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1247章 瞒天过海

第1247章 瞒天过海

两天。

萧凡一行五人没有遇到任何阻拦,径直抵达大神庙。

一路上,只有零零散散的一些西戎教低阶弟子在活动,高阶戎巫一个不见,至于列队齐整的戎巫大军,更是一概没有。整个西戎大草原,应该都已经全面进入“军管”状态,大部分戎巫主力都被集中起来,准备开赴梭摩界。

这也应该是天魔道第一波派往梭摩界的大军。

既然是界面大战,那就要全力以赴。

五人身上都透出最纯正的戎巫气息,不要说西戎教的低阶弟子,就算是元婴期的高阶戎巫遇上了,也不会对他们的身份有所怀疑。这种最纯正的戎巫气息,俱皆是从中年戎巫等几人的元婴之中强行激发出来的。这样做的后果,自然是彻底消耗掉元婴的魂力,最终这几个元婴都会烟消云散,连转世轮回的资格都没有。

远远的,高大巍峨的神庙遥遥在望。

每一座大神庙的风格,都不尽相同,甚至每一座神庙都风格各异,也不知这其中是否有什么内情。

五人同时按住了遁光。

“大长老,恐怕必须要先搞清楚大神庙里的布局才好,不能太盲目。”

胖乎乎的戴掌柜眯缝着双眼,死死盯住前方巨大的神庙,低声说道。

欧阳明月点点头,对天妙仙子说道:“水道友,又要偏劳你了。”

不管怎么说,天妙仙子的易容术最精妙,由她出马。被人识破的风险最低。

天妙仙子一声不吭,站立处一阵水纹般的波动。身子渐渐模糊,顷刻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惠天豪戴掌柜等人自然而然地以神念之力扫去。却是一无所获。天妙宫的隐匿之术,果真非同小可。

约莫大半个时辰过去,天妙仙子从远处飞遁而来,随手一抛,将一片竹简丢给了欧阳明月。欧阳明月接了过去,神念之力一扫,顿时便了然于胸,随即将竹简递给了身边的惠天豪。不一刻,竹简就在众人手里转了一圈。

无疑。这竹简里记载的就是大神庙中的地图,当然不可能是全部,只是其中一小部分,但清楚地显示出传送大殿的位置,以及从入口处前往传送大殿的路径。

这就足够了。

他们又不想在大神庙里“定居”,更不想从内部彻底攻陷这座堡垒。

只要安然抵达传送大殿,就是他们的胜利。

甚至连神算子应灵泽都被从空间戒指中召唤出来,仔细察看了竹简中的地图。这段时间,土魔偶一直收在萧凡的空间戒指里。未曾放出来。主要还是担心如此强大的魔偶,会引起西戎教高阶戎巫的觊觎,如同灵官门一样,引发些不必要的麻烦。而且。尽管极品灵石蕴含的灵力特别强大特别精纯,经过这么多年的消耗,灵力流逝也颇为不少。如非必要。土魔偶更无须单独行动。

“神庙之中防御情况如何?”

查看过地图之后,戴成龙沉声问道。

天妙仙子答道:“很空虚。基本上。所有的高阶戎巫都已经调走了,目前神庙内只有极少数的元婴期戎巫驻守。元婴后期的戎巫。一个都没有。”

戴成龙点点头,又问道:“却不知那传送大阵的令牌,又由何人保管?”

天妙仙子轻轻摇头,说道:“不知道。那人不过是一名金丹期的执事弟子,所知不多。”

惠天豪哼了一声,说道:“要有令牌,那也是在元婴期的高阶戎巫手里,总要抓来问一问才知道。”

萧凡双眉微微一蹙,说道:“这些高阶戎巫之间,似乎有很特别的联系方式。一旦失手,惊动了其他人,情形可能会变得十分不妙……迄今为止,我们都没有见到后期戎巫露面,这很不正常。”

以西戎教的规模,至少也会有两三名元婴后期的大戎巫。

惠天豪冷笑道:“他们是想捡现成便宜,先用这些低阶弟子来消耗我们的实力。”

“虽然如此,我们也必须尽可能不惊动这些大戎巫。”

戴成龙说道:“然则没有令牌,又如何启动传送阵?纵算萧道友精通空间之力,也很难凭空驱使传送阵罢?”

萧凡沉吟不语。

戴成龙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而且就算他能驱动传送阵,那也是“非法”的,一样会惊动那些隐藏在暗处的高阶戎巫。

欧阳明月淡淡说道:“无论如何,先去传送大殿那边看看再说,或许令牌并不见得就保管在元婴期的高阶戎巫手里。他们应该想不到我们竟然胆敢直接闯进神庙去。”

对此倒是无人有异议。

当下五人脚下遁光一起,向大神庙飞射而去。

这一回,是天妙仙子和戴成龙一马当先,欧阳明月,惠天豪和萧凡紧随在后。天妙仙子和戴成龙都将境界压制在元婴初期水准,欧阳明月,惠天豪和萧凡身上透出的灵力波动,甚至只有金丹后期的水准。

如此安排,也是众人商议之后的结果。

一行五人,萧凡,欧阳明月,惠天豪都是修炼的正道功法,尤其萧凡,浩然正气堂皇正大,很难完全遮掩得住。由他们领头,被人识破的可能性增加不少。天妙宫传承亦正亦邪,戴成龙更是有着圣灵血脉,修炼的也不是十分正宗的正道功法,相对来说,更好冒充西戎教的人。

大神庙虽然是西戎教最重要的所在,但这座大神庙却出人意料的防备松懈。或许是因为大部分戎巫都被抽调一空的缘故。骤然见到两名元婴期前辈师尊光降,大神庙的守卫弟子,一个个恭谨无比,谁还敢盘问质疑?

一路无话,极其顺利地到了传送大殿。

萧凡一走进大神庙,就感受到了一股奇特的空间之力,虽然一时之间还不能确定这股空间之力是何等性质,但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这座大神庙也和他在地球上见到的那座水下金字塔一样,另有乾坤。

一个巫灵传承的门派,所有大神庙却都蕴含着强大的空间之力,还真是出人意料。

至于眼下这座大神庙的庙中乾坤,到底有多么广袤,却是不得而知了。

传送大殿安安静静的,也没有多少人手警戒。

此处已经是西戎大草原的核心地域,除了那几个正在仓皇逃命的外来者,已经多少年没有人敢在这里捣乱了,而且传送阵通常都需要令牌启动,又何必太过谨慎?

“弟子见过两位师尊……”

骤然见到两名元婴期戎巫降临,一名正在昏昏欲睡的金丹后期戎巫急忙迎了上来,抱拳躬身,神态恭谨。

这名金丹后期戎巫,毫无疑问,是这传送大殿的执事弟子,从他错愕的表情可以看得出来,他实在是有些搞不明白,两位元婴期师尊忽然来到此间,不知为何?

“你叫什么名字?可是此间的执事么?”

戴成龙沉声问道。

“回师尊的话,弟子甘凌飞,正是此间执事,不知师尊有何吩咐?”

戴成龙哼了一声,说道:“我等有急事,必须立即赶往平城,需要启用传送大阵。”

平城是西戎草原西部边缘的一座城池,虽然还在草原边界处,却已经不属于西戎教管辖,而是天魔道另一宗门的管辖之地。天妙仙子早就在那俘虏的神识海中搜索过,知道这座大神庙中的只是一座小型传送阵,传送距离并不遥远,平城已经是这座传送阵的极限。

虽然不知道平城的情形如何,好歹也已经出了西戎教的管辖区域,想来总是比困在这西戎草原的核心地带要好得多,至少回旋空间大了不少。

而且萧凡的卦象中显示,西方为吉。

“要赶往平城?”

甘凌飞大吃一惊,急忙抬起头来。

“两位师尊不知有何要事,需要赶去平城?”

“哼!这是你该问的么?”

戴成龙再次冷哼一声,神态和声音都变得极其不悦。

“是,师尊,是弟子僭越了……”

眼见戴成龙发怒,甘凌飞连忙垂下头去,语气益发恭谨。

“只是两位师尊,弟子是此间的执事,却没有启动令牌。两位师尊可否将令牌交给弟子,弟子这就安排启动传送阵……”

“你没有令牌?”

戴成龙顿时蹙起眉头,神态益发不悦。

“难道令牌不是由你保管的么?”

甘凌飞忙即说道:“在此之前,确实是由弟子保管的。但前段时间,令牌已经收缴上去。如今在这里,只有寒师叔持有令牌……莫非两位师尊不知?”

戴成龙哼道:“我等一直在前边堵截那些外来者,又哪里知道这些细枝末节?寒师兄现在何处,我这就去找他,索要令牌。”

“是是……”

甘凌飞一叠声地说道。

“寒师叔就在此间坐镇,弟子为两位师尊领路。”

这个甘凌飞,倒是个八面玲珑的人,也正因为如此,才在不知不觉间保住了一条性命。若是多嘴多舌,刨根究底,戴成龙一不小心露出破绽,那他的死期也就到了。

“嗯。”

戴成龙益发的拿捏,只从鼻孔里应答了一声。

当下在甘凌飞的引领之下,一行人离开传送大殿,向大神庙的另一处所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