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218章 李宗仁的归来

第218章 李宗仁的归来

谁也想不到,老蒋很快又大权独揽,而李宗仁却选择了悄悄的离开。

李宗仁走进孟达的客厅,惊讶的场面让他忍不住发愣。桌子上摆满了各类铁盒罐头,有牛肉、羊肉、猪肉、火腿肉、鸡肉、鸭肉、火鸡肉,火腿、鲑鱼、金枪鱼、沙丁鱼甚至还有兔肉罐头。

“来,你是贵客,尝尝我们生产的军用食品。”孟达微笑着,把所有罐头打开,每人分发了一个铝勺。

李宗仁惊奇的在盒子里剜出来填到嘴里,忍不住香甜的品尝着。众人乐不可支的在吃着,都被这种美味的食品给吸引了。孟达乐呵呵的说道:“我们的食品加工有三百多种,这是第三次改进后的配方,需要各位提出 陈恳的建议。”

李宗仁叹口气放下勺子,坐下来点燃香烟抽上一口说道:“我要去M国居住了。”

“哦?你是副总统,又是代理总统,舍得放弃无上的权利?”孟达非常惊讶,语言带着风趣的说笑问道。

“桂系部队已经被围困在湖北一带,我赖以生存的政治资本全要完蛋了!”李宗仁没有回避自己的真实想法,直言不讳说了出来。

“是老蒋又夺走了你的权力吧?”孟达冷言讥讽,出言不逊一副大咧咧的样子。

“青春戎马,晚节黄花。鄙人欲以和谈挽救国家而未果,心情低落再也不愿在黑暗的仕途上奔波。孟司令,我来你这里暂住几时,你不会反对吧?”

“哈哈哈哈,我这里任何客人都欢迎。”孟达让王芸儿端上茶。给李宗仁倒了一杯递过去。

“湖北战役打得很厉害?”薛岳非常惊讶,这么大的事他怎会不知道。

“湖北会战已成定局。”

“啊!”大家忍不住惊呼,三十多万部队难道就这样完了?

孟达看着邱清泉,狠狠地说道:“如果不是我强行把你关起来,送死的也有你!”

“中原已经完蛋了!”李宗仁唉声叹气的说道。

“山东丢了,中野以极小代价占领郑州,开封后,徐州一战将会是国民党被消灭部队人数做多的一次。傅作义对蒋J石的排斥异己深怀戒心,不愿南撤。这时,傅作义所部为解放军在黄河北的胜利所震慑,已成“惊弓之鸟”。等着吧,不上三个月时间,中原和西安将会全部落入共和党手里!”

孟达并没有太吃惊,时间提前了几年,但战争进程丝毫没有改变。他看了一眼李宗仁说道:“委员长准备朝那里去?新疆?或者是缅甸?”

“你认为四川也不保?”薛岳惊诧的问道。

“他们会乘胜追击,从武昌和西安、汉中进攻四川。战争最多再打一年,国民党的部队就会全完蛋!可惜了几百万生命,都被我们的委员长葬送在抗日战争胜利后的内战上!”

李宗仁清楚的认识到孟达的分析很有道理,叹口气说道:“我是以养病来到X港,给你添麻烦了。”

“没有啥麻烦。李将军,你真的愿意从此退出仕途?难道就没有考虑留下来?”孟达想挽留李宗仁,趁机说了出来。

“我已经心灰意冷,更不会让老蒋骂我是叛徒。”

“哈哈哈哈,识时务者为俊杰,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这些道理难道李将军也不懂?留下吧,我这里没有官位之分,都是为了国家的未来。”

李宗仁心中一震,思索后还是摇头道:“见机不早,悔之晚矣。我明白你的心意,谢谢!”

“既然将军拿定主意,我也不好强留你。我在洛杉矶有一处庄园,送给李将军做落脚之处。”孟达唯有遗憾,却也不愿强人所难。

“啊,这——”

“李将军不用言谢,钱财乃身外之物。”

孟达让王芸儿送李宗仁一家去休息,这才和恩师等人谈起了眼下的局势。邱清泉焦急的站了起来:“江南四省住在长江沿岸兵力非常少,你就不担心?”

“担心?我担心啥?”孟达微笑着反问。

“兔子急了还咬人,那些败兵——”

“哈哈哈哈,他敢进入到江南,不交枪就消灭他们!放心吧,老蒋不会把这些人送给我,如果我预料不错,他会在湖北大战结束后,让所有部队死守四川。”孟达没有一点担心,更不会派驻雄兵去把守长江沿岸。

“他们你也不怕?”罗卓英忍不住插嘴问道。

“等国军全部撤出中原,我会敞开门户只用警察去把守长江。”孟达诡异的笑着,并没有说出自己的目的和打算。

“嘿,又是你的惊弓之鸟?”薛岳忍不住笑了,别人都是加紧防守,孟达却要开门迎客。

广西省府主席黄绍竑非常气愤,眼看中原就要失掉,蒋J石却派他去做安微省府主席。他知道这是借刀杀人,更不会让自己的老家被别人来祸害。可他想不到,中原战场势利的国军,为了迅速扩充部队竟然来广西大肆抢劫!

“妈的,逼老子反!给我通电:广西从今日起归于江南四省的势力范围,黄绍泓从今日起退出国民党!”

X港在出动部队,邱清泉听说后也不甘落后,亲自带领三个师在江西把武汉等重要城市收入囊中。等X港大军掐断了溃军的退路后,这些人自动放下了武器。刘泰郁闷之极,这么远的路途跑过来一仗未打,两个省的六十万大军就投降了。

“整顿部队,组建十八个陆军师!”刘泰只能按照原先的计划,下令就地整军。对于原来的军官全部罢免,有自己率领的部队去担当基层军官。

黄绍泓来了,刘泰慌忙迎接住他:“黄主席,我们司令说了,你是位很好的地方官员。他要你安心担任广西省府主席,薛岳将军会来帮助你整顿政府机构。”

“谢谢!”黄绍泓感慨的说道:“我是老糊涂了,应该在一年前就和你们走上一条路。看到广州、浙江的变化,我是后悔莫及啊!”

刘泰乐呵呵的说道:“其实,我们也没有称霸江南做军阀的意思,只是为了保家安民。”

“明白,你们在江南五省没有捞取任何好处,却拿出了大量的资金做投资。张治中将军已经给我来电,说只有和你们一起干中国才有出路。”

“哈哈哈哈,我们不会和谁一起干。”

“哦?”

“江南是你们自治,我们只是生意上的伙伴。”刘泰笑着解释。

黄绍泓惊叹的说道:“大家已经商量过,都知道你们没有这种意思,可是,目前的七省必须要有人站出来,难道你们真的会让张治中将军出头?”

“当然!我们司令别说不会做你们的领袖,就算X港总督他也让给了他的恩师。”

“啊,怎么会是这样?”黄绍泓吃惊了。

六十万部队要压缩到十八个师,还有三十多万人,孟达早已做了计划。刘泰笑着对黄绍泓说道:“广西有很多矿产资源,我们司令说准备和你合作打造十几种矿产开发,这些人正好可以留下来做工人。”

“高明!”

“这是我们司令制定的计划书,请你和张治中将军、薛岳将军共同研究开发计划,另外,迅速恢复农业生产,一定要在短时间内把所有道路修通。X港会调拨给你一部分机械设备,等以后你可以用矿石和税收还款。”

“谢谢,谢谢!”黄绍泓感激的说着,和刘泰朝驻军大院走去。

这次孟达动了杀心,凡是在江西、广西犯下罪恶的军人,一定要公开审判严厉镇压。中国人不需要这些垃圾,必须用霹雳手段打击这种嚣张的气焰。短短一个星期内,被枪毙的人多达上千人,所有人都震撼了,杀人者偿命,作恶不会有好下场!

朱家骅也在思考问题,江南已经发展到七省的地界,现在还是名不正、言不顺没有一个正确的名号。他抬起头看着孟达:“广西、江西都已经收入囊中,你应该让他们统一起来。”

“这是必然的,但出头露面的不是我,而是你们!”

“啊!”

“既然我们是民军,就不能留下笑柄建立短命鬼的政府。我建议用七省联合自治、等待祖国统一为主题,公开发表宣言。张治中将军和你们几位都是合适的领导人,X港任何人都不会参与。记住,我们是等待祖国统一!”

朱家骅被学生感动了,如果他现在要站出来,江南七省没有一个人会反对他来做领袖。可他还是这样,并没有丝毫改变原来的想法。李宗仁叹息不已道:“别人说你是疯子,我看你是傻子!”

“哈哈哈哈,又疯又傻的人能使我?你让我想起了南宋的济公,【一身破烂行天下,除恶惩奸辩是非。】”

“既然你心事已决,我现在就赶过去和张治中将军等人召开一个会议制定出详细的方案。孩子,不要顾忌什么,放开手脚轰轰烈烈大干一场才对!”朱家骅劝解着孟达,说完后急速离开。

孟达非常了解恩师的心情,他也想起了自己的祖先黄巢那种流传万代的事迹。可他自认为是混世魔王,终究成不了大器。他也明白历史不可改变,这才隐忍不发。他需要做的不是成就霸业,而是给中华民族做出一点应有的贡献。

“报告,国军在云南、贵州布置了大量的部队,刘泰司令认为他们要和咱们开战!”已经成了新娘子的凤蝶,妩媚的出现在机场上。

“开战?他敢吗?告诉刘泰,加紧江西地方治安整顿、加紧新军训练。部队分散到各个城市去住防,把司令部扎在武汉!”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