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06 乡下人进城

006 乡下人进城

边走边玩的二人倒也玩的不亦乐乎,璐璐自记事起便没出过岛,自然看什么都是新鲜的,苏葵更是见所未见,更是觉得稀奇的紧。

大许半个时辰后,方望见一道高高的朱红『色』城墙,正上方镶着的大块玉石之上刻着两个苍劲饱满的大字“王城”。

城门边的守将只是例行公事的打量了几眼,眼前两个穿着一看就是穷苦人家,背着包袱的瘦弱小丫头便放了行。

二人一进了城更是欢脱不已,天子脚下自然是不同于其他地方,粼粼而来的车马,川流不息的行人,高低林立的酒楼商铺,随着暖暖春风高高飘扬的商铺招牌旗帜,无一不彰显着繁荣安昌。

朱红『色』的大酒楼前,客人络绎不绝,走近还能听到不时传来的猜拳声,谈笑声,杯盏碰撞声,还有肩扛一串串红彤彤亮晶晶的冰糖葫芦边走边吆喝,穿梭在人群中的小贩,算命的瞎子一板正经的跟客人讲解。?? 未待作年芳6

有钱些的商人自然是租购了铺子的,而大多数还都是在宽敞的大道两侧摆着摊儿的,有卖刀剑的,也有卖女儿家的珠花,手帕胭脂水粉的,苏葵拉着璐璐走近一个小摊前,二人看着五颜六『色』的手帕都倍感新奇,苏葵望着这一顶顶都绣着各种精美的花样儿,不禁感叹这纯手工的东西就是不一样,可真不是现代那些机器能绣的出来的。

花样儿最多的便是那鸳鸯戏水,二人各自挑了一顶送与对方,璐璐赠与苏葵的那方帕子,上头正是用银线绣着的一轮弯月,乍一看与月缪潭倒也有几分相像,而苏葵选的那顶则是绣着一片红火的蜀葵花,璐璐爱不释手的收进了怀里,这可是有生以来,首次收到朋友的礼物。

虽然,还是自己付的银子。

似那乡下人头回进城的二人,瞧见什么都要上前看上一看,沿途经过的铺子,只要是被二人瞧见了,更是一间都舍不得放过。

“看首饰啊?喏,对面那摊子上有便宜的。”忙着招呼着贵『妇』小姐的掌柜,扫了二人一眼便要打发二人出去。

“是要扎扎纸人儿呐,还是买冥纸啊?”可能是长年从事死人生意的缘故,这掌柜的声音都带着几分阴冷。

二人呆了呆,望着满屋子花花绿绿,各式各样的纸人和轿子,觉得后脊背有些发凉。

“我晓得了,是要买棺材吧?”掌柜的带上了些笑意,『露』出白森森的龅牙,定定的望着二人。

苏葵和璐璐对视了一眼,神情有些木然的走了出去。

“虽然咱们没多少银子,瞧一瞧还是可以的。”璐璐指着对面的古董铺子,眯着眼睛道。

苏葵也笑嘻嘻着点头,二人心理素质倒也极好,丝毫不介意别人投过来的鄙夷目光。

行至大街中段位置,一栋朱红『色』的三层大阁楼出现在眼前,二人不由得又停下了脚步好奇的张望,苏葵抬头看去“软香坊”三个字的大招牌挂在正中间,招牌两侧各是挂了个大红『色』绸布制成的牡丹花,若是苏葵猜不到这是什么地方,那她这些年的电视剧和小说就白看了。

“这又是什么酒楼?这些姑娘站在门口做什么?而且你看她们穿的...”璐璐好奇的问道。

苏葵不由暗笑,合着璐璐还不知道这里是青楼啊。

苏葵伸头往里面瞅了瞅大概是因为还是白天的缘故,这里头儿还没几个人,但里面布置的倒也不俗,看来应该是个比较高档的青楼了熙结良缘全文阅读。

俩人在这门口看的倒是津津有味,可门口看门的两位长的虎头虎脑的保镖不乐意了,有些烦躁的挥了挥粗壮的胳膊,粗着嗓子道:“哪里来的野丫头,快走远些!别挡着我们做生意!”

一路上不是被人喊作小叫花便是野丫头的,这也无可厚非,毕竟二人的穿着打扮在这繁华的王城之中,确实是极不入流的,可这大汉的口气实在是太凶了些,苏葵倒是觉得无甚,自小在孤儿院可没被少凶过。

可璐璐虽谈不上娇生惯养,但一直也是老林头的掌上明珠,哪里被人这般吼过:“怎么?你们不就是做生意的吗,我们也是来吃饭的!又凭什么不让我们进?”璐璐扬起了小下巴,挺起了胸膛,颇有一番理直气壮的气势。

另个长相猥琐的大汉闻声看来,视线落到二人身上,那双因为平时纵欲无度而显得格外浑浊的眼睛,竟是晶亮了几分。?? 未待作年芳6

苏葵见状心里暗暗一惊,急忙拉了拉璐璐的袖口,不停的对她使着眼『色』。

璐璐望着苏葵,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怕,我不信这光天白日的他们还能把我们怎么样,开酒楼的不让客人吃饭,这算哪门子道理,今天我们就在这里吃定了!”

苏葵望着璐璐一脸正经的模样,有些欲哭无泪。

那大汉闻言哈哈大笑了几声,对着二人走来,苏葵只感觉被这笑声震得耳膜都是疼的,但见那大汉他弯下腰来对着二人诱哄道:“行,只要你俩愿意进我们这软香坊,别说一顿饭,还能保证你二人从此以后都能穿金戴银,吃香喝辣!如何?”

璐璐有些不信的疑『惑』道:“只要我们肯进去你们这酒楼,便能有这等好事?”

“当然了,只要你们把大爷们伺候的舒舒服服的,自然是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璐璐见眼前的大汉一脸猥琐,又听得他这句话,眼睛瞪大了几分,一张小脸更是由红变白,再由白变黑,苏葵不禁感慨四川变脸谱是不是这样炼成的。

“原来你们这..这里,竟是这种...不堪的地方!我们走!”

“你大爷我费了这么久的口舌,你还不识抬举!你以为我们这里还真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大汉见这小姑娘要走,顿时便翻了脸,赘肉横生的大脸满是凶蛮之气。

苏葵暗暗咋舌,这台词可真是经典!

璐璐的脸猛地一沉:“怎么,我们没吃你的喝你的,光天白日之下,你们还敢罔顾王法不成?”璐璐这声吼得不可谓不大,以致已经有些人围观过来指指点点了,那傻大汉显然没料到这看着傻乎乎的小姑娘还懂的说这些话,脸上已是有些挂不住了。

这时只见自大堂内行出一个眉眼间俱是娇媚的女子,如若风摆柳般走到二人面前,柔声道“这位小姑娘你说这话姐姐有些不爱听了,这位大哥只是与你开个玩笑而已,我们软香坊向来做的都是光明正大的生意,又怎么会罔顾王法呢,你们若是现在要走,我们定是不会拦,若你们想吃顿便饭再走的话,今日便由姐姐就做东,可好?”

这话说的天衣无缝,璐璐一时涨红了脸,也不言语。

这时围观中已有人调笑道:“哟,春枝儿姑娘这张小嘴儿可真是越发会说话了,哈哈哈哈。”

春枝转过头,对着出声处柔媚一笑,娇声道:“软香坊的生意自是还需要各位大爷多多关照。”此话一出更是引起了一阵喧哗声,一时间,围观的人竟都忘了最初围观的原因。

璐璐听罢撅了撅嘴巴,拉起苏葵便走,边走还边红着脸嘟囔道:“怎的竟是那种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