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215章 江南之变

第215章 江南之变

孟达正在为国家内战担忧的时候,江南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故。张发奎、薛岳、邱清泉、罗卓英、李觉等部下突然联名发出【我们的宣言】粤人告全国同胞书:

腐败的国民政府一心要打内战,江南各部从即日起开始实行粤人治粤,不再参与党派纷争。一个民族要宏扬正气才能有凝聚力,我们决心效法民军之智慧,营造清正廉洁的政治氛围,护家安民确保治下民众不再遭受战乱!

粤人治粤,一下子把所有人给惊呆了。将近八十万军队占据着广东、湖南、浙江、福建,宣布不再给国民党卖命,上级军官被下级军官看押起来,逼着这些人答应他们的条件。

孟达听到消息几乎吓的两腿发软站不起来:“学我?这不是给我脸上抹黑吗?”

“民国政府准备发兵平乱,恐怕江南也不得安生了!”朱家骅苦笑不已,这些人竟然找到自己头上,要他出来主政。

“第五军哗变,邱疯子恐怕要气个半死!”孟达苦不堪言,自己当初送他三个师是为了打鬼子,这些当年的老部下的确做到了卫国抗战奋勇杀敌,现在麻烦却出来了,把邱清泉绑架,逼着他不再参与内战。

“江南不能乱,你必须出头去解决问题!”朱家骅知道这些人并没有错,错在事先没有和他们商量。这些人的确是将了孟达一军,逼着他出来收拾残局。

“不,我要他们缴械投降!”孟达不同意恩师的观点,直言不讳说道:“有些人别有用心,其实还是在学着军阀割据的目的。国家不能再这样,我必须出兵镇压!”

“镇压?”朱家骅惊吓一跳,跳起来喊道:“你这不是激化矛盾吗?”

“枪打出头鸟,我会妥善处理。刘定邦!”

“到!”

“带领海军一个舰队,迅速布防在长江一线。”

“是!”

“刘泰!”

“到!”

“带领四十万大军,迅速占领长沙、南昌、福州、杭州、苏州、广州等各大城市!”

“是!”

“约翰。”

“到!”

“命令空军起飞,散发传单,要求哗变各部队放下武器,等待整编。”

“是!”

“兄弟们,我们不愿加入内战,但决不允许江南政局动荡。各部队严格遵守命令,凡是抵抗者就地歼灭!”

“是!”

“空降师、飞虎队随我去南昌!”

“是!”

“恩师,咱们去会会这群胆大的武夫。”

南昌军营,邱清泉在被关押的地方破口大骂着,他快气疯了,部队将要朝黄河北进发的时候,突然发生了这种事情。他骂着骂着眼睛瞪圆了,脸前出现一个最熟悉的身影。

“骂,继续骂。警卫员!”

“到!”

“给我搬把椅子过来,摆上酒席、泡一壶龙顶茶在这里。”

“是!”

酒席很快摆好,孟达和朱家骅坐下开始谈笑风生喝着香醇的茅台酒。邱清泉愣住了,扒着窗户朝外边望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孟达瞅了他一眼冷哼道:“骂呀,第二兵团司令官被部下关起来还这么威风,我真替你脸红!”

“放我出去!”邱清泉再也不骂了,瞪着眼喊道:“我是军人,为国家剿匪难道错了吗?”

“剿匪?哈哈哈哈,说这话你也不脸红!在抗战中赫赫有名的第五军,充作内战的帮凶还说是剿匪?你的部下不遵军纪抢抓200多名妇女充作军妓,作恶多端败坏了第五军长久以来的好名声,土匪都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你堂堂国军的陆军中将却在做祸国殃民的事!”

邱清泉无语了,这件事的确发生过,是他约束不力造成部下胡作非为。他厚着脸皮喊道;“放我出去,我要把他们碎尸万段!”

“哈哈哈哈,你还是呆着吧!警卫员!”

“到!”

“把薛岳、张发奎、李觉等将军请过来,把所有哗变的军官都给我请到这里来。”

“是!”

不大的院子里,一小会儿功夫占满了人。孟达看着这些人对警卫战士喊道:“搬来座位让他们坐下。”

“是!”

等所有人坐下来后,孟达背抄着手走了过去。他威严的看着那群哗变的军官;“黑子,你是李觉将军的部下,是真心不愿打内战,还是借机夺兵权?”

“孟司令,属下不愿打内战,不想让弟兄们在抗战胜利后又死在自己的同胞手里。”当年的警卫营长,如今是一个带兵的旅长。他站出来不卑不亢解释着自己所做的一切。

“好,我相信你!你们呢?和他一样?”

“对,我们不愿打内战!”

“司令,当初我们是你的老部下,为了抗战我们可以拿起枪和小鬼子拼命,赶走了小鬼子还要打仗我们想不通。”

哗变的军官七嘴八舌,都在解释着自己的理由。孟达等大家吵闹听下来后冰冷的问道:“如果我要你们解甲归田可愿意?”

没人说话了,都在相互看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愤怒的孟达冷哼一声道:“想做一方霸主,想做新的军阀对吧?”

“不,司令,我们情愿回家种田!”邱清泉的第五军将领站起来激动地喊着。

“好!我答应你们的要求,每人发一千美金回去做生意,从此不再穿军装可愿意?”

“愿意!”

孟达欣慰的笑了笑,举起大拇指说道:“不愧是我民军老弟兄,去吧,领取大洋赶快回家,娶个老婆做个商人足能幸福的生活。”

“是!”

第五军的军官们离开,其他哗变军官顿时傻了眼。他们贪恋官位,想出人头地,想不到孟达会让他们放弃武装回到家里。面对强势的民军他们知道完了,再不表态一千美金都没了,说不定还会激怒疯子司令丢掉小命!

“我们情愿回家!”

“对,我们愿意从此经商、回家种地都可以。”

“好,弟兄们都是热血汉子,我也不能亏了大家。回到家里有难处可以到x港去找我,我会尽量帮助你们。记住,中国再也不能被军阀割据,因为自己的私欲而陷国家於危险之地!”

“多谢司令教诲,属下记住了!”黑子严肃的行了个军礼,开始脱着自己的军装。

“黑子大哥,你是条汉子,先留下来,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做。”孟达走了过去,拍拍黑子的肩膀说道。

“这”

“为了江南的安定,必须要有人站出来主持大局。你不是从政的材料,但作为地方上维持治安的警官定能胜任。记住,从今后你不属于任何党派,只是一个护家安民的豪杰!”

“是!”黑子感动的热泪盈眶,笔直的站着答应了孟达。

张发奎、薛岳、罗卓英、李觉等看到孟达走了过来,羞愧的低下了他们的头颅。孟达严厉的说道:“蒋某人欲独裁,失败与灭亡是必然的。 中国人民已经不希望战争了,然而蒋某人竟然挑起战争!

战争带给国家的是什么?是百姓的承担能力,横征暴敛、腐败严重,为亲是举,不善用人,各怀鬼胎,以自身利益为首。独裁和专制已经不被人民欢迎,难道各位还要一条道路走到黑吗?”

罗卓英摇摇头说道;“是杀是刮你给一句话,我也不想打内战了!”

“哈哈哈哈,各位都是治国良才,我当然不会剥夺你们的政治权利。张发奎将军,你愿意代理福建省府主席一职吗?”

张发奎吃了一惊,瞪着大眼看着孟达:“你信得过我?”

“信得过信不过不是我说了算,而是福建人民说了算。各位回去必须快到斩乱麻改建政府机构,不能清正廉明做一地方政府官员,会给祖宗蒙羞、给国人丢脸。我已经通知张治中将军前来,让他出来主持江南大局。”

“啊!”所有人都惊叫起来,孟达要和国民政府决裂了吗?

“江南之变让我感到痛心,但也说明这是人民共同的心意。广东、福建、湖南、浙江有几位站出来我非常放心,暂时的自治会让战后的经济和民生得到恢复。这件事我不参与,请你们几个自己去商讨如何做。

但是!四省的军队我将统一改编整顿,他们要确实保护住四省人民不再经受战火。咱们不参与战乱,更不会出兵给任何一方做战争罪犯。来,为了江南人民,我请各位喝一杯!”

“混蛋小子,放我出去!”邱清泉差一点把肺气炸,孟达没有理会他,好像把他当成了空气。

“邱大哥,等你想好了咱们再谈。”孟达不肖的撇撇嘴,对警卫员喊道:“再摆一桌酒席,我要几位长官同饮几杯。”

“是!”

罗卓英忍不住笑望着邱清泉:“邱疯子,你好好呆着别叫唤,等我们吃饱了、喝足了再说吧。”

“哈哈哈哈。”张发奎等喷嚏大笑,都不知道孟达为啥要难为邱清泉。

“我想不通!”邱清泉捶胸跺脚,恨不得从窗户里跳出来和孟达干一架。

“你当然不会想通,别人都能长命百岁,你想死在战场上!实话告诉你,我宁愿把你关在牢房里一辈子,也不会放你出去撒野!”

“啊!”邱清泉傻眼了,孟达要关自己一辈子?

“来,咱们喝酒。”孟达根本不管邱清泉在发怒,邀请薛岳等坐在摆好的酒席面前。

“你真要关他不放?”罗卓英惊呼着,他不知道孟达为啥要这样做。

“对,我要把他送到太平洋岛屿上,让这混球好好地反思一下。”孟达笑了,他要好好地教训一下邱疯子。

“饶了我吧好兄弟!”邱清泉怕了,看到硬来不行,只得低头说软话。

“饶你?我是救你!宁愿你死在我手里,也不愿意看到你死后再被人补上几枪!”

“啊!”孟达这句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