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55 扔了也好

56 风花雪月

在回苏府的路上,马车中的三人都不做声,与来时的气氛截然不同。

似乎大家都在想着什么心事,虽然几人的心事都不怎么算得上心事。

苏葵一直在琢磨着苏烨对华颜如此坚决的态度之下,究竟隐藏了什么原因。

苏葵设想了太多太多的原因,比如苏烨是玻璃,或者七公主曾经害死了苏烨深爱的人....

但这些颇是戏剧化的原因放在现实中,都显得如此的不靠谱。

所以思考了一路上,苏葵得到了六个字,百思不得其解。

马车在苏府门前停下的时候,一向喜欢赶在别人头前下车的向珍珠,这回倒是显得有几分踌躇。

“等一等,我就这样进去?”向珍珠指了指破烂不堪的衣服和青紫的下巴,还有那堪比鸡窝般凌乱的头发。

苏葵也觉得向珍珠这副尊容委实不太好解释,毕竟这不比病,还能藏着掖着。

苏烨也比较犯愁,毕竟向珍珠搞成这个样子也是间接由他引起的,如果捅到苏天漠那里,估计没他甚么好果子吃。

“我和三满先去看一看,若没什么人的话,咱们再进府。”苏烨掀开了马车帘,起身便要下去。

“这三个孩子怎到现在还未回来,这都什么时辰了?”

“大许是见晚了,在外面用了饭也不一定。”

“恩,我们还是去看一看,若是还没有马车的影子,咱们便先去用膳,不等他们便是。”

苏烨缓缓放下了帘子,三人大眼瞪大眼。

“三满?回来了!”苏天漠见站在马车旁的三满,出声道。

三满呵呵干笑点着头。“老爷,向老爷。”

“少爷小姐呢?”

“呃...回老爷,少爷小姐都在马车里头儿呢。”三满这脑袋本就没什么含量,只得硬着头皮如实答道。

“呆在马车里做什么?到了门口了怎还不下车?”向师海不解的朝着马车的方向走了过来。

“哥,赶紧把你的外衣给脱下来!”苏葵急道。

苏烨楞了一瞬,随后便下意识的将双手护在胸前。

苏葵彻底被他这个动作激怒了,自己难道就有这么不堪吗!

狠狠的打掉了苏烨的手道:“赶紧脱,不然待会我们都得挨骂!”

苏烨犹豫了一瞬,随后便用一种视死如归的表情迅速了脱下了外衣。

“珍珠,你们怎还不下...下...”掀开马车帘的向师海,和随后走来的苏天漠,入目便是苏烨背对着他们猛脱衣服的画面,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趁着二人的注意力还未转移到自己和向珍珠这里,且苏烨又把马车内的场景遮去了一大半,苏葵赶紧接过衣服,不顾向珍珠的反对和挣扎,强行披在了向珍珠身上。

因为这衣服穿在向珍珠身上也确实够大,苏葵为了万无一失干脆把她的头都蒙了起来,只留两只黑溜溜的眼睛在外面。

苏天漠率先反应了过来:“烨儿,你这...这是在做什么?”

苏烨到现在也还没摸透苏葵的意思,俊逸的脸上满是疑惑的看着苏葵。

苏葵给了他一个眼色,让他下车。

随后便扶着向珍珠也下了马车,见苏天漠和向师海愈加不解的模样,解释道:“爹,向伯伯。是这样的,方才珍珠在马车里睡着了,醒了后就直喊冷,哥哥怕珍珠下了马车会受凉,便赶紧脱了外衣让我给珍珠披上。”

向师海很不解风情的道:“珍珠,爹怎不知你竟这么怕冷了?”

向师海的怀疑不无道理,毕竟大漠还是在卫国以北的,可谓是又干又冷,自小在那里长大的向珍珠,在这七八月的大暑天儿会怕冷可真有些匪夷所思了。

向珍珠低低的道了声:“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可能是刚睡醒吧,就是...突然...感觉很冷。”

“那也不必把头都蒙起来吧,这憋的能好受吗?让爹看一看,该不会是生病了吧!”说完便急急地走上前来,看他这阵势十足就是把怕他闺女给憋死了一般,要让她闺女把头给露出来透一透气。

饶是苏葵此刻也有些凌乱了,她实在没料到向师海竟是如此的不懂风花雪月啊。

就在几人手足无措的间隙,苏天漠上前拍了拍向师海的肩膀,笑的不可谓不揶揄:“向兄啊!”

向师海皱眉不解的看向苏天漠,苏天漠暧昧的看了向珍珠和苏烨一眼,复又小声的对着向师海说了几句话,向师海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过后,那张脸便灿烂的一发不可收拾了。

“呵呵...你们若还有事的话,便慢慢聊,不必急着去饭厅用饭,待会我吩咐王管家给你们留这,我们就先进去了。”

几人忙的应下。

苏天漠走到了门口,又回头“提醒”道:“阿葵,三满,你俩若无事就也先进去吧...”

“爹,我知道了...”

“回老爷,三满知道了。”

苏天漠满意的点了点头,才同向师海一同走了进去。

为了避免路上出状况,向珍珠就一路保持着堪比被装在麻袋里的形象被扶进了栖芳院。

守在院门口的堆心,见几人以这么“怪异”的形象走了进来,呆了一呆才行了礼道:“小姐回来了啊,向小姐这是怎么了?”

堆心还能认出向珍珠来,也确实不容易。

听到说话声,小红,垂丝,光萼,云实也都走了出来,对着几人福了福,除了云实低着头外,其余几人皆是一脸不解望着向珍珠。

“没事儿,向小姐她方才不小心跌了一跤,现在的样子可能有些不太漂亮,你们应也知道,向小姐她一向最注意的就是形象。”

向珍珠闻言几欲张口,终究还是没说话。

“你们先回房吧,小红,你去找王管家要瓶跌打酒过来,阿葵,我就先回房了。”

几个新来的丫头都还是第一次见着府里的大少爷,传言中的不败将军。

而这第一次见着这英俊潇洒的苏大少爷的情况下,对方竟是只穿着白色里衣和一双黑色银丝勾边的长靴,不由地刷刷的齐红了脸。

苏葵见苏烨一脸的不自在,“哥,你先回去吧,左右也没什么事儿了。”

苏烨点了点头,大步流星的迈出了栖芳院。

“你们先去备上沐浴用的热水和衣物,小红你也赶紧去王管家那一趟要瓶跌打酒过来,若是他问起,就如实说向小姐刚刚回来的时候没怎么注意被门槛儿给绊倒了,并无什么大碍。”

几个丫头应下,便就赶忙去张罗了。

堆心见没自己什么事,便同苏葵和黑珍珠回了房里。

向珍珠进了房便迫不及待的一把将衣服扯了下来,随手扔在了椅子上。

堆心的嘴巴几乎成了一个0型,“向...向小姐怎会绊的这样严重?”

苏葵望向向珍珠简直不堪入目的样子,讪讪的道:“她本身就是被绊了一下的,谁知道刚站起来又踩到裙角,又摔了一跤,不止把裙子给扯破了,这一摔也就把下巴给摔紫了。”

天真的堆心已经信了苏葵这错漏百出的解释,“向小姐应是天黑没看到脚下,下次晚上出去的话,要多让人点上几盏灯笼才好。”

苏葵想起那苏府门前挂着的两个亮堂堂的大灯笼,把苏府大门十多米外都照的通亮,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向珍珠看着苏葵有些不满:“阿葵,你今日让我披着你哥哥的衣服,你爹和我爹这边可不好解释了。”

苏葵白了她一眼,暗骂了声不知好歹。

径直走到梳妆台前,把那面铜镜抱过来,站在向珍珠面前道:“你真想让你这副模样留在苏府所有人的记忆里?”

向珍珠望着铜镜中的自己,咽了口唾沫不说话。

沐浴完后,苏葵斜躺在靠窗的榻上,欣赏着向珍珠被堆心用跌打酒揉下巴的可怜相。

然而心思却不在向珍珠身上,而是今日结识的那位宿根公子。

这宿根八成就是自己那日在客栈见到的那位与赵关神似的男子了。

只是不知以后有没有机会再见面了?在心里刚念出这句话来,苏葵便被这想法吓了一跳!

难不成自己对这只见了一面的宿根,生了什么心思不成?或还是因为他与赵关长的很像?

自己自从来到这里之后,早早便明白了,前世的自己对赵关的感情,完全谈不上男女之情。

只是前世的自己从小到大,只对唯一一个异性产生过这种不寻常的心绪,便误以为是所谓的爱情了。

其实现在有了苏天漠和苏烨,她已彻底的意识到,赵关对自己的意义就是家人。

对于只见过这一面的宿根,自己却也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只是一想起挡在自己身前的那个背影,就觉得心里某个地方软绵绵的。

想到这,苏葵不禁又笑了笑。

“阿葵,你没事儿傻笑什么呢?”向珍珠不解的望着笑的发颤的苏葵。

苏葵抓起榻上的靠枕,对她丢了过去:“傻笑?这分明就是浅笑!你简直比你爹还不懂风花雪月!”

向珍珠稳稳接住靠枕,“我就没听过这么大声的浅笑...”

苏葵闻言哑然,自榻上坐了起来,往床榻步了过去,“赶紧回房去吧你,我要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