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29 相亲盛况

30 有人清场

苏葵懒得站起身来,索性就坐在石凳上,经过这些日子无情的沉淀,她已经对苏烨不抱希望了。

苏烨几乎每日都会带几位姑娘来苏葵的院中,而这些姑娘,便是他按照苏葵提供的线索,寻找的那位恩公女儿的候选人。

这些姑娘皆是孤身一人初至王城的,八成都是乞儿,再剩两成便是风尘女子了,其实一个外来女子无权无势,想要在这繁盛的王城中活下去,不外乎这两种法子,还算稳定些,至少能吃上东西。

“阿葵,你看看,这里面可有那位姑娘?”苏烨一脸希冀,让苏葵有些不忍打击他。

苏葵抬了抬眼,只是一眼便知其中没有璐璐,而且,这与自己描述的也差的太远了些。

“哥,我说的是与我年纪相当...”苏葵望着一位至少也有三十岁的妇人,嘴角抽了抽。

苏烨咳了咳:“兴是他们没听清我的交待...”

“可...那至少也得是位姑娘吧?”

苏烨顺着苏葵的目光望去,这才发现原来其中还有一位约莫十多岁的少年。

“这群饭桶...看我回头不好好教训教训他们!”

苏葵微微叹了口气,按照惯例让小红送她们从后门出去,每人给一两银子。

见人已出了院子,苏烨这才坐下。

“他们起初寻来的也都是差不了多少的,这王城再大也早该寻个遍了,想必他们也是无人可寻了,才越发离谱了些。”苏葵了然的道。

苏烨点了点头:“你说,那位姑娘会不会已是脱险,出了王城?”

“我也不知,但愿如此吧,想来这些时日过去,都未寻到,九成是人不在王城了。”苏葵清楚,苏家的暗卫绝不是吃白饭的饭桶,其实自己早在半月前就有些灰心的,只是还存着一丝念想,而现如今,这一丝念想也彻底熄了火。

“你也莫要太过忧心了,若出了王城应是无事了,倘若...真有了什么事,如今再担心也是无用的了...事情已成定局,节哀顺便吧。”苏烨‘安慰’道。

苏葵闻言不由苦笑,这苏烨安慰人的方式总是不尽如人意,好在这些日子自己已摸清,他在自家人面前口无遮拦的性子了,不然自己只怕要被他这话给气的半死了。

“对了,咱们府门口,总不能一直这般下去吧?”苏葵有些不敢去想苏烨口中的节哀顺变,便转了话题。

苏烨失笑:“你竟也听说了?我和爹昨夜也商议过了,可终究都没想出个合适的法子来。”

那些守在府门口的暂且不提,就说日日来苏府‘探望’苏葵的小姐们,哪个不是出身名贵,总不好直接赶人吧?

正所谓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可有人欢喜有人忧,任何事情端不能只看一面。

且这忧的人绝不止苏葵一人,比如深受其害的三满,再比如明明不干她事儿,她却觉得威胁到自己了的华颜公主。

所以,待苏葵酝酿出计策之时,也有人开始忍无可忍了。

其实卫国上下大概无人不晓,华颜公主对苏烨一片痴心不改。

这也是直接导致虽苏烨年轻有为,长相俊朗却一直没媒婆上门说亲的不二缘由。

有些偷偷暗恋着苏烨的女子们,更是整日以泪洗面,还得把自己的心思藏着掖着,可谓是惶惶不可终日,只怕哪日若是被这刁蛮任性的华颜公主发现了,后果不堪设想。

早年一些对苏烨表露爱意或是不小心泄露了爱意之人,无一逃得过华颜公主或软或硬、或明或暗的报复。

其实,华颜公主近几年来,已收敛了许久,就拿这件事儿来说吧,虽这些女子根本不是打的苏烨的主意,当然,主要是不敢打他的主意。

但看似大大咧咧的华颜公主,实则是个心思慎密的,特别是有关苏烨的事儿,那更是慎之又慎。

且又比较注重于防患于未然,所以这档子事儿若是换做从前,定是要早早过来发飙了。

依她这副性子,能忍耐到现在,实属不易。

本来想着这些人过不了多久便散了,哪里想到能持续这么久。

华颜公主呆在她的华颜宫里,越发觉得不能任由事态继续恶化下去了,是时候给她们敲一敲警钟了。

苏葵被十来个家丁护着,刚行至苏府门前,便被这比想象中还要壮大的的场面给震慑住了。

由于此时已经入夏,未免日头较大,大多数人竟已搭起了形形色色的矮棚来乘凉。

正如小红所说,吟诗作赋抚琴唱曲儿,杂技表演应有尽有。

经过这一个多月的经验累积,众人也都不似起初那般不知所措了,一切都井井有序的进行着。

有钱赚的地方,自然就有商贩,但王城是有王法的,摊位自然不能乱摆在重臣府前。

所谓无奸不商,商人们总是有着钻空子的头脑,既然不能摆在这,那总是能路过的,并没王法约束百姓的行动自由权。

于是乎,便有不少推着板车的商贩们频繁的“路过”苏府门口,上面摆着形形色色的手绢、荷囊、折扇、首饰等等。

自然,哪里都是少不得卖糖葫芦的那位小哥。

且来此的人,除了商贩外也不尽然全是来相亲的,比如,那个怀中抱着一个,手中扯着一个的妇人,定是来给自己那看似就有些缺心眼的妹妹长眼睛、出谋划策的。

苏府门前的大道极宽,足有百尺开外,这般聚在此次虽不算拥挤,但也果真热闹非凡,乍看之下,如同进了王城东街。

不对,那个挤在人群中瞪大眼睛看表演吞刀的人,看着怎的这么像去后门送那几个乞儿的小红,立在她身边欢呼不已的不是苏爹院子里的二虎吗?

还有那位蹲在角落大叔,一脸正色的听着算命瞎子讲解的,不是王管家又是谁!

苏葵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沉浸在热闹中的众人,这才发现自己往府门口一站,根本没人分神来注意自己。

这与她想象中,自己一出场便聚焦全场瞩目的情形,明显有些相违。

还好心理建设良好,苏葵很快便适应了这混乱的场景,用眼神示意身侧的三满赶紧搞出点动静,好引起众人的注意,方便自己发言。

早就被那吐火的杂技吸引的三满,半晌才反应过来,给了苏葵一个放心的眼神,便清了清嗓子。

苏葵见状很是放心,理了理衣裙和胸前的青丝,已然做好被注目的准备。

“大家先静一静,往这里瞧!”三满尽量放大声音,对着人群喊道。

苏葵听着三满这干瘪苍白且毫无吸引力的一句话,低低叹了口气。

隐隐明白了为何苏府门前一有了动静,小红便整日往外跑了,试问,三满拿什么来跟这些表演杂技的比拼吸引力。

然而,四周一阵低低的惊呼声后,竟真的齐刷刷的静了下来,随后便有些参差不齐的跪了下去。

苏葵呆了一呆,觉得自己的大脑不甚好使,怎的突然就跪了。

“草民{微臣、臣女}参加华颜公主,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苏葵抬头只见自己右侧,不足十步远的大道中央,停下了一顶紫色的轿撵,自那高顶儿华贵的轿中,被几个丫鬟搀扶而出的一个身着蓝色宫装的女子,正是华颜公主。

苏葵既有苏小姐的记忆,自是知道这华颜公主是心仪苏烨的,脑袋稍稍一转,便明白了其中的沟沟壑壑,心道既然有人来清场了,兴许就不用自己再费口舌了。

苏葵垂首矮下身子,正欲行礼之际,便见一双纤长玉手轻扶在了自己的手肘上方。

自上方传来不冷不暖的声音:“苏小姐大病初愈,不必过多拘泥礼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