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28 苏家父子都是宝

028 苏家父子都是宝

刚刚回到苏府的苏烨,径直便去了栖芳院。

却见栖芳院内空无一人,只有苏葵的房间里掌的纱灯,透着昏黄的光线。

推门进去后,苏烨站在外间隔着珠帘,却只见里间的床幔被拨到两侧,锦被折的很是齐整。

这个场景,是这些日子每日都会见到的,回回来到苏葵的房间,都极怕这安静的场面,似乎在提醒着他,苏葵早已不在了。

苏烨身形晃了晃,仿佛昨夜只是发了一场梦,如今梦醒了,一切又与之前无异。?? 未待作年芳28

“少爷...”提着热水进来的小红,便见苏烨立在外间,目光一瞬不瞬的望着里面。

苏烨回头,见小红一脸的喜形于『色』,心中不禁又生出了几分希冀,口气似是试探:“怎就你一人了?”

小红放下木桶,有些疑『惑』:“少爷,小姐与老爷在后花园呢,自然就奴婢一人了。”心道难道少爷回府直接来了栖芳院,并未去寻过老爷不成,可少爷每日回府,不都是先去跟老爷请安的吗?

苏烨确实有日日跟苏天漠请安的习惯,可今日实在心下着急,便破了这个请安的习惯。

“你说小姐?小姐跟老爷在后花园...你说的可是表小姐?”苏烨神情不定,似喜参忧。

“小姐是小姐,表小姐是表小姐,奴婢怎会喊错,再说,表小姐前些日子不是已经回了西宁了吗?”小红颇有『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苏烨闻言,再不迟疑,风一般的出了栖芳院。

不消半柱香的时间,人已纵身来到了清越亭边,顿下了脚步。

只见苏天漠与苏葵同坐在矮石凳上,苏葵单手支着下颚,不知是说了什么,惹得苏天漠发出一阵阵爽朗的笑声来。

苏烨望着这天伦之景,神情是纵使在得知苏葵出事之后,都不曾有过的热泪盈眶。

沉浸在温情中的苏葵自然是没注意到,可苏天漠是何许人也,自是远远便听到了苏烨急『乱』的脚步声。

“臭小子,立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过来异界萌灵战姬!若不是阿葵替你说情,你看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你,竟敢瞒着老子了!”苏天漠止住笑意,故意绷着一张脸冲着苏烨吼道。

苏葵这才转头,便见一身月白长袍,腰间系了一条深蓝『色』宽缎腰封,愈加衬出他欣长的身材,一头墨发整齐的圈在头顶,冠以银质冠笄。

棱角分明的俊脸之上,闻得苏老爹的话,现出了几分少年特有的生动之『色』,不赞同的扯了扯嘴角,却也不敢辩驳,一副稍显委屈的神『色』。

苏葵见状不由暗叹一声,遗传基因果然是决定帅哥诞生比例的不二因素。

“哥,过来坐啊。”苏葵很是熟稔的喊着。

苏烨见状,才快步走近,几步便行至苏葵身旁,双手晃着她的肩,似还是不敢相信,眼睛睁得极大:“阿葵,真的是你吗?”

“哥,是我是我。”苏葵有些无奈的答道,今日被小红、王管家、苏爹问了不下百遍了。

“跟哥说说,这些日子你都去哪儿了?你是怎么从哪些高手眼下逃生的?还有,这些日子可有吃饱穿暖,住在何处?啊?”边说边还不停的晃着苏葵的双肩,双目中俱是关切。?? 未待作年芳28

“哥,别晃了...都晕了...”

苏天漠抬手“啪!”的一声狠狠的打在苏烨的脑袋上:“快松开!你这缺心眼的,你妹妹能经得起你这傻力气晃吗?”

苏烨苦着脸松开了苏葵,『揉』着脑袋在苏天漠身侧坐下,不甘心的嘀咕道:“我这不是一时心急么...我都这么大的人了,您还这么打啊...”

“你还有脸说你这么大的人了?这么大的人了整日做事儿都没个分寸!”苏天漠见他还敢顶嘴,一双又恢复了炯炯有神的眼睛瞪得老大,气赳赳的教训着苏烨。

苏葵见状不由失笑,苏小姐的记忆中苏天漠便是个极偏心的,对苏烨打小便要求苛刻,动不动就是棍棒伺候。

对苏葵那却是恨不得把月亮都摘下来哄她开心。

可大抵是由于兄妹二人悟『性』、心『性』颇有差距的缘故,以至于不管苏天漠如何对苏烨严厉,没好脸『色』,苏烨却还是自顾自的长成了一副阳光开朗、与沉稳搭不上边儿的模样。

在外人面前虽是还有些一位大将军该有的秉『性』和形象,可一旦到了苏天漠跟前,便又是一副活脱脱永远长不大的模样。

只是这些日子经过苏葵的事,人才深沉了些。

而苏小姐自幼便是被父子二人捧在手心的,但凡是喜欢的,不必开口便能有人送到跟前。

可偏偏苏小姐除了弹琴和叹气就没有热衷的事儿了,以至于苏天漠掏空心思也难见其展颜一笑。

由于早产的缘故,身子又是极差的,『性』子本就相当内敛,所以半年不出苏府大门都是家常便饭。

至于朋友闺蜜知己什么的,更是不必提了,统共就只有一人---自己。

所以,苏小姐便毫无疑问的成长成了一位极其文弱、文弱中又带着怯懦,怯懦中又夹杂着几丝忧郁的大家闺秀。

苏天漠见苏烨服了软儿,神『色』这才柔了下来,一脸关切的对着苏葵问道:“你哥说的是,爹方才太高兴竟一时忘了问你了,你一人是如何在西磬江里躲过那些高手的追杀的?”

“依我看,那些人并无意置我于死地,应是想挟持我的,情急之下,我便投了江...”这说的确是实话,苏小姐的实话罢了。

“阿葵,你怎能那般犯傻天价老公求上位!最新章节!”苏烨闻言便显出紧张的神『色』。

“你哥说的对,所幸老天有眼,倘若真出了三长两短来...”苏天漠摇了摇头,语气中带了几分痛『色』。

“哼,这个老狐狸,竟做出此等让人唾弃的事情来!想必他应是想劫持阿葵,从而胁迫苏家为其卖命,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苏烨只要一想到,因为皇上对苏家的怀疑,险些害的苏葵丧命,就不禁暗暗心惊。

苏葵暗暗叹了口气,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皇上这般怀疑苏家的忠诚,倒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如若他肯放苏葵一马,想必苏家定会同从前一样忠于朝廷,竭力辅佐太子登基。

只是,苏天漠推了皇上的赐婚,也难免会让人怀疑苏家的用心。?? 未待作年芳28

想到这,苏葵望了望苏天漠宠溺的眸光,不禁有些动容,宁愿惹来质疑,都不愿牺牲自己女儿的幸福来换取皇上的信任。

可想而知,他对这个女儿是真的疼到了骨血里。

只怕经过这件事,即使“苏小姐”现在已经安然归来,苏家定是已对宫中产生不小的芥蒂了。

“阿葵,那西磬江的江水如此之深,你既是落入那大江中,又是如何平安无事的?”苏天漠微微皱着眉。

苏葵见父子二人皆是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望着自己,删删减减的解释道:“兴许是我命大,本也没抱生还的希望,待我醒来的时候,才知被江水冲到一处荒岛,为长居岛上的一对好心父女所救,这才险险逃过一劫。”

见二人并未有不信的神情,苏葵又道:“在岛上休养了些时日,待身体养好之后,他们便找船送我回了王城。”

苏烨显然是不信这一路上真如苏葵说的这般轻描淡写,自昨日她被饿昏的事,和身上的伤来看,便能得知这一路上必定是凶险异常。

刚想开口,却见苏葵对着自己使着眼『色』,苏烨微怔了一会儿,才明白她的意思,应是不想让苏天漠担心。

苏烨犹豫了一瞬,还是决定顺着她的意思。

心道左右日后自己可以派人细细调查,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定要十倍百倍还过来。

苏葵见他还算上道,这才松了口气。

“这对父女可真是对咱们苏家有了大恩啊,来日为父定要亲自拜谢才行。”沉浸在感恩中的苏天漠,并未分神去注意兄妹二人的眼神交流。

“爹,在岛上的日子,我多少听出那父女二人的身份似乎不甚寻常,一直隐居在岛上也是有原因的,并不想为外人所知,我们暂时还是不要过多打扰的好。”

苏天漠会意点头:“既是如此,我们便尊重他们的意愿便是,若是日后他们有用得着苏家的地方,我们定是万万不能推辞的。”

听到这,苏葵才猛地想起:“爹,眼下正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了...”

苏天漠一滞,显然没想到这报恩的机会来的如此之快:“哦?你所指的是什么忙,有需要苏家去帮的?”

“是这样的,这位救我的姑娘是同我一道回了王城的,可到王城之后,我二人便失散了,我担心时间久了,会出什么事。”

苏天漠点了点头:“这事确实耽搁不得,一个姑娘家在这人生地不熟的王城,很是危险。”

苏烨见父女二人聊得起劲,把他晾在一旁,有些急了,便开始学会抢答了:“恩,明日我便吩咐下去,让人着手去找,你且与我说说,这位姑娘的年龄和音容相貌灵舟最新章节。”

“和我年纪相当,身量儿比我稍稍高上半指,长相灵秀,肤『色』白皙,看起来十分惹喜,说话做事...有些不经大脑。”苏葵认真的答道。

父子二人闻言很是意外,一则是因为苏葵向来不会说别人不经大脑诸如此类的字眼,虽这话只是陈诉事实,未带歧义。

二则是因为父子二人潜意识里总认为这恩公的女儿应是个蕙质兰心,成熟稳重的女子,才比较符合救命恩人的形象。

一时间有些不适应竟是个十五左右的少女,且还是个没什么大脑的。

璐璐若是知晓苏家父子已把自己当成了个没大脑的定是要喊冤了,自己只是没出过岛,不谙世事罢了。

“恩,王城虽大,但既然有线索,找起来应也不难,你且放心便是。”苏烨许久点头,安慰道。

“哥,我觉得软香坊的嫌疑应是最大,失散前我们曾于软香坊守门的两位镖师,起过些小争执。”

苏烨蹙了蹙眉,也只软香坊可不是个想进便进,想出便出的地,别人或许不知,但他可清楚的很,这软香坊幕后的靠山,便是允亲王。

若真是被那里的人掳了去,还真不好来硬的。

但转念一想,如今攸允正极力拉拢苏家,若真确定了人在那里,应也不难要人,左右不过一个人情,这姑娘是救了苏葵的,别说一人人情,纵使是一百个也都是无妨的。

“你放心,我定把人平安无事带回来。”苏烨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苏葵听他笃定的口气,一颗心多少也落下了一半。

“好了好了,有什么事明日再谈也不迟,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阿葵刚回来,当是好好休息才行。”苏天漠见也没多大的事儿了,便催促着苏葵回房休息。

苏葵颔首,这些日子确实是累极了,只怕不是一两日休整的过来的。

苏烨闻得那句以后有的是时间的时候,显得格外的欣慰。

父子二人便一同送着苏葵回了栖芳院。

苏葵见二人一左一右的把自己护在中间,心中不由的洋溢着暖意。

小红立在苏葵的厢房门口,见三人相携而来,带着浓浓的笑意福了一福。

“阿葵,原先你院子里的那四个丫鬟,前些日子都打发出府了,这几日便让小红伺候着,过几日再寻些背景干净的姑娘到府里来,你选上几个便是。”

苏葵自是没意见:“一切全凭爹爹做主,您和哥哥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恩,你进去罢。”

苏葵点头,直到踏进了门槛,回头却见父子儿子竟还保持着负手而立的姿势,全然没有要走的意思。

苏葵颇有些无奈的道:“爹,哥,你们快些回去吧,左右我又丢不了!”

小红掩嘴笑了笑,弯了眉眼。

父子二闻言也是相视一笑,这才点头转身出了栖芳院。

苏葵见状不由笑出了声儿,心道自己可真摊上大便宜了,爹爹哥哥都是个宝,且把自己当成个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