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15 坟地血月

015 坟地血月

一秒记住,

午爰也走了出来,不解的道:“明公子认得此人?”

“不认得无限之轮回空间全文阅读。”明景山毫不迟疑的答道,确实谈不上认识。

“小姐,我见他气息极弱,应是发了急病才是。”合浔小声的道。

午爰不置可否的望向苏葵,还未来得及上前,便见明景山已弯下腰身,伸出骨节分明的大手一把捞起苏葵带着血污的手腕。

明景山不由在心里疑惑,方才还活蹦乱跳的,怎才一会连脉搏都弱至如此了?且这脉象又不似恶疾突发,再看她身上虽有血迹,但这些皮肉伤决计不会导致如此,虽不明缘由,但也敢确定是药石无济了,只怕活不了几个时辰

明景山皱了皱俊眉,有些嫌恶的松开了那纤细的手腕,不解为何自己方才听说他气息极弱会有些紧张,看来自己最近真是太闲了。

接过午爰递过来洁白的帕子,拭干净了手,驱走那莫名的心绪,方抬头笑道:“回头还一方帕子给爰爰姑娘,找王城最好的绣娘绣上鸳鸯戏水图。”

午爰只是浅笑,神情中并无欣喜抑或是不悦:“多谢明公子好意。”

“公子,老爷来寻您了!”明景山刚想开口,便见明全一副被人追杀了模样急冲冲的走了过来。

明景山闻言皱了皱眉,虽说自家那位父亲大人确实对自己许多行为都很是不满,但也从不会不顾身份来这烟花柳巷之中来寻自己,想必定是有要紧之事。

“老爷可有说是何事?”明景山往前跨了几步,有些焦急的问。

明全走到明景山跟前拿袖子抹了抹汗,望了望后面的午爰二人,才苦着脸,用只二人听得到的声音道:“少爷,方才四王爷的贴身侍卫来明府,说小姐与华颜公主在马场似乎起了争执,小姐落了马,眼下正昏迷不醒!”

“水浣性格温善,怎会与那华颜起了争执?”明景山一听自己的妹妹受了伤昏迷不醒,哪里还管什么美人、小黑鬼的,急的便大步流星的迈开了步子。

“奴才也不知,老爷听闻少爷在此,便让奴才来请您一同前往西郊马场!”明全急的满头是汗,加快了步子跟着明景山。

二人刚出了东院,明景山顿了顿步子:“你且留下,把亭边的那个小黑鬼的后事给处理处理。”

明全不明所以:“少爷您”

“别多问了,好好敛了他便是!”明景山急躁的甩了甩衣袖,扬长而去。

明景山心道自己只是见午爰姑娘一个柔弱女子,不好处理此事,便为美人儿做件事而已。

“全哥,这哪里来的小叫花啊?”贼眉鼠眼的小厮好奇的打量着像是已没了呼吸的苏葵。

“我哪里知道,少爷吩咐的事儿,我们照办便是

!”明全便吩咐着其它人挖坑,一边答道。

“啧啧,这命可真好,这墓地可不少值钱啊敛在这里的可都是与王孙贵戚沾亲带故的!”小厮边摇头感叹便四处打量着周围的坟墓。

“嘿,乱看什么呐!赶快帮忙,看这天儿八成要落雨的,天也黑了,完事儿了早些回去!”

“咿?全哥,这旁边竟是苏家小姐的坟听闻这墓碑上的字,可是苏丞相亲手刻得!”小厮像是没听到明全的催促一般,瞪大了眼睛一门心思钻研着或新或旧的坟墓。

明全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这堂弟就是太爱耍滑头,有点小聪明总是用在偷奸耍滑上面,时常让自己头疼的紧王爷,妾本红妆。

“全哥,你说这苏小姐到底是怎么死的啊”小厮抬起了头,一副神秘的模样望向明全。

明全皱了皱眉:“还能怎么死的,不就是上山礼佛时,马儿受了惊,落入了山崖吗?”当今丞相嫡女苏府二小姐苏葵,前些日子被传出上山拜佛因马儿受惊,连人带马车一同落入山崖,寻了数日才寻回尸首,各路权贵云集苏府致丧,就连圣上都下旨哀悼,于半月前入殓,王城无人不知。

小厮走近了几步,小声的道:“可我听闻当日下葬的时候,棺中只有衣冠和首饰”

明全刚想骂他多事,一道银蓝色的闪电毫无预兆的划破天际,苍白的光芒笼罩了整座坟地,忽而又归入无边无际的黑夜,随之而来的便是一声震耳欲聋的炸雷,藏匿在松林中的乌鸦和蝙蝠被惊得四处飞窜,在夜空中形成了一片片的黑幕,发出可怖刺耳的叫声。

一阵冷风袭来,小厮的身形便不停的哆嗦着,咽了口唾沫,喃喃道:“苏小姐小的只是道听道听途说而已,小的再也也不胡言乱语了”

明全也被这雷声给惊了一惊,定了定心神,才瞪他一眼吼道:“帮着去把人给埋了,咱们也好赶紧回去!”

小厮这回闻言倒是赶忙点头,快速的从明全身边走过,拿起了锄头便加入了挖坟大军之中,动作倒是异常麻利,一直不敢抬头。

明全忍不住嗤笑了一声:“这滑头,竟如此胆小

。”

话罢仰起了头,并未感受到落雨,这才稍稍放下了心,刚想走过去帮忙,余光却瞥见夜空中一抹莹亮。

有些疑惑的抬起头,明全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眸子,在这乌云密布的夜空中,竟悬挂着一轮散发着光亮的圆月!

“前几日不才过了月圆之日,这着实不该啊”明全望着似乎比任何时候都要明亮的月亮,不解的喃喃道,似乎再阴郁的乌云都无法挡住它的光辉,它就那般安静却强势的挂在那里,给人一种不容置疑的气势。

一刹那,巨大的闪光再次闪起,明全更是有些不可置信,那闪电,分明是从月中闪现而出的,明全眼见着月中源源不断地吐出呈奇形怪状的树枝形的闪电,向四面八方伸展,将整个天空切割得支离破碎!

明全甩了甩头,不敢再看,兴许是自己今日太累,眼花了也未可知,据说坟地阴气聚集最重,经常会有一些邪门的事发生,还是早些离开的好。

“快,填土!”明全刚和一个小厮把苏葵抬进了约有半人高的坟坑中,便有些着急的催促着。

人总是这样,害怕与好奇是成正比的,而明全便没能忍住这种好奇,或许抱着自己方才看错的心理,又抬头望向黑压压的夜幕,却见那更亮了一些的月亮,似乎周遭还笼着一层薄薄的红纱,在夜空中形成了一种诡异而美艳的颜色。

明全呼吸一紧,扯了扯旁边一位小厮的衣袖,刚想说些什么,克嚓嚓的巨雷随之轰响,震得人心收紧,随之而来的便是骤然而落的雨点,不断的冲洗着大地。

“全哥,您放心,再有半刻钟就填完了!”小厮以为明全看落了雨,心下着急。

“他娘的,下疯了!越下越大了!”不知是谁,出声咒骂了一声,声音充斥在安静却又因雨滴的声音而变得喧哗的坟地中。

明全感受着豆大般密集的雨滴的拍打,那是一种近乎泄愤般的拍打,此刻的夜空似乎就正是一个暴怒中的巨人!

一心只忙着填土的众人,并未注意到渐渐变红的圆月,但也都有些不安,毕竟在这坟地之中,又是这么恶劣的环境,难免会心生畏意。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015:坟地血月)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