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178章 疯狂的四十八天(十八)

第178章 疯狂的四十八天(十八)

薛岳明白了一切,狠狠地朝朱家骅瞪了一眼:“这是你教的好学生!”

“哈哈哈哈,他想制止内战,难道错了吗?”朱家骅不卑不亢,对孟达微笑着说道:“走,去你的指挥部。”

“报告,川越茂来电:一个中队的日军不顾上级命令,私自开拔背叛了天皇,他们在沿途要给民军制造麻烦。”通讯员跑过来汇报。

“嘿,螳螂挡车不自量力。让马占河派出一个特警大队赶快追赶部队。”

“是!”

“小李、小张。”

“到。”

“派一架直升机过来,准备一支高射机枪、两支狙击步枪,每人配备一把自动手枪。我在这里等候。”

“是!”孟达对朱家骅不好意思的说道:“恩师,薛将军,我必须赶过去。”

朱家骅呵呵笑道:“我们正想看看你部队的风采。走,咱们一起去。”

“对,去看看。”薛岳兴奋的喊道。

孟达诡异的说道:“薛将军,你就不怕委员长知道?”

“哈哈哈哈,他纵然知道,大不了把我的兵权夺掉。你小子不正是盼着我倒霉吗?干脆跟着你享福去!”

“好,痛快!”孟达乐了,对陈云说道:“这两位都是我的长辈,薛岳将军是第九战区的司令官。”

“我叫陈云。”陈云大方的和朱家骅、薛岳握手示好,又对孟达忧心的说道:“大城市管理我们没有经验,恐怕要难为你了。”

“哈哈哈哈,有我恩师在,他可是当过省主席、上海市长的。”孟达大笑不止,对朱家骅说道:“既然来,就帮弟子一把。”

“好,有你的部队在,我没有一点顾忌。”直升机很快就到达,他们迅速登上去,在呼啸般的响声中飞上天空。三个小时后追赶上大部队,他们快速的在前边停下,从飞机上走了出来。

“司令,你也来了?”正在行进的队伍嘎然停下,刘泰和赵子立跑了过来。

“小鬼子有一个中队不听命令而准备出击,这是一场政治战争,我们必须快速完成进驻北平、天津的行动。刘泰。”

“到!”

“坐直升机带领先头部队,快速进驻北平维护治安。记住,城门不要设立岗哨,要让大家知道,我们有信心让北平平安下来!”

“是!”

“赵子立参谋长!”

“到!”

“准备一辆开棚吉普车。”

“是!”

“小杨。”

“到。”

“有你驾驶汽车,速度要控制好,随时听从我的命令停止或者前进。”

“是!”

“小李、小张。”

“到!”

“准备狙击步枪,坐在后边小心道路两边有敌人偷袭。咱们出击!”

“是!”

孟达等蹬车出发,薛岳摇摇头道:“他又要发疯了!”

“这孩子!”朱家骅赞许的看着,但脸上显示出无比的担忧。

“前进!”

“是!”

孟达亲自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两只虎目锐利的盯着前方。小杨稳稳当当的掌握着方向盘,小李和小张平端着狙击枪朝道路两边扫视着。孟达静心的感受着胸前的玉佩,他知道,一旦遇到危险,九龙玉佩就会发出炙热的光芒。

“呯!”孟达从拔枪到射击也只是一眨眼功夫,他的手枪干掉了一个敌人后瞬间插了回去。

“嘿,这一手玩的漂亮!”薛岳从来没有见到孟达开枪,他看着神奇的枪法和快速敏捷的动作,惊喜的喊了起来。

“哒哒哒——”

“轰——”

“轰轰轰——”

一梭子高射机枪子弹,一下子把道路上的地雷给引爆。飞起的尘土和碎石并没有让孟达他们停下来,汽车还在缓缓地朝前移动。朱家骅若有深思的看着,心中充满了疑惑。

赵子立发觉了朱家骅的神色,诡异的笑道:“朱前辈,你对你的弟子所作所为产生了怀疑?”

“他怎能知道地雷在哪里?”

“我们司令有很多未知的本能,要我来形容,战神!”

“哈哈哈哈。”朱家骅狂喷大笑,赵子立是多么机灵的人,也不知道孟达有多神奇。

马占河的特警队赶了过来,四架武装直升机在前边开路,道路上空飞着一架。可笑的是从飞机上扔下一个沉重的长条石磙,在飞机的带动下朝前飞奔。爆炸接连响起,武装直升机也发现了敌人的身影开始追踪打击。

薛岳看着威武的特警战士和神奇的直升机,感叹万千道:“他的新玩意儿真多!”

“你看看他的部队。”

朱家骅震撼无比,这样的部队他是第一次见到。他的弟子又换装备了。薛岳和朱家骅站在路边,看着开始行动的车队激动不已。有很多车他们都不知道有何用途,但威武的军人足以让他们感到自豪。

一百多个日军,在特警的打几下很快就完蛋。孟达还在前边开道,爆炸声已经没了。赵子立亲自带着部队,跟着司令拉开十米的距离开始全速行动。马占河在空中高声喊道:“同志们,特警部队给你们保驾护航,放心行动吧!”

“这家伙!”赵子立对坐在指挥车上的朱家骅说道:“刘泰司令和马占河,都非常眼红我这次的行动。幸亏小鬼子给了他们机会。”

薛岳颇感兴趣的问道:“赵参谋长,你在这里非常得意吧?”

赵子立严肃的点点头,对从前的老长官说道:“出兵东北,我的任务是拿下哈尔滨。我亲自带领了一个集团军,他要求我只管打,不要汇报,也不要让我知道你用什么战术。我的作战区域最大、面临的又是日军强悍的关东军,但我很快取得了胜利!”

薛岳惭愧的说道:“士为知己者死,你已经和他有了兄弟之情。”

“我的家人过得幸福,我的才华可以尽情的施展。他让我学习空军、海军、陆军三军协同作战理论,更让我知道集团军作战要分野战和城市攻坚战。司令对城市攻坚战非常重视,他告诉我们:这是咱们中国的城市,保住城市不被破坏、想方设法降低伤亡才是指挥官们应该重视的!”

薛岳频频点头说道:“黄河溃堤、武汉大火,都是我们的委员长亲自下达的命令。一个国家领袖都不顾自己治下百姓的死活,而孟司令却由此仁爱之心。他不愿打内战,正是不想看到兄弟之间的战争。你们民军在他率领下,主要对付的是外敌。”

“对!都以为我们是靠精良的武器而打赢战争,其实,我现在要带着我的部队换成国军的武器,照样能把小鬼子打败。我们司令在陆军建设上有很高明的手段,只要跟着他学习一年,足以能成为优秀的指挥官。”

“哈哈哈哈。”朱家骅风趣的说道:“难道当初他不正是拿着中正步枪和小鬼子作战吗?他正是爱惜士兵的生命,这才奋发图强研究武器装备。当初他看不上美式装备,我还以为他真的是因为弹药补充问题。现在想起来才明白,他在用行动告诉国人:指挥武器的是人而不是枪!”

“报告,司令在前边传来话,要我们加速前进,在北平城外扎营。”

“通知下去!”

“是!”

天已经黑了,汽车发出贼亮的光芒,速度丝毫不减朝前挺进。赵子立拿过来两个饭盒,在薛岳身旁插上电源,很快饭盒里散发出香喷喷的味道。他吃惊地注视着,等赵子立打开饭盒递过来时,他像见到了宝贝一样审查着。

“神奇,这玩意儿太神奇了!”

大米饭、蔬菜加上大肉,热气腾腾直接勾引着他们的胃口。朱家骅尝了一口叹道:“作为军人,能在行军路上啃块干粮就已经满足,想不到你们的日子过得这样舒坦。”

“我们有三百多种军用食品。面食、米饭、牛排、羊排、蛋类、菜类、甜食等等,只要打开放进我们的随身饭盒里,插上电源很快就能吃上热饭。每个团都还有一个餐车,可以要求自己想要的食品。”

“哦?”薛岳惊呼道:“谁都可以要?”

“当然。但行军的时候谁也不能去餐车上吃东西,我也不行。停下来的时候你可以随便要,唯一遗憾的是自己要掏腰包。”

“哈哈哈哈。”朱家骅、薛岳喷嚏大笑,如果不这样做,恐怕一个餐车还真的忙不过来。

“军事行动中,任何人不准喝酒。在平日里,如果是值班的军官,最多也只允许喝一两酒。一旦犯了这种规矩,将会按照战争死亡处理!”

“啊!”薛岳惊叫起来:“喝点酒就要杀人?”

“呵呵,是按照死亡让此人开除军籍去劳改三年。”

“这么严格?”

赵子立严肃地说道:“我们是机械化部队,更是高科技装备部队,一旦喝醉,行动迟钝造出的损失不可估量。尤其是武器装备,一炮下去会把自己的空军给干掉!”

朱家骅明白了,慎重的说道:“喝酒误事,而军人一旦出现错误,将会是要命的大错。”

一盒可口的米饭,让薛岳兴致大增。他笑着问道:“你们没有限制吧?”

赵子立指着撤壁上的橱柜说道;“每天都有人专门登记而随时补充。只准在自己的车上食用,不准带走也不准带下车。晚上不是执勤人员不供应,如果需要,只能去餐车上高消费。”

“扎营后还吃这东西?”

“不,我们在扎营后是自助餐。”

薛岳摇摇头,对朱家骅哂笑道:“鬼名堂这么多,咱们这次没白来。”

赵子立拿出两条军用毛毯,对薛岳说道:“长官,车座的椅子可以放下,行军途中只能在车上休息,我要工作了。”

薛岳接过毛毯,微笑着说道:“你去忙吧,别管我们。老朱,咱们睡一觉,等到达北平咱们好好地去观看一下。”

“好,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