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168章 疯狂的四十八天(八)

第168章 疯狂的四十八天 八

剿匪行动还在继续,第八天,马占河又在佳木斯一带剿灭了一群残暴的匪徒。孟达头疼的说道:“东北人口稀少,很多地方容易滋生土匪的生存。特别是有老毛子近十万人,小日本七万多人和大量的C鲜人,如果不很好的治理,未来也不会安定!”

张治中感慨的说道:“这么好的政策他们都不愿意改行,你还有啥办法?”

“对付他们非常容易。马上颁发新的户籍,发现可疑之人只要没有身份证,立刻集中起来去开发土地!佳木斯有肥沃的荒地,强行逼着他们去劳改!”孟达非常坚定,对付匪徒决不能姑息纵容。

东北三省只有四千万人口,很多地方都是荒无人烟。孟达做事从来都是雷厉风行,在第八天就开始了全人口的大普查和上户籍。令他想不到的是,从拉网式行动中清理出来很多不明武装分子,数量多达十几万!

张治中苦笑道:“这些人该怎样处理?”

“愿意走的送他们滚蛋,不愿意走的送到佳木斯去开荒种地。但是,我们必须让他们填饱肚子、住的舒适,只要安心留下来,可以给他们安上户籍。”孟达正缺劳动力,当然不会放过这些人。

“这样不妥吧?其中有一些人曾经在抗日斗争中出过力。”彭泽犹豫再三终于说了出来。

“难道留着他们用枪打在我们的头上?”孟达严厉的呵斥。

“这”彭泽无话可说了。

“想打鬼子的你们可以带走,东北决不能让私人拥有枪支!”孟达厉声说道。

张治中明知这是为了东北的安定,点点头说道:“对,民间枪支越少,我们的治安工作越好做。走吧,陪我去松嫩平原走一趟。”

提起松嫩平原,孟达脸上发出喜悦的光芒。他大笑道:“面积约4.6万平方公里,有耕地210万公顷,是东北的大型商品粮和油料基地。现有草原面积2800万亩,可以大量养殖禽畜。我已经从远东调过来十万大军,利用机械化开采开始搞生产了。”

“啊,当地人会愿意?”张治中大吃一惊,弄不好就会落下抢占民田的责任。

“小R本早就把土地夺到手中,是我从鬼子手里接过来的。当地人可以跟着集体农庄一起劳动,但我更希望他们该做牧民。我把年轻男女都招收到成立工作,剩下的老人就好解决了。”

“几百万人口,你就不怕城市再出现失业人员?”

“哈哈哈哈,城市挑选一部分,其余的组建工程队,拉到绸缎岛去!”

“绸缎岛?”彭泽迷茫起来,绸缎岛在哪里?

“丹东边境江口处的的一个小岛,我要三十万青年男女,既可以让他们学会工程机械使用,又可以学会汽车驾驶、车辆维修等技术。而我得到的好处是把岛南边十几平方公里的山丘给铲平!”

“你又发疯了!”彭泽苦笑起来,一下子动用三十万人,而且还是拿着机械设备去培养新人。如果不是他财大气粗,谁也不敢这样张狂。三十万人,每一天消耗的粮食他们也负担不起!

“乖乖,你就算每个月五块大洋,一个月也需要一百五十万!”张治中被吓坏了,政府里能有这么多钱来开支吗?

“放心,这是我私人的计划,有我自己掏腰包。我的计划是半年轮换一批人,在三年内给东北培养两百万技术工人。”孟达庞大的计划,把所有人都给惊异的目瞪口呆。为了建设东北,他真的费劲了心机。

张治中乐呵呵的说道:“好,我一个人去松嫩平原,一定要见识一下你的机械化耕作方式。”

“带上一个连的警卫,再装备四辆装甲运输车。”孟达严肃的看着张治中:“土匪很嚣张,小R本走了,还得小心你们国民党的特务!”

“不会吧?”张治中惊吓一跳,戴笠的人敢来这里捣乱?

“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杀了你对他们无足轻重,却会对我民军和东北是个巨大的打击。将军,要时时刻刻小心!”孟达再一次提醒着。

“好,我带上一个连!”

政府机关大院有一个营的兵力,张治中随便拉上一个连就开始出发。他那里知道,前边的确有巨大的危险在等待着,等车队离开长春,走进平原大地时,警卫战士突然跑过来,一把抱住他扔进了装甲运输车上。

“哒哒哒”那名战士随着枪声倒在了血泊里,树林里涌出来三十多个人。

“打!”警卫连长愤怒了,他的战士牺牲,这是他的耻辱。在战场上能让鬼子胆战心惊的战士,却倒在了土匪的枪口下!

“消灭他们!”一排长眼中发出怒火,死的是他的一班长,为了救张治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四辆装甲运输车有四支机枪,加上一百多连发的突击步枪,霎时把偷袭者给干掉。他们走到尸体面前一个个检查着,决不能让装死的人蒙混过去。张治中镇定的走下车,对警卫连长问道:“这些人真的是土匪?”

“不是,如果不是满洲国遗留的部队,恐怕是从南方过来的。”

“啊!”张治中惊异起来,难道真的是国民党派过来的?

“我们是X港民军特战团一营,可以说是最好最棒的部队。想不到在自己打下的地盘死了一个弟兄,这对我们来说是巨大的耻辱!一班长也是个孤儿,就这样死了,辛辛苦苦培养了十几年就这样走了。”

张治中蹲下身子,轻轻地给战士整理者遗容。可他惊吓的蹦了起来,大声喊道:“他还活着!”

“哈哈哈哈。”

一班长在平地上身子忽的朝上一耸,站起来嬉皮笑脸说道:“我是怕吃弟兄们的子弹,故意偷个懒睡个觉。”

“这这这,你明明中了枪。”张治中吃惊了,子弹都打不死这些人!

“我们是不死战士。”

警卫连长一脚踢向一班长,对张治中说道:“我们身上穿着防弹衣。”

一轮火力干掉了偷袭者,张治中已经够吃惊了,听说他们是X港最棒的特战队时,对孟达感激的无话可以表达。谁能想到,这些娃娃兵竟然是最厉害的人。警卫连长抿嘴一笑道:“不是为了瞒哄将军,是为了对付敌人。我们团长叫肖猴子,是朱家骅先生的亲外甥。他是个最棒的特战精英,也是我们这群人的教官。”

“你们不调查他们的身份?”张治中指着地上的尸体问道。

“不用,我们的任务是保护长官们的安全,针对调查取证是警察局的责任。将军大胆行动,没有人能在我们的防护下要了你的命。”

“哈哈哈哈,我信!”张治中爽朗的大笑。

“我们在十岁左右时就徒步穿越了黄山,经历了二十天步行回到开化县,随后我们在海外训练了这么多年,这次是回来实习的。三年后才会把我们推上战场。”警卫连长和张治中并肩走着,把他们的经历说了出来。

张治中正在视察的时候,孟达却遇到了一个令他吃惊的人。这个人是李兆麟,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总指挥。让他吃惊的是他想起了历史,李兆麟曾经倒在特务的枪口下。

周保中看着孟达如此沉重的神色,惊讶的问道:“你们两个有仇?”

孟达慎重的说道:“李大哥也是位令人敬佩的英雄,请接受我的建议,去绸缎岛指挥那群民工队伍如何?”

李兆麟笑道:“我的名字如此响亮?”

“当然,能在东北活下来的抗日联军少之又少,不是福大命大,就是有一定的本领。”

“好吧,我带他来正是要介绍给你,想不到你这么重视。老李,绸缎岛有几十万人,这可是给你的最好机会。”周保中诡异的笑着。

“哈哈哈哈,想在我的地盘里拉走人不是不可能,但你拉不走几个。跟着你们是卖命,跟着我是过上好日子。我可以放手让你去,就不怕你把我培养的人拉走。”

孟达喷嚏大笑,指着彭泽说道:“这次你们从景德镇带回来多少人?五个师,恐怕过江的不会超过一个师。”

彭泽苦笑起来,他在景德镇几个县里辛辛苦苦潜伏八个年头,原本以为手中掌握的五个师一定能拉回来。谁知道,当宣布要过江的时候,很多人扔下武器喊道:“我们是当地的保安部队,不给任何人和任何党派卖命!”

孟达正色的说道:“没有人不愿意过上幸福的日子!我只相信科学技术带来的力量、物质的、市场的力量。财富不仅是金钱,它代表着一种信仰和品质。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共和党的共产主义,其实都是为了让劳苦大众过上好日子。

信仰就是希望,但希望永远都没有现实更令人留恋。农民最大的希望是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美好的生活,这就是他们的信仰。你们难道不想过上好日子吗?

周保中将军,在你领导的二十万部队中,我建议你用信仰去测试一下。趁早宣布,愿意跟着你们走的、愿意去到前线打仗的、愿意为共产主义而奋斗的人挑选到一起进行武装,这才是最明智的做法!”

周保中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手中的部队八个师是M古的部队,而其他人都是满洲国遗留下来的警察和军人。现在有军饷在手,他们会老老实实地听命,一旦离开东北,这些人会真的愿意吗?

“你们发展部队,必须到敌后或者穷山恶水的地方。有些人为了一口饭而扛起枪,他们也许会被你们分田地、斗地主感兴趣。但是,这种部队永远都不会是最好的部队,因为,他们是没有文化的军队!

抗日战争我们歼敌几十五万,而我们又付出几百万士兵的生命。如果兵太多的话,士兵得不到相应的煅炼,装备也会不先进,等于就是说把有限的资源分散了,现在的战争是高科技的战争,士兵都是职业化的士兵,这样打起仗来才有战斗力。

将在谋而不在勇,兵在精而不在多。陆军的主力将会逐渐被空军、海军、装甲部队、尖端武器所替代,如果不及早醒悟过来,就会在未来的战场上吃大亏。国家的富强需要强悍的军事作保障,民族的责任放在你我这一代人的身上,赶走小鬼子并不是最终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