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60 所谓高僧

61 天命

“什么叫我怎么会出现在这儿,我本就是在这儿的,若不是为了怕你回不来,我才不会去那个连星星都望不见的地方!整日还没办法靠星象卜卦...”无光咕哝着,嘴里骂骂咧咧的。

“我回不来?你的意思是说我也是属于这里的?究竟是什么跟什么?”苏葵更是一头雾水。

“你以为呢?三年前我就对你说了,顺应天命顺应天命就可以了,别的也别多问了,我也不会告诉你的,如今时机未到,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的!午时了,我该去用饭了...”无光立起身来,作势就要走。

苏葵忙的起身一把扯住他宽大的袈裟:“大师!求求你说清楚!你这说一半留一半的不是要把我活活给郁闷死吗?”

“不行!天机不可泄露这句话你没听过吗?难道你想害死我啊!快撒手!不对...你身上的气味怎比之前...”

怎比之前魂魄不齐的时候,还要淡上许多,常人几乎是闻不到的!

难不成这魄还未齐全不成?可见她分明又是三魂七魄皆在...

无光神情疑惑,掐指一算,皱着眉道:“掩仙珠...掩仙珠!这俩废物....这不是耽误事儿吗...”

“大师,你念叨什么呢?快告诉我啊...”苏葵见他自言自语的模样,支起了耳朵。

无光眼神不定的望着她,“兴许也是天意罢了...事到如今,一切皆看造化了...”

“你别跟我说什么天意了,我对那些不感兴趣,你就告诉我为什么会来到这儿,会不会有天突然又回去了?”

苏葵最关心的还是后者,好不容易在这有了家人有了朋友,她可不敢想某天睁开眼睛,又是孤零零的一个人,那是何种感受。

人总是贪心的,没有也便得过且过了,可一旦拥有过,就舍不得放手了。

“哎呦!我都说是天命了,你就好好活着就成,其它的不必去担心,担心...也没什么用。”无光叹了口气,语气软了许多的诱哄着。

苏葵见他这副打死也不说的模样,更是不安极了,退一步道:“那你应可以告诉我...这天命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吧?”

“我跟你保证!若你顺应天命,定是天大的好事儿,行了吗?”

苏葵微微放了些心,讪讪的笑了笑:“倘若我若逆天而行呢...”

无光的神情顿时紧张起来,捂住苏葵的嘴道:“莫要胡说!我且告诉你,这心思动也不要动!”

忆起前世她自毁魂魄,险些灰飞烟灭,无光打了个寒噤,如今正是乘黄归位之时,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如今天命之年算来只剩下五天,换在人间也就是五年的时间。

依这丫头执拗极端的性子,若再来一次,到时乘黄无法归位...这结果是想都不敢想的。

苏葵打下他的手,用手背抹了抹嘴巴:“我不就是开个玩笑吗?你方才穿完鞋都未净手,臭死了!”

无光见她这副小姑娘家的表情,心下也放松了些:“谁让你乱说!我可告诉你啊,顺应天命听到没有,其他的心思动也不要动,最好...最好也不要妄动男女之情...”

苏葵不可置信的指着无光,惊道:“连恋爱竟都不能谈了?我辛辛苦苦穿来该不会让我去当尼姑吧?这到底是什么破天命?我跟你说,我可不要做尼姑!”

无光啼笑皆非的看着她:“谁让你去当尼姑了,我说最好不要!这东西最容易让人钻死胡同,省得到时候你又想不开,其实你平时想不开倒也没什么,可关键现在是非常时期,会影响大事儿的,明白了吗?”

苏葵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随后道:“你看我像是会这么容易想不开的人吗?”

无光摇了摇头:“通常越不容易想不开的人,到了想不开的时候,越是可怕...”

苏葵失笑,“我才不会那么没用,为了区区一个男人想不开。”

说话间,门外传来了堆心的催促声:“小姐,向小姐让奴婢来问小姐何时过去?”

“既然你不能说,我也不勉强你了,可若是有什么紧要的事儿,你可得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才行!让我好歹有个准备。”

“行行行,赶紧走吧!”无光无奈的挥了挥袖子,打发着苏葵。

苏葵得了保证,这才走了出去,替他合上了门。

堆心见苏葵出来,松了一口气儿:“小姐,您怎进去这么久,奴婢还以为...有什么差池呢。”

“在这儿能有什么差池,就是同这位大师聊得挺“投机”的,一时忘了时辰。”苏葵心下安心了不少,比起前段时间的混沌不知,现在虽然具体的情况还是不怎么清楚,可既然算不得坏事,也不作他想,就像无光说的,顺应天命吧。

“听闻无光大师是龙华寺方丈的师兄呢,是卫国第一大高僧,常人连见上一面都是极难的,没想到竟与小姐谈了这么久。”

“唔...不止是高僧,还是个奇人...对了,你怎会寻来了?”

“是方才的小师傅告诉奴婢的,奴婢和向小姐午时已先行随小师傅去了禅房准备用斋,向小姐怕小姐到时见不着人着急,便让奴婢来寻小姐了。”

“哦,宿公子走了没?”

“没呢,一同在禅房等着小姐用膳。”

二人的背影消失在偏殿的拱门处,一身白衣的公子碰巧打偏门走了进来。

门也未敲,“咯吱”的推门声响起,人便径直走了进去。

“你这丫头怎这般缠人,我说了...嗳,你怎来了?”无光大师恼怒的立起了身,待看清立在光影下的俊美男子,表情意外了一瞬。

慕冬扫他一眼:“成日里一惊一乍的。”

“你还记得有我这个师傅啊,啊?一整月没见人影儿。”

“方才去后山见你不在,这才过来禅院。”慕冬淡淡的道,坐定后,倚在椅背上,缓缓阖上眼睛,俊逸的脸上竟是百年难见的放松。

“今日有个要见的人,须得叮嘱她些事情,要不然谁来这闷呼呼的庙里。”

“就是你说过的那个什么宿主?”

无光颔首坐下,神情带了几分凝重:“唉...谁也不知究竟如何才能使得这乘黄归位,可必须要用宿主的指引才行,成不不成,看各自造化吧...反正能做的我也尽力了。”

“你前几年让我南下,寻的结魄石,便是用来结此人的魂魄?”

无光转脸望他一眼,脸上俱是惆怅:“我说过,你要去做的事师傅不拦你,可这些东西,你还是少知道的好,再深入的我也不能告诉你,我还想多活几年呢,还不想遭天谴。还有,这乘黄的能力虽大,可如今却不比从前了,可都盯着呢,你不要在这上面动心思。”

“我要做的事,不必靠这些旁门左道。只是,若是为他人所用,我也不会袖手旁观。”

无光低低叹了口气,自己这徒弟的脾气,他可比谁都清楚。

可这事,虽说是天命所定,但若是人为介入,虽人逆不得天,若是执意玉石俱焚,耽搁了乘黄归位的时间,天只怕也要塌了。

如此想来,这丫头身上的灵气被掩仙珠所蔽,虽对乘黄的灵力恢复大打折扣,却是省去了不少麻烦。

虽世间得知乘黄秘辛的人少之又少,可这些年他也一直感觉的到,吴其尚在人世,若是他还存着那个心思,乘黄宿主被他找到,只怕又会掀起轩然大波。

不知这些年,身中蛊毒的他是如何熬过来的,是不是早已悔悟当年所为。

如若不是当年他一念之差铸成大错,也不会有今时今地的局面。

忆起往事,无光浑浊细小的眼缝中,竟也蒙上了一层岁月的色彩,久久才道:“人什么都不能做,只能顺应天命。可这天命,却丝毫少不得人的推波助澜。”

慕冬微微半开了眼睛,幽深的眸子望不到尽头。

那些已成灰的往事,也是天命?天既不公,信天何用,要天何用。