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50 明家小姐

51 未解之谜

史红药几人行了过来,见已排了约莫有百十来人了,不禁心生焦躁。

“小姐,可要奴才去给几位小姐寻个好位置?”家丁一脸自信的道,虽猜灯谜的确是不允许插队的,可若是被插队的人不敢吱声,灯官也不知道。

史红药点了点头:“快些去!免得没得猜了!”

家丁应下,几人大摇大摆地穿过长队,径直往前走去,替小姐插队这活儿可不是一次两次了,自然是不能插在最前头,免得被灯官瞧见,但若太靠后,小姐又会不悦,所以说第十几个的位置是恰好不过了。

“明小姐,咱们过去吧,位置也该寻好了!”史红药笑了笑,侧出身子让明水浣先行。

“史小姐,你们猜便好了,我随你们一同上前,在旁边瞧着便可。”

史红药愣了愣:“明小姐为何不猜?这寻花灯可是一年一次才有得玩,可是很有意思的!”

也不知是不是运气太差,自己从未过得了这猜灯谜,史红药在心里补道。

刘画萍也附和劝道:“明小姐,史小姐说的极是,既然今日已经出来了,自然要尽兴而归才是。”

明水浣淡淡的笑了笑:“无妨,水浣头一次来不怎么了解其中的规矩,还是下次有机会再猜不迟。”

灵茜在一侧撇了撇嘴,心道我家小姐才不会随你们干插队这等龌龊的事儿呢,给你们留着脸面,竟还不懂!

刘画萍还想再劝,“明小姐,这规矩可是简单的很,....啊!”刘画萍的话还未能说完,便被史红药狠狠的掐了一把腰,没能忍住惊呼了一声,见史红药对自己打着眼色,忙改口道:“既然明小姐今日对这猜灯谜没什么兴趣,那明年我们再陪明小姐过来就是。”

明水浣不置可否一笑,并未答应,却也未拒绝。

“你怎地...”女子刚想开口,却见家丁晃了晃手中提着的那盏灯,明晃晃的一个史字,立刻便噤了声去,不甘心的往后退了一退,挪出一个位置来。

家丁得意的笑了笑:“算你识趣儿!”

苏葵身形晃了晃,撞到身后的向珍珠,却觉得前头越来越拥挤,方才不也见几位姑娘猜对了灯谜,已出了场去吗,没往前进一进就罢了,竟还觉着前头的人在挤着往后退一般。

向珍珠也发现了这个情况,探出头往前瞧了瞧,却又未见什么不对。

站在外侧的苏烨,身高又占了些优势,早就看到史家的家丁在插队了,但这实属正常,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他自然不会去管。

史红药一副比以前还要趾高气昂的模样排了进去,刘画萍几人也沾着光排到了她的后头。

坐在读灯台上的男子扫了她们一眼,不予理会。

毕竟都是些官家的小姐,且被插队的人都没什么意见,闹大的话后果自然不好,对付史红药这种没什么大脑的,他自然有办法,且年年都屡试不爽。

余光望见静立一侧的明水浣,虽不知为何明水浣会跟史红药一起,但眸光中还是闪过一丝惊喜,明小姐竟也来了,这可还是第一次!

卫国但凡是有些才学的男子,大多都对其或多或少的怀有仰慕之心,可明小姐的性子虽谈不上高傲,却也带了几分清高。

但却无人觉得这是什么缺点,毕竟人家确实有清高的资本,一来二去,这些才子们,都视能见上明水浣一面为傲,若是再能谈上几句话,便是莫大的殊荣了。

灯官平复了些激动的心情,接过身侧的男子取下的花灯,念道:“水上生个铃,摇摇没有声,仔细看一看,满脸大眼睛。谜底为一物,可食。”

本来还有些紧张的青衣姑娘,闻得这谜语,眉开眼笑的答道:“是莲蓬!”

灯官笑着点头,把手中的灯交由她,方朗声道:“下一位!”

灯湖会的幕后自然也是有自己的规矩的,这花灯可不是按顺序来的,而是看人。

谜语也分许多种,总共是五十个物谜,五十字谜,难度各不相等,是由灯湖会专门负责这项的人出题,灯官来解,最后按照难易程度选上一百个。

若是这位姑娘是个没读过书的,你还让人家打字谜,那不是存心为难了。

灯湖会本就是为一些年轻的男女相识或是已经相识借着这机会互诉爱意而举办的,并非是科考或是真正意义上的文学拼比,自然是不必顾忌那般多。

而灯官们都是经验十足,一般都是家中世代做灯官的,一般看上一眼便知来人肚子里是否有着几滴墨水儿。

所以若是你没什么深度,偏生又招了灯官的眼,这灯谜就不好过了,比如为何史红药这些年就从未过得了这猜灯谜。

史红药焦急的很,见前面已陆陆续续猜对了七八盏,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去年自己就是没做好准备才会没猜出,寻花灯的时候竟让苏烨寻着了姚敏的灯,这回说什么也要过了这灯谜才行。

“下一位!”灯官给取灯的人使了个“你明白”的眼神,方转头喊道。

史红药几步走上前来,“读来便是!”

灯官保持着职业的笑容:“一撇划了三寸长。打一字,请史小姐在半柱香的时间内给出答案。”

史红药想了一会儿,方抬头得意洋洋的道:“丰!”

灯官摇了摇头:“谜底并非丰字。”

“什么?不是丰字,怎么可能不是!”

“确实并非丰字,还请史小姐移步,好让其它姑娘上前。”

史红药脸上现出几分怒色:“我看你就是存在针对我!那你说说到底是什么字!”

史红药的声音本就尖利,这般叫喊更是尤感刺耳,向珍珠见立读灯台上的女子,对这苏葵问道:“这是何人?”

“史侍郎家的大小姐。”苏葵见她那副泼辣的模样,不禁感叹有钱人家的孩子不一定有素质,且这灯谜确实算不得难。

黑珍珠嗤笑:“还大小姐...这是不是就是你曾说过的没素质?”

灯官微微有些不耐:“眼下这么多大看着,以免被人议论,所以还请史小姐尊重灯湖会的规矩。”

“议论?我看谁敢议论我!”史红药胸口起伏着,大小姐的模样是没有,大小姐的脾气倒是体现的淋漓尽致。

明水浣皱了皱眉,“史小姐,凡事图个开心,不必太过介怀。”

史红药闻言一腔火根本没消去半分,奈何说话的人是明水浣,若自己还闹下去,那不是摆明不给她面子吗,那可不行,自己讨好明水浣还来不及,哪里敢跟她对着干。

“哼,算了!不就是一个寻花灯呢,本姑娘才不稀罕!”史红药甩了甩衣袖,气呼呼的走了下来。

苏葵见她与明水浣立在一起,不由有些惊讶,不都是说物以类聚吗,这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怎么也能好到一起去了。

明水浣像是觉察到苏葵的视线,转头见是苏葵,眼中闪过一丝讶异,随即微微一笑,轻轻颔了颔首。

苏葵一时有些呆了,这样的明水浣实在太美。

“阿葵,你在看什么?”苏烨见她表情不对,拍了拍她的肩。

苏葵这才晃过神来,对明水浣回了一笑,才转过头对苏烨道:“哥,是明小姐,好美啊!”

苏烨顺着她的刚才的视线望去,只有一个窈窕的背影立在那里,却也是美的不可方物。

“再过上两三年,这王城第一美人的位置,可就该让给我苏烨的妹妹了。哈哈哈...”苏烨半真半假的笑着道。

苏葵笑瞥他一眼:“那定是明小姐不在王城了...”

刘画萍几人也未答对谜底,却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敢答对,史红药没答对,而自己答对了,结果可想而知。

“哼,我非得看看有没有人能猜得出这谜底来。”史红药几人站在灯台旁观望着。

“是贺寿的寿字。”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女子,毫不犹豫的答了出来。

灯官呵呵笑了几声,把手中的灯递给她道:“正是寿字。”

史红药哼了一声,用力的跺了跺脚。

在刘画萍几人的劝慰下,才消去了气,尽量放软了声音对明水浣道:“明小姐,可要去其它处看一看?”

明水浣笑了笑:“我倒觉着这猜灯谜有些意思,想再多看一会,若是史小姐想去别处走一走,那也无妨。”

史红药自然没那么傻:“我就是怕明小姐无聊,没想到明小姐的想法跟我一样,如此咱们便能灯谜结束,再去别处好了。”

转眼间便到了苏葵,站到读灯台之上,对着苏烨和黑珍珠伸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

“我没看错吧,这竟是苏二小姐?”史红药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睛,盯着读灯台上立着的苏葵。

随即又看到望着苏葵的苏烨,简直是兴奋的不可言状。

苏二小姐?众人皆把目光投向了台上的身影,一阵议论纷纷。

“这就是传说死而复生的苏小姐啊?”

“还是头一回在灯湖会上见着她呢!”

“难不成传言都是真的,自从苏小姐死而复生后,缠身的恶病竟全好了...”

灯官虽也是意外,但还是守规矩的敲了敲锣:“肃静!”

见台下恢复了安静,才接过花灯,见上头题着的谜,皱了皱眉,小声的对着取灯的人道:“这...这灯怎地挂上了!”

取灯的男子望了望灯面上的字,神情一变:“定是他们给搞错了...我明明给挑了出来的...我去换上一盏。”

“啧...这怎行?这么多人盯着呢,岂不会让人觉得我们偏袒?”

“可...可这谜底连咱们都还未解出来...哪里能有人猜得出...”

灯官犹豫了一瞬,见台下人的目光都锁在自己身上,特别是望见明水浣也在看着自己,心下便做出了选择。

小声的道:“先让几个人猜一猜,到时候都没人猜得出,再寻个借口换了,你先让他们再去写一盏简单些的准备着,免得现下立刻换灯,遭人质疑。”

男子还想开口,但想想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了,总比被人说一向严明、不分贵贱的灯湖会,今日徇了私要好,自祖宗们传下的美名,可不能毁在今天了。

灯官略带歉意的看了苏葵一眼,怪只怪这苏小姐实在倒霉了。

苏葵见他们方才交头接耳,而现在又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心里涌出不详的预感来。

明水浣见状,眼波也是一闪,莫不是这灯有什么问题不成?

灯官的声音提高了许多,似乎想向台下质疑的人们证明自己并没有对苏小姐放水一般,自然,最想给明水浣留个好印象。

“上头去下头,下头去上头,两头去中间,中间去两头。打一字,还请苏小姐作答。”

周遭一片寂静。

ps:各位书友有兴趣的也猜一猜是什么字,不许作弊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