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04 心惊之夜

004 心惊之夜

一秒记住,

整整两日下来,苏葵才明白,这船夫不仅面瘫,且还闷骚,比自己这个假哑巴更像个称职的哑巴。

天色已是大暗,船夫这才把船泊在近岸的浅水区,一语不发的抱了床被子,铺到了船尾甲板上,又点了一锅旱烟,抽完后才歇下。

晚上的江面很安静,夜色很沉,只有远处闪烁不定的灯塔,还为着漂流在江中的船燃着微弱的光,夜空是一望无际的漆黑,一颗星子也没有,月亮虽是极圆,却被乌云给掩住了光辉。

江风不住的拂过,虽已近夏,但在这江夜,也有几分阴冷。

待到苏葵璐璐二人睡的极沉的时候,船夫才缓缓起身,也不顾及脚下泥沙,径直往岸边走去。

脚步刚刚顿下,便冷哼一声,低声道:“不知悔改便罢了,竟还变本加厉。”

“月笙大哥。”一个带些沙哑的女子的声音传来,虽是极低,却清晰至极。

闻得这声月笙大哥,他的身形微微一震,随即又恢复了平静:“巫谷这些年看来是越发潦倒了,竟派来你一个妇人重修为邪仙最新章节。”

“月笙大哥,你这些年可好?”说话间,便自那岸边的几棵硕大的槐树后面现出一个石青色的身影,肤色奇白不见血色,一双极大的眼睛一眨不眨的锁着那一身粗布衣的男人,细看之下,眼角处已有了几道细纹,高挑的身躯瘦的只剩一把骨头,在几不可见的月光晕染下,显得有几分可怖。

月笙只望了她一眼,低头皱了皱眉,自口中吐出的话却满是讽刺的意味:“巫族还真是下了血本,今日月圆,竟还站的稳?这些年来,守的也不倦,今日倒好,可是让你们寻着了机会。”

女子强压下自心口处传来的痛意,嘴角扯开一抹苍凉的笑意

“月笙大哥,你还是放不下”

女子的话还未说完,月笙便已抬起头厉声打断:“哼!放下?我倒是要问一问你们,怎会还有脸说让别人放下?”思及往事,不禁有些忿然,双手握拳,骨节啪啪作响,似乎在做着极力的隐忍。

“住口!明明是你们月族族长当年做出了此等禽兽不如的事情来!”随着这声低吼,自那女子身后已掠出一个黑色的身影,带着劲烈的掌风对着月笙袭-来,竟是中宫直进,径取要害,眸中掺杂着强烈的恨意。

月笙的眸中闪过一抹杀气:“不知死活!”

“巫连,快住手!”女子见状大惊,急急喊道。

“青娘,你莫要忘了此次前来的任务,你顾念旧情,下不了手便是要赌上你我二人的性命!”男子凌然的道,人已欺身来至月笙的身前。

月笙竟也不躲,对方右手一指刚戳向他的肩头,却不知如何被他一带,啪的一声便是骨骼碎裂的声音,男子痛呼一声,心下大惊,正欲收臂却发现整条右臂都已被他紧紧嵌住,一时竟无法动弹。

女子见状赶忙上前,将手覆到男子被钳住的臂膀之上,缓缓助力,一边哀求道:“月笙大哥,手下留情!”

“巫青,我且问你,月凝月晴,月缪族长九泉之下的月族人,还有正在受尽煎熬的月族人,你们可曾对他们手下留情?”月笙冷冷的道,声音中带着难掩的悲痛,眸光骤闪,手下却是松了些力道,使出内力狠狠一掷,二人便被甩出了几尺之外,倚到了粗壮的树干之上才稳住了身形,嘴角皆是溢出了血迹。

女子不禁心惊:族长明明暗里下了死令,除了圣女外,自小便不许传授月族人任何武功和毒技,所以他们才有信心纵使只有二人前来,只要寻找了机会,也定能把人带回去,而竟不曾想月笙他竟有着如此可怕的功力,这般说来,他原是早在巫谷之时,已经生了疑心来,想来也是,他自小体质便好,族长也曾怀疑他未喝下过怨尸蛊,但每逢月圆,他的症状也与其他人别无二致,本以为他是寻到了月缪潭,医好了身上的蛊,才活了这么多年

“今日姑且饶过你们,回去告诉你们族长,再敢打她们的主意,下场,犹如此石

!”话罢竟抬手劈向身侧与其等高的一块巨石,只一声闷响巨石顷刻间便已塌陷,更是碎成粉末往四周散开,几个浪头打过,与沙石混在一起,哪里还寻得出痕迹,而那块巨石,更像是从未存在过一样。

女子的眼神中满是惊骇,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似是自语:“他竟,呵呵,他竟练成了碎心掌哈哈哈哈”到最后竟发出一阵阵近乎癫狂的笑声,身躯缓缓的随着树干滑到地上,神情恍惚:“他他的心竟早已随着她去了?”

一侧的男子也没心思理会她这副疯癫的模样,只身形不住的颤抖,已知右臂已经作废,对于一个习武之人来说,这无异于要了他半条命,思及若是回到巫谷,纵然逃过一死,只怕从此也是个无用的废人,后半生更是要活在日日被蛊虫啃噬的痛楚中,便咬紧了牙关,自怀中掏出一把匕首,强自聚集了体内乱窜的内力,以一种极其怪异却是极快的步法往月笙背后刺去诛神逍遥录。

月笙哪里料到这男子竟如此死不悔改,竟然打算玉石俱焚,当觉察到身后凛然的肃杀之感之时,已是闪躲不及,眼见无法全身而退,月笙身形微转,欲伸手夺过他手中的匕首,男子本就是左手持着匕首,并不顺手,几招之间便被月笙夺了过去,只是月笙的左臂却在争夺中被滑出了一道细小的伤口来。

“哈哈哈哈哈哈!”男子脸上满是怪异的笑容,因方才强自聚集内力,嘴角不住的流出浓稠的鲜血,身形摇晃的立在那里,却未再有任何动作,只是紧紧的锁着月笙。

月笙冷瞥他一眼:“不知好歹!”状似轻轻一掷,那匕首已是直直的插在了男子的胸口处。

男子怔楞了一瞬,瞳孔便蓦然收紧,闪过无比惊恐的神情,张了张口,似乎连声音都不能发出,面部扭曲着,只低着头望着胸口处闪着寒光的匕首,月笙见状不由大骇,那男子的胸口处竟流着乌血,且胸口的血肉快速的被腐蚀着,转眼间竟已出现了一个碗口大小的黑洞来,人也已跟着直直的倒了下去,落在浅水处,溅出无数水珠,周遭的江水迅速被染成诡异的暗色,伤口以一种肉眼看的见的速度蔓延着,若不是被浪声掩盖,还能听到滋滋的声响。

月笙回过神,忙的撩起袖子,这才发现手臂处也正被腐蚀着,只是毒性还未蔓延至心脉,伤口又极浅,这才发作的慢些,但见此情况,最多只消半个时辰,下场也定与那男子无疑!

但也只惊慌了片刻,便恢复了那副面瘫的表情,让人看不出任何情绪

“我去陪你,可好?”月笙垂着已经麻痹的胳膊,走到甲板边沿处,望着明亮了一些的月亮,似是解脱的喃喃道。

月亮似乎是不赞同他的话,钻进了云层中,不消片刻已彻底隐去了身影。

月笙嘴角带出一抹苦笑:“对,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还要帮你照顾着她。”

话罢便弯身掀开甲板,原来这船板竟是有夹层的,从里面拿出一把明晃晃的短刀,深呼一口气,把真气都转移到丹田处,缓缓抬起了右手中的利刀,便要往左臂挥下去。

“等一等!”带些空灵的声音随着浪声一同传到了月笙的耳中。

有些惊异的转过头,便见苏葵手中捧着镶着半截白色蜡烛的烛台,立在船舱口,在苍白的烛光映照下,神色虽然还算坦然,但还是隐隐透着一股怯意。

月笙望着这张,虽还未长开,但也十分漂亮,且与那人有着七分相像的小脸,竟鬼使神差般的放下了手中的短刀,一时也不考虑毒性正在蔓延,是否会伤及性命。

苏葵向来浅眠,虽然他们发出的声响并不算大,且有浪声掩盖,但她还是醒了过来,虽然并未听清,且未听懂他们说的话,但对这名唤月笙的船夫还是有着八分信任的,至少他不会伤害自己和璐璐。

“林叔给我们带了好些草药,我这些日子也跟他学了一些,我帮你看看。”苏葵走上前,话中虽没什么笃定,却带着一股自信。

月笙缓缓的摇了摇头:“这并不是普通刀伤,那匕首上头啐了剧毒。”

苏葵也不言语,放下烛台,轻手轻脚的走进船舱,纤细的胳膊竟提了几十包药材出来,费力的放到月笙跟前,弯下身一种一种的摆放在甲板上,有些心虚的道:“我先给你试一试,若实在解不了这毒,你再,你再断臂吧”

船夫闻言忍不住扯开了嘴角,这不试一试总不会死心的性子,还真是自她那里传承的一成都未落下。

苏葵见他不语,抬头又道:“你放心,我会尽快的,尽量赶在毒性蔓延到心脉之前,你先坐下。”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004:心惊之夜)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