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34 不需要太聪明

034 不需要太聪明

一秒记住,

栖芳院,书房。

苏葵打着哈欠,百无聊赖的走进了书房,习惯性地走近打开那扇竹窗,伴随着窗子咯吱一声被推开,几缕阳光便迫不及待的投射到书桌之上。

一股清新至极的味道铺面而来,窗外翠绿的竹林映入眼帘,合着隐约的蝉鸣,给人以心旷神怡的感觉。

红木书桌上安静的放着一个毛笔架,上面从大到小悬挂着数十支毛笔,几支较细的毛笔随着窗外的微风,轻轻摆动。

苏葵感受着这安然的意味,嘴角轻轻勾起,转眼却见书桌内侧一个翡翠色的方形镇纸,压在一卷书的上方。

信手拿起那书,女戒二字映入眼帘,苏葵低低叹了口气不禁感慨从前这苏小姐被封建思想荼毒的太严重,估计是每日都要读上一读的。

苏葵拿着这本女戒走向位于房间南角的书架前,把它放在了最不起眼的角落,这个扼杀了中国女性自由的侩子手,自己可不想时刻被提醒着做一个封建思想的奴隶。

她随手翻了翻书架上为数不多的几十本书,大多都是一些名人典故或是女子的行为规范之类,苏葵不由顿悟,大家闺秀是怎么炼成的。

逐本大致翻看一番,才发现这些典故之类除了释迦牟尼、轩辕黄帝、神农炎帝等公元前的事迹之外,但凡是公元后有记载的,大多都是闻所未闻的,比如这里统一六国的竟不是大秦,而是什么大周,但孔子的论语却又是传承至今的

苏葵由此推断这个时空应是与二十一世纪那个时空是属同一起源的,而后来或是因为经历了一些变故,故而形成了不同的文明和时代。

苏葵放下手中的卫国学术志,拿起那卷有些陈旧的大荒北经,边翻着书页往书桌方向镀去,边寻思着昨日看到那段黄帝战蚩尤那段了。

这些日子只能用这些来打发时间了,能在这个时代看到山海经起初还是很意外的。

前世便对这些极有兴趣,奈何在那喧嚣缤纷的世界里,哪里安得下心来看书,所以这总共一十八卷的山海经,也就走马观花的顺了一遍。

这回细细看来,也觉有趣,只是可惜在这个时空,似乎是因为并无太多人看这等杂书,想搜罗齐全这一十八卷,可谓是难上加上,就这三卷还是在苏天漠的书房中翻来的,又让三满四处找来了两本,竟还是重复的大荒北经这卷。

想来也是,学子们都忙着读四书五经,女子们读书的本就甚少,偶尔读一读的便是那女戒之流了,有几个会看这些无用的杂书。

小红端着一碗冰镇莲子汤,放轻了步子走了进来,见苏葵一脸安静的模样,不由感叹小姐也就读书和睡觉的时候同从前没什么区别,其余皆是像换了副性子一般贤妻进行式全文阅读。

“小姐,老爷说待会儿会有人伢子带丫鬟过来栖芳院。”

苏葵头也不抬的应下:“恩,我爹呢?”

“府里方才来了客人,同老爷在花厅喝茶。”

苏葵漫不经心的恩了一声,许久才转头望着小红道:“这几日,外面可有什么传言?”

小红放下托盘,有些疑惑的摇了摇头:“也不知是为何,竟出奇的安静,什么风声儿竟也没听到。换做从前,一有什么事儿,定要传的沸沸扬扬了。”

苏葵也有些始料未及,虽然姚敏曾经害过苏小姐,但因为那双眼睛的缘故,潜意识里还是希她能无事

“兴许是姚大人得知此事,压下来了也未可知。”苏葵只能想到这个可能,毕竟知道此事的不过在场的百十人,若有心的话,应也不难。

小红半晌才恩了声,眼神飘忽,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苏葵放下书卷,自顾自的拿起瓷勺,搅着玉碗之中冰凉的莲子粥,喝了几口又把目光放回到桌上的山海经上:“可是有事要同我说啊?”

小红的小圆脸红了红,许久才道:“小姐,奴婢觉得这新来的丫鬟,对小姐的习性和苏府的规矩应都不大了解。”

“恩,所以?”

“那个奴婢就是担心她们,万一伺候不好小姐。”小红吞吞吐吐的道。

苏葵哑然失笑:“你小姐我,就这般难伺候不成?”

小红忙的摆手:“奴婢绝无此意!奴婢就是觉得小姐一般不怎么喜欢别人伺候,这才怕她们多事,惹的小姐不悦”

苏葵一本正经的点头:“你说的也是,那依你看,应当如何是好?”

“奴婢觉得,应当挑出一位最了解小姐习性的丫鬟,留在小姐院子里伺候着才好。”

统共苏府就她一人近身伺候过苏葵,这最了解苏葵习性的,自是毫无争议、非她莫属了。

苏葵只点头,目光不离手中的书卷。

小红也不敢再多说,只一个劲儿的绞着手指,这些日子以来,她可是早已依恋上这个性子随意、脑子里总能有些好玩的点子,又极有人情味的主子了,可比从前在苏烨房里,有趣的太多了。

可如今栖芳院要进新丫鬟,自己自当是要回去伺候苏烨了,纵然都是在苏府,可小红每每思及,总有种生死离别的悲戚感。

“小姐,人伢子过来了,是让她们进来,还是在院中等候?”门外传来三满愉悦的声音。

自从苏府门前清净以后,小红那颗野了些的心,总算是又回到了三满的身上

正忧心着的小红见三满一脸笑意,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三满愣了半晌,又笑着道:“依我看呐,这十来个丫鬟,还都是不错的,看起来都挺伶俐,应当都是极会伺候人的。”

小红闻言,嘴巴撇了一撇,干脆扭过头去,不再看三满。

三满这回彻底傻眼了,思前想后都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哪里不对了。

苏葵见状无声笑了笑,放下手中汤勺,拿起璐璐送的那顶帕子,拭了拭嘴角,方立起身方对着小红道:“你也随我在一旁看着,日后都是要与你一同呆在栖芳院的,可莫要挑了些闹心的珍珠记。”

小红一副大喜过望的表情,抿了抿嘴,握着小拳头一脸慎重的道:“小姐尽管放心,奴婢一定好好帮小姐调教调教她们!”

苏葵闻言呆了一呆,不知怎的,脑海中突然闪过容嬷嬷奉皇后之命去虐待紫薇的可怖画面。

“参见苏小姐。”

苏葵带着小红和三满刚刚行至院中,矮身坐到柳荫下的石砌圆桌旁,人伢子便赶紧支会着十来个穿着朴素,却不失干净的少女齐齐跪下。

苏葵本想马上让她们都站起来,因她着实是不习惯被人这般跪着。

但转念想到,挑丫鬟这事儿可大可小,挑的对,安安生生的倒也没什么,可若是看走眼了,留下些看不清自己身份的,特别是爱耍心眼的,也能折腾出不小事来。

人伢子王大婶委身福了福,笑着道:“苏小姐,往年苏府的丫鬟仆人都是由我这买去的,所以这背景苏小姐定可放一万个心,定都是身家干净的。模样也都不错,来之前也都是教过规矩的。”

苏葵但笑不语,小红却睁着铮亮的眼睛逐个筛选,只把十来个少女盯得头都快低到了地上去,还觉得背上已被这灼热的眼神烧出了个大洞来。

苏葵抬眼扫去,已见有三四个丫鬟偷偷拿手揉着膝盖,虽是低着头,却也能看到埋怨的神情

“兴许你们在家的时候,也是被父母当成掌上明珠宠着的,可既然是要来做丫鬟的,就要认清身份,倘若觉得这些苦也吃不得,还是早些回家的好,免得日后签了卖身契方觉后悔。”

苏葵望着她们的反应,心中大致有了计较。

王大婶子干笑两声,才觉看似柔软的苏小姐也不是个好糊弄的:“苏小姐说的极是,你们可要好好听着。”

“是。”十来个少女齐齐应道,神情各异。

“其实,要进苏府也没外面传言那般困难,反之很简单,懂的如何伺候主子,不需要太聪明,做好分内之事,便可以了。”

然而,要做到这看似简单的事儿,实则是最难的,来做丫鬟的毕竟大都是穷苦人家的,一时间进了这豪门大院,会生出些其它的心思来,实属正常,重要的便是能否刚好的控制住这种滋生的念头。

“都起了吧,光顾着说话,竟忘了你们还是跪着的。”苏葵声音带了些明快的笑意,彷如就是一位不谙世事的娇憨少女。

三满见状偷笑几声,心道小姐这回回来,人可是精气了多少倍不止,这应就是老爷常说的因祸得福吧。

“多谢苏小姐。”十来个丫鬟立身在一旁,心中各有所思。

“这是小红,留在栖芳院内的以后就归她管,会教着你们些规矩,这是三满,留下的待会随他去签了卖身契即可。”

众人应了声,心中都是忐忑,听这话苏小姐应当是已经定下来哪几个留下了,不知自己能否有幸留在苏府里。

忐忑之余也有着几分不解,王婶子之前不是说大户人家挑贴身伺候的丫鬟,一般都会问些问题什么的吗,怎的这苏小姐什么都没问呢?

竟还说不要太聪明,王婶子可是说进了苏府平日里定要有眼色些,学聪明些。

苏葵小声对小红和三满吩咐了一番,自己本是个怕麻烦的人,剩下的事便准备撂给小红和三满,回去看书得了。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034:不需要太聪明)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