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27 原来苏爹不老

027 原来苏爹不老

一秒记住,

“小姐,奴婢现在便去告诉老爷,老爷肯定…肯定会,那个词儿怎么说来着,奴婢想不起来了,总之就是很高兴!”小红激动的攥着双手,有些语无伦次。

苏葵见状不由也被传染上了几分激动,心底却也藏着隐隐的不知所措。

“不用,我想亲自告诉爹爹,我回来了。”

“对对对!这天大的喜讯定是要小姐亲自与老爷说才是,奴婢方才太高兴,一时忘了!”小红忙附和着点头,眼睛眯成了一道缝儿。

苏葵只得苦笑,自己只是觉得,虽有了苏小姐的记忆,但一时还没想好怎么面对苏家父子才好。

“小姐,奴婢先伺候您用膳!”小红替苏葵把床幔拨到两侧的银钩之上,方又端起那红木托盘上的莲子羹,小心的伺候着**的苏葵。

苏葵别扭了一瞬,终究没有拒绝,既然已经选择了要在这里好好活着,那么,这些迟早都是要习惯的

小红这边刚收拾完碗筷,还未能出的苏小姐的栖芳院,便见王管家走了过来。

“爹!”

“恩。人醒了?”王管家见小红手中托着的碗筷,语气不明的问道。

小红笑了笑点头,随即有些不满的瞥了王管家一眼道:“爹,什么叫人醒了啊?那分明就是小姐,您怎的和三满都一个口气。”

“你是说…那真的是小姐?”王管家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大概这便是人的通病,愈是在乎的东西,越是不敢轻易去相信。

“不信您自己去瞧瞧!我要去告诉三满了!”小红心情大好,双手托着托盘竟也能一路小跑。

--------

“小姐,您先休息着吧,待晚上老爷回来,老奴再带小姐一同去见老爷。小姐离开的这些日子,老爷日日都会在后花园的亭子里坐到半夜都不肯回房,少爷回来也会陪着老爷坐到很晚才回房。”刚在苏葵的劝说下,止住眼泪的王管家,提到这,又是掉了几滴眼泪。

“王管家…我现在,都已经回来了。”苏葵见眼前不停抹眼泪的王管家,心下多了几分笃定,或许自己决定回到苏家,确实是对的。

“昨天幸好少爷碰见了小姐,真是老天爷有眼!”王管家不住的点头,这才止住了眼泪都市大高手最新章节。

“是的,老天爷待我不薄…”这一刻苏葵由衷的这么认为。

待到夜色稍晕的时刻,小红又伺候苏葵用罢晚膳,王管家这才来了栖芳院。

“小姐,方才听同老爷一块儿出去的侍卫说,老爷在外面已用了晚膳,回府便直接去了后花园。”

“恩,那我们便去后花园吧。”早已收拾得当的苏葵,闻言便自椅上立了起来。

“是!”王管家笑盈盈的应着,三人便一同出了栖芳院。

走在前面带路的王管家手中持了个红灯笼,显得很是喜庆,自打苏小姐出事儿后,苏府已有些时日未曾见过这般的大红色儿了

“爹,你做什么一直往后瞅,你瞅的我都觉得有些慎得慌”小红往身后看了看,小声的道。

分明离的不到三步的距离,王管家还是不时的回头看一看苏葵,好像生怕她会消失了一般,手中的灯笼随着他而晃动着,灯光跳跃不定。

王管家瞥了小红一眼,这才专心的打起了灯笼。

苏葵见状不禁莞尔。

苏葵踩着脚下形状颜色各异的小鹅卵石铺就的小路,嗅着两侧的花草发出沁人心脾的幽香,心情又添了几分悦色。

这花草种类繁多,甚至还有许多苏葵只是在书中见过的,她也勉强算是个爱花之人了,前世也对这方面有过些较浅的研究。

然而,她最钟爱的却是那甚少人注目的蜀葵花,最爱的品种且还是恶俗的大红色。

记得五岁那年,第一次在角落里见它开的那般不起眼,却透着一股肆意,就如同看到了自己的灵魂那般。

而无父无母的她,苏葵一名,便由此而来。

苏葵回了回神,告诉自己,无父无母,那已经是从前了。

含笑抬了抬头,便望见一个朱红色的小亭立在花园中央。

庭中坐着一个伟岸的身影,明明是挺得笔直的背影,却凭空给人以萧条的感觉。

苏葵顿下了步子,几欲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

不管自己再怎么对他有种强烈的亲切感,但毕竟,自己只是人家半冒牌的女儿。

王管家回头,见苏葵只是呆呆的望着苏天漠却不言语,把手中的灯笼递给苏葵身侧的小红,才走近亭子带了些激动的口气道:“老爷,您看”

话未说完,便见苏天漠无力的摆了摆手,自亭中传来了那略带疲惫的声音:“唉,我已说了多少遍了,不必每日过来,你早些下去歇息去吧

。”

苏葵鼻头猛地一酸,只觉胸口被某种情绪涨满,声音带了些哽咽,低低的喊道:“爹。”

亭中的背影颤了颤,却没回头。

王管家又走近了些:“老爷,您看啊,是小姐回来了!”

苏天漠这才颤巍巍的扶着石桌站了起来,缓缓的回过头。

见一身白衣的苏葵的苏葵安静的立在那里,显得愈发不真实,苏天漠布满血丝的双目中,是苏葵从未见过的那么浓烈的哀伤在涌动着。

苏葵稍稍一愣,自己虽有苏小姐的记忆,但未见到真人前,均是模糊的身影,原在她的意识里,一直认为苏爹是苏老爹级别的少年剑皇。

但眼前的苏天漠,分明是个不折不扣的帅大叔,最多也就四十岁。

苏葵撇开心头的触动不说,又带了几分窃喜,原来自己这爹不仅好,还帅。

但见他分明是不信的神情,苏葵方又轻轻的唤了声:“爹,是我回来了。”

“是阿葵吗?”苏天漠连声音都也带着几丝颤动。

苏天漠一副好像中电的样子让苏葵不禁担忧,真担心他再抖下去,万一抖出什么毛病来。

忙又肯定的点头,声音重了些:“爹,是阿葵。”

苏天漠似哭似笑的扯了扯嘴角,眼神锁在苏葵身上,不敢移开。

苏葵的瞳孔中就是这样一个高大俊朗的中年男人,满带着温馨的味道,瀑布般倾泻而下的月光洒在他的身上,一步一步的向自己走来。

这副温暖的画面每每想起,都会让她有热泪盈眶的冲动。

苏天漠停在离苏葵一步开外的位置,伸出颤巍巍的手臂,但又似不敢碰触到苏葵那般。

苏葵一把抓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脸上摩挲着,眼中带了些泪光,冲他一笑

苏天漠的手很是粗糙,但十足暖和。

苏天漠大概被这种温热的触感回了神,才一把把苏葵捞进怀里,不住的喃喃道:“原来真是我的女儿回来了,我的女儿回家了”

这还是两世为人的苏葵第一次与人这般亲密接触。

情感丰富的王管家又开始抹眼泪了,甚至想痛快的哭一场才好。

扯了扯同样瘪着嘴抽泣的小红,父女二人便相携离开了后花园。

苏天漠半晌回过了神,才慢慢的放开了苏葵,双手放在她削弱的小肩膀上,慈爱的打量着她,心疼的道:“怎的瘦了这么多都是爹不好,让阿葵受苦了”

苏葵摇了摇头:“没有,阿葵并未受什么苦。”

苏天漠眼神满是愧疚,覆上苏葵的侧脸皱眉道:“这是”

“昨夜有蚊子,我没控制好力气,一早起来,便肿成这样了。”

苏天漠只是点头,心中已是有了计较,这掌印,与苏葵的小手不知差了多少。

苏天漠笑了笑:“那咱们苏府里的蚊子还真不惧冷。”

苏葵心虚的干笑几声:“还真是”

苏天漠见状也不强迫她,扯着她往亭中走去:“你哥哥倘若知道你回来话,定得高兴坏了。”

“爹,我昨日便是在鸿运楼碰见了哥哥,同哥哥一道回来的。”苏葵不着痕迹的撇过自己昏倒的事情。

苏天漠这便板了脸:“这臭小子!竟敢瞒着老子!”

“爹,是我不让哥哥告诉您的,我这不是想给爹爹您一个惊喜吗”苏葵皮糙肉厚的撒着娇。

苏天漠见状这才露了笑意,扶着苏葵的小脑袋:“你这回回来,嘴巴倒是甜了不少。”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027:原来苏爹不老)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