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51 未解之谜

52 名字不错

苏葵皱着眉头,右手食指在左手心中轻轻划着。

史红药回过神来,低声的道:“什么上头下头的...两个头?倒是把人都给搞昏头了!”

明水浣心下了然,明白为何方才两位灯官会是那样的表情了,这等谜语,实在不适合出现在灯湖会上。

就连自己一时都未想得出是何字。

灯官对苏葵的反应自然是在意料之中,也不催促,只待半柱香燃尽。

“明小姐定是知道答案了吧?”刘画萍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明水浣只轻轻一笑,并未答话。

几位小姐见状更是肯定明水浣已知晓了谜底,周围不少人也是又添了几分崇拜。

难道是“卡”?虽看着字体结构是符合谜题的,但跟这“去”字偏偏又联系不上。

苏葵眼见那半柱香已快燃尽,不由也生了几分着急,倒不是这寻花灯自己有多想去凑热闹,而是现下这气氛任由谁站在这个位置都会被感染上几分。

“去上头...,至于中间去两头...”

人总有一种不容易受控制的潜意识,比如你在写字的时候,若在听新闻或是接电话,总会把听到的字写上去。

苏葵边咕哝边在手心中划着,竟在手心里写出了至于二字来,待她反应过来方觉得有些好笑,对了!至于!苏葵表情一喜,随即把这个字拆开比划了一遍,正是四个去字!

“苏小姐,时间已经...”

“等一等!是至于的至!”苏葵猛地抬起头,打断灯官的话。

灯官神情怔住,好一会才道:“苏小姐可否解释一番?”

苏葵闻言以为不对,难道还有其它谜底不成?可至字确实完全吻合谜题啊,“难不成不是至?可“至”的上头便是“去”的下头,而“至”的下头正是“去”的上头。“至”的中间是“去”的两头,“至”的两头是“去”的中间...有什么不对吗?”

“妙解!实在是妙解!”人群中不知是哪位公子开口称赞道,随后便是一阵附和的惊叹声。

明水浣见状把目光放到苏葵身上,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来。

“明小姐,真的是至吗?”史红药转头问道。

“确实就是此字。”明水浣淡淡的答道,像是早就猜到了答案。

灯官被明水浣这句话拉回了神,将手中的灯递给苏葵道:“苏小姐可真是才思敏捷,在下佩服。”

苏葵接过,莞尔一笑:“哪里,我不过是误打误撞,出谜题的人才当得起才思敏捷四字,再说你们早就猜到答案了,佩服二字实是愧不敢当。”

灯官心虚的笑了几声:“苏小姐谦虚了。”

苏葵也不再多言,走下读灯台,行至苏烨面前挑着花灯笑道:“怎么样?我这个妹妹可没丢你苏大将军的脸吧?”

苏烨伸手捏了捏她的脸,“看把你给得意的!”

苏葵拍下他的手,转头道:“轮到珍珠了。”

向珍珠的脸上无疑刻着异国二字,众人见她与苏葵看似要好,便也猜得出应是丞相府里的客人。

“天上银河隔牛女,打一字。”

向珍珠今天才听苏葵说起这故事,抬头望夜空看了一看。

“巫术的巫,我说的可对?”倒不是向珍珠如何有才学,只因这字在她未认字之前,便已见了几百次了。

向家以矿为生,也以矿业据下大漠第一富商的位置,在她极小的时候,便经常缠着坐在向师海肩头,陪他一起去视察矿地。

记得在向家最大一处矿山的尽头,是两座相邻的高山,几近云端,两座山的山壁上皆是刻着一个大大的巫字,每当自己问起,向师海都说那里面住的是妖精,会吃人,不能闯进去。

于是那个巫字打小便印在了脑海里,虽然长大后的自己根本不信那里头有什么吃人的妖精。

“姑娘答对了,此灯是姑娘的了。”

向珍珠接过,冲着苏葵得意的笑了笑。

刚走到苏葵苏烨面前,便被一簇红火的颜色给挡在了前头。

“苏将军...”

苏烨望着眼前的史红药,眼底尽是无奈,把目光望向另一处:“史小姐也在。”

史红药羞涩的恩了一声,自怀中拿出一枚玉佩,低头羞涩的道:“苏将军,这是我特意找人刻得,一面是将军的名字...另一面,则是...则是红药的名字,请将军...将军收下,莫要辜负了红药的一片心意...将军,将军!”史红药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抬起头,可哪里还有苏烨的人影?

“滚开!看什么看,没见过本小姐啊!”史红药又气又羞得吼着看笑话的人。

苏烨本无意再参加这挑灯梯,免得又意外夺了魁,可在苏葵也黑珍珠的连番轰炸下,还是极没骨气的走向了一脸笑意的灯官。

短短的半刻钟湖边已经站了五六十位公子了,苏葵一个一个的瞅了瞅,虽然说有些公子们长的比较难为情的,但最大年纪也就在三十岁左右。

苏烨站在人群中,显得格外的鹤立鸡群,色压群男。

“阿葵,你说慕公子会不会参加这挑灯梯?”黑珍珠期盼的问道。

苏葵觉着像慕冬那种自傲的性子,多半会把这寻花灯视为白痴的游戏。

可也不想太伤黑珍珠的心,便硬着头皮、模棱俩可答道:“这个我也不甚清楚。”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湖边站的男子也已经黑压压的一大片了。

这时一个年纪在五十岁左右的灯官敲了敲锣,声音洪亮的道:“方才过了猜灯谜的百位姑娘们,可携着花灯到老夫这里登记了!”

还要登记?苏葵和黑珍珠互看一眼,也走上前去。

一切就绪后,被旁边一个绑着哪吒发型的红衣小丫头领到一个圈内,苏葵低头看了看这是洒了一圈香灰的,围观的人需得站在外面观看。

姑娘都提着灯笼站了进来后,几个小丫头便走到众人的身后,一一给蒙上了眼睛。

眼前突然一黑,苏葵立刻觉得心里有些紧张。

明明眼睛睁得很大却什么都看不到,耳边喧闹的声音也显得有些不真实。

只听得又是一阵锣声响起:“寻花灯现在开始,以两柱香时间为限,过时不候!请场外的诸位也遵循规定,不可出声提醒。”

周围很快的便安静了下来,苏葵甚至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缓缓竟还有柔柔的琴声响起,苏葵不禁感慨这古代人也还真是有些情调的。

人群开始随着琴声慢慢的移动,苏葵却不敢乱动,生怕一不小心跌倒了,第一次觉着在黑暗中的人是这般的没安全感。

但是她不动人家却还是要动的,苏葵身后的姑娘似乎也感觉道前面的人没有要动的意思,便拿手里的灯笼戳了戳苏葵的腰。

苏葵有些为难的往前走了一步,待适应了眼前的黑之后,一手提灯放到胸前的高度,另一只手摸索着,慢慢的往前移动着。

耳边偶尔会响起几声尖叫声,但很快隐去,大许是被撞倒的人发出的。

苏葵期间也被轻轻撞了几次,但由于大家走的都很是缓慢,所以都是有惊无险的,苏葵默默数着脚下的步子,听苏烨说是百步开外的距离,可莫要超了百步才好,免得走到了湖里去。

这个担心委实是有些好笑的,先不说当人在黑暗中按着意识往前走,最后却会走成圆形的物理现象,就说灯湖会是有人负责安全的,能掉进湖中的可能实在我微乎其微。

可什么都看不到的苏葵,潜意识里把这些都给忽略了。

“你怎会是个男的!”一个愤怒的男声在苏葵耳畔响起。

“你不也是男的啊...”

“那你为何拿着个花灯?”

“我,我怎么知道这花灯是哪儿来的...方才不知怎地就到我手中了...”

人群中响起了一阵哄笑声,苏葵也禁不住笑了笑,但同样是很快便隐去了,这闹笑话的两位估计也被请了下去。

但是场上却没有之前那么安静了,状况渐渐增多,琴声也渐渐随着高昂了起来。

走了八十多步的时候,苏葵便停了下来,倒不是怕掉入湖中,因为她明显的感觉到面前立着一个人,听呼吸声大概是个男的,凭空竟让苏葵觉得有些压抑。

苏葵下意识的想躲开面前的人,不料这突然的一转身却撞上了原本身后的人,不过也亏得这人经撞,竟晃也没晃一下。

苏葵这厢正思索着此路不通,就改道往右边走的时候,刚刚转身便发现自己手中的花灯似乎是被人拉住了,又不敢太用力的去扯。

这时便听一个带些笑意的声音轻轻响起:“姑娘可以摘下黑锻了,你的花灯已被在下寻到了。”

苏葵闻言便把布条取下,徒然明亮起的光线,让她有些不习惯的眯了眯眼睛,抬头望向左侧的男子,瞳孔刹那收紧,心脏随着琴声激昂不停的跳跃着,神情定格在了脸上。

右手里挑着的花灯,上面勾勒着一副云烟图,灯上是一只骨节修长的手,苏葵呆滞的望着眼前与赵关别无二致的脸庞,一时忘了反应。

男子似乎没看到她的失态,拿下放在灯上的手,轻声提醒道:“姑娘,按规矩我们得退到场外了。”

苏葵眼神闪烁了几下,随即有些滞愣地点了点头,随着他避开还在寻灯的人群,走到了场外。

二人走到灯官那里,灯官检查了灯笼完好无损后,便笑着道:“二位是第三十二对过关者。”

说完便在他手下等级的的册卷上,寻出二人的名字,分别在后面写上了一个过字。

随即又自一侧的木盒中,取出一枚精巧玲珑的玉石,递给苏葵道:“按照规矩,凡是过了寻花灯的姑娘,都可得上一枚灯湖石。”

苏葵接过,苏烨倒是没说过女子也是有奖励的,一时也没什么心思细看,视线总有些控制不住的飘到身侧男子的身上。

男子见她这副表情,忍着笑道:“方才我还以为没什么希望过这寻花灯了。我能过这寻花灯,还真要谢谢姑娘。”

苏葵回了回神道:“也是巧合罢了,你也帮了我得了这枚石刻,不必言谢。”

苏葵望着他一直浅笑的脸庞,试探的道:“我们以前是否见过?”话一出口,苏葵便觉得这话听着十足是搭讪的嫌疑。

男子好看的眉毛蹙了蹙,左眉心的一颗黑痣更显得整张脸英气了不少:“恕在下记性不好,在下并不记得与姑娘有过交集。”

苏葵微微失落的点了点头,他确实不是赵关,赵关身上没有这么温润的气质。

一个人容貌和身份或许可以改变,但这种气质是骗不了人的。

苏葵有些尴尬的转过了脸,有些口不择言的道:“方才是我唐突了,公子千万别误会,我对你并无什么歹意。”

男子闻言低低的笑了几声:“姑娘这话好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再说我和姑娘现在不是确实已经见过了?”

苏葵也笑了笑,心道这人还真是懂的怎么缓解别人尴尬的情绪。

“我叫宿根,宿命的宿,树根的根。”

“树根?这名字挺好的...”

宿根微微弯了些身,极漂亮的眸子有些闪烁:“不知姑娘可否留下芳名?”

他的身后是灯火阑珊,琴声悠扬,这副场景让苏葵委实觉得太过不真实,不禁心跳又不正常了些,学着他的口气道:“我叫苏葵,苏醒的苏,蜀葵的葵。”

他笑意更浓了些直起身点着头道:“姑娘这名字,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