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214章 疯子的外交会谈

第214章 疯子的外交会谈

孟达**高昂揭露北极熊阴谋的时候,刘泰和李克农正巧走在客厅外。两个人都吃惊了,这是外交会晤吗?分明是撕破脸皮、泼妇般赤·裸·裸的臭骂!李克农惊愕的神色在脸上挂了很久,但最后却装换成迷人的笑容。

“不愧是疯子司令!”

“嘿嘿,这好比饭菜里加入了辣椒,感觉只有四个字:爽快、痛快!”刘泰也笑了,国际上恐怕不会有这样的外交谈判,这是司令的拿手好戏——独一份!

莫洛托夫几乎要发作,可他敢吗?人家有嘴能说出来,自己有嘴却无法反驳。打架?更是不可能的!这里是x港,又是人家的地盘。他强忍着怒容,但举着的胳膊不停地抖索着,

“大使先生,你们s联是伟大的红军,是苏维埃政府对吗?红色政权却干着令人不齿的勾当,你不感觉到耻辱和羞愧吗?出兵打败d国,你们威胁美英两国最后夺去了波兰领土一部分。打败d国后,s联军队大肆抢劫、奸·**妇女,十万d国女人被你们高贵的红军战士侮辱!

雅尔塔会议,s联承诺在欧洲战争结束后2—3个月内参加对日作战,其条件是:支持外m古搞分裂,库页岛南部及邻近岛屿让给s联,大连商港国际化,s联租用旅顺港为海军基地,苏、中`共同经营中东铁路和南满铁路,千岛群岛让给s联!”

李克农震撼了,他是特工高手,孟达说的很多内幕他都知道。但也有部分他不知道,尤其是s联针对中国领土的内幕!在d国像土匪一样的军纪更令他不齿,难怪孟达会骂s联人。

“e国人性格中兼有“贼”与“匪”的双种属性,“贼”性使之贪婪而惶恐,在其孱弱时有机会便去偷;“匪”性使之歹毒并迷信暴力。e国人做什么事情素来是“三分抢、七分赖”,“只需要借口,不需要理由”。

虚伪、阴毒、贪婪成性的民族对于吞进嘴里的肥肉是不会轻易吐出来的,你们支持c鲜的险恶用心更是见不得光!想用c鲜作为控制我泱泱大国的桥头堡,用卑鄙的外交政策把我们中华民族给孤立困死!”

李克农心中狂跳,孟达这句话好像在提醒他一样。难怪他会在北边陈兵百万,这说明他把北极熊当成了最阴险的敌人!“贼”与“匪”的论述是多么的精辟,把虚伪的e国人“美丽”的“画皮”给揭开。痛快,这才是令人钦佩的疯子!

莫洛托夫招架不住了,其它s联政府的谈判官员也无话可说。他们被骂的张口结舌、面红耳赤,僵硬的肌肉还得装成一副很自然的样子。他们很想知道孟达的底线,但此时此刻心中只有一种希望——会谈快一点结束吧!

方虎山内心也在翻腾,这次会谈是金r成派他来和s联人合作。可他此时认定了孟达才是仗义之人,故意打破僵局笑道:“孟司令,我非常感激你对c鲜人民做的贡献!”

“哦?我做过什么?”孟达会心一笑,趁机和方虎山聊起来。

“我们国内二十万女同胞被日军抓走,是你解救了她们,并且给了她们舒适、幸福的工作和家庭!”

“哈哈哈哈,这你也知道?你不认为我也是包藏祸心?”

“哦?”方虎山惊诧的问道:“你救了她们,难道你也是有目的不成?”

“我说没有你信吗?方将军,现在的世界请你不要相信任何人,尤其是关系着国家存亡的时候,要用自己的理智去战胜一切。一个人一旦为了权力,而把千千万万民众推向战争,这样的领袖和朋友都是c鲜人民的罪人、敌人!”

“你这是在挑拨离间!”莫洛托夫忍不住了,语气中带着愤怒在狂呼。

“在我收回海参崴的时候,有一批e国的科学家和政治家都从那里被解救出来。他们纷纷揭露了斯d林政治性镇压运动,其规模之大、涉及面之广、危害之深,在历史上堪称空前绝后!”

孟达点头示意,小雨跑进卧室抱出来厚厚的一沓子档案袋。他冷笑着说道:“历史会用事实证明谁是谁非,莫洛托夫先生难道不是清洗运动的受害者?我们中国人喜欢和世界各国人民做朋友,但是,绝不会与狼共舞!”

1937至1938年被称为s联“大恐怖”时期。在此期间,130万人被判刑,其中68.2万人遭枪杀,很多人遭到逮捕,被关押在劳改营里,部分人在饥饿、疾病等恶劣的生存环境中死亡。

孟达看到e国人看完档案闭目沉思的样子,淡然一笑道:“斯d林严重违背了列宁的遗嘱,滥用权力,对忠诚正直的s联公民进行广泛镇压。斯d林“大清洗”运动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为了保持自己无限的权力,他内心里充满着渴求权力的强烈欲`望。”

莫洛托夫站了起来,礼貌的说道:“孟司令,我们是否该结束这场不愉快的会晤了?”

“哈哈哈哈,其实,在你心中非常赞同我对你们的领袖评论。好吧,你们是x港的朋友,我也不应该咄咄逼人是吧?走,咱们先去进行宴会,我还会和各位进行一场十分友好的会谈!马占河,带朋友们去餐厅!”

“是!”

s联人走后,刘泰和李克农从门外走了进来。他们坐下后,孟达示意小雨给客人倒茶。李克农笑眯眯的说道:“你不会也对我来一顿臭骂吧?”

“难道你不想听?疯子的话有时候很值得回味!”孟达狡黠的回击。

“哈哈哈哈!”

“我愿意把江南、上海、t湾等地都交回一个明智的政府。”

“我清楚,我们的上级也清楚!”

“可事实证明你们的政策还有错误。”孟达毫不客气的指出。

“是,我们在摸着石头过河,这是陈云同志的原话。”

“哦?”孟达惊讶的看着李克农,用以深刻的说道:“你们党内确实有很多优秀的人才,但有顾虑而没有拿出勇气解决。在土地改革中,你们的敌人是够大够多的。帝国主义、西藏的反对派、国民党部队、特务、土匪、地主阶级,失业工人、知识分子、小手工业者及农民都给你们目前的稳定造成了困难!”

“是啊,这也正是我们党希望你们能稳定江南,在水到渠成时让祖国真正的统一!”

“哈哈哈哈!”双方默契的大笑,把一切内心话都包含在里边。

李克农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放下后对朱家骅说道:“我来x港,第一是要和你们磋商南北铁路大动脉建设问题;第二、希望你们拿出资金、技术,帮助国家在国内开辟工业建设!”

“不成问题,但我还有一个要求。”孟达抢先回答:“迅速建立航天计划、原子能计划和火箭试验基地。我可以提供一千亿无息贷款,一百年后把本钱还给我!”

“嘿,你会把现有的技术也交给我们?”李克农不敢相信的追问。

“为了国家的强大,为了民族的未来,我所有的一切都可以交给国家!李将军,难道你们不想要飞机、要军舰?我已经等待很久了!”

李克农激动地站起来,对孟达急切的问道:“你还要给我们飞机、军舰?”

“对!飞机三百架、四十艘军舰包括所有装备!”孟达说的很轻松,好像这些东西他已经厌恶了一样。

“你令我吃惊!”李克农从新坐下来,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

“你不用吃惊,这些东西是我们淘汰的装备!最新型的东西我不是不愿给你们,是害怕暂时用不着而泄露了秘密。记住,一旦祖国需要,我会毫不犹豫的拿出来!”孟达严肃的说着,对刘泰点点头:“把武器清单交给李将军!”

“是!”

李克农把刘泰递过来的公文袋交给自己的下属,低沉的问道:“你认为x鲜会打起来?”

“s联人在暗中支持金r成,一旦他们的原子弹研究成功,将会暗中策划c鲜半岛南北统一的战争。我们国家非常被动,这是一场得不偿失、又不得不卷进去的战争。美苏争霸,我们反受其害!”

“唉,c鲜有些人对战争狂热,认为李承晚政权不堪一击!我们也有这种担心啊!”李克农叹口气,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打吧,m国人不希望把战争扩大,而我们国家也可以借这次战争把政治声誉和国家地位提高上去。李将军,需要的时候说一声,我会派部队替国家出力赢得这场战争!小雨!”

“到!”

“准备宴席,用家宴招待我们的客人!”

“是!”

“报告,s联外交使团提出离开,等回国研究后再来和我们商谈!”马占河微笑着走进来,把一个惊人的消息汇报出来。

“哈哈哈哈,他们是被疯子司令吓坏了!”李克农忍不住大笑。

“送他们去机场,告诉莫洛托夫,别再打m古的主意,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是!”

“你不是一个成熟的外交家!”李克农等马占河走后,微笑着调侃。

“对,我是一个商人,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疯子。斯d林是暴君,更是无耻的政治流氓。战争是人类最丑恶的罪行,炮火和死亡让心灵扭曲,发动战争的人,不都是高唱着他们自己的正义吗?我要用血淋淋的事实揭穿他们的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