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18 华颜公主

018 华颜公主

“烨儿,快随我一同去西山墓园!”刚下朝回到苏府的苏烨,便见苏天漠一脸焦急的朝着自己走来。

苏烨走近,望见苏天漠自打妹妹出事之后,便愈发消瘦的身形,和紧皱的眉,再也不复从前的伟岸不凡,眼睛微微有些酸涩:“爹,您可是已听闻了昨夜墓园的异象?”

“唉,全城的人都知晓了,你难不成还想瞒着爹一个人去处理?”苏天漠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这儿子虽然平素大意了些,但在一些事上还是很细心的。

“爹...”苏烨有些心虚的低了低头,苏天漠如今身子大不如前,自己怎能再让他忧心。

“你这臭小子,何时竟变得这般别扭了,马车已经备好,你刘叔也非要跟着一同去,眼下应正在外面候着,咱们还是快些走吧!”苏老爹笑呵呵的拍了拍苏烨的肩膀,装作一副轻松的模样来。?? 未待作年芳18

苏烨无力的扯了扯嘴角,连朝服也来不及换,便随着苏老爹匆匆前往西山墓园。

“大人,已封锁了出口,何时开工?”侍卫张崇迈着利落的步伐,行至内务府总领姚格身侧禀道。

“吩咐下去,小心着些,尽量修筑成原来的模样,若是墓碑上的字看不清晰的,仔细记录下来,届时回去好方便核对异界萌灵战姬全文阅读。”

“是,属下这便吩咐下去,这些都是王城最好的筑墓师和刻碑匠工,应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属下定会好好监督,还请大人放心。”

“恩,你办事我一向是放心的,但此事是圣上亲自吩咐下来的,万万不可疏忽,莫要让有心之人有机可趁,寻着什么把柄。”姚格似有所指的道。

张崇会意道:“属下明白,未竣工前,属下绝对不会让不相干的人进来墓园。”

姚格满意的笑了笑,捋着花白的胡须道:“如此我便先回府了。”

“属下恭送大人!”

“不必了,你好好盯着便是。”姚格摆了摆手,带着身侧的一行亲卫,浩浩『荡』『荡』的出了墓园。

姚格一行人,刚出了西山,苏家父子便带人赶了过来。

“卑职参见苏丞相,苏将军!刘将军!”守在墓园入口两侧的十来个持着刀剑的侍卫,看清来人,忙恭敬的行着礼。

“不必多礼,本相听闻昨夜这墓园之中出了些差池,特亲自过来看看。”苏天漠面上挂着疲惫的笑容,温和的道。

为首的侍卫起身,闻言皱了皱眉,也知苏天漠定是来看苏小姐的冢墓的,可方才姚格临走前,又是亲自下了令的,任何人不得圣上的允许,都不能放行。

侍卫上前带着为难的笑意道:“苏丞相有所不知,姚大人方才特意交待了,不得皇上的允许,卑职实在不好…”

“哼,你的意思便是不让我们进了?”还不待侍卫的话说完,苏烨便冷冷打断,一双星眸中满是积攒了许久的寒意。

“卑职不敢,卑职只是奉命而为,还望苏丞相苏将军见谅。”侍卫弯了弯腰,惶恐的答道。

苏天漠的眸光紧了紧,虽然这些年脱了战袍做了丞相,可毕竟也是打了十多年仗的人,又事关自己最珍爱的女儿,她活着的时候,自己就未能尽到一个父亲最基本的职责,护她周全。

如今,竟然连她的冢墓都护全不了,让她在九泉之下都要担惊受怕,想到自家女儿娇弱的模样,不由得又是一阵心酸,思及这些年来自己的忠心耿耿,却只换来宫里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压苏家,甚至连自己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儿都不肯放过,口气便硬了几分道:“若是,今日本相非进不可呢?”

众侍卫听得这坚定的口气,都不由得冒出了冷汗来,在卫国,若提起苏天漠,那可是无人不晓的大英雄,铁铮铮的汉子,卫国的大壁江山都是苏家打下来的,但凡是卫国子民,无一不对其打从心眼里敬重,若是今日真把他给得罪了,那后果是不敢想的,况且,众侍卫心里更是清楚的很,虽然平素里众人的功夫还都算的上是高手,可面对苏家父子,就连一成胜算也是妄想。?? 未待作年芳18

可皇上的命令,又岂敢违背。

“还请苏丞相苏将军,不要让卑职们难做...”侍卫仍是低着头,一副恕难从命的口气。

“哼,你们当自己是什么东西,若再多加阻拦,莫怪大爷的刘家枪不长眼睛!”还不待苏家父子开口,苏烨身后的刘严霸就厉吼出声,本就生的比常人高壮许多,又因多年征战沙场,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难言的戾气,这般发作,只是望上一眼,便足以让人心生畏惧。

侍卫的冷汗已不住的往下滴,这刘副将一手刘家枪法使得出神入化,在战场上都是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就连禁卫军总领肖远都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认了他做义父,任谁见了都要敬上三分,且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气,若是你惹了他不高兴,就算你是皇亲贵戚也讨不得半分好处来。

侍卫几欲张口,却都未再能吐出一个完整的字眼来贴身死神最新章节。

“将军,这几个不识好歹的玩意儿就让末将来替将军解决了!将军只管进去便是!”刘严霸见众侍卫竟还没有让道的意思,更是动了肝火,几个大步跨至苏天漠的身旁,挥了挥手中的红缨枪粗着嗓门道,虽是气愤的神『色』,却不难看出眉目间的敬重,虽然苏天漠的护国大将军之位早已传给了苏烨,可在刘严霸的眼中,心中苏天漠永远是无人可比的大将军。

“苏丞相,且等一等!”就在两方人马势同水火之间,自身后传来了一声急切却不失悦耳的声音来。

苏烨不可察的皱了皱眉,不用回头,也知来人是谁。

侍卫如同见了救命稻草一般,抬头望去只见被众人拥簇而来,坐在那白马之上一个身着宫装长相娇美大约十五六岁的女子,正缓缓靠近。

众侍卫忙的跪下:“卑职参加华颜公主!”

苏天漠虽是不解为何华颜公主此刻会过来,可一日为臣,君臣之礼必不可少,苏天漠为首的众人刚撩起了袍子,华颜公主便慌忙上前虚扶道:“苏丞相不必多礼!”

又抬头望向跪地的侍卫道:“你们也都起来吧!”

“谢公主!”

“苏丞相,不知方才所为何事,其间是否有何误会?”华颜公主微微皱了皱眉,却不见责怪之意,目光似有若无的瞥向板着脸的苏烨,更是添了几分担忧。

自己就知他定会来西山墓园,这才弃了轿撵骑了马急急的赶来,竟不曾想,会是方才的情形,只怕自己再来晚些,就要兵戎相见了,若真打了起来,苏家与皇家的隔阂定是无论如何也撇不去了,思及此,便又庆幸还好自己来的及时。

“回公主,老臣只是想进这墓园探一探小女的冢墓是否完好,竟不曾想,却连这墓园的大门都进不去。”苏天漠微微垂首,神情中毫无退让之意。

“放肆!谁给你们的胆子,竟敢拦着苏丞相?”华颜公主闻言,娇颜上立刻浮上了一抹怒『色』,望着众侍卫厉声喝道。

刚刚见七公主来此才松了口气的侍卫们,闻言真是欲哭无泪了:“回公主,是…是皇上的口谕,不得皇上应允,谁也不许放行。”

“哼,大胆奴才,本宫怎不知父皇有说连苏丞相都不能入内了?”华颜公主微微眯了眯眸子,脸上自有几分威严。

侍卫闻得这不讲道理的话,一张脸更是像吃了黄连一般,圣上却未特意交待不能让苏丞相入内,可圣上说的任何人啊,即使如此,自己又哪里敢说公主的话不对?要知道,这华颜公主是有名的刁蛮泼辣,不讲道理。

可若是让他们进去,届时真出了什么问题,倒霉的不还是自己吗,难不成皇上会怪罪自己的女儿?

“圣上…圣上确实未曾此般说过…可是…”?? 未待作年芳18

“莫要可是了,出了什么岔子,本宫担着,怪不到你们头上来!”

侍卫咬了咬牙,许久才抖着身子低低的应了一声。

“还请苏丞相莫要介怀,此事应是这群侍卫们会错了意,苏丞相这便可以放心进去,我随丞相一同…去看看阿葵。”说到最后,华颜公主的声音低了低,脸上毫无方才对待侍卫那般的严厉。

苏天漠纵然心中有气,但也心知华颜公主心里是向着苏家的,在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自己怎会不知其中的缘由,可毕竟世事不由人啊。

“公主言重了,烨儿,我们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