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21 不做猎物

021不做猎物

苏葵眼见着美少年在自己眼前缓缓倒地,一时间不由地便生出了种大仇得报,暗爽的心理来。

可爽完事儿就跟着来了,眼下,自己要如何出山?

苏葵抬眼望了望日头,只怕再消得一个时辰,便要日薄西山了,在这山中,自己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之人,同一个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还要去连累的半死人,只怕要给这山中的野兽们打牙祭了。

苏葵思索了片刻,决定还是先把这人的伤口给处理处理再作打算,不管怎么说,眼下二人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总不好眼睁睁的看他死在自己眼前。

苏葵回忆着老林头教过自己的一些简单的药理,在周围找了些虽没什么治愈力,但也好歹能止血的草药,又寻了两块石头,在溪水中洗干净,这才蹲在溪边仔细的碾起了草药。

“怎么看,怎么觉得这溪同我方才喝水的那处很是相似。”苏葵有些疑惑的嘀咕着。

直到把那草药碾成了粘稠状,苏葵这才捧着走到他面前,右手抓起他受伤的手,见那手腕处深深的划痕,不由皱了皱眉,难怪会流血不止了,原是伤了心脉。

小心的把药敷到伤口处,苏葵望了望四周,又望了望自己脏污不堪的粗布衣,最后才把目光移到了昏迷少年的身上,只听得“哧”的一声,苏葵已利落地从少年身上撕下了一方洁白的衣角。

“不用…不用你管…”少年低低的声音里,满是执拗。

“还真是个别扭的孩子啊,不过看你长的好看的份上,我且勉为其难的原谅你的任性了。”

苏葵握紧了他挣扎的手腕,迅速的把缎子缠上去,细心的系好后,方大力的掷了下去。

紧闭着双眼的少年皱了皱眉,苍白的嘴唇蠕动了一下,却未能发出清晰的话语来。

“疼吗?想骂我?那就先好好养着吧。”苏葵笑瞥他一眼,便琢磨着趁着天色还不算暗,去找些灌木树枝过来,一来可以取暖,二来可以预防些野兽,明天会不会更好是不知道,但还得先挨过今晚。

苏葵叉着腰喘着大气儿望着已堆成一座小山的灌木枝,这才发现天色已是大暗,隐隐能听到一些不明物发出的叫声,回荡在空旷的深山里。

苏葵隐隐觉得后脊背有些发冷,赶忙捡了两块石子,费力的打着火,直到双手磨破了皮,额头蓄满了汗水,方把眼前的一小堆灌木给点着。

苏葵还算精明的把灌木堆成一个圆形,把二人圈在中间,又都引着了火,把周围照的通亮,这才安心吐了一口气,疲惫的坐到了铺着树叶的地上。

“这倒好,原本还指望着你带我出山的,现在竟被你给拖累了。”苏葵干脆躺了下去,枕着手臂,望着已冒出了几颗星子的夜空,声音小的似是自语。

“噼啪噼啪”的燃烧声萦绕在苏葵的耳边,在这黑夜中,似乎是在悲鸣。

苏葵不由得被这戚戚然的环境衬托出了几分感伤来,低低叹了口气道:“璐璐不知现在如何,可有脱险无限之轮回空间最新章节。”

“这苏小姐的父兄定不知我还活着,且不说我回不回得去那苏府,纵然回去了,说不准他们还会把我当成游魂野鬼,避而远之。”

“不要,不要!都给我滚开!”一阵暴喝打断了苏葵的思绪,苏葵坐起了身,便见在火光的映照下,一张脸上写满了痛苦,不住的挥着双手的少年。

“莫不是发噩梦了?”苏葵走近,却见他脸上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红晕,苏葵暗惊,这该不会是伤口发炎感染而发烧了吧?若真是这样,只怕麻烦大了。

伸手便欲往少年额头上抚去,奈何手还未能触碰到他分毫,“啪!”的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回音不住的回荡在森冷的空气中。

苏葵呆了呆,只觉得两眼有些冒金星,许久才晃过神来,摸着疼痛不已的左脸,和嘴角处溢出的腥甜,才清楚的意识到---自己被扇了。

“…!你这个不识好歹的东西!”苏葵深吸了一口气,打小自己便立志,再穷再苦都不能苦了自己,再累再饿都不能吃亏!

少年像是也知道自己做错事了一般,停止了动作,只皱着一张脸,不住的发出痛苦的梦呓声。

苏葵磨了磨牙,满面怒容的举起右手便欲闪他个百十巴掌,把他闪成个猪头,以解心头之恨。

“不要丢下我一人…”少年低低的道,表情像极了一只受伤的小兽。

苏葵闻言眉头松了松,手掌落到他面前,又无力的垂了下来。

“我只是不屑欺负一个没意识的人,你得记着,你今日可是欠了我一巴掌。”苏葵也不管他是否能听清,自顾自的说着。

“本身就是个不招人怜爱的孩子,若再烧傻了…”苏葵抚了抚他的额,被手心传来滚烫的温度灼的皱紧了眉头。

“嘶”的一声,苏葵又从少年的衣袍上撕下一块衣料,跨过火堆,往溪边小跑过去。

手刚刚触到冰凉的溪水,浸湿了衣料,一种类似于动物粗重的喘息声传入了苏葵的耳中,苏葵身子僵直了一瞬,停下手中的动作,缓缓的转过头去,只见左边赫然立着一头骨瘦嶙峋的狼,身上的毛发有些暗淡,在夜色中的一双眸子,泛着幽绿的暗光。

让人恶心的口水不住的自嘴角滴落在地上,发出“嗒嗒嗒”的轻响。

苏葵一惊,倒吸了一口带些青草气息的冷气,不自觉的松开了手中的衣料,那抹白色很快便被溪流冲走,去往未知的方向。

苏葵扶了扶颤抖的小腿,强迫自己缓缓的立起了身,望了望大约有二十来步远的火堆,计算着其中的逃命率,只要能在它扑过来的间隙中,回到火圈内,应暂时就无性命之忧。

饿狼见苏葵站了起来,也跟着缓缓移动着步子,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似乎下一秒就要扑身上前,又似乎在寻找着最佳的时机,狼的本性便是精诈,而眼前这头狼显然更是饿极,全神贯注的盯着这难得一见的猎物。

此刻在它眼里,它需要的是一个万无一失的机会,从而一举拿下眼前的猎物的保证。

苏葵同样紧紧的盯着饿狼的双眼,从那恶狠的目光里,很清楚的反射出自己此刻的处境,若是自己的眼神中流露出怯意,哪怕一丝,那头狼都会毫不犹豫的向自己扑来,将自己撕成碎片。

苏葵前世一直觉得自己很有动物缘,在她的眼中,特别是圆毛动物,都是温顺的存在,直到这一刻她才真正的明白,生物学中所不止一次谈及的优胜劣汰,胜者生存,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啊呜~”饿狼突然长啸一声,似乎是看出了苏葵的意图,眼见离火堆越来越近,已有些按耐不住王爷,妾本红妆。

苏葵被这突入而来带着凶厉的叫声给惊得脚下一个踉跄,控制不住的连连往后退了几步,这个动作更是惊动了伺机而动的饿狼,张了张口便以一种跳跃的姿势朝着苏葵快速的扑来。

苏葵瞳孔徒然收缩,也知想要稳住这头饿狼已是不可能,心脏扑腾的厉害,这种两世以来第一次出现的生死攸关的恐惧感,不断的冲击着她的大脑,有些混乱的大脑中隐隐只有一个想法: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决计不要束手就擒做一个猎物!

求生的意识让她强自迈起有些发软的双腿,转身便往火堆中奔去,眼见只有几步的距离,伴随着“喀哧!”的布帛撕裂声响起,苏葵便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给死死的拽住了。

“啊!”苏葵回头,只见那饿狼口中紧紧咬着自己的大半条裤脚,饿狼闻得苏葵这声惊叫,和近在咫尺的肉香,一腔兽性更是被激的四处激荡,眸子已变成了暗红色,发出几声闷吼声,举起一只前爪便往苏葵胸前拍去。

不懂武功的苏葵哪里敌得过这巨大的力气,闪过不及间人已被按在了半干的地上,胸口被压得几乎快无法呼吸,右手也在身体落地的间隙被压在了背下,苏葵皱了皱眉闷哼一声,还能动弹的左手挣扎着伸向身侧的火堆处,抓起一条燃了一半的树枝用尽全力的往饿狼身上抽去。

“啪!”的一声树枝断裂的声音响起,饿狼吃痛,枯燥的毛发已被火燎烧了一大片,“啊呜!”饿狼松开了咬住苏葵的裤腿,仰天痛吼了一声,压在苏葵胸口的前爪力气却丝毫不见松懈。

苏葵见状不由心惊,这饿狼显然是宁愿两败俱伤也不肯放过到嘴边的猎物了,左手又刚刚触及火堆,饿狼显然不愿在同一处吃第二次亏,见状,另一只前爪便按住了苏葵的左臂,自右上臂快速蔓延的疼痛感,立马让苏葵出了一身冷汗。

饿狼张口露出两排森森白牙,头便往苏葵脖颈处伸过去,苏葵咬了咬牙,也不知小小的身躯中哪里来的力气,奋力地拱起腰背,伸出被压在身下已近乎麻痹的右手,屈肘挡在脸上方,手掌奋力的压制着近在眼前的狼头。

饿狼腥臭的口水不停的滴落在苏葵的脸上,让苏葵一阵作呕,一直在心里自我催眠:冷静,冷静。

尽量不惊动饿狼,缓缓地屈起右腿,膝盖对准了狼的小腹处,便狠狠的磕了上去。

“啊呜!!”饿狼一阵痛呼,几次受挫已经让它彻底的失去了耐心,放开嵌制住苏葵的前爪,一个跳跃,一阵噌噌噌声响起,两只前爪皆是露出了锋利的暗刺,在暗淡的月光下折射出刺眼的光亮,精准无误的往双手撑地,刚欲起身的苏葵横空扑下!

苏葵见状竟一时忘了呼吸,有些发怔的望着饿狼发狂到近乎扭曲的脸,短短的几秒,仿佛一个世纪那般长,心里极清楚这回自己左右是逃不过了。

有些绝望的瞥了一眼昏睡的少年,只得在心中暗道:男主无处觅,不待作年芳啊啊啊…

“啊呜!啊呜!”苏葵被这震耳欲聋的吼叫声震得耳膜发疼,还不待她反应过来,便又觉得大地一阵颤动,“通!”的一声重物坠地的声响,伴随的便是痛苦不已的哀嚎声不间断的回荡在空气中。

苏葵望着在地上不住的打着滚挣扎的恶狼,来不及细想其中缘由,慌得站起了身,迈进了火堆内。

苏葵胸口快速起伏,惊魂未定般直勾勾的盯着已渐渐停止挣扎和嚎叫的恶狼。

用来束发的布条早在方才的搏斗中松开,一头及腰的青丝散落开来,虽泛着黑色的光泽却杂乱不堪,汗水早已把脸上的污垢给冲洗干净,露出了莹白的肤色,晶亮的眼睛上方浓密卷翘的睫毛托着一滴透明的汗珠,迟迟不肯落下,一张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惊魂未定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