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177章 疯狂的四十八天(十七)

第177章 疯狂的四十八天 十七

六月十五日,赵子立带着在哈尔滨的部队开始朝关内出发。雄赳赳气昂昂的六个师,威风凛凛的拉开了长长的车队朝南挺进。沿途的百姓都惊喜的观看着,威武的炮火、战场、装甲运输车在直升机的掩护下,发出欢快的吼声和东北人民告别。

陈云和孟达并肩站着,看着威武的军人赞叹不已:“只有这样的军队,才能称得起是铁军!”

“他们是T湾驻军,也是经过了两年的改造而已。这支军队在我的部队里只能算得上是一般的部队,我最优秀的军队在远东、在海外。”

“海外?你在海外也有驻军?”陈云惊诧的问道。

“对,在马里亚纳岛上,有我的一个集团军。在南海开发的油田上,也有三个师,而在远东你只见到了一个旅,其实,我在远东和蒙古驻扎了三十多万最优秀的军队。刘泰率领的、马占河率领的部队也不错,是我的第二类部队。”

“你究竟有多少部队?”陈云惊异的问道。

“我的参谋长带领的部队其实预备役,他们需要的时候拿起武器,不需要的时候就是各行各业的人才。一个国家只要有良好的兵役计划,藏兵于民才是最正确的。在我的地盘里,所有青年都必须接收军事训练,所有人都必须经过车辆驾驶等考核。”

陈云叹口气:“因为你财大气粗,所以重视培养人才。我们消耗不起啊!”

“一个国家并不需要太多的现役军人。就拿美国来说吧,他们只有几十万军队,一旦打响战争,可以迅速扩充到上千万!M国有很多成功经验,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是啊,可我们国家的处境和M国不能比它是一个孤立的大陆。”

孟达点点头,但随后说道:“把城市交给警察,把边防交给民兵和少量的边防军,主力部队只要做到快速敏捷,就算战争打响,也能迅速走上战场。一个精干师可以战胜普通的军队十几倍,走精兵路线才是最正确的!”

“报告!”赵子立坐车过来,看到孟达站在路边,急忙下来相见。

“赵总参谋长,等你到达北平后不要急于进城,要等着我们的空军飞过去。”

“是!司令,我会让咱们的军队举行一个威武的进城仪式。”

“哈哈哈哈,好,你可以把部队在城里威风的亮亮相,但是,城内只能驻扎一个师!”

“是,属下明白!”

“出发吧。”

“是!”赵子立严肃的敬礼,大踏步朝自己的指挥车走去。

“他就是赵子立?”陈云惊讶的问道。

“你认识?”孟达迷惑的看着陈云。

“听说你为了得到他,冲天一怒消灭了日军四十多万!”

“哈哈哈哈。”孟达仰天大笑,对陈云说道:“赵子立是难得的参谋人才,堪比三国的凤雏。别看他不吭不响一副稳重的样子,是一个计谋高超的人才。为了他我掏出了三千万,还和日军痛痛快快的打了一仗。”

“哦?能得到你的赞赏,他肯定不简单。你以为他比小诸葛白崇禧更高明?”

“白崇禧确实是个人才,但此人喜好玩弄手段是我不喜欢的。贵军也是人才多多嘛。”

“可我们的人都非常羡慕你。”

“啊?哈哈哈哈,我?我的长辈说我是个混世魔王。”孟达自嘲的笑道。

“在抗战的第一年里,你就出名了。凡是和你共过事的人,都对你的才能佩服有加。你还记得廖承志吧?他现在重庆。当初你不惜得罪戴笠而拯救了我们党七十多个人,他们都念念不忘你的恩情。”

孟达摇摇头,对陈云说道:“皖南事变是我最大的遗憾!”

“这件事我也知道,你曾经提醒过彭泽两次,可新四军总部没有重视。幸亏你在上饶救出了我们最后仅存的人,军官反而损失不大。叶飞也对你念念不忘,他说你一轮子弹干掉了他半个连队。”

“哈哈哈哈,如果不是我及时抓住了那个混蛋连长,恐怕他的部队一个都不会剩下!”孟达笑坏了。

“报告!”刘泰兴冲冲的跑过来,对孟达恳求道:“司令,让我也去北平吧?”

“嘿,这又不用打仗,你去干啥?”

刘泰挠挠头说道:“北平是个千年古都,我想去看看。”

“哼,你是闲的蛋疼。”孟达不停地摇头,对刘泰说道:“去吧,我知道你想去参加阅兵式。”

“是!”刘泰身子一转,迈开大步朝汽车走去。

“这是员虎将!”陈云赞许的看着刘泰的背影,忍不住夸奖起来。

“对,他可以说是我的左膀右臂,是一位非常能干的军事天才。我手中还有一个最好的炮兵司令,也是一个善用炮战而取胜的人才。”孟达同意了陈云的判断,忍不住喜悦介绍着自己的手下。

“他们都很年轻,能有这样的军事素质实在了不起!”

“他们都非常努力,在跟着我这七年里,不仅完成了三门外语的学习,还把军事上、文化上都做了系统的学习。一支部队并不是枪法好、能打仗就是好部队,要在战争中学会保存自己而消灭敌人,才算是真正的优秀指挥官。”

“这一点彭泽经常提起。他说,你当初的武器装备还不如国军,M国援助的武器装备你曾经几次放弃。”

孟达摇摇头说道:“M国武器我当然喜欢,可我没有足够的弹药补充,打不了几仗就会完蛋。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自己的兵工厂,等我的武器研制出来后,又没有战斗可打。”

“哈哈哈哈,你想打仗还不容易?加入我们,和国民党打个痛快!”

“不,我这辈子不会加入内战,更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同胞在你死我活的厮杀。就算我要对付蒋J石的国民党,也会采用釜底抽薪、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计谋。”

“哦?”陈云惊异的笑道;“我想知道你的办法?”

“软硬兼施!用威慑去恐吓,一旦不成我会用斩首行动。只要打掉了军事指挥系统,当兵的自然会举枪投降。我有两个师的空降部队,更有一个特战团、一个特殊的飞虎大队。他们都是特战精英,再厉害的部队都经不起他们的打击。”

陈云明白了,笑着问道:“你在东北就是玩的这一手?”

“对!”

“报告,海军第三舰队已经占据天津港口。”

“请他们不要难为R本军人,用我们的商船送他们回国。”

“是!”陈云看着威风的凤蝶,笑着问道:“这女孩也是个高手。”

“哦?你懂得武功?”孟达惊异的看着陈云。

“听说她是你当初的猎枪队十八蝴蝶中的副队长,在上海夺取药品那一仗,我们的人都见识了她们的手段。”

“哈哈哈哈。”孟达庆幸的说道:“那是一次最危险的战斗!我们在敌人层层包围下硬是杀了出来!”

“所以,大家都叫你疯子,而他们是疯子部队。”

“哈哈哈”孟达狂笑起来,感慨的说道:“我这一生遇到的几次战役都是死里逃生,也都是在绝望的情况下奋勇反击。打南昌、解放上海、战杭州、攻取香港,我的部队死亡最严重,是我丧失了一千多名好弟兄!”

陈云惊叹道:“这已经很了不起了!上海之战,彭泽的部队损失非常大。他过后曾经说过,我们的部队和你没法比。尤其是庐江县一战,你给我们的新四军留下很大震撼。”

孟达微微一笑道:“郭胜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军事指挥官,其实那些兵我都知道,他们是我在景德镇周围训练出来的保安部队。”

部队还在行进,孟达看着车辆挺进的速度,抬起胳膊看了一下手表。陈云见状问道:“你也要去?”

“这种无聊的行动我去干啥?走,咱们回去,我还得去见一个人。”

“谁?”

“我的恩师。”

朱家骅和薛岳一起来到东北,孟达亲自到机场去迎接他。薛岳看到孟达眼睛一瞪:“混小子,你的部队又去攻打哪里?”

“你怎知道?”孟达吃惊的问道。

“我在天上就看到了。乖乖,队伍拉开距离足有三十多里,我还以为日军又开始朝你发起了进攻。”

孟达抿嘴一笑道:“是退缩!”

“哦?日军又开始给你腾地方了?”薛岳惊异的问道。

“对,他们把北平、天津让给了我。”

“你是做梦吧?”薛岳笑着在挖苦孟达。

“嘿,我能骗你?”

“真的?”朱家骅喜悦的问道。

“呵,恩师也信不过我?”孟达哭笑不得摇摇头。

“有这种事?”薛岳张着大嘴、瞪着眼睛,好像孟达真的欺骗了他们。

“日本大使亲自来找我商量,而且是来了两次。我推辞不过只得出兵。他们在今天、明天把部队全部撤走,扔给了我二十万皇协军。”

“走,带我去看看。”

“你真的想去?”

“当然!”

“如果我把北平、天津让给了别人,你也愿意去看?”

薛岳顿时明白,看着孟达身边的陈云,瞪着眼睛吼道:“你让给了他们?”

“当初我威武的第九战区长官奋勇杀日寇,而你们现在干啥?占领着江南富饶的土地,好像世界已经太平。我让给他们有错?北方只有八路军,我想找一个国军都难!薛将军,我决定帮助他们,如果你不愿意打内战,请守好江南。如果你要参加老蒋的队列,等你做了俘虏我会去求情让他们放了你!”

孟达语气冰冷,毫不客气说出了这番话。薛岳吃惊的朝后退一步,苦笑着说道:“你小子这是在逼我!”

“对,只要内战打响,你们都必须做出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