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267章 印巴战争(二)

第267章 印巴战争(二)

阿萨姆有四个空军机场,在张顺下达霹雳火作战命令后,从吉大港、迪斯布尔、锡金和不丹同时升空两百多架飞机。他们分成三路划出美丽的弧线,在瞬间就越过了东巴领土。

韦尔娜跑出了指挥部,拿起她的照相机不停地拍摄着照片。当飞机发射出恐惧可怕的炮火时,她已经给震呆了。这是她第一次见识到香港民军空军的威武一面,那种冒着火光、带着好看的尾巴究竟是什么武器,她已经没有时间去询问孟达。

“霹雳火,霹雳火,这比天上的炸雷都可怕!”

韦尔娜在自说自念的时候,第二批飞机又开始起飞。她震撼的望着空中:“这不是要毁灭印度吧?”

“哈哈哈哈,你在为他们担心了?”孟达正巧走出来,大笑着接过话题。

正要转身的韦尔娜,看到另外的飞机出现她又惊呼起来:“印度的飞机!”

“对,但他们飞不到我们飞机十八公里内,就会被我的廉价短程导弹给击落。印度这次在东巴附近准备了空军12个中队,作战飞机200架,我相信他抵挡不住我一个小时的空中打击!”

“这就是你的制胜法宝?”韦尔娜莞尔不禁的笑道。

“我的制胜法宝就是来自进攻,各式各样的进攻武器,必须将进攻火力发扬光大到极致。当然,我的部队防守和反击也不会太差。”

“孟司令,既然你空军这么厉害,干嘛还要出动陆军?”

孟达看着精明、狡黠的女记者,直爽的说道:“空军是打击、是摧毁,而陆军是为了占领。”

“说明你要去占领印度的土地,我这样分析没有错吧?”

“你很狡猾!”孟达对韦尔娜发出大笑,高声说道:“我不是去占领他们的领土,是为了巴基斯坦人民,把印度夺走他们的土地从新收回来!”

“我明白了,你要对西孟加拉邦实行占领,然后和他们做交易。”韦尔娜低声说着,眼睛流露出诡异的微笑。

“嘿,你是特工吧?”孟达苦笑起来,这女人太厉害了,已经想到他和巴基斯坦有交易。

空战开始了,印度十二架飞机被阿萨姆空军追击着,短程空空导弹发出一道道闪电,很快,空中燃烧起一朵朵火云。爆炸声响过,印度的飞机从天空中栽了下来。可悲的是,印度人口密集,很快引起城市和农村失火,北部黑烟滚滚升到了天空。

看到韦尔娜变了脸色,孟达低声说道:“这就是战争,挑起战争者给他的子民带来了灾难!”

“我很奇怪,印度的飞机上也装有空空导弹,怎会对你的飞机不起作用?”

“这嘛,我需要保密。”

“你们的飞机上有干扰导弹轨道装置?”

孟达惊诧不已,看着韦尔娜瞪了好久,叹口气说道:“你的知识也很渊博。”

“嘻嘻,我平时是记者,闲的时候就是香港的学生。我要涉猎你各种学科,要从其中了解你的一切。”

“报告,夏文涛司令发现东巴有印军正在和巴基斯坦部队作战,印军占有明显优势,巴军处于劣势。他建议先对印度军队实施打击,让后再朝西孟加拉邦运动。”

“胡说!告诉夏文涛,敢破坏我的计划,我要他脑袋搬家!”孟达发怒了,对自己的女儿吼叫着。

“是。”

“难道你儿子的计划有错误?”韦尔娜不解的问道。

“在东巴打击敌人,必定会造成平民伤亡。我不愿和邻居结仇。”

“这不是你的真心话,更不是你作战计划的要点。”

“哦?”

“如果我猜的不错,你要占领西孟加拉邦,让印军自动放下武器。”

“嘿,你不简单呢!”孟达摇摇头,警告着韦尔娜说道:“太聪明了可不是好事儿!”

“嘻嘻,我在你面前敢于玩点小聪明,在别人面前我是个疯疯癫癫的丫头。”

“哈哈哈——”孟达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两个人笑罢,韦尔娜又提出了新的问题:“孟司令,听说你们到处占领阿萨姆邦时并没有去干涉各邦的土司和族长,但我经过调查,他们已经真心的揉进了你的体系。”

孟达得意地说道:“这就是我的政策和智慧。”

“讲一下,我想这不是秘密吧?”

“部落民对自己的传统习俗极为珍视,喜欢按照自己的意愿和方式来安排自己的生活。而我没有去强制改变这一切,用现代生活和高薪报酬先去吸引了他们的普通民众。当这一切完全被民众接受后,土司和族长才知道自己成了孤家寡人。”

韦尔娜赞叹道:“这就是你的高明之处。但我还是不明白,你和印度当成了对手,干嘛对孟加拉也不做贸易往来?”

“原因有很多!”

“哦?”

“东巴拥有众多的人口,而他们的土地却无法让这些人幸福的生存。这其中有人多地少的原因,更有领导层的问题。可是,他们的政策给我们带来了难题。如果我开放了东巴边境或者贸易,将会有大量的民众移居到阿萨姆。”

“据我了解,你需要很多工人和外来劳动力,难道就不能拉你的邻居一把?”

孟达惋惜的说道:“我很想拉他们一把,但是,一旦我发了善心,将会给阿萨姆后世造成很大的种族冲突!”

“啊,你这是危言耸听吧?”

“第一,在自然资源方面,随着移民数量的增加,平原地区的人口承载能力渐趋饱和。移民与原住民对土地等资源的争夺日渐加剧、矛盾日益深化;第二,在经济发展方面,部落民作为劣势发展群体处境艰难。

商业和工业发展所带来的财富大量流向了善于经营的外来移民的腰包。对原始自然环境高度依赖的部落民,由于在众多领域都无法与外来移民竞争,经济发展劣势群体的处境凸显。

第三,在公共权力方面、在文化心理方面,部落民的“受害者心理”日渐加重。部落民在涉及自身权利的事务上话语权缩小,特殊利益无法获得有效维护。部落民担心自己的古老习俗和语言会最终淹没和消失在孟加拉人的汪洋大海里。”

韦尔娜听得很认真,孟达说的这些她明白了,一切都是因为土地和资源。但他很好奇的说道:“你们在这里难道不会引起冲突?”

“我们来的人都是经商、教育、政府管理、科技人才和军事人才。阿萨姆发展和管理离不开这些人,更不会引起当地的风俗习惯。我们提倡信仰自由,也尊重他们这一代人。但是,在二十年后阿萨姆新一代人成长起来后,他们就会默默地接受现代生活。”

“这也是战争,是不流血的战争,更是用恩惠、恩泽、付出去感化他们的壮举。巴基斯坦政府不稳定,而印度又是充满野心的国家。只有阿萨姆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他们才是一群傻瓜!”

孟达再一次长笑不止,对韦尔娜说道:“我对你越来越佩服了。”

两个小时的空袭,很快就在两个人畅所欲言的交谈中完成。孟晓珍走过来说道:“报告,空袭已经达到目的,张顺会用空军掩护装甲部队开始出征,请司令下达命令。”

“告诉夏文涛,集团军分成三路开始行动!”

“是!”

韦尔娜和孟达挥手告别,妩媚的脸上出现激动地红云,嘻嘻笑道:“孟司令,我要和你儿子的指挥部一起行动,再见!”

“再见!”

这是阿萨姆驻军,一个集团军有九个作战师、一个警卫师,加上庞大的后勤部队、医院和集团军自行火炮团,总兵力达到了十八万人。孟达不是对自己的儿子信任,而是要他在战争中学会指挥,只有这样他才能放手。

三路大军浩浩荡荡坦克、装甲运输车、弹炮合一的自信火炮发射车,还有各种通讯处、指挥车等,一万多辆全机械化行进,一下子把所有人都给震撼了。韦尔娜在不停地拍摄着照片,并且拿着一台孟达送给他的微型摄像机,要对这次打击行动展开全面的记录。

刘泰走到孟达身边,看着行进的队伍咧着嘴不住的笑。这支队伍是他建立起来的,可以说是一支经过长期训练的虎狼之师。尤其是第一军,三个师的代号是“鹰师”、“虎师”、“豹师”等猛兽的名字。

“很得意是吧?”孟达看透了刘泰的心情,乐呵呵的调侃着。

“如果让我出征,我会很得意。”

“哈哈哈哈。”孟达忍不住大笑,对刘泰说道:“我们必须放手,他们不能成长起来,咱们创下的家业会被毁之一旦!”

“明白!”

“我不明白!”邱清泉突然钻了出来,站在孟达身前掐着腰,好像要打架一般。

“嘿,你个老妖怪,难道冲绳岛的生活不舒服吗、”孟达忍不住打趣骂着。这是他的杰作,邱清泉没有死在国内战争,现在还非常健壮。

“舒服个球!去年你发兵不告诉我一声,今年你开战还不告诉我。难道我老了吗?我去年娶了个小老婆,今年就给我生了个女儿!”

“哈哈哈哈。”孟达笑疼了肚子,用指头刮着脸蛋说道:“不知羞。”

“我看着老伙计们一个个都走了,心里非常不是滋味。我也知道活不了多久了,所以,我必须聊去一个心愿!”

“哦?”孟达惊讶的问道:“你的心愿?”

“对,让我痛痛快快、舒舒服服在战场上威风一回!”

“嘿,六十九岁的人了,还想上战场?是想讹我一副棺材是吧?”孟达对邱清泉毫不客气的讽刺打击着。

“我去给你儿子做参谋去!”邱清泉一看孟达不答应,干脆撩开腿朝行进过来的指挥部跑过去。

“死疯子!”孟达知道拦挡不住了,无奈的低声骂着。

“司令,他和你一样心情。”刘泰带着笑说道。

“你也是!”孟达承认了自己的想法,但他知道,现在活着的几个,又有谁不想上战场走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