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43 逃过一劫

043 逃过一劫

一秒记住,

午爰一走,向珍珠的目光便又回到了慕冬的身上,痴恋程度让苏葵为之心惊。

苏葵望向堂下已有些兴致阑珊的众人,竟见苏烨带着一众随从,神情严肃的走了进来,众人识相的让道,神情带着探索的兴味。

毕竟苏大将军平素里除了应酬,几乎不会来这烟花之地,且看着阵势,像是来砸场子的更是。

老鸨见状慌得迎了上去:“是苏将军呀,不知苏将军今日屈尊莅临,有什么吩咐啊?”

老鸨见其板着一张脸的模样,自然是不会相信他是来寻花问柳的

苏葵见状倒吸一口气,做贼心虚的感觉徒然暴涨,慌忙立起身,打开包厢的房门,却见向珍珠还是一脸痴楞的模样,苏葵恨铁不成钢的咬了咬牙,连拉带拽的把向珍珠拖了出来。

“阿葵不知为何,我脚软的很”向珍珠面色迷离,扶着苏葵的胳膊含糊不清的道。

“客官,您的酒菜钱还未付!”立在包厢外的小厮,见苏葵要走,忙的提醒道。

“拿钱来。”苏葵扶直向珍珠的身子,对她伸出了手。

“阿葵我手也软”

苏葵闻言,剜她一眼,伸手便往向珍珠腰间的荷囊探去。

“银子呢?”苏葵不可置信的晃了晃那空空如也的荷囊,竟还是开着口的,眼前忽的闪过先前那四位陪酒的姑娘。

八成是看二人年岁小,且还是外地人,便动了此番心思。

苏葵暗骂了声人不可貌相,见小厮的脸色已不似先前那般和善,显然是不给钱不让走的架势。

转眼望到一脸悠闲品着酒的慕冬,计上心来。

“慕公子,你看这酒你也喝了,这包厢也进了,且还沾了我的光得见了午爰姑娘的面,之前你闯入包厢的事儿,我权当没发生过,所以,你看是不是”

慕冬对上她的眸子,含了几分兴味:“不知苏小姐的意思?”

苏葵滞了一瞬,自己都说的这般明显,这厮竟还装傻充愣?

“慕公子你作为一个男人,当是要有同姑娘一起吃饭,抢着买单的自觉性,而我又不喜同别人抢,所以慕公子尽管放心付账便是。”

慕冬点了点头,“苏姑娘话都说到这份上,倘若我今日不付钱的话,应是当不起男人二字了。”

“慕公子果然有觉悟

。”苏葵笑了笑,便极快的转了身,生怕慕冬反悔。

慕冬见她急冲冲的背影下了楼,嗅着空气中残留的那股让人安神的淡香,眉头蹙了蹙。

这香虽同第一次见她时是一样的气味,辰三那日更是说能曾压制住过他胸口的蛊,才出手相救与她,可这回闻来,却似淡了太多,饶不是他嗅觉好,竟无法辨出。

这香摆明又不是熏上去的,而是从她身上散出的,可既是体香,又何故会有变淡的道理。

“还想去哪儿啊?”苏葵刚拽着向珍珠欲进后院从后门逃走,便闻得身后熟悉的声音响起,只是这声音不比平常的温和升帝。

被苏烨捉回去本没什么,反正自己也是要回去的,可若是让苏烨看到自己一身男装在青楼之中,就麻烦了。

苏葵僵硬的回过头,但见苏烨面色不悦的望着自己,干巴巴的笑了几声:“哥,你也来了啊”

苏烨见她一脸不知悔改的模样,严肃的道:“姑娘家的穿成这样样子,传出去的话成何体统!”

“哥我知错了。”苏葵只得装软求饶。

苏烨却丝毫不见消气:“哼,着姑且就算了!看你究竟知不知道独自一人出去是有多危险,万一遇到歹人,后果是怎样的不堪设想!”

苏葵微微汗颜,苏天漠和苏烨护着自己的一颗心,实在是太谨慎了,在这青天白日的,自己不就是逛一逛吗,能出什么岔子。

平素里苏烨自是极好相处的,可若是较真起来,十头牛也难拉的回,当真也是无人能比。

被外面带些凉意的风终于吹回了神的向珍珠,闻言却不赞同了,“啊?什么叫做独自一人?难不成我算不得人啊?”

苏葵抬头见向珍珠一副气结的样子,不禁为向珍珠的注意力总是花在次要的方面感到担忧。

毕竟在逛青楼这个严峻的问题中,到底是几个人一同出来的,这个问题着实不具什么切实的意义

而向珍珠却觉得苏烨的话严重的伤害了她的存在感。

苏烨这才注意到在夜色中一身黑色男装,肤色算不得白,也确实没什么存在感的向珍珠,“姑娘莫要生气,方才确实是我口不择言了。”苏烨没敢说自己压根就没看到她。

苏葵赶忙见缝插针:“哎呀,大家又不是外人,哥,我来给你介绍介绍,这是向伯伯的女儿珍珠,今日随向伯伯刚到的王城,要在咱们府里小住些时日。”

“珍珠,这便是我哥苏烨了。来,大家认识认识。”

苏烨露出恍然的表情来,拱手道:“前些日子便听家父提起过,说是自大漠要来贵客,乃是他的至交,今日我还未得空回府,并未见到向姑娘,未能认出向姑娘,不礼之处还请不要介怀。”

向珍珠见苏烨认错态度良好,也恢复了一贯的豪爽:“客气了,就同阿葵所说咱们两家算不得什么外人!”

苏葵见状满意的很,含笑点头,“如此,咱们还是早些回府吧,免得爹和向伯伯挂心。”

“恩,眼下确实有些晚了。”苏烨话罢,吩咐随从把马车赶到软香坊后门,便携着苏葵和向珍珠一同出了后院。

苏烨望了望对面坐着同向珍珠说笑的苏葵,一时觉得,像是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却又实在未能想起,本身又是个怕麻烦的人,便也不作他想。

直待到三人回到苏府之际,苏烨这才想起自己忽略的是什么。

却听王管家说苏天漠同向师海出去办事还未回来,这才放了心,毕竟苏葵平安无事,这事便也不必告诉苏天漠,免得又徒增担忧。

而一路上气也早早便消了,此刻也发作不起来,只得把苏葵送回了栖芳院,又差人把向珍珠引到早在半个月苏老爹便吩咐王管家为父女二人收拾出来的院儿里。

一切妥当后,苏烨才回了房歇息。

安全抵达栖芳院的苏葵,这才松了口气,暗叹逃过一劫。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043:逃过一劫)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