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13 奇怪的主仆

013奇怪的主仆

“她还真以为她是来我们软香坊做公主的不成啊?哼,过些日子卖了身去,不还是破鞋一只...”

“就是,我看她院子里那丫鬟也是个小贱蹄子,我方才不过就是去摘些凤仙花染指甲而已,就大呼小叫的!之前,姑娘们住在那里的时候,也从没见这样过!”一个长相矮胖的小丫鬟倚在门框旁,忿忿然的道。

“唉,站住,你是哪里来的?”清瘦些的那个丫鬟,伸出手指指着进来的苏葵尖着嗓子道。

“二位姐姐,我是替王大娘来送菜的!”苏葵堆着笑走近。

“送菜就送菜,方才鬼鬼祟祟的站在那里做什么?”胖丫鬟显然是方才受了气,心里闷得慌想在苏葵身上撒气。

苏葵压下心中的不快,自己哪里有站那那里了,分明是刚走进来,但还是笑着道:“我见二位姐姐在说话,怕搅了二位姐姐的兴致。”

听苏葵这意思像是听到了方才二人的谈话,两个丫鬟对视一眼,胖丫鬟方斜着小眼瞥向苏葵道:“你说说,你方才都听到了些什么?”

不就是听到你俩在背后嚼舌根了吗,还能听到什么,苏葵在心里暗道。

“回二位姐姐的话,小的方才什么都没听到,二位姐姐的声音可真是又轻又好听,小的只顾着听二位姐姐的音儿了...”

提到这俩丫鬟,那可让软香坊的李妈妈悔得肠子都黑了,二人小时候自打人伢子那里买来的时候,长相还是相当可人的,都说女大越变越好看,怎知二人就长成了这幅上不得台面的模样了,但毕竟是花银子买的,这些年又白养这么大,李妈妈再三寻思便把二人安排到了伙房,给厨娘打打下手。

一同长大的姐妹们都取了好听的名儿成了软香坊新一代的红牌,就是差些的也混了个丫鬟当当,赏钱自是不必说了,成日里还能接触好些王孙公子,命好的甚至被接回府里封了贵妾,一生荣华富贵,衣食无忧,成日被昔日姐妹奚落的二人,就成了鲜明的对比。

二人有气也不敢出,平素里也只能使唤动几个胆儿小新来的小厮,呵斥呵斥软弱的王婆子发泄一番,苏葵这左一句小的,右一句小的,还夸着二人的声音好听,可让二人好好过了一把人上人的瘾。

胖丫鬟掩着大嘴笑了笑:“得了,快快把菜送进去吧!”

苏葵忙应着迈着轻盈的步子往伙房里走进去,规规矩矩的把菜篮里的菜拿了出来,分开摆放好,这才又背着背篓走了出来。

两个丫鬟见状更是对这黑脸小子更添了几分好感,瘦丫鬟掏出五六个铜板,脸上带了些笑意:“给,今日的菜钱。”

苏葵犹豫了一瞬,才伸手接过,又说了好些奉承的话,直把两个丫鬟乐得合不拢嘴。

“姐姐,您这指甲怎的只染了一半,姐姐的手这般好看,可真真配这红色儿!”苏葵望着胖丫鬟那又胖又粗糙的小手,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方才听她们好像说来了个新姑娘什么的,苏葵自然是不会错过这个有可能获知璐璐消息的渠道,且若是这回出去了,下次指不定什么时候能混进来,自己又不是真来送菜的。

胖丫鬟闻言立马敛去了脸上的笑意,冷哼一声道:“还不是昨夜突然来了个姑娘,也不知使了什么法子,竟让李妈妈吩咐了嬷嬷单独给她腾出了个院子,还不让人进!”

瘦丫鬟望了望四周无人,也接言道:“可不是,那凤仙花可只有东院有,难不成她以后还不让软香坊所有的姑娘染指甲了不成!”

“连脸都没露,谁知道有没有传言那么好看,说不定,还不及我一半!”胖丫扬了扬双下巴,细细的眼睛里满是轻蔑。

苏葵噎了噎,心道没你一半好看的只怕没脸出来卖身了。

“那是自然的,不过,这姑娘什么来头啊,竟让李妈妈这般看重?”苏葵心下隐隐有些希冀,这姑娘是昨晚刚来的,还真说不定就是璐璐,难道是璐璐不从,这李妈妈又见她生的貌美,不舍得虐待她,从而把她单独软禁在一处院中,打算慢慢磨着她的性子,也是极有可能的。

胖丫不屑的撅了撅嘴巴:“有来头的不好好享福,还能来这儿啊!”

“嘿嘿,我这笨头笨脑的,没姐姐想的全,不过这姑娘实在太过火了,不管怎么说,也不能不让姐姐染指甲啊!”苏葵颇有些实在看不过去的意味。

胖丫见苏葵这‘呆头呆脑’的讨好样,眼珠转了转,声音软了些道:“不如,你去东院给我摘些凤仙花过来!”

瘦丫掩着嘴窃笑了几声:“就是,回头,我们给你两文钱,你可愿去?”

苏葵正愁该怎么开口,这二人便把球踢到自己脚下了,心下大喜。

“姐姐,这不好吧...”苏葵一副胆小的模样,皱着眉有些害怕的道。

“嗨!放心吧,就算被她们发现了,又能如何?左右最多就是骂上你几句,无事的!”胖丫一副不打紧的模样,对着苏葵挥了挥手。

苏葵又犹豫了一瞬,才似一副豁出去的模样道:“我这便去给姐姐们摘那凤仙花去,只是,我不知这去东院儿的路,还得烦请二位姐姐给我带路。”

“瘦丫儿,你留下洗菜,我带他过去。”

苏葵闻得这声瘦丫,嘴角抽了抽,那眼前这位定是胖丫无疑了。

“你进去吧,我不好多呆,待会厨娘见不到我要发牢骚了,你到时送到伙房去。”胖丫小声的道,生怕被人听见了一般。

“好,姐姐放心便是。”苏葵不由鄙夷道,方才说别人坏话不是挺带劲儿的么,这会子只到了人家院子门口,就便这副心虚的模样了。

胖丫点了点头,才迈着碎步转了身。

刚走没几步,又回头撇了撇嘴道:“唉,我告诉你啊,被人逮住了可不许说是我让你去摘的!”

“我就说走错了院子,见那花儿好看就想摘上几朵!”苏葵笑眯眯的答着。

胖丫见她这副没心肺的傻模样,这才放了心回了西院。

苏葵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潜入了东院,任谁撞见了都会觉得纵使不是来偷鸡的,那也定是来摸狗的。

进了院子的苏葵可又犯了愁,这院子虽算不得多大,但大大小小的阁楼也有三四处,想必都是之前一些红牌姑娘的住处了,可若真想一睹那位新来的姑娘的真容,只怕还真不容易。

苏葵猫着步子沿着一条铺以信白石的花径,靠着自认为敏锐的第六感走,就在苏葵觉得已被这蜿蜒分岔极多的小路给绕昏了头的时候,便闻得前方隐隐传来谈话的声音,其中还混合着时有时无的琴声。

苏葵很有作为一个窥伺者的自觉性,弯着腰缓缓走近一丛浓密的凤仙花丛中,身子本就娇小,这下倒也藏得严严实实。

藏好后的苏葵便赶忙支起了耳朵探听着,却久久未再有声音发出,只有琴声入耳,苏葵虽是心急,却又不敢随意抬头,若是被发现了,而对方又不是璐璐,只怕要有大麻烦了。

待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已近午时,日光洋洋洒洒的透过花枝落在苏葵身上,虽算不得强烈,久了也让人觉得头昏眼花,半日下来只顾着璐璐的事情,一刻也未得消停,还是滴水未进,身子已是有些虚脱。

苏葵不由暗骂自己可真会挑地方,也不寻个能避些日头的,殊不知这东院本就得光,又值正午,若非在房中亭下,还真不好寻避光之处。

琴音终是落下,一个声音便有些迫不及待的开口道:“这软香坊里的姑娘婢子们,可真是一个比一个讨人嫌,你都不知方才我出去,都听得她们说的什么话!”

“你若是不愿,换合清过来便是。”女子听不出喜怒的声调中,自带了一种无法言说的迫人气势。

苏葵皱了皱眉,这声音虽好听,但这跟璐璐那天然萌的腔调可差了十万八千里不止。

“我...我只是替你鸣不平而已,又何时说不愿陪你了。”女子带了些埋怨的语气。

“那便是了,既然是要呆在这里的,就莫要诸多不满了。”

“合浔知错了...”女子的声音低了低,带上了几分心虚和懊悔。

苏葵听这话,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听胖丫说这里住的是新来的姑娘和一个丫鬟,她原先便是幻想着这新来的姑娘是璐璐,而丫鬟定是从别的姑娘那调过来的。

可听这话,分明二人早已识得,且这丫鬟言话语之中又无主仆之别,却也带着一股子明显的怯意,苏葵怎么想怎么觉着有些不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