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26 一则且喜一则还忧

026 一则且喜、一则还忧

一秒记住,

“王管家,去喊父亲过来!”苏烨刚迈进苏府,便对迎上来的王管家吩咐着,脚下的步子却不停顿。

王管家哪里看得清苏烨怀中那团黑乎乎的是“何物”,但见苏烨一脸着急,不禁担忧的问:“少爷,您不是与…一同商议事情去了吗,怎这般快便回来了,可是出了什么事?这是?”

苏烨闻言步子一滞,望了望昏迷的苏葵,思索了一会儿又道:“不必去请父亲了,待我确定…再与他说便是。”话罢,便疾步走远。

王管家迷惑的望着苏烨的背影:“那不是去小姐院子的路么…”

有些无奈的晃了晃头,已有些苍老的脸上现出一抹悲凉,自打小姐不在后,老爷和少爷说话做事越发同以前不同了。

就像老爷,每日都会去后花园坐到半夜,盯着夜空出神,不管自己如何劝都无用。

正出神间,便见三满领着挎着药箱的青衫大夫进了府门现代武神录。

管家蹙了蹙眉,上前问道:“府里何时有人身子不适了?”

自小姐走后,这偌大的苏府,统共便只有两位主子了,老爷和少爷可都好好的。

莫不是哪个胆儿大的奴才病了不成,竟敢私自喊大夫进府,且还是走正门,这三满跟着少爷这些年,何时也这般不懂规矩了。

三满满脸大汗的道:“王管家,是小姐…小姐回来了!”

王管家惊愣了一瞬,随即板起了脸,呵斥道:“休得胡言!你还真是越发没个下人样儿了,这样的话也敢乱说,仔细让人听了传到老爷那里,又该惹得老爷…”

“真的

!方才少爷刚抱着小姐进的门儿,您未瞧见吗?正是少爷让我给小姐去请大夫的!”三满急急打断王管家的训话,话罢便带着大夫径直往偏厅走去。

王管家见状忙又喝道:“少爷去了小姐的院子,未去偏厅,快带大夫过去!”

三满这闻言又急慌慌的转了身,一把抢过大夫的药箱:“秦大夫,咱赶紧些吧!”

自打听三满说自己要去给苏小姐看诊,就一直属于神游中的大夫,被三满抢药箱的动作给惊回了魂儿,才连连点头,丝毫不敢怠慢的加快了步子。

秦大夫的魂儿是回来了,可怜的王管家,只怕三魂已少了七魄。

苏烨焦躁不安,来回的镀着步子,直把秦大夫给绕的静不下心来。

院中的三满更是紧张的直咽唾沫,这真是小姐吗,虽然苏府里但凡是衷心些的仆人,都明白的很,当日小姐下葬的时候棺中只有衣冠和陪葬品,但小姐落下山崖是老爷亲口说的,连马车都摔得粉碎,小姐又是如何逃过一劫的?

可若不是,世间怎会有一模一样的两个人?

头脑简单的三满抿了抿嘴,心道只要小姐无事就好,其余都不去想它。

双手合十,虔诚的望着明朗的夜空,不住的喃喃道:“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一定要保佑小姐,求求您千万别让少爷空欢喜一场啊…若您成全,三满日后定日日叩头烧香…”

“大夫,到底如何?”苏烨俊脸上满是不安的神情。

“回将军,苏…这位姑娘并无大碍,只是脉象有些不稳,应是劳累和未有进食所致。”秦大夫见苏葵这般模样,实在不敢相信这是丞相府里的千金小姐,便把苏小姐改成了这位姑娘。

“三满!”苏烨闻言急忙喊道。

还在祈福的三满闻言赶忙弯腰走了进来:“少爷,唤奴才有何吩咐?”

“赶紧让膳房备膳,再找个丫鬟过来伺候

!”

“是,奴才这便下去吩咐。”三满一边应着,一边退到外间,才转身出了房门。

苏烨声音低了低:“那身上的伤呢?”

“多数是一些荆棘刺伤或是磕绊所致的皮肉伤,并不打紧,只是左臂处…依我看应是为猛兽利爪所伤…”

苏烨把目光移到**的苏葵身上,见其苍白的脸上,那五指分明的掌印,让苏烨彻底寒了脸,忍不住双手握拳,劈啪作响。

秦大夫闻声冒出了冷汗:“苏将军毋庸太过担心,我先把伤口稍加处理一番,再开些调理的药方,好生养着,最多半月便可痊愈护花高手在现代。”

“但凡是有需要的药材,您尽管开便是,再稀缺也无妨。”

秦大夫咋舌,不过就是身子虚脱、受了些伤,哪里需的上什么稀缺的药材。

话虽如此,但还是忙不迭的应下。

在苏烨、三满、王管家三人的一夜未眠中,迎来了次日的清晨。

苏烨早早便过来了,见苏葵仍未转醒,虽是急于求证,却还是未把人叫醒,只吩咐了丫鬟好生看着,怀着一则且喜,一则还忧的心绪去上了早朝。

近午时,苏葵方悠悠转醒,入目便是绣着粉色蔷薇的白色床幔,往四周看去,竟全是白色,就连覆在身子的锦被也不例外。

“我这是…又死了吗…”记得昨日自己昏在鸿运楼门前,其余的便没了什么印象,其间隐隐听到有人的说话声,却又听不清到底是说的些什么。

缓缓支着胳膊坐了起来,锦被随着滑落,柔滑的触感让苏葵一怔。

死人,不都该是没有感觉的吗?

疑惑的拨开了垂下的床幔,房间的摆设一展无余,上好檀木所雕成的桌椅上的刻着细致的花纹,梳妆台上简简单单搁置着一面镶着银边的铜镜,一把月白色的象牙梳,两个紧闭的首饰盒,台下一把梨花木椅

处处流转着所属于女儿家的细腻温婉的感觉,不难猜出这主人应便是位简单温柔的姑娘。

正思索间,脑海中便快速的闪过一连串的记忆。

这原是自己从前的闺房,苏葵了然的想着。

随即便被自己这个想法给震住了,这分明是之前那位苏小姐的闺房,自己方才怎么会认为就是自己的闺房?

而且,自己是如何回到苏府的?

“小姐,您醒啦?”

正失神的苏葵被这声音给微微惊了一惊,抬头便见一个身着梅红色衣裙,不过二八芳华,看起来十分讨喜的丫鬟。

一手端着饭菜,一手刚拨开隔开里外间的帘子,神色惊喜又带些紧张的望着自己。

苏葵脑海中迅速过滤着这个丫鬟的信息,才对她微微点头。

苏小姐的记忆中,眼前的丫鬟名唤小红,平时主要伺候苏烨,苏府的家生子,爹娘均在苏府当差。

苏葵望了望她一身梅红色儿的衣裳,对苏老爹取名的品味,着实不敢恭维。

小红见苏葵对她点头,笑意更深了些,把饭菜放到那张檀木桌上,恭敬的询问道:“小姐,您如今身子太弱,少爷叮嘱要吃些清淡的,可奴婢觉得白粥太素了些,便让我娘熬了些小姐爱吃的皮蛋瘦肉粥,和莲子羹,小姐想吃什么?奴婢伺候您用膳。”

“都可以,小红,我爹呢?”

小红且惊且喜的抬起了头,声音有些激动的道:“老爷…老爷还不知小姐回来,少爷怕怕是做梦,并未敢告知老爷!”

小红连眼睛里都是笑意,心道:破三满,还敢骗自己说不一定就是小姐,不是小姐又怎会知道自己叫小红!

苏葵心下了然,定是自己一直昏迷不醒,而真正的苏小姐又确无生还的可能,苏烨八成是不确定,怕惹了苏老爹伤心,才瞒着的。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026:一则且喜、一则还忧)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