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41 破帘而入

041 破帘而入

一秒记住,

二更到,李妈妈甩着粉帕来求收藏啦~

“阿葵,天色已暗下来了,我们要不要回去?”

“银子都花了,既然来了便看看这所谓的花魁再走也不迟。”

向珍珠点了点头,一手扶着栏杆望下望去,只见大堂中已人满为患。

二人正无聊间,便听闻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响起,后停到了包厢外面

如同撞玉般温润的声音道:“久闻慕公子大名,小王一直无缘引见,今日听闻慕公子莅临软香坊,还望慕公子赏脸一见。”

辰三目光几闪,把慕冬方才看他笑话的事丢到一旁,声音几不可闻的道:“要不要见?”

“还不是时候。”

辰三会意点头,声音高了许多笑道:“原是允亲王大驾光临,慕公子方才确是在此处吃酒,不过方才有事刚刚离开,真是不巧。”

攸允的声音带些遗憾:“如此真是不巧,想必阁下定是慕公子的至交辰公子吧?不知辰公子可否给小王一个薄面,赏脸一聚?”

“允亲王真是折煞草民了,有幸得允亲王一见,当真是三生有幸,只是此处喧哗,不若寻一处安静的去处,岂不美哉?”

随着话音的落下,吱呀的开门声随之响起。

攸允状似不经意的撇进包厢内,确实空无一人,这才收了疑心,“小王也正有此意,此处确实不适合叙话。”

辰三笑着点头,二人有说有笑的下了楼。

而苏葵此刻却是呆若木鸡,方才只觉珠帘微微一阵晃动,一抹白色闪过,便清晰的觉察到自己的身侧多了个人灵舟。

苏葵一时没敢转眼看去,从刚刚他们的谈话内容和这衣服的颜色,就足够让她猜出这位从天而降的大神是哪一位了。

向珍珠只呆了一瞬,便警惕的道:“你是谁?”

苏葵定了定神转脸望去,才想到反正自己是男装,这一个来月养的也很好,同之前应是天差地别,且自己与他只有两面之缘,应是认不出自己的。

“这位公子,你难道不觉得这样不经允许便闯入别人的房间,是一种很失礼的行为吗?”

慕冬好看的眸子不含情绪的道:“这位姑娘,是想同我讨论关于失礼与否这个问题?这实在让在下有些匪夷所思

。”

竟然被认出来了?苏葵刚想辩解,却从他的眼睛里读出了一句话来:“你丫再跟我提意见,我就把你的丑事儿给你兜出来!”

苏葵望了望向珍珠一副好奇的样子,思考了种种可能和后果,若是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被黑珍珠知道了,那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还会很远吗?答案已经昭然若揭了。

最后苏葵还是决定退一步海阔天空,做一个有度量的人。

“你们认识?”向珍珠歪着脑袋,打量着二人互相不怎么友好的神奇。

苏葵点了点头,拍了拍慕冬的肩膀笑着道:“方才一时没认出来,珍珠啊,我给你介绍介绍,这位是慕公子,慕公子您看,这位是向珍珠。”

或许是苏葵态度转变的太快,以至于她放在慕冬肩上的手,很清晰的感受到他突然变得僵硬的身体。

向珍珠半信半疑的点头,慕冬礼貌性的抬头望她一眼,微微点头。

向珍珠在看到慕冬那张脸的时候,明显滞愣了好大一会儿。

“慕公子,你好”向珍珠半晌才吐出这句毫无新意的话来。

慕冬低低恩了一声,“怕是要叨扰姑娘个把时辰了。”

向珍珠忙的摆手,声音柔的不似她的声音:“慕公子客气了,可千万不要见外!”

“多谢。”

苏葵闻听一脸愤怒的望向黑珍珠,什么叫做不要见外,他本身就是外人!

却见向珍珠的脸色带着不正常的潮红,原谅苏葵的词穷,此刻她脑海中只能用红黑二字来形容向珍珠大致的面部表情,更要命的是那双眼睛更像是含了水一般,带着些许的羞涩。

苏葵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顺着她羞涩的视线望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只怕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出来向珍珠的心思了,莫非这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由于苏葵在花时间消化这个事实,而向珍珠更是望着她的心上人发愣,而向珍珠的心上人本身就是个闷骚的,一时间,包厢内静的诡异

苏葵想了很久,还是对向珍珠看上了慕冬这件事不能释怀。

经过摔跤事件推测,便能看出来他见死不救,茅厕事件则是反映出来反映出来什么呢?苏葵思来想去也不愿承认是自己的错,可无奈又寻不出慕冬的坏处,只好作罢。

至于今天的破帘而入事件更是突现了他的无礼,而且还丝毫没有反悔之意,竟还威胁自己,这更加说明了他就是一个虚有其表,自大高傲,人面兽心的人。

可向珍珠是第一次见他,对他的品行不甚了解,所以被他的外貌蒙骗也是情有可原的天价老公求上位!全文阅读。

正在苏葵犹豫着要不要把他的真面目大白于黑珍珠的时候,楼下便传来老鸨兴奋的声音。

“各位大爷静一静,静一静!”

此话一出,果真是静了不少,众人皆是一脸期待的望着李妈妈。

“想必大家也知,今日是咱们午爰姑娘的摘花大典!多谢各位爷前来捧场,希望各位爷今晚都能高兴而来、尽兴而归!”

话刚落音,人群中便一阵此起彼伏的喧闹声响起。

“李妈妈,快请午爰姑娘出来吧!别尽你在这儿说啊!”

“就是,咱们都等到现在了,快别废话了,赶紧让人出来!”

“老子就是冲着这午爰姑娘的名气才来的,快把人请出来让我瞧一瞧!”

李妈妈见这**,眼中闪过一抹得意,今日定是要好好赚一大笔了,“好好好,我这便请午爰姑娘出来,各位爷别急嘛!”

听到这,苏葵反射性往楼下望去,奈何慕冬一进来就坐到了靠近帘子的位置,这下可真是把苏葵这个方向挡的严严实实。

“慕公子,你能否让一让?”

慕冬淡定的摇了摇头

这在苏葵眼中分明就是相当不要脸的行为,但在向珍珠眼里简直就是帅到掉渣了,向珍珠沉浸中美好的幻想之中,一副与世隔绝的模样。

“午爰姑娘!”

“小爰爰,我在这儿呢,哈哈哈哈!”

“这一趟真没白来啊!”

“你瞧瞧那小脸儿嫩的,啧啧,真想摸一把试试什么感觉啊”

楼下的欢呼声,调笑声越来越大,苏葵但见二人还是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样,心道好女不跟渣男计较,敌不动我动便是。

立起身来,走到对面的向珍珠那里,推了推一脸痴楞的向珍珠,在栏杆处挤出了立脚的一方天地,便拨开珠帘往大堂中探出,入目便是一幅美人抱琴图。

立在大堂中央高台之上的美人,美眸顾盼间华彩流溢,红唇间漾着清淡的笑,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显得十分的娇俏,腮边两缕发丝轻柔拂面更是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

墨玉般的青丝,简单地绾个飞仙髻,几枚饱满圆润的珍珠随意点缀发间,更显得有几分灵气。

再往下看她一身近乎透明的粉色纱衣遮不住莹白的皮肤,微微俯身时胸前便泄露出一汪春色,台下稍微缺少点控制力的估计要流口水了。

只听得美人轻启朱唇柔声道:“午爰初来软香坊不到一月,但承蒙各位爷怜爱,方能在此落脚,今日举行摘花礼之前,午爰便先献上一曲凤求凰,聊以答谢各位爷近日来的照拂和今晚的捧场。”

“好!”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接踵而来便又是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和掌声。

苏葵不禁也被这轰动的场面感染出了几分兴奋的情绪,也跟着附和起来,扯着嗓子喊道,直把双手拍的发疼才停了下来,双眼泛着光的望着楼下的午爰。

慕冬悠悠转过脸,扫她一眼后,嘴角抽了一抽。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041:破帘而入)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