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10 凭什么不抓我

010 凭什么不抓我

一秒记住,

直到河灯在苏葵的视线中渐渐地成了一个萤火虫的大小,她这才觉得双腿都有些发麻了,拍了拍望着湖面发怔的璐璐,便站起来了身来,弯下腰揉了揉膝盖,刚缓解了些许酥麻感,就听到身后璐璐的尖叫声:“小心!”

这一声不可谓不凄厉,苏葵刚转过头去,便看到一个全身漆黑,只露着一双眼睛的蒙面人,正抬手徒掌向自己劈来,苏葵惊讶之余倒也还算迅速地往旁边一闪,险险躲过了这一掌

璐璐也疾步来到了黑衣人身后,趁着他无暇顾及背后的间隙,便是一掌正中了黑衣人的后心,身形快速一转,便挡在了苏葵的身前。

“没事吧?”

苏葵见璐璐小小的身躯挡在自己面前,一时有些动容,只不住的摇头。

黑衣人受了一掌后连连退后了几步,抚着胸口,显然是没料到这个小姑娘竟还会功夫,恼怒的挥了挥手,这时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了几个同样的黑衣人,朝着二人迅速的围了过来,璐璐自保一时也是没问题的,但带上苏葵这个拖油瓶就相当的困难了,虽然这个拖油瓶反应还算灵敏。

几个回合下来,苏葵大概已经认定了这些黑衣人不敢伤她们太重,既然是有备而来,却都是赤手空拳,且每次到了面前力气似乎都故意放轻了不少,苏葵虽不会武功,但身子娇小灵敏,一般都能躲得过去。

仗着这个优势,苏葵多少也捞到了些便宜,黑衣人们对着这鬼灵精的小姑娘,有些哭笑不得,一时却也没辙,只能这样干耗着,企图等她们折腾的累了,再把人带回去。

这个方法虽然笨了些,但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苏葵体力渐渐不支,其中两个黑衣人对视了一眼,便加快了速度同时向二人攻去无限之轮回空间全文阅读。

璐璐自顾不暇,黑衣人似是有意引着她跟苏葵拉开距离,璐璐明知如此却也无计可施。

而另一个黑衣人的掌风到苏葵身前虽是弱了许多,但还是让苏葵脚下一溜,后退了几大步,,捂着隐隐发疼的胸口直皱眉。

眼见苏葵陷入困境,璐璐更是焦急不已,似乎是想到什么,用了几招险招摆脱了黑衣人:“接着!”话罢便把自怀中掏出的不明物体朝着苏葵抛去。

阿葵有些无措的抬起手来,心里确实无限担忧:姑奶奶啊,我可不能保证能接住,要知道从小我玩砸沙包,从来根本没人愿意跟我一队!

在苏葵紧张之际,一个竹筒类的东西已然稳稳落在了她的手中,苏葵恍然大悟,原来原因并不在于自己,那是因为丢沙包的人不够专业而已

“赶紧拉开!”璐璐一边闪躲着又粘了上来的黑衣人,一边皱眉道。

苏葵闻声忙用一个举着手榴弹的姿势对着那群黑衣人,黑衣人们显然被这个神秘的筒子给唬住了,一时也都不敢靠近,只以一个半圆的包围圈的形式,把苏葵圈在中间。

苏葵无声一笑,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拉着边缘那条棉线使劲一拽,一阵异常刺鼻的味道迅速弥漫在周遭。

苏葵皱了皱眉,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还没来得及细细思考,就‘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此刻,周围是近乎诡异的安静。

随后,便爆发出不绝于耳的大笑声。

璐璐一时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了。

“这倒省的我们浪费力气了,兄弟们,把这个拿下我们赶紧回去领赏喝酒去!”

在桥边柳树暗荫下,辰三笑的前仰后翻痛不欲生:“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这丫头实在太逗了,我还是第一次见人放暗器把自己放倒的。”一身冷酷的黑色劲装配合他此时的动作和表情显得无比的突兀。

“这若是被丢进青楼里,只怕青楼要遭殃了。”辰三止住笑意,口中的话却丝毫不见正经。

“啧啧你可真是不懂怜香惜玉啊。”辰三望着被劈昏的璐璐,无奈的摇了摇头。

黑衣人们黑衣变戏法儿似的掏出两口大麻袋,动作麻利的把二人装了进去,动作老练,可见一斑。

慕冬从始至终都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想英雄救美,自己去便是。”话罢,便头也不回的走回了客栈。

辰三敛了敛笑容,眸中闪过一丝思索:“奇怪了今日怎么这么安静?”

忽然抬起头望向渐渐走远的黑衣人,面上表情似是疑惑,却疾步追了上去

头好沉啊,苏葵睁开眼睛看向房顶,一边揉着发涨的太阳穴一边坐了起来,努力回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直到现在才想明白自己是怎么昏倒的,合着是被自己给毒晕的,也怪璐璐没说明白,原来毒气的出孔处是分方向的。

随即又有些庆幸的想,还好没被那些人抓去,真没想到璐璐还真有两下,这么多人竟然都被她搞定了,还能有力气把自己给扛回来。

看了看旁边并没有璐璐的影子,心想这一大早的,定是去了茅房。

苏葵起身简单的洗漱了一下,这才发现门口竟还丢着一口麻袋,苏葵不禁有些郁闷,她们也没什么东西好带的,不知道璐璐整这么大一口麻袋打算是用来装些什么贵女驾到全文阅读。

苏葵郁闷的摇摇头,反正这丫头做事儿一向也没正常过,自己这七摸八摸的也快半个时辰了,怎还不见她回来,就算是便秘,也该回来了吧。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苏葵心头渐渐涌出一种不详的预感,想到一种可能,便再也坐不住了,腾的一声坐了起来,推门就往外面跑去,一边跑一边想着,这么久都没回来八成是掉茅坑里了!

要知道这古代的茅厕可不比现代的马桶,这坑挖的虽然不是很宽,但是极深,以璐璐这种小身量儿来估计,万一掉了进去卡在里头,还真不好出来!

其实苏葵之所以想出这般奇葩的可能来,也是有原因的,因为自己长大的那所孤儿院,地段毕竟贫瘠,厕所都是那种老式的坑。

而她三岁那年,院里便出现过一起男童掉进茅坑被溺死的事件,当时还上了报纸头条,而次日市里便来了人,给院里装上了最先进的马桶。

懵懂的小苏葵,在沉浸在对新马桶的兴奋之余,男童溺死事件也在她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越想越着急,苏葵跑出了客栈便直奔后院的茅房:“璐璐啊,你再忍忍,我这就来了!”

苏葵跑到茅房前面,见茅房的门果然紧闭着,更让她肯定了心中的猜测,急急的拍了拍门竟然还没任何反应。

苏葵的额头已经渗出了一层薄汗,她正打算扯开嗓子大喊,忽然又想到自己现在可还是个哑巴,再说人既然都已经昏了,喊还有什么用

苏葵反应极快的便抬脚就往门上狠狠的踹了一脚,但没料到这门还挺结实,竟然完好无损的紧紧闭着,苏葵又用尽全力踹了几脚但结果同上。

苏葵深吸了一口气,一口气跑到二十米开外,做了几个热身动作,速度就如同疾风般的冲向了那扇坚不可摧的门,眼见还有半米的距离便就抬脚准备踹去,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门,开了。

而且还走出来一个人,苏葵虽然极力的控制了自己脚下的力量,但还是没能避免的嘭的一声撞上了那人。

苏葵心想:这下肯定完了,我俩肯定得一起掉进茅坑了,不过前面的人先掉下去的话,我有可能就不用掉下去了。想到这苏葵又有些无耻的庆幸着。

但是,面前的人竟然动没动一下,苏葵的脸撞在他的胸前,竟然有些隐隐作痛,苏葵一边揉着脸一边抬头看向他,不晓得这人是什么做的,这么硬。

却只望到一个光洁的下巴,这才意识到自己还贴在他身上,便触电般的立刻退到了三米开外,这看清他的脸,原来竟是昨天那个坏心眼的的家伙。

苏葵心里暗自腹诽道:真是的,我拍门的时候你就不会应一声吗!不要跟我说你睡着了,我是不会相信这种骗白痴的谎话的!

慕冬理了理被苏葵撞皱的衣服,淡淡道:“姑娘,就是再急也不能踹门,还好这门结实,若是真被你踹开了,里面的人怎么办?”

苏葵有些心虚的低了低头,却在心里狡辩道:“我绝对不是因为害羞,我没有!我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光明正大!光明磊落!我只是救人心切而已。”

想到救人苏葵又是一惊,苏葵突然意识到,璐璐可能遇到了比掉茅坑里更可怕地事情。

又不由得有些疑惑:昨天难道璐璐并没有搞定那些黑衣人?那我又是怎么获救的?难道他们的目标只是璐璐而已?不对啊,我长得也不丑啊!凭什么不抓我?

想到这里,苏葵便打内心深处生出了一种明知不该出现,但却很清晰的愤怒感。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010:凭什么不抓我)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