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12 赠玫瑰留余香

012 赠玫瑰留余香

一秒记住,

“王婆子!跟你说了多少回了,不要往正门这边儿来!”大汉突然不耐的吼道。

苏葵闻声往身后看了看,见一年约七旬,银发丛生满脸皱纹的老孺神情有些为难的立在那里,倨瘘的背上还背着一筐满满的青菜,有些害怕的道:“这位大爷,您应知道后院的门都要待到巳时才开的,我家老头子今日又犯了老毛病,我要赶着去请大夫,还要回去照看他,二位爷能不能行个方便让”

“不行!你也不看看这大堂里还有客人,你这背着菜篮子进去像什么模样!”

苏葵见二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隐隐产生了一种想一拳把这两个大汉给揍昏的冲动,竟然连最作为一个正常人,最最基本的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老孺的脸上现出一抹焦急:“不然我先把菜篮放在二位爷这里,到了时辰麻烦二位爷给送到后院儿,这点小钱二位爷别嫌少,去打壶酒喝”说着便自怀中掏出一方叠得整齐的麻布帕子,自里头取出几枚铜钱,颤巍巍的递向一侧的大汉。

大汉抬了抬眼,一把拿过,还把老孺未来的及收起的帕子给夺了过来,在手心里掂了掂:“哼,就这点儿破钱!你以为大爷整日跟你一样闲!这次就算了,下回再来这烦缠人,莫怪我二人不通情理!”

“大爷,大爷这可是给我家老头子请大夫的钱啊”

“去去去,什么钱不钱的妹控武痴末世行!赶紧走!到了巳时再过来,耽误了伙房做饭的点儿,以后都不用你来送菜了!”

老孺被大汉粗暴的行为和威胁吓得抖了抖,也不敢再说什么,自家本身就没什么收入,全靠着卖些菜赚些养家糊口的钱,若真是丢了软香坊的生意,只怕是要挨饿了,自家老头子又整日卧病在床,方才出来的时候又咳了血,再不去请大夫,只怕,可若是一来一回,少说也得两个时辰朝外,自己脚力又不比从前,哪里能赶得上巳时过来送菜,这可如何是好,老孺急的攥了攥松弛的枯手,浑浊的眼睛里蓄出了泪水来。

再三思量下,还是觉得不管怎样,都不能置老头子的安危与不顾是,这些年二人相依相偎,若他再去了,只怕自己也没活下去的心力了

想到这,老孺便转过了身子,移着有些颤巍巍的身子,望着西面走了过去。

心里盘算着往西街去请大夫,那里的老大夫虽然不是很好说话,但收到诊金是最少的,与他商量商量兴许也能拖欠些时日。

两位大汉见她走远,嗤笑道:“老不死的,还没送炭的那个老头会做事儿,至少月月还知道孝敬孝敬咱哥俩!”

苏葵眉头皱了皱,望着老孺苍老的背影,忽然有些心酸,心知左右这俩人是决计不会让自己进软香坊的,心下一横,便迈着急匆匆的步子追向了老孺。

“大娘,大娘,您等一等!”苏葵气喘吁吁的跟上了老孺,尽量粗着嗓音喊道。

老孺有些不明所以的回过头,拿手背摸了摸模糊的泪眼:“这位小哥可是喊我?”

苏葵笑了笑,露出一排在这漆黑的脸上显得甚是白亮的白牙道:“大娘,这些银子您先拿着去请大夫吧!”

老孺望着苏葵递过来的一枚碎银,认出了她是方才在软香坊门口的,生怕又是那俩大汉遣过来的,据说那俩大汉经常借给别人银钱,还得时候都要翻上几倍不止,赶忙有些惶恐的摆着手:“这可使不得,使不得啊,这银子我实在是还不起的”

苏葵摇了摇头,一只手抓起老孺粗糙的手,硬是把银子塞到她手心里:“大娘,我何时说过有让您还了,快些去吧,别耽搁了大爷的病情!”

老孺有些不可置信的道:“小哥您可莫要拿我打趣啊”

苏葵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大娘,银子都给您了,又没让您立什么字据,哪里会是拿您打趣呢?”

老孺想想也是,听说那两个大汉借钱之前都会让人按上手印儿的,若是你不愿还他,便抓你去官府治罪,这样说来兴许自己今日还真遇上了贵人,脸上这才带些感激的笑意,但望见苏葵一身穷苦打扮,年龄又不大,随即又有些担忧的问:“这位小哥,你把银钱给了我,回头你爹娘可是会责骂?”

苏葵笑了笑,拍了拍胸脯:“大娘您放心吧,不会的

!”

老孺将信将疑的点了头,但又实在担心老头子的病情,犹豫了片刻,便把身上的菜篮子解下,递给苏葵:“小哥,这筐菜你收着吧,虽不值几文钱,但拿回去给你爹娘个交代也是好的。”

苏葵讪讪的笑了笑,自己正事儿还没着落,背着一筐子菜做什么,刚想拒绝,却突然灵光一现,思量了一瞬便暗暗心喜,忙的满脸笑意的点头:“谢谢大娘!”

老孺见苏葵因兴奋而闪着精光的眸子,也笑了笑:“就一筐菜,又没啥!”

“大娘,您赶紧去请大夫吧,我也回去了!”

“唉唉,好”老孺望着已转了身的苏葵,纤弱的肩背之上背着那不算轻的竹篮,却还如脚下生风一般,又笑了笑,这才握着银子往西街走去贵女驾到。

“这小黑鬼看着还挺机灵,没想到是个蠢货,一块银子换了这一筐烂菜,还笑得这么欢。”就在方才苏葵和老孺站着的地方,右边立着一栋二层酒楼,见苏葵背着菜篮走远,正在二楼吃酒,一直百无聊赖的望着楼下的一位身着月白色缎袍的公子开口鄙夷道。

“景山,你可当真是有兴致,一个小叫花子都能让你看上半天。”一个带些阴柔的男声响起,口气中隐隐带些调侃。

“哥,四哥方才同你说话呢,你怎老是走神?”坐在明景山对面的女子,口气不悦的开口道。

若是仔细看去,便能瞧见二人眉眼间的相似,这正是明景山一母同胞的妹妹,同时享有王城第一美人,兼第一才女盛名的,兵部尚书明尧之的嫡女,明水浣。

明景山收回视线,修长的手指端起白瓷酒杯,口气中是毫不掩饰的不耐:“你俩又不是不知,我对那些文绉绉的东西,实在无甚兴趣,你们说你们的便是。”

明水浣美艳的眸子中满是无奈,皱了皱眉:“你当真以为我愿意让你同来,真不知你成日里都是在想些什么,你若是能少给爹爹寻些事,爹爹也不会让我看着你了。”

“得得,是我不好是我不对,我自罚一杯总行了吧。”明景山无奈的摇了摇头,仰头就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心道这哪里是妹妹,这分明比自家娘亲还要隆p>

背着菜篮的苏葵此刻是无比的愉悦,原本只是见那老孺实在可怜,动了怜悯的心思,竟不曾想刚好也解了自己的难处,如今有了这筐菜,还怕进不去软香坊的后院儿吗?

赠人玫瑰之手,经久犹有余香应就是这个理儿了

苏葵一直守在软香坊的后门处,大许过了半个时辰,才有一个小厮打扮的男子,打着哈欠开了门,这软香坊做的主要就是夜间的生意,想必这些人也都要极晚才能歇息,应是刚起床。

“你是做什么的,看着眼生的紧啊?”有些呆头呆脑的小厮,疑惑的打量着苏葵。

苏葵讨好的笑了笑:“我是王大娘家的远房亲戚,她今日有些事儿来不了了,就让小的过来帮着送菜。”

这小厮倒不似看门的俩大汉那般势力凶恶,想着平时王婆子也是这个时辰过来,也没什么疑心,点头笑了笑:“原是如此啊,伙房里的那两个丫鬟可不是好说话的,你快快送去吧!”

苏葵感激的弯了弯腰,便抬脚走了进去。

“唉唉唉,不是往那边走,那边是姑娘们住的地方,伙房在西院儿!”小厮几步跟了上来,神情有些紧张的提醒到,东院昨日刚收拾出来,把以前住在那里的姑娘都撵去了别院,据说来了位非常漂亮地新姑娘,整个大院子都给了她,就连嬷嬷都要好声儿好气儿的伺候着,若是冲撞了她,只怕非得摊上大事儿不可。

苏葵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真是不好意思,我以前也未曾来过,不知道该怎么走。”

小厮叹口气摇头:“嗨,也怪不得你,我方才也未支会你一声,喏,瞧见了没,那里不是有个拱门儿吗,走进去便能瞧见伙房了。”

苏葵往小厮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见有个圆形的拱门:“谢谢大哥,我知道该怎么走了。”

“恩,送完菜就早早回去吧,别乱走,免得招惹是非。”小厮边转身,边好意的交待道,这后院的女人们,别看在客人面前都跟小绵羊似的,可一回到后院,一个个都跟母老虎一样的,脾气一个比一个大,特别是有些名气的,更是作威作福。

苏葵口中乖巧的应着,心里却在盘算着如何去打探璐璐的消息。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012:赠玫瑰留余香)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