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56 风花雪月

57 暗害

次日,苏葵一大早便听小蓝几人在议论着史红药昨夜在灯湖落了水,眼下都还未曾醒来,至于究竟是如何落得水,便不得而知了。

相对与这个让人为之一振的消息,苏葵先前猜对了一个较有深度的灯谜的事儿,确实是不值一提了。

苏葵也没怎么放在心上,毕竟这史小姐同自己确实又无交情可言,她是如何落的水也勾不起苏葵的好奇心来。

打史侍郎府中出来的大夫低低叹了口气,神情有些凝重。

史红药的房间里此刻也静的可闻针落。

史源静静的坐着,扶在椅骨上的大手,迸发的青筋暴露出了他此刻的内心,全然不同表面来的那么平静。

史夫人坐在史红药的床边,眼泪啪啪的落,几房姨娘只轻轻拍着她颤抖的肩膀,都不敢多嘴,唯恐惹祸上身,但个个的眼底无一不是藏了些幸灾乐祸的神色。

史红药在史府里的讨喜程度便可见一斑了。

几个丫鬟兢兢业业的立在一旁,大气儿不敢出一声。

“爹,我一回府便听史正说大姐昨夜落了水,是怎么一回事儿?”一个相貌清朗十五六岁的男子行了进来,焦急的询问着。

这男子便是史源的庶出长子史行云,乃是三姨太桃氏所出,文韬武略在这些官宦子弟中,皆算不得拔尖儿的,但也算不得垫底。

去年科考中了个榜眼,家里又有个正三品的爹,便留在了国史院里做了个七品的编修,但贵在为人实诚,做事谨慎,很是为国史院的白太史所喜,前途也算十分光明。

虽然史红药平日里对他并算不得多好,但他毕竟是史家唯一的香火,所以态度上也还算说得过去,史行云却是个极易感恩的,一直对这个脾气暴躁的长姐当成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姐来看。

史源望了他一眼,幽幽叹了口气点着头。

史行云皱着眉走近道:“究竟是如何落的水?”

“昨日她是与几位小姐一同去了灯湖的,我也找家丁问过了,后来不知为何,她打发几位小姐先行回去,又不让家丁跟着,独自走了。家丁一直不见她回来,这才去寻了人...唉,这条命都不知是如何捡回来的...”史源抚了抚额,后怕的紧,虽说这女儿的脾性是乖张了些,可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女儿,又是第一个孩子,说不担心自然是假的。

“看来究竟是如何落的水,还得等大姐醒过来问清楚才行。”

史源眸光冷了冷:“哼,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竟有这般歹毒的心思!”

很明显,此人完全是有机会杀了她的,可偏偏只把她推进了湖里,分明就是不想置她于死地的。

若换做常人,在这种天儿落个水兴许是没什么大事,可史红药六岁那年的冬天由于贪玩,坠进了结着冰的护城河中,后来虽救了回来却患上了不治的寒症。

就算是在大暑天里也不可用凉水沐浴,而这次在冰冷的湖水中泡了这么久...

史行云视线移到内间:“大夫可有说大姐何时能醒来,身子可有大碍?”

“大夫说,此次只怕会留下后患,红药以后...大许都不能育子了...”桃氏红着眼睛,哽咽的道。

不能育子!史行云身子猛地一震。

**的史红药被声音吵醒了过来,悠悠的睁开了眼睛。

脸色苍白、卸去了浓妆和满头金钗,不大呼小叫的史红药,其实也不失为一个可人儿的女子。

“药儿,你醒了?可吓死为娘了,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啊!”史夫人见史红药睁了眼睛,惊喜的道。

史红药布满血丝的眼睛中装满了恐惧和不可置信,喃喃的道:“娘,三姨娘说的肯定不是真的,对吗?”

“我可怜的女儿...这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啊!”史夫人闻言眼泪更是扑簌簌的往下落,紧紧握着史红药的手。

“娘!你在胡说什么!不可能的,我不信!”史红药突然像是发疯了一般的跪坐了起来,瞪着眼睛吼道。

“大姐!你冷静冷静!”史行云见状疾步走了过来,抓住史红药乱挥的双臂。

“滚!究竟是谁害的我,是谁!娘你快告诉我是谁,是谁啊!”史红药奋力的挣扎着,眼眶中开始蓄满了泪水,竭力的嘶吼着。

众人闻言都是一惊,史红药竟然不知是谁害她落的水?

“我要将他千刀万剐,千刀万剐!”虚弱的史红药却不知哪来的力气,竟甩开了史行云的手,抓着轻纱床幔,“嘶”的一声精美的床幔被扯开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痕。

史夫人见女儿这副憔悴的模样更是心痛不已,慌得将史红药揽进怀里,抚着她的背安慰道:“没事儿,药儿乖,娘在这儿呢!”

史红药缓缓松开手中紧攥着的轻纱,趴在史夫人的肩上,开始放声大哭了起来。

不能育子?别说是嫁给苏烨,就算是嫁给一个普通人为妻,只怕都是难如登天!谁会愿意娶一个不能延续香火的废物为妻!

想到这里,史红药更是哭的肝胆俱裂,指甲已将手心抓出了血来。

史源忍不住走了进来,看着母女二人哭做一团的模样,又气又痛的吼道:“别哭了!就知道哭,哭有什么用!”

史夫人半晌才止住抽泣,哽咽的道:“老爷,你可一定要为我们的药儿讨个公道啊!”

史源重重的叹了口气:“别哭了!好好想想究竟是怎么落的水?”

“我也不知,当时就记得在有人在背后推了我一把,并未看清是谁...”

“平日里告诉你了多少回,少生些是非!你偏偏不知收敛,现在倒好,是谁害的你都不知道,让为父如何为你做主!”史源狠狠的甩了甩衣袖,也是红了眼睛。

“爹,肯定是姚敏!肯定是她!我上回真应该掐死那个贱人!”

史源痛心疾首的摇了摇头:“事到如今,你竟还不知悔改!上回姚大人亲自登门,分明就是知道了你对姚小姐的所作所为,只是为了让咱们将当日公主训斥她之事保密,才暂且当此事没发生过。且姚七小姐,自那日起,便被禁了三个月的足,如今三月未满,又如何能出来害你!”

史红药本就委屈,又听史源训斥她,哇的一声又哭了出来。

史源眼波几闪,想到一个关键:“你昨日为何要让明小姐她们先行回府,后来你一人究竟去了哪里?”

史红药身形颤了颤,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了一想事情的经过,那时自己接到那张纸条之后,便支开了她们,独自去了纸条上约定的地方,可到了却发现根本没一个人,还不待自己反应,便被狠狠推进了湖里!

史红药心思几转,脑袋轰地一响,自己中计了!

脸色更白了许多,可这原因,又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出来的...

不是姚敏,可究竟是谁想害自己?

眼前闪过多张面孔,却根本无从确定,自己平日里得罪的人,实在太多,可这些人都是些小角色,又怎么会这么大的胆子?

史红药心里一惊,害自己的人之所以如此大胆,就是认定了自己在这件事上,为了顾全颜面,只能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

这个人不仅知道自己身患寒症,且还猜得透自己的心思,料到自己定会独自一人赴约...

史源见史红药神情有异,急道:“你究竟是去做什么了!”

史红药咬了咬下唇:“当时...我只是觉得很吵,想一个人静一静,就寻了个僻静的地方,可没想到,就被人给推进了湖里。”

史源闻言便知,这回只能吃个哑巴亏了,心中五味繁杂。

史红药内心一时又急又苦,身子不住的颤抖着,嘴里喃喃着:“究竟是谁,究竟是谁...”

想到自己的以后,一时再也没了闹的力气,只觉身子一软,人又倒了下去。

“药儿,你怎么了!”

“大姐!”

“快去请大夫再来一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