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16 植魄

016 植魄

苏葵觉得此刻自己的身子正承受着莫大的压力,有种无法呼吸的窒息感,大脑中已不再混杂的画面,取而代之的却是撕扯的疼痛感!

对,就是撕扯,像是有人在撕扯着自己的灵魂一般,几次都觉得灵魂要挣脱肉体离去的时候,就会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给强行拉扯回身体之中。

但自己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来宣泄这种疼痛,每每都觉得下一秒就要死去,但却偏偏又是活着的,苏葵如何也想不到,一个人,竟然可以承受这般大的痛楚,还未失去意识。

又是一道闪电划破黑不见底的天际,但这次却是直直地划到了地面,且在大地之上快速的蔓延着,而它的方向,竟是因雨水的冲刷,而至今尚未被填满的坟坑!

“啊!”众人惊呼一声,皆是惊得丢弃了手中的铁锹,自顾自的跑到了十米开外的距离。?? 未待作年芳16

明全强自冷静的喊道:“怕什么,不就是个闪电吗灵舟!”

“全...全哥,月亮...”小厮苦着脸,带着隐隐的哭腔,伸着发抖的食指朝向散发着红光的圆月,并不停的冒出诡异的闪电。

话刚落音,一道震耳欲聋地‘喀嚓’声响起,不偏不倚的一道响雷便是直直炸在了坟坑上方,激起一阵泥浆,混着一些被震断的树枝竟是溅飞到十米开外的众人身上,头上,砸的人生疼。

“有...有鬼啊!”小厮尖叫一声,直挺挺的倒在了磅礴的大雨中。

众人见状更是惊慌不已,已有几个家丁顾不上许多,跌跌撞撞的往墓园外跑去,只有一个还留在原地随着明全一起。

明全见几人的背影很快消失在忽明忽暗的雨幕中,雷声雨声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似乎要把整个墓园砸碎一般,明全低低的骂了声娘,弯下腰拖起昏倒的小厮,不由庆幸还有一个有义气的,焦急的粗着嗓音喊道:“快,把他抬走!我们赶紧出去,再晚些保不住他们几个没良心的把马车赶走,我们只怕今晚出不了这山了!”

家丁咽了口唾沫,抖着湿透的身子,满脸惊惧的道:“全哥...我腿软,移不得步子了...”

明全皱了皱眉,冲他吼道:“走不动也得走,不想死就跟我走!”这墓园当初是选出的难得一寻的风水宝地,临近青山绿水,座北朝南,可好是极好,万一是发了洪荒,头一个淹的便是此处,王城属北方,除了入夏以后,其他季节并不常见这般的大雨。

若是这雨下上一夜,出不了这墓园,只怕凶多吉少。

家丁滞愣了一瞬,忙不停的点头,晃着如筛子般斗栗着身子,颤巍巍的拉过小厮的一条臂膀扛在肩上,跟着明全一道迈着虽不快,却也还算紧凑的步子往墓园出口处走去。

身后的月『色』已近血红,染的整片天空都成了淡红『色』,闪电、重雷、暴雨,却一刻也不曾停下。

苏葵若有若无的思绪中,隐隐产生了有种想流涕痛哭的意识来,为什么自己的穿越之路这么奇葩,穿到荒岛就算了,自己不就是想去救自己的姐妹吗,就莫名其妙昏死在了青楼后院,而且自己明明还是有气息的,便被人挖坑埋了,好吧,埋就埋,可方才竟还被雷给劈了,最扯淡的是自己想死都死不了,整具身体被雷劈过像是在流动着一股灼人的烫热感,烧的整个人像是在火海中一般,苏葵不由暗想,难不成自己还被劈的着火了不成?

拼命想要睁开眼睛,眼皮却沉重的像是有千斤重,身体更是像被施了定身术一般,嗓子同样发不出任何可以宣泄的声音来。

苏葵算是明白了什么叫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了,这些痛苦之于自己,除了忍受,别无选择。

“哎呦,这群傻帽儿可算走了,费了我这么大事儿,还被电母那婆子一顿好骂!真坑爹!”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响起,清晰的让苏葵觉得似乎就在耳边,坑爹?古代也有这词?

“还有脸说!还不是你,当初没把魂魄结好,才出了这些纰漏!”身着黑『色』长袍,手中拄着招魂杖的黑无常,指着那一身雪白的白无常粗嗓门不满的喝道。

“这...我哪里晓得竟是这个小丫头,她活蹦『乱』跳的我怎么猜到会少了一魄呢...”白无常委屈的撇了撇苍白的脸上那张红艳艳的小嘴。

“哼,她又不是常人,缺了一魄自然也活的好好的,可今年正是天命之年,她缺了这一魄便不是真正的...糟了!血月竟被召唤出来了!”黑无常瞪大了那双牛目,惊异的道。

“ohshit!”?? 未待作年芳16

“什么谢特不谢特的!”

“这可是最近最流行的网络用语,你整天闷在地府,肯定不知道了豪门绝恋,亿万新娘。”

“别废话了,定是这丫头宿气散漏的厉害,乘黄那家伙循着气味追过来了!”

“大哥,现在怎么办?”

“现在知道怕了!看你下回还敢这么大意!如今她的天灵大开,若这一魄未能植入她的体内,这丫头连今晚都活不过了,这后果可不是我们哥俩的两条命能担得起的!”

白无常急的直跺脚:“这丫头的三魂七魄是它散了修为,集了数百年才投胎转世,若是它知道了因为之前我的失误,把她的一魄给勾走了,今日为了给她强行植魄,又险些害她丧命,指不定会吃了我们!”

“快,把上回你偷来的掩仙珠拿出来!”黑无常也有些着急,边说边把苏葵的身躯从泥泞中托了起来,竟是直直的浮在半空,不消片刻,身上的污垢便被雨水冲洗的干干净净。

白无常挠了挠头,讪讪笑道:“大哥...你何时得知的?但她并未位列仙班,身上的气息又不属仙气,顶多算是灵气罢了,这掩仙珠与她无用的。”

“连你身上的鬼仙之气都掩得住,竟掩不了灵气!事到如今,你竟还想藏着!”

白无常噎了噎,抬头见月『色』愈加红了一些,才咬了咬牙:“兴许也可以挡一挡它,叫它一时半刻也找不到这里来...”

说完便凝聚手中精气,缓缓自手心中升起一枚血红『色』的琉璃球形状的大珠子,手掌一个上下翻动,那珠子便漂浮到了苏葵上方,只听他念了一串古怪的咒语,那珠子咻的一声竟钻进了苏葵的身体之中,白无常见状一阵肉疼,这灵物可是自己花了大把功夫才搞来的,如今竟白白便宜了这个小丫头了,唉,算了算了,她现在这副模样也是自己害的,就算是补偿她便是。

不消片刻,月『色』便颓然变淡,渐渐恢复了原来的玉白之『色』,雨势也渐渐小了起来。

黑无常这才松了口气,两指捏出符咒,抛入空中,凭空便出现了一道奇怪的图案,泛着闪闪的金光,又取出手中的招魂杖,望着符咒处挥去,杖下生风,符咒便浮在了苏葵正上方,原本是巴掌大小,竟渐渐与她的身体成了等大,符咒的形状渐渐也发生了变化,像是藏着无数个画面,影影绰绰的人影攒动,九成皆是苏家父子的身影。

白无常见状笑了笑:“这苏小姐的人生还真简单,左右就这几件事。”

“她本就只是这丫头寄在这个时空里的一缕散魄而已,思想本就不全。嘿!我说你还愣着做什么!想不想回去了?”

白无常这才笑嘻嘻地上前,踩好脚下方位,二鬼便口中念念有词,那符咒随着二人口中吐出的字符缓缓发出刺眼的金光,渐渐压低,直到印进苏葵的身体中,融为一体。

“我们还是快些跟上头请罪去吧。”

“我们都已经将功补过了,我才不去,那不是找骂吗...”白无常作势就要遁走。

黑无常的一把揪起他的衣领,怒喝道:“你可知这回险些铸成大错,如今她身怀掩仙珠,一时半刻是没问题,可如今她已是完体,可只要流出一滴心脉之血,灵气便会散出,届时乘黄一样会寻来!”

“那又如何,反正它又不知是我们所为,又寻不到我们头上来!”白无常挣脱了黑无常的手,不悦的道,自己这大哥好是好,就是太秉公执法,连自己都不放过。

“那也不可能一直都能瞒住,倒不如我们去跟上头如实禀告,到时免得无可依仗,占不得理儿,再加上条知情不报的罪名!”不待白无常再说话,就已强行架起他的胳膊,往地下遁去,瞬间便消失不见。

而失了灵力支撑的苏葵,通的一声又狠狠的摔到了泥坑之中,成了个泥人儿。?? 未待作年芳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