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25 这不可能

025 这不可能

一秒记住,

直到日落西山,天空被一把火烧云给烧的通红似火,已有些站不稳步子的苏葵,方看到了鸿运楼三字。

苏葵此刻终于切身体会到什么叫做前胸贴后背了,两日未进米粮,又走了这么久的路,按理说,早早该是支撑不住了。

苏葵暗想,有时候,精神支撑和信念可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可是,再神奇都应当是有个限度的,此刻自己是真的近乎抬不动脚了,还有一半的路程未走,若再不吃饭,只怕还未走回苏府,便昏在路上了重修为邪仙。

苦着脸往怀中摸了摸,竟让她给摸出了几个铜板来,苏葵一张小脸立马笑开了花儿,这才记起这是去软香坊时,卖的那一篮子菜钱。

又望了望璐璐赠与的那方帕子还在,笑容更甚。

苏葵紧紧的攥着那几个铜板,昂首挺胸的往那灯火通明,气派不凡的鸿运楼走去。

这件事,很多年后苏葵忆起,都甚是佩服自己当时不可思议的勇气,那当真是无知者无畏的模范。

不过也很是庆幸自己当时的无知,如若不然,只怕自己已没命回苏府了

“唉唉唉…出去出去!”小二咧着嘴,一副嫌恶到像吞了苍蝇一般的表情,对着刚跨进一只脚的苏葵用力的挥着手中的汗巾,肥壮的身子急忙堵在门口。

苏葵皱眉抬了抬头:“怎么,还不让人吃饭?”

“切,吃饭?讨饭还差不多吧,你也不擦亮眼睛,好好瞧一瞧,这里头儿都是什么人!说的倒是好听,吃饭,吃饭可是要银子的!”小二一副目中无人的表情,不屑的道。

“我有钱!”苏葵摊开手心,几个铜板安静的躺在那里,一个紧挨着一个,都不愿露出脸来,像是在为苏葵觉着丢脸。

“哈哈哈哈…我告诉你,赶紧给我走人,不然别怪我动手赶人了!”小二止住笑意,换上一副狗眼看人低的表情。

“那…我买一个馒头,总是够的吧?”苏葵口气低了低,纵然恨不得马上离开,但还是没意气用事。

小二一把挥过苏葵托着铜板的手:“滚!跟你好生说还不听,别挡着我们做生意!”

苏葵哪里料到这鸿运楼的小二竟这般嚣张,毫无防备之下,手被震得发麻,她低头望着几个铜板朝着不同的方向滚去,心中顿时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混杂。

羞愤、气结、不甘的情绪溢满了胸腔。

“还不滚!”

本就是少年心性,苏葵也从不认为自己是个沉得住气的人,对什么事都能一笑而过。

这些日子受的磨难和委屈,似乎一下子涌上了心头,这种感觉是前世,从未有过的。

“别以为你是个女的,大爷就不敢动手!我告诉…”小二捋了捋袖子,气赳赳的往苏葵走来,可话还未说完,便见苏葵抬起了头,定定的望着自己。

那种眼神,让他一时无法开口,不寒而栗,不由疑惑这个乞儿身上,怎会是一个没用的叫花子该有的气势?

“你想告诉我什么?”苏葵缓缓开口,也深知与他硬碰硬,自己落不着任何好处

深呼一口气,拼命压下怒火。

在明知会吃亏的情况下,若还要逞匹夫之勇,那是假勇敢,真愚蠢。

“我…我不与你胡搅蛮缠了,去去去,赶紧走!”小二回了神,又粗着嗓子吼道,却没了再上前想动手的意思,而是转身进了客栈。

“哟!不好意思,二位大爷,小的方才只顾着打发那小叫花子呢,没长眼睛,撞到二位爷了!二位爷您先请!”小二诌媚的笑着,侧过臃肿的身子,给正欲出门的两位客人让着道。

苏葵见状垂了垂眸,不禁感慨世态炎凉雷武裂天全文阅读。

身形有些不稳的弯下身子,把那散落到铜板,依次捡起,放在手心里,细细端详,许久才站起身来。

本就虚弱至极,猛的站起来,只觉得眼前漆黑一片,身形晃了晃,脚下几个踉跄,意识混沌之际,鼻尖仿若嗅到一股冷香。

苏葵皱了皱眉,许久才能看清眼前的事物。

垂首望了望扶在自己左臂处的男子特有的骨节分明,修长的手:“多谢…”

端看这手,便知此人定非粗人之流,而这手放在自己褴褛的衣袖上,怎样看都无比突兀。

小二见状嗤了嗤鼻,转身进了喧闹的大堂之中。

苏葵这才意识到,自己这动作很有扮娇弱傍大款的嫌疑,说不准人家已认定自己是故意趁他走近,故意而为之。

“抱歉…”苏葵低低道,已将不稳的身子立的笔直。

身后的慕冬,见这微颤的背,眸光不定,并未多做停留,抬脚转了身。

他身侧那位瘦弱白净公子,跟上他的步伐,挥着手中的折扇笑道:“我还以为你今日吃错了药。”

慕冬转头望他一眼:“我今日有事,你回去

。”

“什么!你…你明明说好的!”白净的脸上浮现一抹怒色,竟是气恼的跺了跺脚。

而在苏葵不远处,一直盯着她的男子,许久才缓缓靠近。

“这位姑娘…我们可是,可是见过?”好听的男声在苏葵嗡嗡作响的耳畔响起,不难听出口气中的颤抖。

苏葵闻言不禁讶异,如今自己这副模样竟还能入眼?刚想看这搭讪者来者何人,方抬起了头,视线之内却一片模糊,只见像是一个男子伟岸挺拔的身形。

只这模糊不清的一眼,竟让苏葵觉得这些日子所有的隐忍,顷刻间都迸发了出来。

不受大脑控制,鼻子就是一阵辛酸,萦绕在眼眶的眼泪还未来得及落下,人却已经倒下。

苏烨望着眼前这张除却神色以外,其余皆与自己妹妹别无二致的小脸,雾气萦绕的双眸定定的望着自己,似乎有说不尽的委屈一般,已是忘了呼吸。

似乎怕自己发出一丝声响,都会把眼前的人惊走。

直到苏葵闭上眼睛,倒下的那刻,才恍然回神,忙的一把扶住她,随即打横抱起,对着同样惊愣的小厮三满急急的喝道:“立刻去请大夫过府!”

三满瞪大着眼睛,机械的点头转身,狠狠掐了自己一把,不管不顾的便是一阵狂奔。

“王爷,请恕苏烨失礼了,先行告辞,来日必登门赔罪!”话罢,还不待攸允点头答话,便抱着苏葵急急上了马车,只觉得一颗心焦灼的已无法用言语行述,更没心思去想这人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妹妹苏葵。

“王爷,这苏烨分明就是…”攸允身侧的侍卫见苏烨如此无理的举动,冷脸怒道。

攸允伸手阻止他再说下去,温润如玉的目光中一阵波动,语气却是极淡:“你见那昏迷的女子,眉眼间可与他有三分相似。”

侍卫身形一抖,不可置信的望向飞驰在夜幕中的马车:“这不可能…她分明,分明早已葬身与葬身与那大江之中,又怎会”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025:这不可能)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