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167章 疯狂的四十八天(七)

第167章 疯狂的四十八天〔七〕

出兵东北的第七天,在承德西北发生了一场激战。孟达迅速坐着直升机赶了过去,和他同行的还有张治中、朱家骅、陈云、彭泽和罗卓英。他们飞临战场上空时,发现赶来的三支特警部队和一个空降团正在对敌实施打击。

天空上,武装直升机封锁住要逃跑的骑兵,而空降部队迅速跳伞,携带的战车和自行火炮开始了还击。所有人都吃惊了,一个团只有一个营的炮火,而密集的打击简直像蝗虫一样铺天盖地朝敌人打过去。

“乖乖,在这样密集的炮火中无人能活下来!”彭泽擦着冷汗,这还是战斗吗?简直是屠杀!

“对付骑兵,使用这种炮火简直是大材小用!这种弹炮组合的自行火炮,就算是对付空军、坦克装甲车都是小菜一碟。他们还没有使用另外一种特种炮弹,如果你见识到,会被它吓的变成傻子!”

孟达稳稳地坐着,从大屏幕上观看着下边的战斗。朱家骅惊奇的问道:“你的直升机能监视到下边的战斗?”

“对,它可以携带摄像头,把战场上的情况直接反『射』到大屏幕上。这是最新型的雷达、视频结合产物,保证在未来几十年内都不会淘汰。”

出兵袭击的是内蒙一个是的骑兵,在炮火的打击下很快土崩瓦解。紧接着,装甲运输车开始出击,机关炮密集的子弹『射』向逃跑的敌人。天空中的直升机不停地追赶着,把远处的敌人拦挡在地面部队的火力下。

“完了,他们彻底完了!”罗卓英看的两眼发直,消灭一个骑兵师只用了个把小时,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谁能想象。

“今天出击的部队,消灭日军一个师团都不会有多大的难度。部队在于精而不在于多,人海战术已经落后了。马占河,发『射』一枚云爆弹!”

“是!”

地面的自行火炮只听一声低沉的闷响,大家正感到怪异的时候,大地被一团团白雾般气体笼罩。人们还没来得及弄明白是怎么会事时,猛然间,雷霆万倾,大地震颤。他们吃惊了,地面的尸体丝毫没变,周围的树木却轰然倒下。

“这种炮弹可以清扫雷场,也可以清除敌人的防护铁丝网和战壕。更可怕的是它可以消灭隐藏在工事里、防空洞里的敌人,死者的尸体都很完整,没有弹片的杀伤痕迹,只是嘴巴大张。极具惨状的是死在隐蔽工事内的士兵,他们在垂死前都抓破了自己的喉咙。”

朱家骅抬头问道:“是因为缺氧而死?”

“对,它的冲击波持续时间也比tnt爆炸长得多。燃料空气弹对于有生力量、软目标、轻型装甲目标有很大的毁伤威力。云爆剂不是炸『药』,而是一种高能燃料。在一定起爆条件下云爆剂被抛洒开,与空气混合并发生剧烈爆炸,这称为云雾爆轰。”

飞机开始回程,罗卓英摇头说道:“这不会是你最厉害的武器吧?”

“当然不是!敢和斯d林叫板,这种玩意儿吓不住他。s联人从来不会在乎人命,他们为了别人的领土,可以把自己的同胞送到死亡的地狱。我和他恰恰相反,宁愿把家业消耗干净,也绝不会拿我的弟兄去送死!”

大家都浑身一震,孟达的话让他们感悟良多,都知道战争会死人,可他们却不得不拼死作战。孟达却害怕死人,想尽一切办法去发明、去创造能避免伤亡的武器。张治中叹息道:“他们跟着你是最大的幸运!”

“我也不是万能的。就拿这次出兵东北来说的吧,还是让我死掉了二十多个弟兄。”孟达悲愤的说道。

“可你消灭了十多万日军,还活捉了几十万满洲军人、吓跑了小鬼子。”黄维赞叹不已,二十多和十多万相比较,这样的伤亡难道还不划算?

“如果不是为了保存这些城市,他们的生命不会葬送在战场上。1926年的西安围城之战大家都知道吧?关中号称八百里秦川,以产小麦为主。守城前一年,关中特大丰收,西安城里的商号和居民多有贮粮,粮商们囤积的更多,为坚守西安提供了一定保证。

三个月后,士兵就开始食用混合面。以后士兵口粮一减再减,不得不杀马飨军。城内居民更为悲惨。城内一切油渣、酒类、中『药』材、皮革乃至树皮草根,只要能充饥的全都吃光。后来,可以取暖的木料、树木都烧得一干二净。

10月中旬,突降大雪,居民饥寒交迫,饿死者与日俱增,有一天路毙的竟达数百人。街头可以看到倚门而立的、坐于墙角的、躺于路上的、均系饿死之人。入冬以后,更是饿殍载道,无人收埋。这时,西安已经没有狗了。”

大家都是孙中山先生的追随者,孟达讲述的故事他们当然知道。这群人都陷入到深思,朱家骅轻轻地朗诵道:“名城高挂残晖,燕子犹寻故垒,兵民负土坟前泪,争祭当年饿鬼。”

“不,绝不会让我治理的地方出现饿死之人,也绝不会让我的敌人给我的百姓制造出这样的惨案。敌人必须死,我的部队必须尽量减少伤亡!我们拿起武器的目的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革命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难道不是让万民百姓过上好日子?”

“孩子,你能这样想我非常高兴。”朱家骅两眼噙泪,频频点头赞许的说道。

飞机开始降落,孟达要在沈阳考察两天。这群人从飞机上走下去的时候,刘泰快步迎接过来。他指着车队说道:“三个钢铁厂已经开始生产,每天都可以产出六千吨优质钢。大家是否去看看?”

“去沈阳东陵。努尔哈赤是华夏真正的英雄。他长于用计,重视保密,多谋善断,议即定,定即行,出兵犹如暴风骤雨,迅不可挡,经常以少胜多,变被动为主动。在军事与外务上,采取了恩威并行,顺者以德服,逆者以兵的方针。”

罗卓英大笑道:“如果努尔哈赤活着,恐怕会对你更加崇拜。”

天黑了,不知不觉一天时间就这样过去。吃吧夜饭的人坐在刘泰的指挥部里,都在谈论着沈阳的事情。孟达对张治中说道:“农业免税,教育免税,牧业也只能收取屠宰税。我们未来的税收只是在工商业、矿产业、捕捞业等领域。

税收要提出两成用在教育上、再提出两成用在卫生医疗上。城市环境改变、铁路、公路修建用两成,其它的用在『政府』工作人员的薪金上。千万记住,必须留下来两成存到银行里,一旦发生灾荒,拿出来救助他们。”

“免费教育、免税种地,有你这两条,足能让大家都拥护你。可我担心,这样做你能够保证资金够用吗?”张治中非常震撼,孟达是不是又在发疯?

“放心吧,只要大刀阔斧的发展工商业,收取的税收会是巨大的。x港现在每年都可以收取五千亿美金的税收,我要东北变得更加富饶,要它成为华夏发展的模板。陈先生,你和张治中将军要认真的去学习经营理念,管理好一个地区不难,治理好一个国家可不容易!”

陈云浑身一震,认真的说道:“我会认真的去思考、去学习。”

“农民的想法很简单,只要有饭吃、有衣穿、有个热乎乎的家,他们就会很满足。我会考虑拿出十个亿存在银行里,这笔款作为医疗救助资金。所有付不起医疗费用的,都可以使用它来救命。前辈们,希望大家联起手来,为东北人民的幸福未来努力吧!”

“你小子还真是财大气粗!”罗卓英不住的摇头,孟达究竟有多大的家业?

“哈哈哈哈,我的财产都是从小r本、d国、s联、m国人手里夺取的。为了自己的国家,我理所当然应该贡献出来。”孟达得意的大笑,端起茶碗说道:“来,尝尝我家乡的龙顶茶。”

“报告,五常、榆树、双城等县出现一股土匪。被洗劫的村子血流成河,尸体一段一块地被码成了垛。大树上,挂着九颗人头,用铁丝穿着耳朵。全村一片火海,到处都是被烧焦的老人。根据报案者叙述,匪徒多达三千人!”

孟达砰的一下站起来,愤怒的对刘泰说道:“派出两个师包围他们,一个俘虏都不要!”

“是!”

东北有句顺口溜:“有钱的怕绑,有姑娘的怕抢,走路的怕劫,出门的怕攮。”孟达知道东北土匪的猖狂,想不到这样凶悍。他愤怒了,要大开杀戒铲除这些祸害,给东北人民一个平安祥和的生存环境。

两个师连夜出击,很快追赶上了逃跑的匪徒。他们以为钻进林子里就安全的时候,被天空中的直升机炸得尸骨无存。活着的土匪再也不敢走动,跪在地上不停地叩头求饶。

“杀,一个都不留!”马占河、刘泰发疯了,让部队不要犹豫,对围剿的匪徒开始了猛烈地『射』击。

“报告,司令要求把现场拍成照片,印刷出来在东北三省各地张贴。”

刘泰狰狞的说道:“对,敢于在东北顽抗的匪徒,要用他们的血来偿还!”

“不知死活的东西!”马占河狠狠地把脚踢在一具尸体的头颅上,脑瓜子顿时被踢碎。

“东北土匪咋会这么多?”罗卓英惊诧不已,竟然有三千多人的武装!

“这些人原本就是胡子,r本滚蛋了,他们不甘心自己的命运,只得从新聚集在山林里实行血洗为生。东北的土匪带有东北特殊的地域『性』特点,粗狂豪放、心狠手辣,带有一层神秘的『色』彩。对于这些人安抚根本不起作用,只能用杀戮震慑!”

黄维摇摇头说道:“他们遇上你只能自认倒霉,和疯子拼死活简直是傻子!”

“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