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24 回府记

024回府记

“…那我自己找便是了,谢谢你送了我这一程,不然我还真不知怎么回这王城。”苏葵见他板着一张脸,也不想再多问什么,左右自己已到了王城,费些力气打听打听应没多大问题的。

话罢便弯了弯腰,伸出右手拨开了马车帘子。

“你…真要回去?”

苏葵转回头,见他一副眉头紧锁的模样,点了点头。

又沉默了一会儿,苏葵见他不语,刚想开口道别,便听他道:“把手伸出来。”

苏葵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反射性的递出了空着的左手。

少年自腰下解下那枚挂着红穗子的玉佩,递到苏葵那印着火红色月牙印记的左手心中。

苏葵犹豫了一瞬,虽然这玉佩很值钱的样子,但直觉看去便不是寻常的玉佩:“这太贵重,你还是拿回去好了。”

少年望着递回到眼前的玉佩,心中隐隐有些气郁:“拿着,你救了我,算是报答你。”

“我虽救了你,但你也带我出了山,已是互不相欠。”

话刚落音,苏葵又道:“那一巴掌姑且就算了…”

少年闻得那句互不相欠,那股莫名的气郁更盛了一些,冷笑一声:“互不相欠?小爷的命难不成同你一样不值钱?能让你一命抵一命,与我抵消掉?”

苏葵闻言立刻拉下了脸,忆起前世自己的生命就那般被亲生父母当做垃圾一般遗弃,而得以重活一次的机会,又有了家人,虽到这里以后,一直很惊险,也不知以后如何,但自己心中还是存着万分感激。

纵使昨日在凶猛的恶狼面前,也不曾想要放弃这来之不易的生命,一心只想着要活下来。

然而在他口中,却如此贬低自己珍视的生命。

不由得声音就高了许多,带了些嘲讽的意味:“你以为你的命就比别人来的珍贵吗,不过是比常人幸运一些,投了个好胎长了副好皮相而已,就算我只是一个乞丐,那又如何?像你这种自以为高高在上的人,视别人的生命犹如草芥,哪里会懂得生命真正的可贵之处!正如昨日,明明自己受了伤,却宁愿失血昏倒还固执的不愿包扎,连自己的生命都不懂得爱惜的人,有什么资格来评论为了活下去而拼命努力的人?”

见他脸色铁青,苏葵嗤笑道:“生气吗?我原以你只是年少不知事,任性了些,可如今才明白,不止如此。只有你这种人,才会用值不值钱来衡量生命的价值!没错,你的命的确很值钱,却毫无存在的意义。”

话罢,苏葵望着手中的玉佩,淡淡的道:“这般值钱的玉佩,又岂是我这个乞丐受得起的?你不必报答我救过你,因为,我已经后悔了。”

少年有些滞愣的望着被丢回自己身侧的玉佩,似是入了神。

“十七爷…那只是个没教养的野丫头,您不必挂在心上”中年男子已经被苏葵那番话给惊得出了一身的冷汗沈婠复仇纪事全文阅读。

少年回了神,拨开帘子,望着仰着头与城门两侧的守将攀谈的那个削弱的身影,浑身上下都与繁华的王城那么格格不入,与身侧络绎不绝的行人,形成了无比鲜明的对比,一身破烂装束更是引人频频注目,而她却恍若未见,丝毫不见自卑之意,小小的背却挺得笔直。

“秦连,她说的很对。”

中年男子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望见仍是一脸无感的少年,但看着他长大的中年男子却清晰的感受到了其中的不同,那种感觉,似乎是熄灭了许久的灯,又重新亮了起来。

中年男子的神情显得很激动,眼神中溢满了喜悦,口气颤抖的道:“十七爷…”

“回吧。”少年放下了帘子,暗暗握紧了手中的玉佩,自己竟是多久,都不曾这般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还是活着的。

“是!”秦连重重的点了点头,眸中似乎燃起了新生的火焰。

“我说你这人,怎的这般固执,快走开!”守卫已被苏葵缠的有些心烦。

“这位大哥,您就告诉我苏丞相府到底怎么走,不就得了?我也不用一直烦您了啊…”苏葵也有些无奈,这俩人怎都不愿告诉自己,难不成自己长的就这么像居心不轨之人吗。

再三思量下,苏葵便决定先回苏府,再打探璐璐的消息,不然自己这副模样哪里进的了软香坊,况且,苏小姐这个身份找起人来,要比起一个乞丐,应是有效率的多。

另个脾气稍微好些的侍卫摇了摇头:“不是不愿告诉你,告诉你了也没用啊,哪里有乞丐上官家门口乞讨的?你若真想在王城呆下去,我给你指个好地儿,城西那边有座破落的龙王庙,可以去那边儿。”

苏葵有些疑惑:“莫不是东街这边,是容不得乞丐的不成?”

话刚问完,随即觉得有些哭笑不得,整天被乞丐乞丐的喊,自己都已把自己当成一个职业乞丐了。

“那倒不是,城西那边多数住着好些个年纪跟你相仿的小乞丐,虽平时饭是比较难讨些,但不似城东这边的乞丐这般霸道,容不得外来的。”

苏葵微微晃了晃头,觉得不能再深入关于乞丐的问题了:“谢谢大哥,可我还是想去苏丞相府,我并不是去讨饭,而是…去寻亲!”

侍卫有些讶异的打量了苏葵一眼,似乎有些不信:“既然你有亲戚在丞相府当差,应多少能接济你一些,你又何至于会落魄到如此境地?”

“是这样的,因为我在路上银子被歹人给骗光了,无奈之下才一路乞讨而来,历经磨难才来到王城,又已经好几天未吃东西了,请两位大哥发发善心,就告知我如何去苏丞相府吧,我那亲戚迟迟未见我,也应当很是忧心…”

苏葵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便能让人信了五六分,加上长相也颇有些细皮嫩肉的感觉,阅乞无数的二人细看之下觉得确实不太似乞丐之流,如今又听她这般道来,也就信了七八分。

“谅你也不敢欺瞒,你可得记住了啊,沿着东街一直往前走,要不了一个时辰,便能望见一座极大的酒楼,叫鸿运楼,在往右边走,大概再走一个时辰就能看到丞相府的大门儿了。”

两个多时辰,那岂不是要走近五个小时的路程?苏葵暗暗抹了把汗。

“快去吧,眼下都快午时了,小姑娘脚力又不行,再晚些只怕要走夜路了!”好脾气的守卫善意的提醒着。

苏葵连连点头,礼貌的道了谢,这才进了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