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11 难进青楼

011 难进青楼

一秒记住,

随即又想到:“就算他们嫌我生的丑不屑抓我,但也绝不可能有那么好心,竟还把我送回客栈。”

而且门口的那口麻袋又是怎么回事,在苏葵百思不得其解之际,突然想到一个关键的人物,店小二。

难不成是他发现自己昏倒在湖边,然后把自己给拖回房间去的吗,但是他大半夜不睡觉到湖边去做什么,难道他是出去看风景?

想到他那张一刻都不得消停的嘴,苏葵就断定他定是做不来这等风雅之事的。

但是,就算不是他,那么昨晚是谁把自己送回来的,他肯定是知道,想到这,苏葵又赶忙蹬蹬蹬跑回了客栈。

慕冬望着苏葵以一种毫无女儿家姿态迅速消失在眼前,这才挪了步子天价老公求上位!。

前脚刚跨进门槛,苏葵就听到了店小二那让人有种想毒哑他的冲动的一张嘴,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苏葵颇有些同情的看向被摧残的那人,才看到竟是昨晚那位穿黑衣的男子,只见他脸上挂着一副如沐春风的笑容,还不时的朝小二点着头,苏葵不由暗暗赞叹人跟人就是不一样。

“姑娘,昨夜睡得可好?”辰三见苏葵走近,自来熟的询问道。

苏葵也很是自来熟的点了点头,正待向店小二开口询问,突然又想到自己是个该死的哑巴。

不对,该死的想到自己又是个哑巴。

也不对,又想到该死的自己是个哑巴?这更不对了

蜀葵晃了晃头暗道:装哑诚可贵,保命价更高,若为姐妹故,二者皆可抛

“小二哥,我且问你昨夜我是如何回来的?”

小二楞,辰三也楞,苏葵看着店小二这副呆滞的模样,突然觉得还是那副滔滔不绝的模样看着比较顺眼。

“小二哥?”

小二回了回神,瞪大了眼睛:“姑娘,您您原是会说话的啊?”

“我何时说过我不会说话了?你先告诉我,我昨夜是怎么回来的,还有,你可有见到同我一起的那位姑娘?”苏葵有些着急的道。

“噢噢啊?姑娘,姑娘您可真逗,你怎么回来的您不知道还问我啊,再说您这不是刚回来吗?您可真爱说笑,不过自打昨晚,我还真未见到那位姑娘。”

“我昨夜确实是回来了的,你当真没看到我怎么回来的?”苏葵皱着眉道。

“姑娘您这越说我可是越糊涂了,我昨夜可真没看到您回来啊,如果我见到您回来的话肯定会有印象的,您试想啊,若是你回来了我没理由看不到的啊,再说您自己既然说回来了,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怎么回来的呢,而且我清楚的记得您的的确确是没回来,如果您真的回来了我没理由说您没回来啊,再说您自己回没回来您自己不清楚吗”小二舌头不打结的一口气说完。

听着小二的话,饶是苏葵也不禁的有些晕了,昨夜难道自己真的没回来?但自己早上又的确是躺在客栈的**的啊。

辰三只笑着饮茶,一语不发,人虽是自己救得,但还真不好说出口,若是她问起为何眼睁睁看着她的姐妹被劫走的话,自己还真不知该如何作答,那位小姑娘的身份,可不适合去招惹,若是救了下来,定会引火烧身,现在又是最敏感的时候,何况,她根本也无须自己去救。

“二位公子,昨晚可有听到什么动静?”苏葵转头望向刚走进来的慕冬道,目光倒是坦荡的很,像是方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用苏葵的话来说,事有轻重缓急。

慕冬闻得这轻灵的似乎没一丝杂质的声音,微微垂了垂头,还是那副事不关己懒得回答的模样

辰三有些心虚的笑了两声:“昨晚睡得甚早,并未听到什么。”

苏葵微微颔首,心沉了沉,也无暇细细去看辰三心虚的表情,心神有些涣散的往二楼走上去。

仔仔细细的回想着事情的经过,那些黑衣人的目标既然不是自己,那莫不是是老林头之前的仇家,但是璐璐自小便离开王城,他们应当都没见过璐璐才是。

苏葵皱了皱眉,眼前突然闪过一张妩媚的脸,对了!春枝!

自己与璐璐来到王城不过短短一日,要说得罪了什么人的话,应当只有软香坊了,肯定是白日里不好下手,所以派人一直跟着,在寻合适的机会灵舟。

虽然苏葵对他们只抓璐璐而不抓自己这件事,始终不能释怀,但也并未影响到她的判断能力。

想到这种可能,苏葵便觉得心里好像猫挠一般,无法安生,那青楼是什么地方,岂是表面看上去软香蜜意,笙歌笑语,更何况依璐璐那性子,只怕会拼命反抗,苏葵脑海中闪过无数青楼暗室中,用来驯服不愿接客的那些姑娘们的酷刑。

不行,绝对不能让璐璐在那种地方待下去!

但是自己无钱无势,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黄毛丫头,自己又能做什么?

苏葵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最终敲定:进软香坊。

自然,可不是去做姑娘。

自包袱中翻出了几锭碎银塞进了怀里,虽然不多,但也足够了。

由于出岛的时候老林头是直接打算让二人投奔璐璐口中的那位故识,所以便没给二人备上多少银两。

苏葵急冲冲的下了楼出了客栈,便直奔王城大街。

挑了一间最最不起眼的成衣铺,这才走了进去。

坐在柜台前敲着算盘的是一位约莫四十来岁的妇人,见苏葵进来,忙笑着招呼道:“小姑娘,是要置衣服,还是扯花布啊?”

“大婶儿,我是来给我哥哥置衣裳的

。”苏葵嘴甜的道。

“唉,好好好,可真是个懂事儿的你哥哥多高的身量儿啊,大婶儿给你挑一挑!”妇人听得苏葵这声软糯糯的大婶儿,觉着格外的舒坦。

“我哥哥与我乃是龙凤胎,身个儿也比我高不了哪里去,大婶儿就按着我的身量挑便是了!”

妇人眼中闪过一抹艳羡,笑呵呵的道:“啧啧,龙凤胎。你爹娘可真真是个有福气的”

苏葵只不住的点头。

其实说是挑,无非是大小的问题,这铺子里的男装也就那么两个样式儿,且都是些灰黑色儿的,都是些极差的料子,甚至比起苏葵身上的粗布还要粗上一些,这一点,是苏葵穿到身上后,切身体会到的。

又往地上抓了把黑灰,闭着眼睛往脸上涂匀,用方才在那铺子中问大婶儿多要的一条黑布条子,把头发给束了起来,这才望软香坊的方向走去。

“去去去,再胡搅蛮缠,别怪大爷我不客气了!”

苏葵望着昨天那大汉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满眼鄙夷的看着自己,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些,诌媚的笑道:“这位大哥,您别看我身板不行,可我手脚还是很灵活的,留在后院打打下手还是可以的!”

另个大汉望着肤色奇黑,笑的一脸讨好的苏葵,厌恶道:“去去去,就你长得这贼眉鼠眼的,看着就晦气!”

苏葵深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贼眉鼠眼一般都是看着比较聪明机灵的,点图哈腰道:“是是是,这位大哥真是目光如炬,小的长得的确是不堪入目了些,不过,若是我能留下的话,与二位大哥在同一屋檐下,这样一来,不是愈加能衬出二位大哥的英俊潇洒,孔武有力了嘛!”

两位大汉齐齐的笑了几声,笑罢却道:“你这小子,倒是生了张巧嘴,话说的也很是诚实,可软香坊就是不缺会说话的人儿,就算是后院打杂,也没你这般瘦小寒掺的,别瞎掺和了,早早回家去吧!”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011:难进青楼)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