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52 名字不错

53 人格问题

“咚咚咚!”随着琴声的戛然而止,三声响亮地锣声响了起来。

“一柱香时限已到,入围挑灯梯的总共是六十七位!”一直还算寂静的人群,爆发出喝彩声、叫好声,若是仔细听去,似乎还夹杂着一些失望的叹息声。

“阿葵!讨厌死了,我的灯竟被一位姑娘给撞坏了!”向珍珠气赳赳的走了过来,将破的不成样子的花灯狠狠的掷到了地上。

“人没被撞坏吧?”苏葵笑着问道。

向珍珠撇了撇嘴:“我哪儿有这么不经撞啊,你的灯被是哪个寻到了?”

苏葵有些得意的指了指旁边的宿根:“喏。”

向珍珠看了他一眼,跺了跺脚道:“我怎么就这么倒霉!”

苏葵见她气结,拍了拍肩膀以示安慰,却没见苏烨的影子:“我哥呢?”

向珍珠摇了摇头:“我也没看到他。”

二人皆往四处看了看,并未看到苏烨的身影。

“方才不还在的,这一会儿能去哪儿...”正待苏葵打算收回目光的时候,一个水蓝色的背影晃进了她的视线,虽然只是一个不甚清晰的背影,但苏葵却万分肯定那人便是找了许久的璐璐!

大脑来不及细想,转身便往人群中追了上去。

“阿葵,你干什么去啊?”向珍珠忙的在苏葵背后喊道。

苏葵头也不回的大声答道:“我待会便回来,你且在这等着我!”

若真的是璐璐,那就是说她从那些黑衣人手里逃出来了?

她这些日子一直在王城?可苏烨派出去的人为何竟都不曾寻到过她?

许多疑问萦绕在她的脑海中,视线也一刻不敢离开那个背影。

人群涌动的太快,苏葵已经不清楚自己被撞了几次,转了几次弯,加上自己个子太矮,其间几次都差点寻不着那个身影了。

大约半刻钟后,苏葵跟着那个背影来到了一片相对比较空旷的地方,便见那个水蓝色的身影朝着灯湖上的一座桥走去,桥两侧挂满了花灯,亮似白昼。

两侧各有一个石雕大灯笼,应就是过灯桥了,由于此刻来灯湖会的人几乎都在围观挑灯梯,所以过灯桥这边便安静的多了,此处便是挑灯梯结束后,男女互表情意,交换信物之处。

而桥的对面又是拥挤的人群,只怕那个背影若是走了过去,立马就连人影都看不着了。

苏葵已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弯腰扶着膝盖喊道:“璐...璐璐!”

桥上那个水蓝色的身影顿了顿,回了回头,表情疑惑了一番,喃喃道:“我出来的时候,明明见她们已经睡熟了啊...该不会又寻来了吧,不行,我还得赶紧回去才成!”

在她回头的瞬间,苏葵被那熟悉的脸庞晃了心神,身形震了震,鼻子猛地一酸,却见那身影又转了回去。

苏葵的表情僵在脸上,看着她越走越快,无奈之下只有继续提步追了上去,在心里暗骂道:“等我找到你了,非得好好修理你一番,可让我这一顿好找!”

但随即又在心里极没骨气的补道:“不然你修理我也成,关键你得先让我找着你啊...”

果然不出所料,待到了桥的那边,哪里还有什么身影?

苏葵急乱的冲撞在人群中,到最后甚至急的隔几个人就问上一句:“你有没有看到一个穿着水蓝色衣服的姑娘?”

得到的答案是花样百出:“蓝衣裳啊?她刚刚往前面走了!”

“哦,往后面走了。”

“她往最左边去了。”

“她刚刚往后面走过去。”

无奈这前后左右都找了个遍,还是没能见到璐璐的一片衣角,苏葵望了望天,要怪只能怪今日穿蓝衣裳的姑娘太多。

苏葵失落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寻到一处偏僻的湖边,倚在粗壮的柳树干上缓缓的滑坐了下去。

长嘘一口气,自语道:“她定是找过我的,可她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连我会说话都不知道,又怎么能寻得到我...”

之前在船上的时候,自己早已设想的好好的,若是自己能在这里活下去,来日一定要告诉他们真相,可如今,许多话都还来不及说。

苏葵低了低头,望着一直还提在手中的花灯,静静地看着灯面上勾勒着的云烟图,突地就涌出一股不安的心理来,生怕璐璐就像这灯上的云烟一般,越来越淡,最后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苏葵被自己这莫名的想法给吓了一跳,移开放在灯上的视线,往前弯了弯身子,望着自湖面上倒映出的自己自语道:“不会的,至少她现在平安无事,这就好。她曾说过有一天她会跟老林头回到王城的,到时候,肯定会再有见面的机会。”

说完似乎觉得自己的表情太过谨慎,又赶忙扯开嘴角,给了自己一个安心的笑容。

笑意还未散去,苏葵便呆住了,水中的自己,旁边分明还立着一个人,那这个人竟是慕冬。

“人活着可真是处处都不如意,你想见的人,穿越人海跋山涉水怎么找都找不到。可偏偏你不想见的人吧,就是上个茅厕也能遇着。”

“苏姑娘今天似乎颇有感慨。”

“慕公子今天心情似乎也不错。”

“有吗?”慕冬负手而立,望着风平浪静的湖面,声音似乎比往常柔了许多,没那么生冷。

苏葵瞥他一眼,自第一次他任由自己摔成那样却视若无睹,她便对他没什么好印象了,其实想来他并没什么义务救自己,可相信换做任何一个人,即使远远谈不上记恨二字,可也绝对没办法对其提起什么好感来。

“这里风景不错,慕公子慢慢欣赏。”苏葵起了身,转身便欲离去之时,方发现一个问题。

如今自己要走去哪儿?刚刚跑的太急只顾着盯着璐璐,虽点着灯可毕竟还是夜里,根本不记得来时七拐八拐的路。

放眼望去,这灯湖又都点着灯,各处景色大同小异,方才寻花灯的地方是何处,还真的看不出来。

苏葵秉着不吃眼前亏的原则,又折回了慕冬身旁,笑了笑道:“慕公子,你应是卫国人吧?”

“恩。”

“那你定是听过灯湖会的了?”

慕冬有些不愿意恩了,大概是觉得苏葵的问题确实没有什么可回答的,自己若再回答,便是贬低自己的智商了。

但是苏葵是不会介意的,谁让自己有求于人:“那慕公子肯定也是知道寻花灯这回事儿了?”

慕冬转脸望向她,语气带着明显的不耐道:“所以?”

“那...那你可否带我回去寻花灯的地方...”

“原来,苏姑娘迷路了。”慕冬嘴角稍稍一弯,饶有兴致的望着她。

苏葵抬头望了望空中弯弯的月亮,不禁纳闷暗道,今天也不是十五月圆之夜啊,他怎么就突然变身转性了?

“可正如苏姑娘所说,这处风景甚好,我还想好好欣赏一番。”慕冬移开在她身上的视线,转头望向湖面,一副欣赏风景的模样。

苏葵讪讪地笑了笑:“赏景什么时候不能赏呢,不急于一时,事情分轻重缓急,助人为快乐之本...”

“可在下只是一介商人,从不会做没有好处的事情。”

苏葵咬了咬牙,从不做没好处的事确实是他一贯行事风格,果然安子说的对,宁愿嫁给暴力狂,不能嫁给小气鬼,小气的男人最可怕!

可偏生这般让人觉得没脸说出的话,从他口中说出,竟让人觉得理所当然。

不做没有好处的事?摆明不就是要钱吗,商人就是商人。

苏葵做了个深呼吸,口气还算缓和的道:“可是,我...今日出来,身上并未带银子。”

慕冬身形微微晃了晃,并没说话。

苏葵见状暗道:不会真这么小气吧...

“那个慕公子啊,我今日确实未带银子,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先欠着,你给我留个联系方式...我的意思是咱们约个时间地点,回头我再还你。”

慕冬撇开脸去,表情略微带了些纠结。

“慕公子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赖账的,我以我的人格起誓!”苏葵举起右手煞有其事的说道。

慕冬平生头一回尝到无可奈何的滋味,“走吧。”

苏葵欣喜的笑了笑,连连点头:“谢谢慕公子!”

慕冬悠悠扫她一眼,便径自转了身。

慕冬一转身苏葵的笑容立马就没了,狠狠白了他一眼在心里腹诽道:“可真够小气的,还非得让我拿我高尚的人格来发誓才相信我会还你银子!不是怕你中途反悔,不带我回去,想让本姑娘对你笑,等下辈子去吧!”

慕冬脚步突然顿住,淡淡的道:“苏小姐,我觉着一般人格好的姑娘家,不会在别人背后做小动作。”

由于他停的突然,苏葵险些撞了上去,又听他道破自己的小心思,不禁哑然,盯着慕冬往前行着的背影,不由心道这人背后难道还长了眼睛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