来又被S联占领?难道你们不知道我这是耗费巨款移民,为的是华夏长久的平安?如果你们不答应,我可以不做这件事。但是,请政府一定要解决好万民百姓没有粮食的问题!经济膨胀,法币大幅度贬值,还让他们活下去吗?”

孟达每一句话都非常刺耳,他们这些高官都不能做出任何反驳。白崇禧叹口气说道:“难民岂止是千千万万,治理国家不是那么容易,需要慢慢的去解决问题。中原大地荒凉的土地不知有多少,难道他们不能故土开垦荒地?”

“是啊,你能带走五百万,强壮的劳动力都被你带走,剩下的老幼如何活下去?”陈诚也在申诉着反对的理由。

“这”孟达这时才感觉到考虑欠妥,可他的话已经放出去,难道要他收回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