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17 谣言四起

017 谣言四起

“噗...”苏葵刚刚睁开眼睛,便是吐出了一大口泥沙,随后便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雨已停下,整个墓园安静极了,天空被雨水冲洗的很干净,一轮半圆的上弦月倒挂在中央,周遭晕染着洁净的清辉,一切都是那么平和,像是方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苏葵站起了身,身体的痛楚都已消失殆尽,取而代之是说不出的舒服,大脑也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明许多,说的玄乎些,正如是脱胎换骨了一样。

然而,毕竟还是常人,被折腾了这么久,难免觉得疲惫,苏葵望了望有些阴森的墓地,虽有月『色』相伴,但也绝对谈不上明亮,且自己不知出口在何处,不若明早再做打算。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得好好活着去享这后福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便是养精蓄锐。”话罢,便选了个还算挡风的地儿,倚了下去,把头靠在上面,心道反正自己已经成了个泥球儿了,左右也不能更脏了。?? 未待作年芳17

殊不知,这挡风的地儿是座修筑的极好的坟墓,若是苏葵知道的话,不知还能不能睡得这般心安了。

朦胧间,苏葵觉得自己第一次睡得这么香,似乎丢了许多年的东西,回到自己身边了一样,发着甜甜的梦,脏兮兮的小脸上满是幸福的神『色』妖修成仙。

“爹爹,哥哥,阿葵好想你们。”

空灵的梦呓声不断在墓园响起,连刚刚受了惊吓的乌鸦们听着,都莫名生出了种安然的心绪来。

次日,王城内外,提的最多的字眼便是西山墓园闹了鬼。

“据说昨夜西山墓园升了轮通红的圆月!”卖豆芽的老伯一脸八卦的跟熟客王大婶攀谈着。

“可不是吗,我昨夜半夜去茅房的时候,就望见正西方的天儿都是通红的,可骇死我了!”王大婶拍着胸脯,一副受了惊吓的模样。

“爹,娘!我听王大婶说西山墓园闹鬼了!”扎着羊角辫的小娃娃边跑回家,边『奶』声『奶』气的喊道。

正晾着衣服的『妇』人,瞥她一眼道:“二丫,小心着些,莫要跌倒!别听王大婶瞎说,她说话可没个准儿。”

“依我看这回八成是真的,听说明府里的家丁昨夜去了那墓园,死的死,伤的伤,好不惨烈!若不是闹鬼,怎会如此?”二丫她爹不赞同的道。

“唉,你有没有听说昨夜西山墓园出了两个月亮,还下了血雨!”学堂里的少年,见先生不在,探着头跟临桌晃着脑袋读书的同窗神秘的说道。

“那惊雷还炸坏了好些坟呢,今儿一早我就望见不少人去了西山墓园,应是去修筑坟墓!”

“真是造孽啊...”

“这该不会是天谴吧,莫不是埋在那墓园中作古之人的后代子孙犯了什么罪孽,报应到祖宗的坟头上去了?”

“去去去,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休要胡言『乱』语,妖言『惑』众!”

而朝堂之上,自也不例外。

“启禀圣上,昨夜有人亲睹自西山墓园处升起一轮血月,且惊雷四起,暴雨连连,毁坏了不少前朝元老和重臣家眷的冢墓,民间如今谣言四起,传言是为天谴之象!”

一番话落下,堂下立刻哗然,不少重臣纷纷站了出来附和着。

苏烨皱了皱眉,是否是天谴,他倒是无甚兴趣,可自家妹妹的新墓便是建在此处,不知可有受到波及,琢磨着回府一定要带人去看看。?? 未待作年芳17

史官见状,眼睛徒然一亮,赶紧拿起珥笔记录下来,在这朝堂上站了这些年,可让他等到有件值得载入史书的奇闻了,一时感慨果然皇天不负苦心人。

皇上微微叹了口气,这事儿确实不好办,炸了那些子冢墓自己是没什么感想,左右炸的又不是自家的,可这民间的谣言却不可小觑,若是被有心之人利用,打着顺应天命的幌子,说自己这皇帝做的不合格,触犯了天威,从而打自己龙椅的主意,可就是大事儿了。

想到这,眼光撇过垂首的允亲王,淡淡的道:“依众位爱卿之见,此事因何而起啊?”

“回圣上,微臣认为此事只是普通灾害而已,派人前去修筑,再请龙华寺的大师们前去做些法事便是。”明尧之哪里会不懂皇上的意思,莫论此事是否与天谴有关,纵使真有关联,也是万万不能说的,毕竟,这个天谴左右谴不到自己头上来,而若是逆着眼前这位天子的意,只怕是真要遭谴了。

“启禀皇上,老臣不以为然!所谓万事皆有因果循环,西山墓园已历经三朝近百年,一直都未出过任何状况,敛的多数是我大卫英魂和其家眷,而如今出了如此大的差池,必定不可草草了之,还请皇上彻查此事雷武裂天!让众英魂得以安息!”都察院御史欧阳启说出这义正言辞的一番话来,便撩起官袍跪了下去,举着象牙制成的白笏板,恭敬的垂首道:“请圣上下旨彻查此事!”

随后便有七八位臣子跪了下去,齐声道:“请圣上下旨彻查此事!”

皇上压下心口的不适,在心中暗道:“哼,合着若是自己不彻查到底,便是让我大卫国无数英魂九泉之下不得安息了!彻查?这种事情要从何查起,他们的目的分明就是将此事闹大,如此一来,民间谣言只怕更盛!”

冷冷的望着跪了一地的朝廷重臣,文官武官皆是有之,老少也不尽相同,但唯一的共同点便是,都属允亲王一派。

而攸允,只同平时一样,静静的立在一旁,并不『插』言,表情中丝毫未有任何起伏,一副不闻朝事的模样,然而就是这副模样,蒙骗了皇上十多年。

皇上见状胸口起伏了几下,转头望向苏烨道:“苏将军可有良策?”

苏烨挺直了脊背,恭敬的垂首道:“回皇上,微臣一介武夫,此事非同小可,微臣不敢妄断。”

皇上的眸光冷了一瞬,好一个不敢妄断,自从苏家小姐殆后,苏家便态度模棱两可,苏烨上朝则是不发一语,苏天漠更甚,以身体不适为由,自此再也没上过早朝,毕竟其确实痛失爱女,即使作为皇上,也不能说半句不是,如今看来,苏小姐之死,苏家已然认定是自己所为。

明尧之额角渗出了冷汗,见圣上并未应下,便知是在待自己开口反驳,可这事要如何辩驳,毕竟欧阳启可是打着卫国英魂的幌子,自己若恬着脸反对到底,岂不是要蒙上不义的名头了吗。

可若是保持缄默,皇上事后定会迁怒与自己,一时间有些慌了心神。

眼见那群跪着的官员们,俨然一副皇上不答应便长跪不起的架势,名尧之思量许久,才弯身道:“启禀圣上,微臣认为,欧阳御史大人言之有理,确实不能不给众位英魂们一个交代,可若是大肆搜查墓园的话,只怕更会扰了众位英魂们的清净,古人有云:人死灯灭,动其冢墓,扰其清净,是为大不敬,不孝之举。”

皇上听到前半句的时候险些又要吐出血来,闻得后半句才稍稍好受些,也知名尧之已是尽力,总不能强行驳了欧阳启的进谏。

稍加思虑了片刻,和颜悦『色』的道:“明爱卿言之有理,既都是为了我大卫众英魂着想,诸位便一同商谈出个既不扰其清净,又能查出缘由的法子来,朕依言下旨便是。”

苏烨闻言暗骂了声老狐狸,便随同众人一同拜下大呼:“皇上英明!”

欧阳启众人心中纵然不快,但却无言以对,眼下皇上已把难题推到他们身上来,若是想不出法子来,皇上已不可扰作古的前辈们的清净为由,只怕此事便要作罢了。

“好了,众位爱卿快快平身,若已有主意上奏便是。”

众人立起身来,一时都只保持缄默,欧阳启心道:这不是『逼』着公鸡下蛋吗,要彻查又不能扰了所谓清净,谁能想出这法子来。

皇上见状,很是满意,笑了笑道:“左右不急,众位爱卿若想出了法子,递了折子便是。眼下要紧的是先把损坏的冢墓修复才是。”?? 未待作年芳17

又转头对一侧的鹤公公道:“传朕口谕,把此事交由内务府处理,务必办仔细些。”

“喳,奴才谨遵万岁爷吩咐。”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鹤延寿很有眼力见儿的尖着嗓子喊道。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臣俯首膜拜,心中各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