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1248章 被耍了

第1248章 被耍了

寒师叔是一名元婴初期戎巫,西戎教是大宗门,教内元婴期修士不少,寒师叔这样的,只是寻常而已,不算多么出众。

原本戴成龙和天妙仙子已经做好准备,只要这寒师叔稍微露出怀疑之意,立时便将他制住,强逼他交出传送令牌。谅必区区一名元婴初期戎巫,在四五名元婴后期大修士的威胁之下,绝对不敢兴起丝毫抗拒之心。

谁知事情却出乎意料的顺利。

寒师叔一听戴成龙说明来意,几乎没怎么犹豫,一口就答应下来,甚至连“师兄贵姓大名”都不曾动问,仿佛都是老熟人一般。

戴成龙和天妙仙子对视一眼,都微微颔首。

既然此人如此爽快,倒是没必要节外生枝了。

或许这也得益于西戎教太大,连元婴期修士之间,都彼此不熟悉。

寒师叔亲自引领众人,再次来到传送大殿,换好灵石,将传送令牌交到戴成龙手里,抱拳说道:“诸位一切顺利。”

戴成龙也抱拳还礼。

传送阵随即启动,乳白色光芒闪耀之后,戴成龙等人的身影渐渐模糊,消失在传送阵中。

原本一直脸带微笑,肃立恭送的寒师叔,在戴成龙等人消失的瞬间,脸上的笑容倏忽便收了起来,目光瞬间变得阴沉沉的。

甘凌飞低声问道:“寒师叔,这两位前辈师尊,是何处神庙的?”

寒师叔冷冷的目光扫了过来,嘴角浮起一丝略带讥讽的笑意,淡然说道:“甘师侄。你是真的不清楚,还是明知故问?”

甘凌飞不由一怔,随即脸露尴尬之色,讪笑道:“师叔,弟子不明白……弟子只是觉得这几位面生得很。师叔又不曾动问,弟子还以为,师叔和他们很熟……”

寒师叔冷笑一声,说道:“咱们西戎教的元婴期同门虽然人数不少,但彼此之间,都打过交道的。这两位。我以前就从未见过。”

“那,师叔为何还送他们走?万一他们是那些外来者假扮的,如何是好?”

寒师叔又看了他一眼,脸上讥讽的意味更浓,冷冷问道:“他们真要是那些外来者假扮的。甘师侄真的很希望我当面揭穿他们么?那些外来者,几乎全都是元婴后期大修士,甘师侄觉得,凭我们神庙眼下的这点人手,面对五名后期大修士,能有几分胜算?”

甘凌飞禁不住轻轻打了个寒颤,连声说道:“是是,弟子糊涂了。还是师叔英明……”

寒师叔冷哼一声。

“只是,师叔,万一他们真是那些外来者假扮的。我们却将他们送走了,总坛那边倘若追究起来,却如何是好?”

稍顷,甘凌飞又压低了声音问道,满脸担忧之色。

寒师叔冷笑道:“你以为我送他们去了哪里?”

甘凌飞不由得愣住了,稍顷。试探地问道:“难道师叔不是送他们去的平城?”

“平城?嘿嘿,他们就想想得了……”

“我直接送他们去见教尊!”

“啊?”

这一回。甘凌飞是真的目瞪口呆了。

这边寒师叔冷笑连连,那边厢。传送阵乳白色光芒闪耀,萧凡等五人的身形渐渐在传送阵中央显现而出。

传送尚未最后完成,每个人的耳朵里便都响起了萧凡的传音。

“大家小心些,情形有些不对,传送距离太短了,不像是到了平城……”

一般的元婴修士,身处传送阵中,通常都会产生眩晕感,能够在令牌的帮助下抵御住空间压力,就算很不错了。至于说到察觉传送距离的远近,那是想都不要想,绝无可能。

但萧凡却是个例外。

传送距离的远近,不说他能分辨得非常清楚,却也能八九不离十。

众人立时便提高了十二分的警惕。

然而传送阵外,却是风平浪静,没有任何意外发生。和先前一样,整个传送大殿静悄悄的,十分平和静谧,没有丝毫戾气,甚至连守护传送阵的卫士都很少。

等他们从传送阵现身而出,才有一名金丹期的女弟子莲步姗姗走上前来,盈盈一礼,恭谨地说道:“见过两位师尊。两位师尊是来议事的吧?请随弟子这边走,大护法早就在等着诸位师尊了。”

这名女弟子面容姣好,身材苗条,只有金丹中期境界,说话声音糯糯的,煞是好听。

戴成龙淡淡一点头,说道:“前头带路。”

“是。”

女弟子娇滴滴地应道,轻抬莲足,身姿婀娜地在前头领路。

欧阳明月传音说道:“这里不是平城,看来我们传送错地方了。”

除了传送远近距离不对,这个人也不对,说的话更不对。

平城虽然也在西戎草原的地界上,却已经不属于西戎教管辖,如果这里是平城,守护这边传送阵的卫士,就不该是西戎教的戎巫。至于说到来参加什么会议,还有大护法云云,更是和平城对不上号。

萧凡淡淡说道:“这里是西戎教总坛。”

众人俱皆一惊,戴成龙传音问道:“你怎么知道?”

“直觉!”

萧凡的答复极其简单,而且似乎很勉强,却没有任何人提出质疑。

他们每个人都相信直觉,对于高阶修士而言,直觉几乎是他们趋吉避凶的必备技能之一,若没有这极其敏锐的直觉,他们不知道要多经历多少风险,多半活不到今天了。

萧凡在这里感应到了和地球上水下金字塔几乎一模一样的气息,和西戎教总坛所在地大神庙的气息,也是一致的。

几乎是立即,众人就知道,这不是一个错误,而是寒师叔有意为之。那人早就在怀疑他们的身份,却不动声色,将他们径直传送到西戎教总坛,也算是个厉害角色了。

众人传音商谈着,脚下却是不徐不疾,跟在那金丹期女弟子的身后,向前走去。

这座大神庙的空间之力,比先前那座大神庙里的空间之力更强。

或许,这里真的也会有一个广袤的庙内乾坤。

神庙之中的道路蜿蜒曲折,沿途景色倒还优美。

金丹期女弟子领着众人走过一片花木扶疏的园林,径直向隐在林间深处的一座偏殿走去。

天妙仙子忽然停住脚步,眼中精光一闪,右手一探,五指如钩,当头向那名在前边领路的金丹期女弟子抓了下去。

这一下暴起发难,事先连半点征兆都没有,那名金丹期女弟子毫无防备,半分抗拒之力也无,只来得及惊叫一声,整个人就被天妙仙子抓在了手中,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浑身乱抖。

“师……师尊……”

女弟子吓得连声音都变调了。

天妙仙子冷冷说道:“你们西戎教议事,还要先布置个迷幻大阵么?”

“迷幻大阵?师尊,弟子不明白师尊之意……”

可怜这女弟子,当真吓得魂不附体了。

“她不过是名低阶弟子罢了,只是为诸位道友领路之人。道友何等身份,又何必为难她?”

便在此时,一个男子的声音想了起来,低沉而柔和,听在人耳朵里,说不出的舒服。单听这个声音,可以想见,此人必定是一位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天妙仙子冷哼一声,手一扬,惊叫声中,那金丹期女弟子便远远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虽然摔得狼狈,却并未受伤。以天妙仙子的身份,确实也不会对这样一名低阶弟子骤下杀手。

于事无补,只会平添几分戾气。

“几位道友胆子还真是不小啊,居然不向海边跑,还敢回到这里来,是欺我西戎教无人么?”

那男子的声音依旧低沉柔和,语气却似乎有些不悦,也带着几分轻蔑和讥讽之意。哪怕你们这几个外来者本事通天,就这么闯进了我们西戎教总坛,那也必定叫你们来得去不得。

欧阳明月笑了笑,淡淡说道:“既然已经到了贵教总坛,贵教却还要为了我们区区五人布下这样一个迷幻大阵,西戎教的实力,怕也并没有传说中的那样强大。”

说了这许久的话,那男子的声音虽然听得十分清楚,却始终不见人影。

回头看去,曲径通幽,身后不少景物已经变得模糊不清。

实际上,他们已经陷身于迷幻大阵之中。

应该说,西戎教这迷幻大阵,颇有独到之密,甚至连萧凡这样一等一的阵法大师和天妙仙子这样的幻术高手,都不能第一时间察觉,要等陷身其中了才能反应过来。

自然,和此处的空间之力也有着密切关联。

往往有空间之力掺杂其中的幻阵,威力更加强大,也更加难以识别。

但欧阳明月等人的神情,看上去却比较轻松,不是故作轻松,而是真的松了口气。

如同欧阳明月所言,此处固然是西戎教总坛,却要布下迷幻大阵来对付他们,可见总坛的实力,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强悍。多数高阶戎巫,都已经被派出去统带大军,满世界围追堵截外来者,又怎能想到这些外来者竟然胆大包天,重新又杀回总坛来了。

在西戎教高阶戎巫毕集之前,他们还是有一定希望突围而走的。

当然,前提是西戎教总坛没有悟灵期老祖坐镇。

不过这事,可真说不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