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266章 印巴战争(一)

第266章 印巴战争(一)

只要有野心,世界就不会平静。孟达担忧的不是没有道理。但是,他远远没有想到印巴战争会提前爆发,更没有想到无形中把阿萨姆政府也给卷了进去。很快他就明白,这是苏联人的诡计,他们不甘心失败,要用印度之手给香港民军制造麻烦!

战争的导火索,是一批受印度唆使的孟加拉人要求脱离巴基斯坦。这对于伊斯兰堡来说,是个奇耻大辱,巴不容忍印度明目张胆干涉自己内政;但对于新德里来说,肢解巴基斯坦,可以称霸南亚,做地区一流大国。为此,由印度英甘地政府在前苏联支持下,发动了向巴基斯坦入侵战争。

1970年3月 ,印度在巴基斯坦内部矛盾激化的情况下,出兵东巴基斯坦。这比历史上整整提前了一年。更可怕的是,印度公然朝东巴方向投入的兵力共3个军部、7个师,空军12个中队,作战飞机200架,海军舰艇26艘,约17万人庞大的军事行动,让无数巴基斯坦人背井离乡朝阿萨姆境内涌来。

张顺和刘泰都慌了,战争开始不久,逃难的民众竟然多达上千万!孟达急忙坐飞机赶过去,并且紧急和西巴领导人巴基斯坦总统叶海亚·汗进行了会晤。巴基斯坦要求道:“孟司令,我们需要武器援助。”

“我答应你!”孟达很爽快,不等叶海亚·汗说下去就自行的做出了决定:“给你六个师的苏式坦克、五个军的步兵武器。”

“我们更需要贵国生产的飞机和防空武器。”叶海亚·汗松了口气,孟达这样大方,他只能感激不尽。

“可以,但我有个要求。”

“请讲。”

“把锡莱特划归阿萨姆。”

“啊!”叶海亚·汗总统惊呼不已,原来孟达也起了贪婪之念。

“我帮你把西孟加拉邦给收回来!”

“真的?”叶海亚·汗从气愤到惊喜,西孟加拉邦拥有领土面积88752平方公里,是重要的水稻、黄麻、甘蔗产区。

“如果你同意,签字后我会亲自率兵把你们失去的领土给夺回来。如果不同意,我对你们提供的武器援助不变,但不会派出部队。”孟达是先小人后君子,一定要把筹码给敲定,然后再谈出兵的事情。

“只要你能把西孟加拉邦夺回来,我保证咱们的协议生效!”

孟达很严肃的看着叶海亚·汗总统:“占领西孟加拉邦也许不太难,但要想守得住可不太容易。战争打的是黄金白银,我不能平白无故替你们出兵。所以,我只要求锡莱特这么小的地方,你不会认为我也是小人吧?”

“不,不,我们付不起这么大的武器购买款,是我们情愿把锡莱特划给阿萨姆。”叶海亚·汗总统急忙改口,几千平方公里和几万平方公里相比,他知道孰轻孰重。

“三天后我会把武器给你送过去。但是,我一定要首先展开政治外交,把美国拉进来,这对我出兵有很好的借口。”孟达没有隐瞒一切计划,把详细的步骤都说了出来。

叶海亚·汗总统感激的说道:“还是你考虑的周到!”

战争伊始,全球哗然。西方国家纷纷指责印度粗暴入侵,而苏联等国家支持印度”解放孟加拉”。美国总统尼克松直接抨击印度是个狂妄无知的国家,为此,白宫多次派密使游说伊斯兰堡,让其劝说中国直接派兵参战,以打击印苏嚣张的沙文主义气焰。

由于巴基斯坦是美国抗衡苏联的战略盟国,且巴基斯坦又是中国的军事同盟伙伴。美国从孟加拉邦的起义那一刻起,一直认为巴基斯坦镇压孟加拉完全是巴的内政,因而极力反对印度肢解巴国。在尼克松看来,印度是个难缠的好战分子,有必要通过武力给以教训。

尼克松对负责亚洲事务的国务卿基辛格说:“我们要帮助巴基斯坦,印度人没一个是好东西!”

“总统阁下,我们卷入战争,还不如让阿萨姆出兵。”基辛格老谋深算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好主意!他们曾经在领土争端上曾经大打出手过,何况中巴关系固若金汤。印度是一个阴险狡诈的民族,用中国人教训印度人,是苏联最害怕不过的事了。”尼克松连连赞叹,要基辛格赶快去香港走一趟。

可能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缘故,美国和孟达竟然想到了一块。孟达在阿萨姆首都热情洋溢的招待了美国的外交官,他兴奋地说道:“尼克松总统真的有眼光,印度早就该教训一下了!”

“如果印度在深入东巴腹地时借机颠覆叶海亚·汗政权,一定要给新德里狠命地打击!”基辛格幸灾乐祸的说道。

“哈哈哈哈,毁了它所有城市、电力、工业和铁路建筑,还要把他的海军给干掉!老子这次要发疯了,要让印度永远记住这次教训!”孟达的语言粗鲁,但豪爽志气让基辛格大为赞赏。

“对,让他打后台老板跳出来更好,你有办法去对付北极熊。”

“哈哈哈哈!”

外交取得了胜利,孟达开始了紧张的调兵。鲁世杰和张顺作为这次进攻的军事主官,他又把各地的精兵抽掉了四十多万。大批的武器运送到西巴后,双方准备同时对印度发起反击。

印度这是已经有了警觉,慌忙从各地抽调精兵,要在布尔尼亚把守住唯一的陆地进出口。为了对付阿萨姆的空军,几乎把国内的所有战机布置在边防城市里。印度内阁恐惧到极点,苏联人都抵挡不住的香港民军,他们和这样的对手作战能取得胜利吗?

未战气势已衰,他们犯了兵家大忌。然而,阿萨姆也正在召开作战会议,孟达对刘泰、张顺、自己的儿子夏文涛说道:“刘泰!”

“到!”

“重兵布防边境,不允许有一个难民进入我们的领土。只要发现印度的军队,可以首先实施打击!”

“是!”

“张顺。”

“到!”

“所有空军要对印度各大城市、工业基地、军事基地和飞机场进行攻击。把他们的铁路、公路和桥梁都给毁掉!”

“是!”

“夏文涛。”

“到!”

“带领一个集团军从东巴境内直接进攻西孟加拉邦,这是你带兵以来的第一次大战,我要你独立完成一切作战计划。”

“保证完成进攻计划,随时听候疯子司令老爸的命令!”

“哈哈哈哈!”

“特战团团长刘大力和飞虎队的大队长汪泰来。”

“到!”

“在机场候命随时准备登机空降,这一次我将亲自带你们出征。”

“是!”

“我们要改变以往的进攻习惯,出其不意攻其无备,在今天下午三点开始发动袭击。装甲部队在空军完成袭击两个钟头后开始行动,不要进入加尔各答,要从他的南北两个方向把印军全部消灭!”

“是!”

所有人都走了,孟达在摆弄着他的武器。刘泰惊讶的说道:“司令,这还是那挺德国通用机枪?”

“对,我对它有特殊的感情,我要用它来作战,战后把它送进咱们的军事博物馆去做纪念。”孟达认真的检查着,很小心的擦拭着上边的灰尘。

“司令,你是在怀念当年在南昌一代的作战吧?”刘泰笑了,当初的疯子正是成名于这把枪,难怪孟达舍不得扔掉它。

“我是个念旧的人。”

“老爸,你这句话我有点不信。”孟晓珍嘎嘎笑着,诡异的朝老爸发出了疑问。

“不信?”

“当然不信。当初你娶了海蒂妈妈,可你接二连三一下子娶回家里十个,这难道是恋旧?”

“哈哈哈哈。”刘泰仰天大笑,女儿在揭穿着司令的谎言。

“放肆!”孟达温和的一笑,伸手朝女儿头上轻击一下:“快去准备,和你弟弟一起出征。”

“是!”

“报告,有一个记者叫韦尔娜的小姐说要见你。”

“泰晤士报记者韦尔娜?快,请她进来。”

“是!”

“疯子,你还没有忘记老朋友?”韦尔娜还未走进来,声音已经在外边响了起来。

“哈哈哈哈,韦尔娜小姐,咱们好像有五年没有见面了吧?咦,你好像一点没变,还没有结婚?”孟达友善的和记者韦尔娜开着玩笑,大惊小怪的喊个不停。

“据我所知,您今年已经51岁了,比我的父亲差不多,可是,你为什么仍然那么年轻、俊美,像个小伙子,能回答吗?”韦尔娜不愧是新闻记者,钢牙利口很快在反击。

“一、我是医生,懂得养生之道;二、我的儿女都很孝顺,把好东西都留给了他老爸吃;三、我有两件宝贝,它不仅可以保护我的命,还能给我神奇的功效。”孟达收起笑容,把他如今相貌不变的缘故说了出来。

“宝贝?能让我见识一下吗?”韦尔娜两眼放光,这可是天大的新闻。

“见识?no,no,我怕你见识后不还给我。”孟达哈哈大笑,指着沙发说道:“来,尝尝我们家乡的龙顶茶。”

韦尔娜接过茶碗喝了一口,放下后急切的说道:“听说你的部队要和印度开战了,是真的吗?”

“印度在深入东巴腹地借机颠覆叶海亚·汗政权,东巴斯坦建立孟加拉国,给我阿萨姆边境造成一片混乱。而我们和巴基斯坦是友好国家,必须帮助他们打败挑起战争的罪犯!韦尔娜小姐,你来不是对我发出质问,是不是想去战地采访?”

韦尔娜顽皮地说:“您批准了?”

孟达爽笑着说:“就是我不批准,你也会跑去的。”

韦尔娜孩子般地乐了。

“报告司令,进攻时间到,空军司令张顺请求打击开始。”孟晓珍拿着电话,对正在和记者交谈的孟达汇报着。

“告诉空军司令张顺,行动代号【霹雳火】,打击开始!”

“是,行动代号【霹雳火】,空中打击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