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217章 针锋相对

第217章 针锋相对

“马克思认为国家政权是阶级统治的工具,要实现共产主义,必须通过无产阶级夺取国家政权,施行无产阶级专政,把一切生产资料收归国有,消灭私有制。李克农先生认为这样的论述是否正确?”

孟达带着笑容,他要用辩证法和最贵的客人做一番辩论。李克农惊讶的看着孟达,沉思片刻回答:“历史证明,中国的农民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由于他们的历史局限性和阶级局限性,都不能领导民主革命取得胜利。”

“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和中国的成王败寇并没有区别。我对贵党很有好感,但有些做法并不赞同。”孟达摇摇头,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请孟司令指教。”

“指教不敢当,社会主义和资产阶级都是经济社会学思想,无产阶级闹革命是去打倒资产阶级吗?”孟达又提出了一个问题。

“这”李克农笑了,钦佩的看着孟达:“无产阶级革命是一个内涵比较广泛的一般与资产阶级革命相对的概念。革命的目的或者说革命的直接任务,就是使无产阶级夺取政治的统治地位,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

“社会主义革命当然是而且只能是无产阶级发动和领导的革命,但这是在无产阶级取得统治地位之后,在无产阶级专政的条件下进行的。把资本主义生产资料私有制社会改变为社会主义公有制社会的革命。

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国有就是全民所有,工人阶级成为国家的领导阶级随着社会的发展,一定会分化出不同的利益群体和阶层,不同的利益群体和阶层有着自己不同的利益诉求,新的矛盾会不会产生?”

李克农哈哈大笑道:“孟司令,你的论述让我受教了。”

“所以,我不希望贵党再走弯路,要用快速发展国民经济为重任,要以国富民强为目的。只有特色的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求得发展!锐意改革、着力发展、坚持开放、以人为本,才能战胜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

李克农吃惊了,孟达的论述让人耳目一新,他试探着问道;“X港现在的发展模式就是你的办法?”

“也不全是!实话说,我是走在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者之间的另一种思路。”

“哦?能领我参观一下吗?”李克农好奇的问道。

“我这里进行的是工业革命、商业革命和具有特色农业革命。江南四省都已经土地国有化,这一点你也许听到了也看到了,但我不反对富人更富,也不会让穷人饿着肚子孩子上不起学。”孟达微笑起来,他要把自己的观点全部说出来。

“我们党对你的才干十分钦佩,也对你能让江南四省自治感到好奇。我是来学习的,等我参观后会和你再做畅谈。”李克农非常谦虚,并没有把自己来的目的先说出来。

“好,你可以参观我的X港、惠州、T湾、远东四地方,任何机密都可以对你开放。王勇!”

“到!”

“用我的专车、我的专机带领两个客人去参观一下,对他们没有秘密可言!”

“是!”

惠州和X港的参观,已经让李克农非常震撼。这里的工、农、商、学、兵、牧、渔他见识到了,高效的生产能力和繁忙的劳动人群都令他耳目一新。彭泽惊叹不已,望着一支支劲旅说道:“民军的变化太大了,已经赶上了欧美强国!”

“哈哈哈哈。”王勇爆发出爽朗的大笑,眼睛左右看看低声说道:“M国佬两次在我们手下吃了大亏,消灭他一支太平洋舰队和十几万人,我们无一伤亡!”

“啊!”彭泽惊呼不已。

“不相信?和小鬼子一仗消灭他四十多万,我们也才负伤三十多个人。那次战役真痛快,我们出动了八万人,两天时间就解决了战斗!”王勇沾沾自喜的卖弄着,恨不得把每一次战役都讲述一遍。

彭泽叹口气道:“那场反击战我知道,鲁世杰带领的一个师和一个骑兵支队就住在我的景德镇。你们的武器厉害,军人的素质也是无可挑剔。”

“武器厉害?哈哈哈哈,可以说和现在没法比!你们两个是唯一参观了我们兵工厂、海军造船厂、飞机制造厂和导弹生产基地的人,这些技术是绝对保密的,尤其是对外国人。如果那一个国家敢来冒犯我们,保管教他有来无回!”

李克农做过中学教员,也曾经在报刊发行社做过编辑。他赞叹的说道:“孟司令对教育下足了本钱,难怪他取得了这么多成就。一个小小的X港竟然有十所大学,这让我想不到!”

“十所?其实是十二所大学。我们还有两个最机密的大学,培养的是高级尖端人才。在T湾、远东、惠州等地还有十所大学,每年毕业生都在七万人左右。我们这一代军人马上就要被淘汰,未来的新军事将会是大专毕业和专科生的天下!”

“远东和其它地方我不用去看了。走,我要见你们的孟司令。”李克农震撼不已,像这样的人如果要称霸天下,将会是世界性的灾难!

彭泽和李克农回来,孟达热情的把他们让到了客厅。王芸儿端过来水果和咖啡,走进卧室关上了门。刘泰笑看着彭泽:“你已经在中原做了高官?”

“还不是被你们给逼走的!”彭泽没好气地说道。

“哈哈哈哈,听说你在第三野战军做参谋,总兵力好几十万人。老彭,让我的部队和你过过招咋样?”刘泰故意调侃着彭泽,抽出烟卷递了过去。

“我们从来不和疯子过招!”

“哈哈哈哈!”

李克农开口说道:“我党准备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主张。不知孟司令和各位有否兴趣?”

“如果你们能同意强国、强军、强民,加强科技、军事建设,全力打压分裂势力,增加民族的强大凝聚力,我会让我的部下去和你们合作。”孟达没有思考,直接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哦?孟司令不准备去?”

孟达摇摇头说道:“我希望祖国早一点统一,但我不会去做官,更不会去参政。我的愿望很简单,做一个医生、做一个成功的企业家。”

李克农惊讶的问道:“你的提议很好,强国必先强军、强军必先强民、强民必先强其心。可我不明白,你为啥不愿意加入进来?”

“真想知道?”孟达诡异的笑问。

“当然!”

“政治的险恶和残酷令我不齿,官场如战场,稍有不慎就万劫不复,可以说是万分的凶险。我喜欢无拘无束生活,所以,任何党派和团体我都不会参与。”

“原来是这样!你以为我们党也会这样吗?”彭泽恍然大悟,不以为然的问道。

“难道你们党就没有屈死的冤魂?”

彭泽无法回答了,李克农笑道:“我不否认你的观点,但我想知道,你会对蒋家王朝出兵做最后一击吗?”

“哈哈哈哈,我如果要出兵,老蒋的江山早就完蛋了!但我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同胞死在战乱内,所以,就算知道他是个腐败的政府,也不想把武器用在那些可怜的士兵身上。”

李克农站了起来,对孟达抱拳说道:“孟司令,我已经知道你的顾虑和担忧,政治的残酷性我也清楚,无论是什么样的政治,都是以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来满足另一部分人。我会把咱们的谈话汇报上去,更会把你的建议加以总结作为我们党的参考。”

孟达站起来笑道:“别和我一样见识,我对你说的只是我的思想,我代表不了任何人。李先生,你要到哪里去,我可以派飞机送你们离开。”

“这送我们到上海吧!”

“好,王勇!”

“到!”

“用我的专机送他们走,在上海安排人保护他们。”

“是!”

彭泽等刚走出去不久,邱清泉就风风火火跑了进来。他坐下拿起茶几上的香蕉剥着。乐呵呵的笑道:“告诉你个好消息,江北又有两万多人投靠了咱们!”

“这是好消息?对我来说是最坏的消息!是不是又想扩建部队了?别做梦!把他们解除武装分散到各处做矿产工人!”孟达眉头紧锁,投诚的人越来越多,不仅负担加大,也会给稳定的江南带来人口压力。

“嘿,我就知道你会这样!有一个人一定要见你,我只能带他来。”

“谁?”

“冯治安。”

“啊,快请!”

听说是冯治安来见他,孟达腾地一下跳起来就往外跑。他走到门口看到33集团军总司令站在门外微笑,急忙窜过去拉住:“客人,你才是我的客人。走,我要宴请你!”

冯治安想不到孟达对他如此热情,叹口气说道:“我不想打内战,又不想拆委员长的台。我是独自一人来的,你不会见怪吧?”

“屁话!你是我最敬重的英雄,唯一的缺陷是优柔寡断。我和你一样,对自己的同胞下不去手。”孟达说着,和冯治安一起走进了客厅。他让放学回来的小雨端过来清茶,恭敬地亲自送到冯治安手里。

邱清泉一脸怒容,瞪着孟达吼道:“好小子!难道我不是客人?”

“哈哈哈哈。”冯治安忍不住大笑,对孟达说道:“邱疯子有点吃醋了!”

“冯将军,你肯定有事,请直说。”孟达没有理会邱清泉,微笑着对冯治安开口。

“我是来做说客的。”

“啊!”孟达惊讶起来,疑惑的问道:“说客?”

“李宗仁代总统希望你能让中原战场停下来,两党可以进行商谈走和平建国的道路。”

孟达难为情的摇摇头,良久才开口说道:“两党在针锋相对、势不两立的决战,国民党和谈根本没有诚意。我希望他们打下去,早一点决出胜负也能让祖国早一点统一。”

冯治安惊异的看着孟达:“你支持他们打内战?”

“冯将军,不是我支持他们打内战,而是国民党根本没有诚意和平!李宗仁会放弃权利吗?老蒋会看着别人夺走他的权力吗?宋子文正在和M国人谈判,如果不是我从中横插一杠,M国的武器早已送到了国军手里!你可以回去告诉他,兄弟打架不能找外人帮忙,谁敢加入进来,我也会率兵出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