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07 极品店小二

007 极品店小二

又逛了半日,天『色』已近黄昏。

离了王城大街,二人也不知道走到了哪儿,行至一座小桥之上,方停住了步子。

这里跟王城大街相比显得有些偏僻,只稀稀落落的分布着几所客栈和住宅,来往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苏葵放眼望去,心想烟柳画桥大概就是这副模样了,弱柳千丝缕,随风微动发出丝丝的声响,二十一世纪自然也是有柳树的,只是若是跟眼前这些相比只觉得少了些风姿,缺了太多浑然天成的静谧。

苏葵不由的在心里感恩地默念了一句感谢苍天,给了自己重生的机会,且还是这般美好的世界。?? 未待作年芳7

思及此,暗暗握紧了粉拳,不管如何,都要活下去,并且,要活的惬意安然。

“我爹爹说,一家叫做红玉楼的酒楼,是安排了人接应我们的,只要拿这个玉佩过去找那掌柜的便可,可这一整日我也未瞧见什么红玉楼。”璐璐倚在石桥上,手中握着一枚青『色』的玉佩。

红玉楼?苏葵怎么听着怎么都像是卖玉的地方,倒不像是吃饭的地方,且今日也确实不曾见过这红玉楼,这王城这么大,街道数不胜数,大大小小的酒楼更是不胜枚举,许是她们今日没找对地方。

“不若我们先投个客栈吃饭歇下,明日再去打听,左右也不急少年剑皇。”璐璐把玉佩放进怀中,转头望着苏葵道。

苏葵点了点头,二人便扯着彼此的小手,往这桥对面的一座小客栈走去。

或许因为这里地段不佳,生意不是太景气的缘故,二人刚进去的时候,入目便是一副小二春睡图。

苏葵笑盈盈地走近,拍了拍桌子,小二顷刻间便弹立了起来,速度之快让二人讶异不已。

“嘿嘿,两位客官想打尖儿还是住店?”小二笑眯眯的问道,边说边不着痕迹的擦着他腮边的口水。

眉眼间俱现热情,不似二人今日遇到的那些商贾小贩,见二人穿着寒掺,便态度散漫。

璐璐掩口笑了笑,学着林希渭教她处事时的口气道:“你们这里都有什么好菜啊?”

小二甩了甩肩头的汗巾:“哟,客官您这回可是真真是来对地方了,我跟您说,您甭看我们这店儿小,但是我们这里的菜『色』,绝对是王城大街上那些酒楼都比不得的,要说这菜的好坏,首先便是那菜的来源,我们的菜可都是.......”以下省略菜的生产地,浇菜的水,菜的挑选,菜的保存等等工序。

“自然,最重要的还是做菜的师傅,我们这里做菜的掌勺儿大师傅绝对是独门手艺,那菜不仅是『色』香味俱全,且都是别处儿寻不着的菜『色』,甚至见都没见过的,绝对让您呐,吃了终身难忘,吃了第一次还想来第二次,有了这第二次第三次也就不远了,如果您想问我们的大师傅师承何人的话,那您可真算是问对人了,我们的大师傅啊可是.....”以下省略这位大师傅的师傅,这位大师傅的烹饪天赋等等等等。

苏葵看着眼前的小二唾沫横飞,嘴巴快速的张合着,甚至讲到尽兴之处几百个字儿都不带换气儿的。已经从起初的惊讶转变为了钦佩,到现在更是升华成了担心,担心他在这般说下去的话,只怕是等到来年也难以吃上这顿饭了。

“真不是我夸大其词,我们这位大师傅并不经常来店里做菜的,今日还真是巧了,碰巧大师傅过来了,要不然我再给两位客官说一下我们这里的招牌菜.....”苏葵伸出胳膊示意他停下,趁他这次还没开始进入到高.『潮』,可得赶紧给他扼杀掉。

璐璐眨了眨眼,也已从呆愣中清醒过来了:“小二哥您先别说了。”

“行,二位客官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就是了,既然今天来到了我们店里,那也算是缘分呐,肯定让您满意,保准给您交待的事儿啊,都办的妥妥帖帖的。”

璐璐生怕他再多说一个字忙道:“给我们一间客房,然后把饭菜送到我们房间来,两荤两素一汤,再备好一个大浴桶,水先热着,吃完饭给我们送上去便是。”

苏葵第一次发现璐璐竟然这么不喜欢说话,几句话就把所有的事情交待完了。

“好嘞,客官您随我楼上请,我先带您去看客房,说到客房啊,我们这里的客房绝对是一等一的舒适,而且这客房的位置更是得天独厚啊,您夜里若是睡不着的话,往这窗边儿一站,那整个王城的夜景都让您尽收眼底啊!”?? 未待作年芳7

苏葵和璐璐只能不住的点头,尽快加快脚下的步子。

“这便是了,总共是四间房,都还是空着的,二位客官看一看,愿意住在哪间,可能这一时真不好选择,嘿嘿,但是也不打紧,我一间一间给二位说一说。”小二深吸了一口气,便欲开口。

“唉唉,小二哥,真不用了,我觉着这间房便是极好的!”璐璐边说边推开了眼下离二人最近的一间客房。

苏葵迫不及待的走进了房间,璐璐回头对正准备进来解说的小二道:“小二哥你赶紧下去准备吧,我们姐妹俩赶了一天的路,实在饿极都市大高手全文阅读。”

说完往小二怀里塞了一锭碎银,‘啪’的一声便赶忙关上了门。

意犹未尽的小二只有下了楼。

别看这小二废话太多,做起事儿来真是一点儿也不含糊,没过多会就端着饭菜来敲门了。

说来也巧,这饭菜竟都是苏葵吃过的,糖醋排骨,杭椒豆腐,金针菇炒肉片,酸辣土豆丝,紫菜鸡蛋汤!

苏葵不由讶异,不曾想这个世界在这饮食方面还挺前卫的,拿起筷子尝了尝更是惊讶了几分,竟连味道都差不了多少。

原来这个小二说的也是有句实话的,这位大师傅手艺果真不错,和自己的手艺都差不多了。曾经苏葵就为了让自己过得更舒服些,特意为自己去学了半年的烹饪。

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怪只怪她太聪慧,学什么都快,半年后她做了一桌子满汉全席其中的十来种菜『色』让安子和赵关过来做评委时,这两个家伙起初还死活不敢吃,苏葵只有每盘菜都尝给他们看,二人见苏葵吃完竟然没出问题,惊异之余才敢动筷子,到最后撑得肚皮都要破了,两人还打包带回去要晚上吃。

临走的时候,赵关一脸别扭的问她是不是有了暗恋的人,苏葵赶忙连连摇头。

赵关这才放心的点了头:“我说呢,见你特意去学这个,还以为你是想抓住某人的胃。”

苏葵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自己刚刚对赵关萌生的歹心,被他察觉了。

“我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菜,竟比我爹爹做的都要好吃,咿?这黑乎乎的是什么?”璐璐的话把苏葵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顺着璐璐的视线望去,什么黑乎乎的,这不就是紫菜吗,难道璐璐还没见过紫菜不成?苏葵这才想到,兴许是她常年待在岛上,没接触过这些。

苏葵执起木勺子盛了半碗,喝给璐璐看,示意是可以喝的。璐璐才小心翼翼的尝了一小口,然后『露』出惊喜的表情来:“没想到这么难看,竟然还挺好喝的。”

见苏葵点头,又道:“回头我带些菜种回去,让爹爹在岛上多种些。”

苏葵噎了一噎。

小二敲门过来收拾的时候,二人早早已经用完了饭,坐在床边翻腾着今日买来的一些小物件。

璐璐抬起头:“我们的热水可有烧好?小二哥。”

小二一拍脑门:“哎呀,这楼下方才来了客人,我忙着给他们介绍菜『色』,竟把这事儿给忘了!”?? 未待作年芳7

想起他一说起他家大师傅的手艺就控制不住二人倒也能理解。

“没事儿,你现在去烧着吧,我们出去走一走,回来的时候你再给送过来便是。”

“唉唉,谢谢客官谢谢客官,我在这给您二位赔不是了,我这就出去烧!”小二连连弯了腰,才赶忙迈着轻盈的步子下了楼。

苏葵也是很想出去,毕竟在都是夜猫子的年代呆的太久,在岛上那些每天吃完饭洗了澡就睡的日子,她都觉得整个人都快憋傻了。

两人走到楼梯拐角处,便听得小二道:“二位姑娘这就出去?”

苏葵点了点头,璐璐则甜甜笑道:“小二哥,你可知这附近都有什么好去处?”

小二走近了些,清了清嗓子便开始滔滔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