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20 大爷是男的

020大爷是男的

“你好自为之吧!这是后山,山前好些个官兵守着,你可莫要过去惹事,那些人可不像我这般善心!”黑牛嘱咐了句便急忙忙的回了墓园里,本想再告诉他出山的路的,又心道那是个傻子,自己说了他也不懂啊。

苏葵望着黑牛消失的背影,这才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不由皱了眉:“这四面都是山,我要怎么摸索出去…”

摸了摸干瘪凹陷的小腹,心道还是先找些可以果腹的东西,祭祭五脏六腑才是。

奈何走到脚软竟都不曾寻着一个果子,果树倒是不少,林林总总的竟有几十来种,还开着五颜六色的花,好不灿烂。

苏葵气结了一下,这才想起此刻恰是刚刚入夏,确实不是收获的季节。

“怎的别人穿越,纵使大雪纷扬,也能寻到吃的…到了我这儿,就偏偏行不通了。”苏葵埋怨了几句,听到前方似乎隐隐有水声传来,便循着声音,拨开有半人高的灌木,费力的往前走去。

苏葵望着眼前一条清澈的溪流,不由得带上了几分喜色,觉得脚下似乎也生出了力气来,三步并作两步走的走到了河沿。

弯下腰洗干净了脏乎乎的小手,便捧了满满一捧水喝了下去。

“可真甜…”直到觉得喝的有了七八分饱,苏葵这才拿起袖子擦了擦嘴,不经意瞥向洗的白白净净的左手手心,竟有一团红红的东西,苏葵疑惑的皱了皱眉,心道莫不是在哪儿染得颜料不成,便又把手伸入溪中,用力的搓揉着,却不见那颜色有消退分毫。

苏葵把左手心摊在阳光下,细看之下,那团红红的东西,竟是一轮弯月的形状,在日光的照射下,更是显得通红似火,透明的连血丝都根根分明,哪里像是颜料,倒是像自血肉中长出来的一样。

“以前也没瞧见,这手心里还长了个月牙儿形的胎记啊…”

郁闷见,忽然一抹洁白的衣角闯入苏葵的余光之中,苏葵也不作他想,在这虽算不得荒山的大山之中,靠着自己摸索找到出口的机会几乎为零,眼下有个活人,自然不能放过。

“姑娘留步!”苏葵慌忙立起了身,朝着那已走出十步开外距离,一头湿漉漉的青丝未有何装束直直垂在腰间的那个纤细的背影喊道。

只见那背影怔了怔,随即便毫不停顿的往前走去。

苏葵见状大急,心道莫不是这姑娘误以为自己对其怀有不轨之心,这才心生畏惧不成,想来也是,自己虽然生的瘦弱了些,但好歹也是个男装,一个姑娘家独自一人行在这四处无人的山中,难免会多疑一些贵女驾到。

苏葵边跑着追着前方的背影,边喊道:“姑娘,您别误会,我绝无轻薄姑娘之意啊!”

可前方那背影却还是没有停下的意思,苏葵不禁扪心自问,难道自己长的就这么具有采花贼的特征吗,想来自己的身高还不及眼前这姑娘,怎的她就这般怕自己。

“姑娘姑娘!我只是迷了路而已,想让姑娘帮忙指个路,姑娘莫怕!”苏葵眼见这姑娘越走越快,只怕自己再追的话,她就要用跑的了,一时也不敢展开过猛的追势,只得好言相劝,希望这姑娘能放下戒心来。

果然,此话一出,那姑娘便顿住了步子,苏葵心喜,忙的走上前去,却见那姑娘的身形似乎在剧烈的颤抖着,苏葵不由疑惑:“姑娘,您这是”

话未说完,姑娘便猛地转回了身,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一双美目恶狠狠的瞪着几近呆愣的苏葵,大吼道:“大爷是男的!你没长眼睛吗!”

苏葵石化的盯着眼前长相俊秀的男子,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哭笑不得的心道您一男的干嘛披头散发的啊,腰还那般细,只看背影,哪里分得出本尊的性别。

“这位大哥…恕小弟眼拙,方才实未看清。”

男子冷哼一声,心中无比气郁,自己虽然长得阴柔了些,但也从未被人认成过姑娘啊,这实在是太离谱了!

方才自己的马被这山中的猛虎给咬死了,自己跳入溪中,才险险躲过一难,本就烦闷之极,不曾想又遇到这么个没眼色的…臭乞丐。

苏葵见他一副怒不可谒的模样,讪讪的笑了笑:“这位公子,可是要出山去?”

男子见苏葵一副奉承的模样,更是添了几分厌恶,自己平素里最恨的便是这副阿谀的嘴脸,虚伪至极。

苏葵也不介意,又是笑笑道:“这山中凶险,且途中一人应当甚是无趣,不若我与公子结伴同行,岂不是两全齐美?”

话罢更是自顾自地美的不行,咧开小嘴儿,露出了白亮的两颗虎牙,一双眼睛闪动着璀璨的光芒。

少年微蹙眉头,暗叹这双眼睛真是白瞎了,怎就随了这样龌龊的一个主子。

“公子,你这是默许了?既然如此,咱们赶紧上路吧,若是天色暗了下来,只怕在这山中不太安全。”苏葵趁其楞神之际,赶忙把事儿给定了下来。

少年冷笑几声,撇他一眼,便径自转了身。

苏葵见状赶忙一阵小跑跟上。

苏葵偷偷打量着眼前的少年,约莫也就十五六岁的模样,稍显稚嫩的脸上并无太多男子的阳刚之气,漆黑的墨发已经半干,随风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檀香味,腰间挂着一枚翠绿欲滴的腰佩,下方缀着红色的穗子,随着他的走到来回摆动。

苏葵眯了眯眼,细细打量着那枚玉佩,便敢断定此人非富即贵。

苏葵心里正打着能否从他这里探听些关于苏府的消息的小九九时,却见他白皙的手上正滴着血,几滴打在洁白的衣袍之上,特别醒目。

“公子,你的手受伤了!”

少年闻言并不搭腔,只抬起左手望了一眼,淡淡的道:“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苏葵啧了啧舌,人家自己都浑然不在意,自己管这档子闲事做什么,便抿紧了嘴巴不再说话妹控武痴末世行。

约莫走了一个时辰,苏葵已有些上气不接下气,这山中的路曲折蜿蜒,各处景色又不尽相同,她甚至觉得自己根本就是在一处绕来绕去一般。

“公子,还需几时方才能出得了山啊?”

“少废话,既然这么着急,你自己走便是了!”少年没好气的道。

苏葵皱了皱眉头,心下有些不满,自己不就是问一问吗,至于这么凶吗。

抬头望向一脸烦躁的少年,苏葵暗暗一惊,只见少年的脸色竟是虚弱的苍白色,又望向他垂着的左手,血竟还在流淌着,且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衣袍处已被浸湿了好大一块。

“公子,你且停一停,你的伤口倘若再不包扎,只怕会失血过多而导致昏厥!”

苏葵暗道怪不得这脸色这么白了,这血应都流了一个多时辰了。

少年漂亮的眸子微微一闪,冷清的道:“就算如此,关你何事?”

苏葵不解的望了他一眼,心道这人怎么这么固执,自己受伤了不包扎,反倒问关别人何事。

“自然是关我的事了,眼下,我还得靠你带我出山,若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岂不是要被困在这山里了吗?”苏葵有些心虚的喃喃着。

“哼,我以为呢,你岂会这般好心。”

“我好不好心有什么好争议的,貌似,你的伤才是重点吧?”苏葵不由得也有些气结,怎么这人就这么好赖不分。

少年抿了抿苍白的嘴唇,把头撇向一旁,又恢复了沉默。

苏葵颇是无奈的晃了晃头,心道这样的孩子前世自己在孤儿院的时候可见得太多了,八成都是童年缺少关爱所致,对别人的好意总是莫名的抗拒,咳咳…虽然自己这好意中,确实是掺了水的。

“我来帮你包一包吧,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苏葵眼见他的步子越来越虚浮,甚至自己走上几步还要等一等他,忍不住开了口。

心道反正自己的实际年纪比他大上几岁,就不与他一个小孩子计较了。

“再烦大爷,小心大爷把你丢到河里去!”少年的口气显然弱了许多。

苏葵嗤笑,双手抱臂道:“这位大爷,把我丢进河里,只怕你现在是没这个力气了吧?”

少年顿下了步子,转头恶狠狠的盯着苏葵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一时无言以对。

“何必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苏葵话罢便伸手欲抓起他的左手,少年赶忙闪开了身子,苏葵见状捂嘴笑了笑,又伸出了手朝着他的左手处抓去。

“你…你怎么这么厚脸皮!”几个来回,少年本就虚弱的身子已有些不支,有些气急败坏的吼道。

“不瞒你说,关于这个问题,我也纠结了许多年。”苏葵一副难为情的模样,心中却道若不是真怕你昏倒,你当真以为我想这般求着替你包扎,你以为你是万人迷啊。

少年只觉得险些要被苏葵这没皮没脸的话,给气得吐出血来,苍白的脸一时涨的通红,用力的挥了挥衣袖:“你实在,实在…是实在是恬不知…”

可能是由于本就几近虚脱,又加上情绪过于激动,那个冲发一怒甩袖子的潇洒动作更是耗尽了力气,以至于话还未能说完,身形便晃了几晃,脚步不稳的靠在了身后的一棵树干上,两眼一翻,这才缓缓地滑坐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