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53 人格问题

54 讨了这幅画

慕冬自然不会开口,而苏葵也怕惹恼了他把自己丢在半路,所以便是一路无语。

没多会儿便回到了拥挤的人流之中,慕冬显然没那么好心帮苏葵开路,一个人自顾自的走在前面。

可苏葵却做不到他那么轻松了,可谓是举步唯辛。

又被身后一个胖大婶子狠狠了撞了一下的苏葵,往前猛地一倾,手中的花灯啪嗒一声掉到了地上,刚刚稳住身形的苏葵惊呼一声,下意识的便想弯腰去捡。

前面一个人影又被人给撞了过来,苏葵张着嘴巴望着这即将撞上自己庞大的身形,懊悔之余,已然做好了被撞倒的准备。

忽然一抹白影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挡在了她身前,后面的彪形大汉狠狠的撞上了他的背,然而他却丝毫未动。

“这位公子,真是不好意思,方才实在是太挤了!”大汉忙不迭的道着歉。

苏葵有些惊异的抬眼望去,只见慕冬低着眸子望着她,冷冷地开口:“还捡来做什么?”

苏葵有些心虚的望着转眼间已经被踩踏的不成样子的河灯,缓缓的立起身来,轻轻的道了声:“谢谢。”

声音很快淹没在喧闹中,但慕冬却是清楚的听到了。

“好好跟在我身后。”

苏葵望着前方那仿佛不染尘埃的白色背影,似乎天生就有着那么一种气质让人不敢靠近,以至于一路上,好似总有人在给他让路一般。

苏葵不由的小声嘀咕道:“走的这样快,我如何能跟在你后面。”

殊不知,若不是顾着身后的她,慕冬三个来回只怕都早已走完了。

慕冬也生出了些莫名的心绪,他想大概是她身上那股特别的香味所致。

不错,正是如此,若不是她这股奇异的香味与旁人不同,自己连注意也不会注意到她。

就在苏葵怀疑今晚会不会在这灯湖会被挤成老林头烙的饼那般时,终是抵达到了终点。

苏葵远远站在喧哗的人群外面,便看到一架高高的入云梯上面悬挂着一盏大红色的灯笼。

梯上大约还剩下十余个人在攀爬着,其中有一位动作利落,身形敏捷,远远的甩开了后面的人,离那燃着的花灯已不足十步之遥。

苏葵觉着这魁首实在是没什么悬念了,仔细看了看上头却没有苏烨,难不成他并未过了寻花灯?还是已经被人给从挑灯梯上踹下来了?

苏葵往四处看了看,也都未见到他的身影。

下一刻,便闻得人群中爆出出一阵阵不绝于耳的欢呼声和叫好声,苏葵抬头望去,果然见那位男子已经站在了云梯顶端。

左手持着那盏闪烁着红色微光的花灯,并未完全束起的墨发随着衣袍在夜风中翻飞,身材欣长挺拔,虽隔得太远看不清长相,但这股气势就好似天神下凡,神圣而不可侵犯。

欢快的锣声再次响起,蓄着长及胸口的白花花的胡子的老灯官,一身朴素的白色长袍,自带一种气场的行至人群中央,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安静。

笑着接过主管挑灯梯的灯官递过来的卷册,待看清上头的名字后方道:“现在便由白某来宣布今年灯湖会挑灯梯的魁首,就是,宿根公子!”

苏葵愣了愣,原来是他。

只见立于云梯上的那人,纵身一跃从足足大概有三十米高的云梯上缓缓飘了下来,更是引得人群中一阵欢呼声。

一些姑娘的尖叫声让苏葵觉得自己来到了某明星的演唱会。

苏葵有些滞愣的看着宿根,他真的同赵关是两个人?这个世界的巧合真有这么多吗?

慕冬顺着她的视线望去,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白老先生抚了抚胡子,走近宿根,“按照惯例,宿公子可向一位姑娘讨要一件随身物品,不知今日在场的姑娘,可有宿公子的心仪之人呐?”灯官说完便非常爽朗的笑了笑,人群中也是一片附和声。

“这位姑娘便是我寻花灯寻到的姑娘,名唤苏葵。”宿根简答直白的答道。

苏葵自是讶异万分,自己与他头次见面,心仪自然是谈不上,难不成他看上自己身上的什么东西了?

可自己身上除了腰间悬着的那枚苏天漠替自己和苏烨特意寻人刻的玉佩之外,却是没什么拿得出手的。

一侧的灯官合道:“原是那位苏姑娘,老夫也有些印象,长相异常可人,与宿公子倒是郎才女貌啊。”

郎才女貌?苏葵嘴角抽了抽,接来会不会就是百年好合早生贵子?苏葵对这灯官强大的想象力感到担忧。

然而人群里已经有些轰动了,宿根竟正在向苏葵这个方向走过来。

苏葵有些讶异,这么多人,并且自己站的这样远,他是如何看到自己的。

不知为什么,这还算浪漫的场景,苏葵此刻却很想逃,隐隐有些手足无措。

“原来苏姑娘这么急着赶回来,是要送心上人信物。”

苏葵下意识的道:“什么心上人,我与他今晚刚认识而已。”

慕冬听罢,面无表情的转了身,身影淹没在人群里。

没过多久,宿根已来到了苏葵眼前,在众人的瞩目下缓缓开口道:“苏姑娘,请恕我冒昧,在下今日想与苏姑娘讨要一件东西留作念想,不知姑娘可否成全?”

苏葵有些不敢看他的眼睛,为难的道:“宿公子,实在不是我不愿意,只是今日我身上确实没带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

“无妨,只要是姑娘送的,什么都可以。”

人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苏葵也只能硬着头皮往袖口里翻一翻,翻找间,一张折的整齐的白纸掉了出来。

苏葵正郁闷什么时候在身上放了张纸的时候,宿根已经先她一步捡了起来。

他慢慢打开的那一刹那,苏葵想起来了,那是她昨日尚未来得及销毁的一副巨作!

苏葵并不在意丢人,但她相当在意在美男面前丢人。

“这画可是苏姑娘亲笔所作?”

苏葵硬着头皮点了点头,伸手准备拿回来却听得他道:“如此我便向姑娘讨了这幅画吧。”

苏葵感觉这人脑袋定是有些不灵光,这副破画他要来做什么?苏葵刚张了张嘴,然而宿根却好似已猜到她的心意一般:“按照灯湖会的规矩,苏姑娘是不能拒绝的,大家说是不是?”说到最后声音猛地一高,笑着问向围观的众人。

毫无疑问众人非常配合的答了声:“是!”

苏葵有些无语的望着宿根,只得无奈地点点头。

众人见苏葵点了头,又调笑了一番,也就各自散开了,毕竟大多数人都是冲着心上人来的,便都成群结伴的去了过灯桥。

苏葵往旁边看去,却已然没了慕冬的身影,自己方才也未注意他是何时走的。

见没人在注意这边,便上前小声道:“宿公子,你能否把那幅画还给我,回头我再寻别的东西送与公子,你看可好?”

宿根这回倒是没了笑意,颇为严肃的道:“苏姑娘这话可莫要再提了,这灯湖会的规矩可不能随便乱破的,否则会有损姻缘的,在下至今还未成家,可万万不能...”

真是迷信,就这一副破画还能让你娶不着老婆不成?苏葵暗瞥了他一眼。

说起这画,苏葵还真不怎么愿意提。

是昨日里自己闲的实在发慌,本是握着毛笔画着玩的,可突然记起自己曾在江边看过的一场求婚,便心血**的画了起来。

经历了将近两个时辰,在小红已经倚在旁边的屏风旁第五次差点睡着的时候,苏葵一拍桌子道:“大功告成!”

画中是两个现代人,夕阳下女孩穿着吊带连衣裙坐在海边的沙滩上,男的一身黑色西装单膝下跪在沙滩上,手里捧着一个打开的戒指盒,盒子里的钻戒在阳光的折射下闪耀着刺眼的光芒,女孩的脸上满是惊讶和羞涩,男人则是一脸真诚与期待。

吹了吹上面的墨汁,转头问被惊醒的小红:“小红,你觉得你小姐我画的如何?”

小红的嘴巴张得老大,似乎已经被苏葵这超神脱俗的画艺给震撼住了,最终只说了一句话:“小姐,您方才是不小心洒了墨在纸上吗...”

向珍珠版本:“呀,阿葵,这画的可真像啊!”

苏葵刚生出了几分自豪来,便听向珍珠继续道:“我看着这幅画就感觉好像回到了大漠,我下马坐在大漠里看落日的时候,我的马儿就温顺的卧在我旁边。”

苏葵有些疑惑的望向自己的画,什么时候画了马?

“阿葵,你怎么知道我的马就是这种全黑的?”向珍珠说完就指向画中跪地求婚的男子。

苏葵只觉得大脑中一片空白。

向珍珠似乎还嫌伤害苏葵不够多:“不过阿葵啊,我的马,前蹄上面绑的马掌并没有镶这个亮晶晶的东西,而是镶的一小块红玉。”

苏葵突然切身体会到了五雷轰顶的感觉。

就在这时,王管家走了进来。

“咿?小姐刚刚在作画?”王管家头一歪便瞥向书桌上的画。

苏葵慌得把画收起来折一折放进了袖里:“嘿嘿,没什么,我闲的没事儿临摹着玩的。”

王管家笑笑点点头说:“小姐自小不爱作画,只爱弹琴,没想到小姐这次回来倒是喜欢上作画了,刚才老奴瞅着小姐临摹的那副怪石记倒还真有几分神韵。”

向珍珠却不乐意了:“王管家,那哪儿是什么怪石记!那分明是阿葵画的我和我的马儿。”

苏葵一脸麻木。

苏葵从惨痛的记忆中回过了神,自己若再纠缠下去,可就是要毁别人的姻缘了,左右也就一幅画,他看都看了,丢人也已然丢过了,就给他便是了。

“宿公子可知方才与我一起的那位姑娘去了哪里?”

“这个我并未在意,刚刚在比赛,并未能分心注意到姑娘的朋友。”宿根见苏葵不再执着于那副不能称之为画的画,便把它放进了袖中。

苏葵点了点头:“我先去找人,就先告辞了。”

却听宿根道:“人群拥挤,不知苏姑娘是否介意在下陪同找人?”

不知为何,这样一句话甚至有些冒昧,苏葵心里竟隐隐泛起些涟漪,还未回答便见宿根已走到自己旁边笑道:“如此苏姑娘便是默许了。”

人群确实很拥挤,但苏葵可不认为自己娇弱,自己方才可是挤了一个来回可都毫发无损。

但宿根像是铁了心要做这护花使者一般,一路上走在苏葵前面确实也未有人再撞到她分毫。

苏葵望着眼前高大伟岸的身影,不觉有些感动。

苏葵这人打小就没被什么人这样关心过,来到这里,先是有了璐璐和老林头,再是苏爹和苏烨,还有王管家和苏府里的所有人,甚至是黑珍珠和向师海,或许是从前并未体会过这种感觉,以至于苏葵觉得自己感动的频率实在太高。

感动之余甚至生出了几分惶恐,对于这些人,总有种不知该怎么回报的手足无措感。

并未走多远,苏葵便在湖边一棵柳树下,看到了苏烨的背影。

二人走到苏烨背后,他竟然都没怎么察觉,似乎有些失神。

“哥,你想什么呢?”苏葵猛地拍了他一下。

苏烨回头见是苏葵,“没什么...你方才去哪儿了?”

苏葵瞪了瞪他:“还好意思问我去哪儿了,来的时候还叮嘱我们别走散了,你自己去做什么了,刚刚寻完花灯睁开眼睛的时候可就没看到你了。”

苏烨讪讪的笑了笑:“我有些事走得急,并未参与挑灯梯。”

苏葵疑惑的看着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就听得宿根道:“既然苏姑娘已寻到了兄长,那在下便告辞了,更深露重,苏姑娘既是找到了人,还是早些回去的好。”

说完便向苏烨礼貌的点了点头,苏烨见状也未多言,朝着他拱了拱手。

“方才麻烦宿公子了,后会有期。”

宿根笑笑道:“那是肯定,在下告辞。”

苏葵正望着他的背影出神,苏烨略带了些嬉笑的口气问道:“这位俊俏的公子是哪位?竟让你都看呆了去?”

苏葵心虚的低了低头:“哪里有....”

苏烨哈哈大笑了几声,意味深长的道:“看来啊,今天还真是来对了...”

苏葵抬起头白他一眼:“别扯这些有的没的了,咱们还是去找一找珍珠,早些回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