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33 可怜人与可恨处

033 可怜人与可恨处

这世上,一切幸与不幸的起源不过知足二字,而不知足永远是人类的通病,可不知足却也划为两种,为该和不该贴身死神全文阅读。

该有的不知足,是有一个正确的目标,可使人为其努力从而得到想要的东西。

不该有的不知足,便是从一开始就立错了目标,本就不是自己的东西,盲目的追逐,只会使人『迷』失心智,姚敏便是一个例子。

倘若不是当年自己把苏葵推入荷塘险些丧命,又存了诬陷华颜公主的心思,今日也不会发生此事了,所以说一切皆有缘由。

正如方才在危急关头,姚敏便只想着保命,什么名节名誉自然都成了次要。?? 未待作年芳33

可此刻得偿所愿捡回了一条命,却又在忧心自己的名声问题了,别人暂且不说,就说那史红『药』,定会把此事闹的满城风雨不可。

“七小姐,您没...没事儿吧?”跟上姚敏的小丫鬟晓芙,紧张的问道。

正忧心着的姚敏,此刻见到晓芙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贱婢子!你见本小姐是不是没事?方才你倒是藏到哪里去了!”

晓芙身形战栗着,不敢言语,递出手中的丝帕,怯懦的道:“七小姐先擦一擦吧,若是被府里的人看到,传到老爷那,又该责怪小姐了...”

姚敏一把夺过帕子,攒了攒额角的血,刺痛感让她忍不住龇了龇牙,狠狠瞪着晓芙道:“回到府里若是敢胡说,仔细你的皮!”

“哟,姚七小姐,在一个婢子身上撒的什么气儿呀?”一阵调笑声传来,姚敏回头便见史红『药』被几个名不经转的世家小姐拥簇而来。

“史小姐、各位小姐安好。”晓芙看清来人,忙的躬身行礼。

“可真是个讨喜的丫鬟,可比某些自诩大家闺秀的要懂礼数的多。”史红『药』笑了笑,嘴角的黑痣随之上翘出一个让人不舒服的弧度。

“就是,庶出归庶出,连祭祖的大日子都忘了可当真让人觉得有些说不过去啊...”史红『药』身旁的一位较为瘦弱的小姐,斜眼看着狼狈不堪的姚敏,晃着头讥讽道。

“刘小姐,如若不是方才听说,你之前记得先皇的祭日?”姚敏深呼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不至于失态。

这位刘小姐,父亲是王城一位较富的商贾,主要做些丝绸的生意,一直是在礼部侍郎史源的照拂下,生意才做的稳稳当当。

而作为其女儿的刘画萍,自然也是竭尽所能的巴结着史源的长女史红『药』,不仅能让父亲的产业更为稳当,平日里跟着史红『药』,也让她见识到了真正的上流社会的生活,从而深陷其中愈发不能自拔,更是一直以史红『药』的喜恶作为自己的喜恶。

“我自然是知道的,哪里比得上姚七小姐,贵人多忘事啊,呵呵。”刘画萍掩嘴笑望着姚敏。

姚敏握了握拳,也清楚此事哪里还说的清,再与她们纠缠下去也是无益:“据我所知,诸位小姐回府的路,是不必经过亭安巷的吧?我还赶着回府,就不奉陪了。”

“唉唉...这就走啊!”史红『药』对着身侧的几位女子使了使眼『色』,几个人便疾步走到姚敏前头,状似无意却堵住了出路,虽临近王城大街,但这条巷子平日里也没什么人经过,就是看重这点,姚敏为了尽量不惹人耳目才饶了远路回府。

“你们这是做什么!莫不是还不让本小姐走不成?”姚敏有些恼羞成怒,怒瞪着拦住自己的几位女子。

“姚小姐,别急嘛,我回府确实不路过此地,这不是特意来跟姚小姐叙叙旧吗,若你真赶着回府,那我便一同随姚小姐回去可好,正好拜访拜访姚大人。”史红『药』笑嘻嘻的说着,眼中俱是得意的神『色』,好不容易寻着了机会,不好好羞辱姚敏一番,怎会甘心?

哼,什么内务府总统的千金,不过是不受宠的一个庶女罢了异界萌灵战姬最新章节。

“史红『药』!你...你太过分了!”姚敏听闻史红『药』要见姚格,一时间又急又怕,偷偷对晓芙使着眼『色』,让她折回去回姚府去请救兵,虽然自己平日里不得姚格的宠爱,但自己的生母三姨太还是对自己百依百顺的,不管自己惹出了什么问题总能想到办法。?? 未待作年芳33

“呵呵...我就是过分,你又能如何?”姚敏扶了扶头上的金簪,满眼笑意的道。

“嘿,你这小贱婢!竟还想跑!”刘画萍眼尖的看到了缓缓后退的晓芙,疾步便追了上去。

晓芙本就害怕的紧,见已被发现,哪里还敢跑,眼睁睁望着追上来的刘画萍,身子一软竟顺着身后的巷壁跌坐了下去。

刘画萍见状更是得意,伸脚便是狠狠跺向了晓芙:“小贱婢,还跑不跑了!”

“奴婢不敢...不敢了”晓芙带着哭腔哀求道,用手护住头,不知是害怕还是不敢看姚敏。

刘画萍又是不遗余力的踹了几脚,直到觉得有些气喘吁吁,才停了下来,平日里在人前一直扮作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可把她给憋坏了,今日可好好发泄了一番。

“哼,真是什么主子养的什么奴才!”

史红『药』看都不看刘画萍一眼,只任由她折腾去,只紧紧盯着大惊失『色』的姚敏,觉得甚是解恨。

拦着姚敏的三位少女,甚是有眼『色』的嵌制住姚敏的双臂,姚敏受惊挣扎,几番下来都徒劳无功。

“史红『药』,你究竟想怎样...”姚敏挣脱不得这时才觉得害怕,见晓芙歪倒昏『迷』在地上,口气有些战栗。

“啪!”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回『荡』在狭隘的亭安巷。

姚敏不敢置信的望着史红『药』,尖声叫道:“你...怎敢,我爹可是内务府总统姚格!”

虽然平时史红『药』也与自己处处作对,但都是言语上的冲突,哪里这般大胆竟敢掌掴自己!

“哈哈哈哈哈...”史红『药』低声笑了几声,似乎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

姚敏见状更是不安,用力的挣脱着:“你们快放开我,不然我回府告诉我爹爹让你们好看!”

“让我们好看?我现在便让你好看!”史红『药』抬手又是一巴掌,余音还未散去,便又被接踵而来的声响淹没。

姚敏越是挣扎,换来的便是身后几人的拳打脚踢,半柱香的时间,便渐渐失了挣脱的力气。

史红『药』见其不再有动作,觉得没什么意思了,且也打累了,这才停下手来。

“姚敏,你这个贱人!我想把你千刀万剐...尚都不能泄愤!”史红『药』接过递来的趴在,擦了擦沾染上血迹的手,咬着牙道。

被紧紧抓住双臂的姚敏,头发已是凌『乱』不堪,嘴角皆是血渍,秀美的脸庞肿胀的厉害。

她觉得已没了最初的惊怕,取而代之的无尽的绝望,歪在一侧的头,怨恨的盯着史红『药』,嘴角溢出一抹讥笑:“就你,将军就是瞎了眼都不会看你史红『药』半眼...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就算你今日杀了我,可你敢对华颜公主如何?呵呵...”

“嘶...”史红『药』恼羞成怒的拽起姚敏的头发,强行提起她的头,瞪大着双目,一个字一个字的低吼道:“姚敏,你有种再说一遍!”?? 未待作年芳33

姚敏疼的皱了皱眉,眼神却丝毫不闪躲,声音又大了些:“我说就你这副长相,想得到将军的青睐,那是痴人说梦天价老公求上位!全文阅读!趁早死了这条心!”

“你以为你姚敏长的就是天仙下凡吗!不过是又丑身份又低微的贱人罢了!你有什么资格跟我相提并论!”史红『药』恼的已有些口不择言,手下使力,竟是狠狠的拽下了姚敏的几缕头发,用尽全力的又是一巴掌掴向姚敏,在其左脸上留下了几道深深的指甲划痕。

姚敏只觉头脑发昏,嘴角不停溢出鲜血,眼睛翻了一翻,人便无力的歪斜到了一旁。

“史小姐...她好像是死了...”扶着姚敏的一位少女,惊惶的道,虽然几人平素跟着史红『药』横行惯了,这也没像今日这般见了血的,毕竟都是养尊处优的富家小姐,一时间都有些六神无主。

史红『药』定了定神,剜了她一眼道:“哪里有这么容易死,不过是昏了罢了,我们走!”

几个少女互看一眼,还算小心地把姚敏放到了地上,心惊胆战的站在史红『药』身旁。

“史小姐,会不会闹出什么事儿来啊?”刘画萍也有些担忧。

“哼,会有什么事,今日她给姚家在公主跟前丢了这么大的人,传出去姚大人定会扒了她的皮!哪里还顾得上她的伤是哪里来的!”史红『药』不知是安慰刘画萍,还是安慰自己,方才的确太冲动了些,本想扇她几巴掌算了,但她却偏偏要惹恼自己。

“可公主那句说不说是由你们自己,应是不想此事再宣扬出去的,只怕姚大人也不好得知此事吧...”

“你这个蠢货!这不还是我说了算,明日我就让全王城的人都知道,姚敏藐视先皇祭日,当场被华颜公主训斥有辱门风!”史红『药』愤恨的盯着姚敏,却不提“与男子厮混”之说,却不是她想错过这个彻底毁掉姚敏名誉的机会,而是自己当时也是参与了的,传出去对自己也无好处。

一行人离开亭安巷后,不知过了多久,姚敏才缓缓的眯开了眼睛。

眼神空洞的望着巷子上方的蓝天,嗡嗡作响的脑袋中回『荡』着史红『药』那句:“明日我就让全王城的人都知道,姚敏藐视先皇祭日,当场被华颜公主训斥有辱门风!”

父亲的无视,苏烨的冷漠,七公主的刁难,史红『药』的狠毒和羞辱,一幕幕倒映在脑海,甚至已经预知了父亲得知此事后,看待自己那嫌恶愤恨的眼光。

毫无焦距的双眼中流淌出两道晶莹的泪水,自己究竟是做错了什么,难道喜欢一个人便是一种错误吗?

喜欢一个人固然没错,错的是为了喜欢一个人而去刻意的伤害无辜之人,可是,已被怨恨和不公冲昏头脑的姚敏永远不懂。

姚敏无力的闭上了眼睛,觉得自己实在无法承受被全世界指指点点的眼光,自己这种人活着还有什么用,还有什么意义?

脑子一热间,也不知她是哪里来的力气,双手撑地立起身来,举头闭眼便往坚硬的青石墙壁上撞去!

“通!”还未触到墙壁分毫,便被一股力量抓住后领,甩回了地上。

姚敏抬头看到来人,原本绝望的眸中又燃起了希望,咬牙爬到那人跟前,拽着他的衣角道:“是你!我认得你...帮我!”

让人辨不出男女的声音自那铁制的黑『色』镂空头套中传出,俯视着不堪的姚敏道:“哼,帮你?你如今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我要怎么帮你?”

“不,我要活着!我要报仇!我要让欺负过我的人加诸在我身上的痛苦,千倍百倍的还回来!”姚敏眼神中满是恨意,声音清晰坚决的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